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王八蛋回头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好熟的声音。虽然这个声音闷声闷气,楚天齐依然觉得非常耳熟,便收住脚步辨认着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胆子很大吗,怎么不敢进来了?”闷声再起。

    哦,红毛,“秦哥”秦博昭。这家伙好大的胆子,警方正在四处抓他,他却敢跳出来,肯定自恃有什么依仗。想至此,楚天齐再次提高警惕,向院中走去。

    刚刚跨进院子,脑后一阵劲风袭来。

    早已加了防备,此时感受到有金属劈空之声,楚天齐没有贸然回身去挡,而是身子向前一冲,躲开袭击,并迅速转过身形。

    两道寒光迎面劈来,纷纷奔向要害之处。

    寒气袭来,钢刀已近面门,楚天齐身子急速后仰,与地面角度几乎不足十度,高挑的身形忽然矮成婴儿般高低。同时以脚跟为支撑,斜着向前滑去。

    眼见着钢刀临近,感觉对面傻大个绝对躲避不及,顶多暂时避开吃饭家伙,马上就会中刀倒地。上前再补一刀,绝对结果尔等狗命。持刀二人已在心中盘算着奖赏,也不禁鄙夷大哥言过其实,傻大个不过如此而已。

    正自得意,忽然钢刀劈空,只觉眼前风影一闪,还没来得及反应,肘部就是一麻,两把钢刀同时“当啷”坠地。

    “啊”声未歇,两个壮硕身形就像麻包一样向前扑去,“扑通”一声,双双“狗啃屎”在地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已经而向二人,环臂而立。就好像刚才根本没出手去拂二人肘部穴位,就好像根本没伸腿踢人一样。

    两个“麻包”龇着牙,扭过脑袋,看到身后大个子时,惊诧不已,甚至根本不相信刚才发生的。可现在明明趴在地上,浑身也多处疼痛,显然眼前不是梦境。“起”,同声喊喝,二人撑地起身,弯腰捡起钢刀,做好了出手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废物,丢人,滚一边去。”喝斥声响起,是秦博昭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二人顿时如释重负,暗叫一声“侥幸”,一瘸一拐的退到大铁门后,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也太快了,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呢。”秦博昭的声音再次传出,“屋里请。”

    虽然自己看不到对方,但楚天齐明白,自己身影肯定出现在秦博昭面前监控屏上,刚才对方一定关注了自己的一举一动。不过那家伙也很可能并非谦虚,而是确实没看清自己刚才的招式。暗暗运气,加着小心,楚天齐抬腿向正面高屋走去。

    “蹬”、“蹬”的脚步声音非常响亮,楚天齐一步步靠近那个高大的门扇。他现在是故意踩出声音,想要试探地下有无猫腻,这样的荒郊野外能够出现这样的建筑,那么出现地道也不奇怪。通过踩踏,他发现,脚下没有地道,最起码踏过的区域是实心的。当然,楚天齐也不是盲目的重重踩去,而是一步踩实再重踏,然后才踏出下一步。他也担心,万一武侠小说里的陷马坑、翻人板用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直到踩上高屋台阶,也未发生异常,但楚天齐一点都不敢掉以轻心,反而更加警惕。在如此严峻形式下,秦博昭还敢出面,想必肯定有了严密措施,挟持俊琦只是引己前来之饵,张网搭箭才是对付自己的杀招。

    “蹬”、“蹬”,几级台阶已经走完,已经踏上最上层平台,离着大铁门越来越近,但铁门还是紧紧闭合着,根本就没有开启的意思。楚天齐计算着距离,适当又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吱扭”,两扇大铁门忽的快速打开,远非正常情况下的速度。紧跟着,“嗖嗖”,几簇寒星一齐袭来,在寒星的那端,仍有人手中控制着机簧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就在寒星近前之际,黑色风衣瞬间便抓在右手。楚天齐舞动“衣盾”,刹时“叮当”之声不绝于耳,弩箭纷纷掉落在台阶地面上。

    屋内第二梯队正要继续施为,却发现门外已经不见目标,正自疑惑之际,点点寒星斜刺凌空射来。来不及躲避,好多人“啊”声之后,摔倒在地。所好都没有致命伤,全都伤在膝盖以下小*腿或脚上。在受伤倒地之后,这些人也不禁惊诧:明明弩箭从高处袭来,却偏伤低处,何况是活生生的大活人,那就更难得,更可怕了。

    秦博昭笑声传来:“哈哈,大侠县长,这倒是头一次见到。若不是亲眼所见,实难相信。”

