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我的零件齐全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不,不能,天齐……”

    尖厉的叫声,唤醒了眼皮打架的楚天齐。他略一楞怔,赶紧轻抚着床上的人儿:“我在这,我在这。”

    “天齐,不能。”床上女孩惊呼着,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俊琦,你醒了?”楚天齐立即送上了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“这是在哪,我在哪?”宁俊琦四顾着,看到屋里的陈设才嘘了一口气,“我们逃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不是逃。是胜利撤出来了,现在咱们在首都。”

    “天齐,呜……”宁俊琦忽的转过头去,大哭起来,哭的那叫一个伤心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你就是睡了几个小时而已,大夫说你没有危险,醒来就好了。”楚天齐轻声安慰着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对不起天齐,是我……害了你,要不是……我,你也不至于……”宁俊琦哭的几乎语不成句。

    “不,都是因为我,否则他们不会盯上你的。是我没照顾好你,让你受苦了。很疼吧?”楚天齐轻抚着对方略微发肿的脸颊,语气温柔了好多。

    宁俊琦连连摇头,手脚也乱*蹬着:“不,是我害了你,是我害了你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俊琦,俊琦,是不吓着啦?别害怕,那个王八蛋已经被抓住了。”楚天齐轻抚对方脸颊,安慰着。

    “是我……”哭声忽的止住,宁俊琦咬牙道,“王八蛋在哪?我一定要找他报仇,一定要把他那个……让他断……天齐,你怎么不去躺着静养?别管我,别管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静养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……对了,你怎么不用静养呢?”宁俊琦示意着,“你站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站起来?”疑问过后,楚天齐站起来。

    紧紧盯着那个地方,宁俊琦疑惑的说:“天齐,你不是……”然后忽然高兴的嚷着,“你没事,对不对,你没有失去……”说到这里,她的脸颊瞬间大红。

    “没有失去什么?”楚天齐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讨厌。”宁俊琦语气中满是娇气,“快说说,怎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脸上带出了坏笑:“俊琦,你是不是特别怕我失去呀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你……我还要给你生小宝贝呢。”说到这里,宁俊琦猛的把头缩在被子里。

    “好啊,生小宝贝喽。”楚天齐说着,便去抢对方的被子,还把脸凑了上去,“你放心,我什么都没少,零件齐全。”

    “嗯,讨厌,讨厌,拿开狗爪子。”宁俊琦抓着被子,抵御着“狗爪子”,推着对方的脸,“别弄,小心让人看见。”

    经对方提醒,楚天齐才停止嬉闹,轻声问道:“脸上疼不疼?”

    “疼,不疼,那个王八蛋还想占我便宜,想摸老娘的脸?他刚把狗爪子伸过来,我一口就咬住了他指头,差点给他咬断。那家伙随手打了我两耳光。对了,王八蛋在哪?现在我就去找他。”说着,宁俊琦就要坐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按着对方肩头:“好好静养,着什么急?他咬舌自尽未遂,正在医院抢救,现在还没脱离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该,这种人就该让他死,就不该救他。不,不对,把他救醒过来,再好好折磨他。老虎凳、辣椒水、点天灯,大卸八块。”宁俊琦咬牙骂着,双手配合着动作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点指对方:“你可够狠的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反问:“你不恨他?”

    “恨?我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。不过看在她没有伤害你的份上,还是把他碎尸百段好了,为了让他少受罪,就拿钝刀子切他。”楚天齐说着,也用右手做着动作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,你更损。”笑过之后,宁俊琦面色一整,“他并不是心存善念。其实在我误打误撞被他拽上车后,他就动手动脚,言语极其肮脏。他就是在那时候要摸*我脸,被我咬了指头,他又恼羞成怒,打了我耳光。他当时凶相毕露,说是要撕我衣服,结果来了一个电话,他才没有动手。从那时开始,虽然他满嘴喷粪,不过一直没敢再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给他打电话的人是谁?声音熟不熟?”楚天齐追问。

    宁俊琦摇摇头:“经过变声处理了,听不出来。不过我听到手机里说了‘给我留着,一报还一报,我也要让他尝尝那滋味’。不知道手机里那家伙指的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你详细说说过程,我分析分析。”

