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 畜牲,找死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刚才虽然在和秦博昭说话,但他一直关注着周边的动静,依旧保持着绝对的警惕。

    之所以楚天齐表现的气愤难耐,刚开始确实是真情流露,任何男人听到别人侮辱了心爱的女人,都会目眦欲裂,都会心痛不已的。但当听到对方讥讽自己“不能有失*身份”时,一下子提醒了楚天齐,当然不是是否有失*身份,而是自己来的目的。自己是来救俊琦的,必须要冷静再冷静,怎能随便动怒?即使真的发生了什么,也必须要面对,何况很可能那个王八蛋就是讹诈,就是要激怒自己,就是要让自己心智慌乱呢。

    心中本已对那个王八蛋恨之入骨,欲除之而后快,但楚天齐强压下怒火,表面却又表现的气愤无比。他就是要麻痹秦博昭,以期找到出手的机会。但俊琦一直没有出现,秦博昭也未现身,他并未找到出手机会。

    现在身后脚步声临近,也听到了秦博昭提醒,楚天齐不由心中一喜。正要转头去看,却又故意大嚷着:“王八蛋,她在哪?赶忙给老子放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重申一遍,王八蛋,回头看。”秦博昭一字一顿的讲说着,语气中满是讥诮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,马上回头。

    此时门口处出现两个蒙着脸面的人,两人手里各牵着一只狗,显然那不是普通的狗,应该称之为“獒”才对。除了两人两犬,再无他人。

    楚天齐猛的转回头去:“红毛,你骗老子。她到底在哪?”

    “她?它俩就是母的呀,不是你找的那个她?”秦博昭“嘿嘿”笑着。

    “你耍老子?”楚天齐牙齿再次咬的“咯咯”作响。

    “老子就耍你了。上。”秦博昭声音忽然变的冷厉。

    楚天齐急忙回头,摆出架势,但那两只“獒”根本没动,反倒是侧后方劲风袭来。他没有转头去看,而是听风辨向,迅疾转到柱子另一侧。

    “咣。”头顶一阵金声响起,重物相撞的声音。

    此时楚天齐也已离开柱子,只见两个铁疙瘩正砸在柱子上,原来是两柄铁锤。

    持锤壮汉发现双锤抡空,立即双脚一蹬身后横档,再次向目标扑去。

    看的出铁疙瘩有些份量,楚天齐没敢硬接,而是一矬身,躲开了凌空飞扑而来的壮汉和铁锤。

    壮汉身上系着绳子,绳子悬吊在屋架上,再借助对柱子和横、竖档的踩踏,壮汉一次次向楚天齐进攻着。而楚天齐一直没有硬接,也无法硬接,只能闪展腾挪的躲避着。

    对方有绳子悬吊,又随时能够借助踩踏之力,移动幅度非常大,速度也非常快,力道还非常猛。这么一来,楚天齐就吃了亏,只能不停的左蹿右蹦着。虽然不至于被伤着,现在也未露疲惫之态,但长期下去可不行。

    从“飞人”现身之后,楚天齐就在思谋着策略。就在对方再次飞扑砸来之时,他“蹭”的一纵身,在侧面竖档一踩,左手抓着另一竖档,整个人便跃跳起来,直奔对方踢去。

    壮汉身子朝下,双手挥锤前伸,位置又低于楚天齐,眼看着就要被踢上。可是不知是故意有人操纵,还是正好赶上,壮汉身上绳扣忽然断开,壮汉瞬间向地上扑去,而悬空绳索上的大铁钩却向楚天齐撞来。

    这完全出乎意料,若是被铁钩砸上,右脚非受重伤不可。到底还是楚天齐,他左手抓着竖档,微一用力,整个身子向后甩去。

    “呜”,铁钩带着风声,堪堪贴着楚天齐小*腿掠过,可能都挨上裤子了。因为楚天齐感受到了一定力道,但又显然没伤到腿上。

    “咣”、“啪”,铁钩钩在一根竖档上,钩尖嵌进木头里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已经跃落地面。

    但壮汉不给对手喘息之机,已经挥锤砸向那个立足未稳的身影。刚才壮汉并未面朝下重重摔到地上,而是在离地面尺许距离时,忽然双锤撑地。壮汉则借着一撑之力,头上脚下,踉跄着站在了当地。

    眼见双锤挂着风声而来,楚天齐向侧面一闪,躲开双锤,然后猛的挥出右拳。

    壮汉还真不含糊,一击抡空,立即反手挥锤。

    楚天齐又是一闪躲过,再次挥拳。

    就这样,楚天齐与壮汉打斗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可不比刚才,虽然壮汉仗着锤沉力猛,但没有了悬吊和踩踏之力,双手各抡着不下十斤的铁家伙,时间不长,便气喘吁吁,双臂酸麻,动作迟缓。

