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三十五章 邹泰传信息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开始。

    早上刚上班,乔海涛便到了县长办公室,把一沓纸张递了过来:“县长,那些小子全交待了。当他们确认红毛确实被抓,知道大咖喱也已交待,就都不扛着了。这些人又交待了一些新东西,对于深挖案件大有帮助,但关于幕后黑手一事,却没有进一步的证据,更没有类似录音那种东西。”

    接过纸张,李晓禾翻腾着,简单浏览了个别卷宗。然后把这些纸张放到桌上,说:“有这些就行,其中这三份可以做辅证,证明秦秀与此事的牵连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怎么调查秦秀?他现在已是犯罪嫌疑人,直接传唤他也符合法律程序。只是他毕竟是静河区常务副区长兼政法委书记,我们这里的调查力量有着诸多不便,也可能要受到一些干扰。”乔海涛提出问题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是呀。我们固然可以直接调查秦秀,但恐怕因为他的身份问题,会让事情变的复杂。假如他身后还有人出现,那我们的调查工作就会遇到新的不便,就会更麻烦,甚至进退两难。最好的方式是交给市里,可是那样也会有风险,万一要是有领导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看到屏幕上来电显示,楚天齐冲着乔海涛一笑:“电话来的正好。”然后按下接听键,恭敬的喊了声:“陈书记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一个男声:“天齐同志,对于你和宁教授遭遇到的磨难,我代表市委再次表示慰问,希望你二人能够尽快走出阴影,希望宁教授的身心能够尽快恢复健康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陈书记一直以来的关心。我女朋友的身体状况恢复较快,心理创作也在逐渐愈合,经过时间的磨砺,会慢慢好起来的。我的身心没什么大碍,就是一直牵挂着女友的身心,敬请书记能够体谅。”楚天齐回答。

    “完全能够理解你的心情。在此案中你既是受害人亲人,同时也是受害者,却还要面对罪犯的诘难。可你仍然凭着大智大勇,带着女友脱离险境,这已经非常了不起了。女朋友受到那样的磨难,而且还发生在自己的眼皮底下,心理煎熬与创伤可想而知。”手机里的语气充满关心,“天齐同志,案子进行的怎么样了,顺利吗?需要市委提供什么帮助?有需要市委出面的地方,尽管直言,市委一定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“陈书记,案件侦破有了新的进展,谢谢您和市委的关心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只是现在案件遇到了新的情况,需要请市委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既然是这样,市委责无旁贷,你可以把相关情况告诉我,也可以把文字材料报上来。”对方给出回应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案件涉及到当事人,还有许多证据,带着材料当面汇报,能把事情讲说的更清楚。县里一直由乔海涛副县长负责此事,可否让他在您方便的时候,当面进行一下汇报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一下,然后传出声音:“这样,正好今天下午刚上班有点时间,你让他上班就赶过来,直接到办公室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陈书记,让您费心了。”楚天齐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“楚县长,不必客气,这是市委和我应该做的。再有什么困难,无论是案件本身,还是案情之外的,都可以告诉我,市委和我会尽力帮忙。好了,我先挂了。”声音至此,手机里传来挂断电话的声响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楚天齐道:“老乔,你安排一下,带上整理好的卷宗去市委,直接面交陈书记,他下午一上班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乔海涛略有惊讶:“市委书记陈书记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市里还有几个陈书记?你也适当准备一下,到时应对陈书记的提问。关于案情的事,你就实话实说,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的。至于案子之外的事,那就看你自己发挥了。”

    “保证完成任务。”乔海涛语气坚决。然后又道,“谢谢县长!”

    “反了吧?你为县里做事,替我鸣不平,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挥了挥手,“马上去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乔海涛行了一个军礼,带着激动与兴奋的心情,离开了县长室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离去的身影,楚天齐脸上浮现出笑容,他能理解乔海涛的心情。一个常委副县长,要见个副市长还不太难,但也需要预约,需要履行一些程序。而要想见市委一把手,那就难的多了,不但要通过其他领导帮着预约,还得看书记秘书给不给安排预约。现在乔海涛能够如此简单见到市委书记,而且还是这种情况下去见,对乔海涛无疑是个绝好机会,他焉能不诚心实意的感激和兴奋?