    右手掩口,楚天齐发出闷声:“红毛,你这装神弄鬼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装神弄鬼?那你是什么?你不用激我。你是一只猛虎,自然就要用伏虎之法应对。刚才那些东西,对你来说,不过就是小儿科罢了。”秦博昭说的轻描淡写,“请进吧。”

    “把你的那些狗撤走,他们还龇着牙呢。”楚天齐“哼”道,“其它狗也拴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骂人真损,你们撤了。”秦博昭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就在那些“好狗”刚刚拖走“伤狗”,楚天齐便飘落在地,两个纵跃,隐在一个大柱子后。

    隐在暗处的秦博昭不禁纳闷,刚才姓楚的去哪了?现在又是从哪出来的?明明一直在监控屏上,怎么忽然就不显示,又忽然出来了?听着刚才声音发闷,难道是钻到了什么管子或地道里?门口哪有这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也不怪秦博昭犯嘀咕,刚才楚天齐躲的位置巧妙,而且还专门做过掩饰,他自是难觅其踪。

    原来,趁着刚刚箭弩齐射之际,楚天齐挥动风衣,已经踩踏两次,蹿到了左边铁门上沿。只不过他动作太快,屋外又黑,还有黑色风衣遮挡,那些人根本没看到他去了哪里。在蹿上门沿之时,楚天齐发现旁边有摄像头,顺势便拿风衣挡住,故意捂嘴发声,就是让红毛在失去“眼睛”之时,难以准确判定自己位置。现在对方答应撤掉门口众狗,与不明自己身处何处不无关系。

    利用大柱子隐身之后,楚天齐迅速扫视了一下整个屋子。这个屋子很大很高,整个为砖混结构,但却是钢屋架,钢屋架呈黑褐色,显然年头不短,整个屋子应该也有些年头了。屋子中间部分很空,直接从地面空到屋顶部分,少说高度也在十五米以上。但整个屋子的南北两侧,除了粗大的柱子外,从屋架下方到地面间,却又有着一些或横或竖的铁管,铁管上挂着许多铁链,不知是做什么所用。在屋子西南和西北侧,离屋架下方两三米的地方,各搭出两块平台,由于角度的原因,不知道上面有什么,显然是能够藏身之所。在相对居中的四根柱子上,各吊着一个大钨灯,把整个屋子照得比较亮堂,那两处平台上似乎也有光源。

    “姓楚的,你这贼眉鼠眼的,眼珠子骨碌碌乱转,是在打什么鬼主意?”秦博昭再次发声。

    “红毛,你这纯粹大睁两眼说瞎话,是你采用卑鄙手段,把我引到这里,现在竟然倒打一耙,反倒来指责我。”楚天齐厉声道,“我问你,好在哪?”

    秦博昭“嘿嘿”一笑:“着什么急?既来之,则安之嘛!我说你打鬼主意,并没冤枉你,你一路上都不老实。走到那个小破屋之前,你把车开的瞎慢,磨磨蹭蹭的干什么?似乎就跟你提前知道那里似的,难道你能定位她手机位置?我就奇怪了,对自己女人还长期定位,你是怕女人耐不住寂寞,给你戴绿帽子吧?这是你心眼太小,还是真被绿过了呢?也有可能,就那么漂亮的脸蛋,一掐都能出*水,只要身体正常的男人都会有非分之想的,我就按捺不住,就上去把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八蛋,你对她做什么了?”楚天齐咬牙大骂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秦博昭又是一阵鬼笑,“你能想到什么,尽管想,那滋味,哎呀,美,美得让人心*痒。”

    “王八蛋,你快说,你把她怎么样了?她在哪?”楚天齐怒声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楚县长,你这满嘴脏字,可是有失县长身份啊。你是县长,必须要讲文明、懂礼貌,要有素质。而我是痞子,也是渣子,什么都可以说,什么也都可以做,怎么不是人都正常。你怎能和我一般见识呢?难道你也是渣子?”说到这里,秦博昭再次发出鬼笑。

    “快说,她到底在哪?赶快告诉老子,赶快让老子见见。否则老子非撕了你王八蛋。”楚天齐已经咬的牙齿“咯咯”做响。

    “哟哟哟,大县长,刚才不是说了吗?你是政府官员,要讲素质,不能有失你的身份。”秦博昭讥讽连连,戏弄不已,“老子还没说完呢,你的车上八成也有定位,你给你的狗腿子报告位置呢吧?老子怀疑你那个手机也有定位。我可警告你,若是手下汇报你的狗腿子跟来了,那老子就当着你的面,给你来一出男女大*片展演,算是对你一个小小警告。”

    “王八蛋,她到底在哪?赶快给老子把人放了。”楚天齐吼声震天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美人滋味魅力无穷啊。”狂笑、讥讽之后,秦博昭声音一转,“王八蛋回头看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