    “哎,是这么回事……”宁俊琦重重叹了口气,讲说起来。

    宁俊琦的讲述与秦博昭所言一致,就是宁俊琦把假的县长车当成县长专车,就径直走过去。不曾想,刚到车前,车门一开,就被秦博昭抓到了车上,随便就被堵上了嘴,然后一路带到了那个大房子里。

    又问了几个细节后,楚天齐嘱咐着:“以后千万不要单独贸然行动,一定要提前与我联系,那个指使秦博昭的人更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哼,好几个月连面都不着,联系能有什么用?”宁俊琦撒着娇。

    楚天齐做着解释:“我给你发短信你不回,打电话你也不接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要见到你这个人,不是听你说假话。明白不明白?”宁俊琦再次冷哼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轻轻叩门声响过,屋门推开,李卫民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“爸”字刚一出品,宁俊琦便“呜呜”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哭,别哭,这不是没事吗?你醒了,爸就放心了。”李卫民快步走到床边。

    “爸,女儿差点见不到你。”宁俊琦抱着父亲的胳膊,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卫民坐在床边,满脸慈爱的抚着女儿秀发:“琦琦,怎么会见不到呢?我知道,这小子绝对能救你出来,就是豁上他自己的命,也绝不会丢下你不管。有他在,爸放心。你什么时候醒的?”

    “我刚醒。爸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宁俊琦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哎,我刚到。本来听说你的事以后,书记让我第一时间赶过来。可是今天省委党校有安排好的一个开班仪式,我还是参加完才赶过来,我不能失信于那些学员。你不会怪爸爸吧?”

    “爸,说什么呢?你是世界上最疼琦琦的人,琦琦知道。”宁俊琦善解人意的说。然后语气一转,“您管着那么多事,忙点太正常了,人家有的小处长,芝麻绿豆大的官,还成天忙的不着家呢。”

    李卫民看着楚天齐,“呵呵”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尴尬的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“天齐,听说好一场恶战,你没受伤吧?”李卫民上下打量着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没受伤。后面恶战的时候,我们已经乘直升机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可不要硬撑着。哪不舒服赶紧去看看。”李卫民语句中透着浓浓的关心。

    “真的,毫发无损,身上零件齐全。”说着,楚天齐还特意伸了伸胳膊腿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宁俊琦忽然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,一惊一乍的。”李卫民慈爱的奚落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终于也憋不住,“呵呵呵”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这俩孩子。”李卫民一时间让二人笑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”,一阵蜂鸣响起。

    李卫民拿出手机,走到一边,接通了:“您好……是……是……好的,马上去。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,李卫民来在床前:“部里找,我得现在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您忙去吧!”楚天齐接了话。

    “琦琦,好好静养,晚上再来看你。”李卫民嘱咐着女儿。

    “好,咯咯咯……”刚说一个字,宁俊琦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。”李卫民摇着头,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男、女大笑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笑了好大一通,宁俊琦捂着胸口:“咯咯……笑死我了……咯咯……你倒是说说,看着你都砸下去了,好像还疼的倒地打滚,咋就没事呢?”说话间,她的目光还是到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嘿嘿,演戏谁不会?当初做特训的时候,假装受伤就是重要内容。”楚天齐很是自得,“从进到那个屋子,就是一拨一拨的恶斗,可是一直都没见到你,也没见到他。要是见不到你的话,好多计划根本就无法实施,更不知道去哪救你。我正想着如何让你露面时,结果他提出所谓的‘要见女婫,必先自宫’的条件。

    我明白,他那根本不是诚意交换条件,当然了,要是梦想那样的家伙诚信,就太天真了。我也知道,他之所以那么说,就是想羞辱我、戏弄我,无论我怎么选择,都会中了他的圈套。那种情形下,也只能那么选,其它别无选择。但为了做的更像,我就拿出难以抉择的神情,好像下那个决定非常痛苦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在他以为已经逼我就犯的时候,我也想出了应对的办法。我坐到那个小凳上以后,利用磨蹭的时间,把裤兜里的那个小塑料瓶,弄到了尽量接近大*腿根的地方。然后我一腰带扣下去,打爆了那个小瓶,里面的疗伤红药水就流了出来,还在小凳上砸出了动静,接着就假装疼的掉到了地上。利用装疼这个过程,我从另一裤兜尖里扣出了提前备着的硬币,然后突然出手打那两个砍绳人,并且抓着一条绳索上了平台……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笑声再次充满了病房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