    渐渐的,脸上笑容散去,楚天齐脸色严肃了好多。怔怔的望着前方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快下班时,乔海涛回来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发问,而是示意对方坐下。

    坐到对面椅子上,乔海涛汇报起来:“下午上班前,我就到市委等着。时间不长,陈书记秘书到来,他知道我要去,让我在他屋里等着。刚到上班时间,我就被安排见了陈书记。陈书记认真看了卷宗,询问了案件中的一些事项,表示一定会严肃追查,一追到底。他当场把市纪委尤书记叫到办公室,向对方交待了任务,也做了同样的严格要求。在等待纪委书记的过程中,陈书记还简单问了我的情况,我都一一做了回答。

    根据陈书记的安排,我随着纪委尤书记到了市纪委。尤书记也是当场找过常务李副书记,向李副书记布置了任务,由李副书记亲自查办此案,并让我和李副书记直接对接。到了李副书记办公室后,他详细看了卷宗,又向我了解了一些细节,然后让我转告县长。他说,市纪委一定会遵照陈书记、尤书记指示,严格按照市纪委相关程序,认真查处,严肃侦办;一定会圆满完成市委和陈书记、尤书记交待的任务,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。李副书记当场安排人手去控制秦秀,让我先回来等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好。现在把秦秀那条线索交给了市里,我们暂时就不必多操心了,主要就是把其它的案情完全弄清楚。我估计有了市纪委的参与,县纪委、县政法委肯定也会适当介入,会与你进行对接,这一块你也要早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一定认真对接。”乔海涛肯定的表态,还特意加重了某些词语的语气。

    可能是接触较早,也可能是两个的某些思维合拍,与乔海涛的合作就是顺畅,对方能够及时理解自己的意思,也能够较快的做出正确判断。现在这件事的个别事项还不太明朗,必须事事小心,与县里相关部门接洽自是需要特别“认真”了。不止是县里,市委更是如此,如果不是对市委陈书记有所了解,如果不是陈书记第一时间就表明了态度,楚天齐也未必会直接把案件向其汇报的。

    想了想,楚天齐又说:“红毛很可能一时半会醒不来了,但是肖月娥、贺国栋案、刑超然夜入房间加害案,都必须要向前推进。所以你要安排人好好梳理一下案子,考虑在红毛口供缺失、只有物证和其他人证的情况下,如何对案子进行处理。这次的案子,虽然还不到结案的时候,但也要做这方面考虑。不能因为红毛的昏迷,就让这些案子一直拖下去。如果红毛长时间醒不来,或是一直就不醒,哪要拖到什么时候?我们必须要给受害人一个交待,要给相关部门一个交待,更要给社会和民众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乔海涛重重点了点头:“县长说的是,我也正在考虑这些事情,目前已经整理出一份东西。我回去以后再好好看看,然后请县长过目,再之后找胡广成和相关部门推进一下。争取在春节前,把那几个案子结了,给广大民众和社会一个交待。如果以后红毛醒了,有了新的交待,我们可以再启动相关追查、调查机制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这样。不过千万要注意,重要犯罪嫌疑人缺失的情况下,一定要把现有证据链弄完善了,绝不能含糊和缺失,否则宁可不结案,绝不能为了结案而结案。”楚天齐再次嘱咐着。

    “县长放心,我明白事情轻重,绝不会留下后遗症的。”说着,乔海涛站起身来,“县长,那我先回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嗡嗡”,一阵响动传来。

    乔海涛边走边拿出手机,然后忽然收住脚步,转回头去:“市纪委李副书记。”

    “接呀。”楚天齐示意着。

    乔海涛立即按下接听键:“李书记您好……哦……是……好的……好的。”

    放下手机,乔海涛走回到办公桌前,压低了声音:“刚才李书记说,秦秀已经交待,关于事发当天你去贺家窑乡的消息,是市政法委书记邹泰传递的。市纪委已经向上级报告,对邹秦采取了必要措施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没有过多表态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