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三十七章 我要休假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天开始。

    胡广成特意离家早了一些,但他没有去往单位,而是直接赶奔县党政大院。来在政府楼下,把越野车停到车位,胡广成上了五楼。

    刚到五楼楼梯口,正迎上了下楼打水的刘拙。

    刘拙率先打招呼:“胡局早!”

    “刘主任早。”胡广成回了一句,又道,“县长八点半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你先到我屋等着,屋门没锁。”刘拙示意着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点头微笑后,胡广成径直向东拐去,到了县长室对面的屋子。

    屋子收拾的很干净,里面没有人,胡广成坐到了椅子上。看看时间还不到八点,看来自己来的有些早了。其实自从归附楚天齐后,胡广成每次前来,都会提前一二十分钟,今天更早一些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接到县长电话的时候,胡广成正被一个消息震惊着:乔金宝被市纪委带走了。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胡广成是既惊愕又疑惑。从近几月发生的一些事情来,似乎乔金宝被带走并不奇怪,但胡广成还是感觉有些突然,也怀疑其可靠性。

    经过求证,果有其事,好多人都亲眼看到,下午正下班时,乔金宝从县委楼下来。并非乔金宝一人下楼,其身边围着四人,这四人都面色严肃,身着黑衣,簇拥着乔金宝上了一辆汽车。据目击者称,当时乔金宝脸色极其难看,似乎身上有些发抖,四人中有一位是市纪委副书记,那辆汽车也是市纪委的。

    当确认这一消息后,胡广成顿感心情复杂。毕竟乔金宝曾经是老主子,而且对自己还不错,也非常重视,自己当初背叛也是不得以为之。在感慨世事变化无常的同时,胡广成也不免后怕,如果一直还跟着乔金宝,会是什么样的结果?乔金宝既已如此,自己倒霉还远吗?

    就在胡广成心潮翻滚之时,县长电话来到,让自己次日八点半到办公室。接到县长电话,胡广成自然产生联想,觉得肯定和乔金宝被带走一事有关,心中不免忐忑和狐疑。经过极短的思绪交锋,胡广成意识到,应该不是坏事,否则就不是这种方式找自己,也不可能推到次日。尤其自跟随楚天齐后,他发现年轻县长胸襟宽广,不但不记前仇,而且对属于非常信任。既然不应该是坏事,那又应该是什么呢?有重要任务?有特殊安排?还是其它什么事、

    昨晚想了几乎一夜,胡广成最终也没想明白,县长究竟找自己干什么。现在坐到这里,对门就是县长办公室,胡广成又不禁想起了昨晚的问题。想了一会儿,还是没有清晰的思路,但有一点是明确的,那就是庆幸。胡广成庆幸自己阴差阳错离开了乔金宝,否则恐怕现在不会坐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轻轻的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胡广成迟疑一下,站起身来,拉开了屋门。

    “胡局长在呀?”陈玉军说着话,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“哦,县长找我,我早来了一会儿。”胡广成应答着。

    “几点?”陈玉军随口问着。

    胡广成给出答案:“八点半。”

    “八点半?你也八点半?”陈玉军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是呀,陈县长你也是……”现在轮到胡广成疑惑了,“该不会你记错了吧?”

    此时,陈玉军和胡广成都意识到,两人时间撞车,只能等着让刘拙帮着求证了。

    “蹬”、“蹬”,脚步声响,乔海涛推门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到屋里二人,乔海涛不由一楞。

    没等对方问话,陈玉军已抢先开腔:“乔县是几点?”

    略一迟疑,乔海海给出答案:“八点半呀。”

    陈玉军、胡广成都不由得“啊”了一声:“都是八点半呀?”

    直到此时,三人都意识到,应该不像是时间撞车,但也不禁纳闷。三人中,乔海涛跟着楚县长早一些,陈玉军也在之后明确跟随,胡广成则是重新站队。在之前的一小段时间,三人分属两大阵营,即使后来都归了楚系,但胡广成、陈玉军同场机会也很少,除非众人同在会议室。今天怎么竟被安排在一起?