    而楚天齐却轻松好多,反而借机调运了些许气息。

    “唿”,就在楚天齐稍微轻松之际,凌空又一东西扑来。他赶忙闪身跳到一旁,既防备二次飞扑,也与持锤壮汉保持一定距离。

    这次又是一个“飞人”,但“飞人”没有继续飞扑,而是松开臂上绳索,人跃到了地上,绳索瞬间升空离去。

    看到新“飞人”,楚天齐不由一楞:这也太小了,那个头分明就是一个孩子。但脸上的皱纹表明,此人至少应该有四、五十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两个飞人都已落地,一高一矮,一壮一瘦,站在一起对比强烈,真是奇葩组合。

    还未欣赏完毕,高、矮二人已经一齐发力,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二人出手,楚天齐不由一惊。由于身高差距,壮汉双锤奔头部扫来,矮个手中尖刀却奔向了裆*部。没有更好办法,楚天齐只能向侧旁闪避。

    小矮个动作灵活,反应也极其机敏,在出招之时,并不使老,而是能迅速封堵对手闪避之处。

    由于小矮个造成的困扰,楚天齐还稍微慌乱了几招,有两次差点被锤头扫到。这可不行,必须改变这种现状。瞅准机会,楚天齐使了一个险招,在尖刀刺来时,并未闪到一旁,而是微微侧身,躲开尖刀;接着猛的一锉身,从壮汉平伸的臂下钻过,到了壮汉身后,在壮汉身上推了一下。

    小矮个发现一刀刺空,赶忙回手追向那个身形,却正好迎上被推而来的壮汉,尖刀“咔滋”一声,扎进壮汉裆*部。

    “啊”,壮汉一声惨嚎,双锤瞬间脱手,双手捂向裆*部。

    发现误伤同伙,小矮个一楞神,抽*出尖刀。却不料一只锤头砸到脚面上,他顿时躺倒在地,想是这只脚骨头绝对断了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声声惨嚎回荡在大屋子里。

    立即有人冲出,去拖拽地上二人。

    “姓楚的,你他娘的太损了。大黑、二黑,上。”秦博昭的声音里满是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呕……”

    “嗷……呕……”

    两声拖着长音吼叫在身后响起,紧跟着一阵风声袭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回头,也来不及回头,他知道是什么来了。其实刚才自那两个畜牲一出现,他就在打斗之时多加了几分小心。现在听到扑来之声,楚天齐不敢怠慢,急忙向侧旁一跃,抓住铁管上铁链,整个身子也平荡起来。

    两只恶獒一跃扑空,再次扑向目标。别看身子硕大,跃起至少在一米五左右,加上身长,差不多有三米多高。

    面对恶獒飞扑,楚天齐暂时只能抓着铁链,身体平端,利用铁链上铁环,在铁管上滑动着。饶是这样,也能感受到飞扑过来的风声,和那两只畜牲口中的血腥之气。但和对付先前的几人不同,手、脚对于恶獒不起作用,除非一击致命,但却似乎不好做到,还容易被对方所伤。

    身下是“嗷嗷”的厉吼,楚天齐则一边来回滑动,一边动着脑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这才是丧家之犬。”秦博昭的狂笑适时响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躲避恶獒飞扑之时,县委书记乔金宝却在“呼呼”睡着大觉,脸上似乎还挂着笑容,不知在做着什么美梦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寂静的夜晚,这样的声音极其尖厉。

    脸上肌肉动了动,乔金宝并未立即醒来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、“叮呤呤”,尖厉铃声一声接着一声。

    乔金宝终于睁开惺忪双眼,楞怔一下后,伸手拿起手机,按下接听键,放向耳边: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?”手机里声音非常气粗。

    “我在……你谁呀?”乔金宝还未完全清醒,听到质问,也不免火起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他娘快了。我告诉你,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搭救楚县长女朋友,若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要你狗……这是省委主要领导的命令。”手机里声音至此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乔金宝睡意全无,彻底吓傻了。他已经听出来,那是市委书记的声音,也听到了“省委主要领导”几字。

    楞怔一下后,乔金宝带着一丝侥幸,看向手机屏幕。瞅到上面“陈书记”三字时,他的侥幸荡然无存,刚刚凝结的冷汗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仍然平挂在铁链上,在铁管上来回移动。而那两只恶獒也依然张着大口,吐着腥气,一次次的扑个不停,显然这应该是两只原生獒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手掌生疼,胳膊发酸,身体也似乎越来越重。眼见形势危急,楚天齐猛的一蹬竖档,双手松开铁链,身体飞了出去。“啪”的一声,双足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呕……”恶獒吼叫着,追着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畜牲,找死。”一声厉吼响彻屋宇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