    又是脚步声响,柯扬推门进屋。

    看到柯扬,三人几乎异口同声:“柯县也是八点半?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有什么不对?”柯扬疑惑的看着三人。

    刘拙适时回来,看到眼前情形也是一楞。放下暖壶,直接去了对面屋子。

    很快,刘拙走出县长室:“各位领导,县长请你们现在过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示意四人在沙发就座,然后楚天齐道:“让你们过来,主要就是盯对一下近期工作,看看有哪些重要工作和重要问题。还有哪些问题急需解决?有哪些又是解决不了的?还有哪些是可能发生的?”

    四人没有立即答话,而是面面相觑后,依照一般汇报顺序,胡广成先开了口:“从现在到春节前,全县公安工作有以下六项重要内容:一、‘双节’维稳工作。从十二月初,县公安局已经联合工商、物价、消防等部门,对影响社会治安稳定的现象和隐患进行了打击,取得了不错的效果。但随着双节日益临近,维稳形势依然严峻,为此从本周一又加大了查处和打击力度。目前在这方面,还没有发现难以解决的问题。二、继续推进对肖月娥、贺国栋案结案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大约共用了不到十分钟时间,胡广成汇报完了工作内容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插话点评,而是示意继续。

    第二个汇报的是陈玉军:“全县农业工作,现在正处于全年最清闲阶段。利用这段时间,我们和相关部门,重点论证了明年经济作物种植项目、面积、地域分布,为此拟定了‘三原则’、‘五要求’、‘八措施’。根据……”

    乔海涛的分管工作,与胡广成有交叉之处,但也有不同所在,他主要从检、法、司三方面进行了汇报。与平时做事风格一样,乔海涛的汇报更干脆,也更简介,却也足以说明了问题。

    最后汇报的是柯扬。柯扬身为常务副县长,分管工作很多,也很庞杂。于是柯扬对其它一些工作只是拣重点进行了条目罗列,重点汇报了全县发展改革和财政工作。

    听完众人的汇报,楚天齐说了话:“对于各位的汇报,我还没有细看、细核,不能做出准确、全面的评价。但是从重点的选择来看,大家基本都抓住了各自分管工作的重点,这非常好。让大家集中过来,并进行汇报,只是从侧面督促、提醒一下,年终岁尾了,该总结的必须要总结。同时我也跟大家强调,不是让大家为了总结来总结,而是要在总结的过程中发现问题,并对照总结监督后面的工作。

    你们各自分管的工作不尽相同,但现在面临的时间段都是相同的,那就是年终岁尾,两节临近。每年的这个时段,全县都面对着一项重要工作,那就是安全维稳。在每年这个时段,我们都要集中开展打击黑恶、打击欺行霸市、接待和管理群众上访工作,这也是人们常规意义上理解的安全稳定。

    我这里说的安全维稳比较广义一些,既包括维护‘两节’期间的安全与稳定,也包括整个社会的安全稳定,还包括其它方面的安全稳定。比如财政资金的安全,比如公务人员廉政安全,比如执法人员人身安全,比如农业项目过冬安全,比如网络信息安全。

    现在我提醒大家,要集中精力,对各自分管工作进行安全检查和总结。无论你全年的分管工作多么出色,一旦出现安全事故,那所有的努力与成绩都会被否定。而且还会给社会、政府、民众造成非常大的损失,有些损失是无法弥补,更是不可原谅的。要对得起各自的工作,要对得起百姓,要对得起政府和组织,就必须牢牢抓好安全工作,尤其两节前后的安全工作更是重中之重……”

    人们都认真的听着县长要求,并在本上记下重点,但心中却也不禁疑惑:无论从谈话的形势,还是从谈话的内容来看,今天县长似乎有点怪怪的,但究竟怪在那里,人们却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对安全工作做过一番强调后,楚天齐看了看手表,然后又说:“现在九点半多,在十点半的时候,县政府还要召开常务会议。通知应该已经下发,大家都回去准备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四人从沙发上起身,与县长打过招呼后,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刚才讲的安全问题,大家要特别重视起来,尤其在我不在期间,也请大家更多辛苦一些,千万不能出现问题。”楚天齐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听到此言,众人都停下脚步,怔怔的望着县长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我要休几天事假。市领导已经准许了我的请假要求,请假手续也很快会履行完毕。”

    听着县长的解释,人们似乎明白了,似乎找到了县长今天有些奇怪的原因。却又仍然疑惑:现在这个时期,似乎县长不应该休息,市领导也不应该准许呀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