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真是眼里插棒槌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经过一段忙活,抗灾自救工作暂告段落,全县危险路段、危险房屋、危险滑坡段、危险河渠都经过处理,排除了险情。而其它一些自救工作,比如秧苗恢复、牲畜补足、房屋重建等,还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。

    现在抗灾自救进入平缓期,楚天齐心情也跟着轻松了好多。另外,电脑配备调试工作也正常进行,从柯扬和王晓静的汇报可知,整个调试安装工作进展非常顺利。

    贺家窑乡蔬菜种植工作圆满收尾,各家菜农都收入颇丰,都在盘算着下年手笔,也在念着县长的好处。

    一直关注的这些事项进展顺利,楚天齐便把精力更多的投到政府工作上,每天加班加点,想着赶在放长假前处理利索。经过几天的“拼命”,在最后一个工作日这天,终于松了口气,他知道能如期放假回家了。

    上次回去的时候,还是五一假期,但由于发生刘拙被诬蔑一事,假期也不得不中途结束,还赶了整夜的火车,过的是一点都不消停。之后日常工作就很忙碌,正常周末休息都不能保证,又怎能有时间回去?

    这次首都是必须要回的,要看看爷爷、老叔,更要和俊琦在那见面,向她好好解释一下自己的爽约。虽然从上次下雨之后,她从来不接自己电话,也不回自己短信,但楚天齐相信,她肯定都看到,也肯定知道了自己的心,会到首都见面的。假如她还在扭捏的话,那自己就到雁云市去找她,谁让自己做错事了呢?虽然自己是不得以,但毕竟伤了她的心。在她心里,自己推迟的不仅仅是一次婚期,而是对九年等候的不尊重。以前的障碍现在都已不存在,自己不能再伤害她了。

    当然老家也要回,必须去看看爸妈。每当想到自己把对二老的牵挂,分到了首都好多,楚天齐就不禁心生愧疚,但却也无奈。

    紧张忙碌的一上午过去了,下午再参加一个会,就能在下班后打道回府了。带着满心的期待和渴望,楚天齐在两点半到了第二会议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县政府第二会议室,全县安全工作暨质量监察督导会议正在进行。政府办、安监、质量技术监督、食品药品监督、工商行政管理、卫生、公安、城建、土地、矿业、科技等等部门负责人和管理者悉数在场。县长楚天齐及八名副县长全部出席,常务副县长柯扬主持会议。

    会议已经进行很长时间,一些职能部门都做了发言,通报了系统内安全生产情况,重点讲说了对安全生产工作的重视和安排部署。

    现在是副县长薛浩在讲话:“今年时间已经过去大半,整个安全生产工作做的非常不错。截止到目前,全县没有发生一起特别重大事故,也没有重大事故与较大事故,仅出现了一次一般事故,而且没有人员死亡和重伤。这个成绩的取得,是全县各职能部门努力工作的结果,是安全生产监管部门监督比较到位的结果。但我们不能骄傲,更不能懈怠,今年还有四分之一的工作没有进行,尤其还面临着国庆、元旦、春节的到来,防火、防寒、防冻等形势相对还依然严竣。我们一定要发扬不怕吃苦,不怕受累的精神,敢于向一切安全隐患说不,勇于向一切不安全行为亮剑。要把安全隐患扼杀在摇篮里,要让安全生产警钟长鸣,要安安全全、保质保量的完成各项工作。 ”

    在安全生产主管领导讲话完毕后,众人报以热烈掌声。

    “请县委副书记、县长楚天齐同志做重要指示。”柯扬主持着最后一项议程。

    目光扫视全场,楚天齐轻咳两声,说了话:“同志们,安全是人类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需求,是人民生命与健康的基本保证。如果失去了生命,生存就无从谈起,生活也失去了意义,因此安全生产的首要任务就是保证人的生命安全,其次还有身体安全、财产安全等。这些安全体现在许多方面,诸如食品、交通、医疗、盗抢、水火、生产等等。

    这就要求我们在座各位,必须把安全生产工作放到各项工作前列,必须认真贯彻落实安全生产方针。坚持‘以人为本’和‘安全第一’理念,‘安全生产、质量第一’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,而是要落实在生产的各个环节和诸多方面。安全生产必须要有严格、规范的程序和规章,也要有科学有效的实施方案,更要有坚持原则、不徇私情的监管队伍。我们在座各位,都要做安全生产的忠诚执行者,也要做安全生产的严格监督者,都要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这个近期非常强势的县长,人们不敢对其指示有所懈怠,都认真听讲着,也规范记录着,整个会场的氛围非常严肃,也很是庄重。

    但是表面尊重,不代表心里没有想法,现场就有人不服气。有个别人是不服气县长的说法,感觉又是唱高调,在上纲上线。还有人是觉着县长是说一套做一套,真正事到临头,真正是自己属下做错的话,未必会说到做到。也有人是对楚天齐这个人不服气,只要是楚天齐讲的东西,就听着不顺耳,看着不顺眼。

    段成就看不惯楚天齐那趾高气扬的样子。虽然近期段成消停了好多,但心里对楚天齐的恨却一直没有解除,也永远不准备解除。所以楚天齐无论说什么,他都不爱听,都觉着是放屁。

    在部门负责人中,也有人对县长指示不以为然,觉得楚天齐就是借机敲打异见人士,肖月娥就这么认为。自从就认财政局长后,肖月娥就觉着楚天齐对自己有成见,经常又是要报表,又是要核帐的,分明就是信不过自己,就是给自己难堪。当然肖月娥心里并不鸟对方,到现在还没有上门汇报过一次工作,但在大面上却没敢跟楚天齐顶牛。乔金宝也曾经专门警告过她,招惹谁都不要招惹楚天齐,否则到时他也帮不了她。连县委书记都说这样的话了,肖月娥尽管一万个不服气,倒是也没敢呛着县长。只是她今天总觉着楚天齐像是在拿话捎带自己,像是暗指某事监管不到位,心中很是气愤,却也只能暗气暗憋。

    当然,无论肖月娥也好,段成也罢,他们都是在心里做活动,表面上还是恭顺认真的样子,面色依旧严肃,坐姿照样端正。

    而在会场中却有人坐卧不安,左顾右盼着,显得很是焦急。有人发现了这个人的异样,都很惊讶,因为在人们的意识中,这人是最不应该出乏相的人。经过一番踌躇,他把攥着的手机放到桌下,编辑了一条简短信息发送出去,然后抬头起头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声音还在继续:“同志们,安全生产重于泰山,质量……”

    “嗡嗡”,两声短促蜂鸣响起。

    楞了一下,楚天齐拿起了桌上手机。做为会议中最大领导,就是有这个特权,可以明正言顺的看手机,甚至接电话, 因为这是工作需要。

    看到手机上文字和号码,楚天齐下意识转头看去,见秘书正焦急的望着自己,眉宇中带着忧色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,楚天齐说:“安全生产工作必须常抓不懈,必须落实到最小个体,必须权责统一,必须赏罚分明。散会。”说完,直接起身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好多人都不禁发楞,他们觉得县长的话没讲完,应该要讲出一二三条才对,怎么来了四个“必须”就结束了?

    有人想到了刘拙的异样,不禁心中暗道:出事了?什么事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前脚刚进办公室,秘书刘拙后脚跟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说着话,楚天齐走到办公桌后,坐到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刘拙向前两步,把手机伸了过去:“县长,您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拿过手机,扫到屏幕上面内容,不由眉头一皱。迅速点着下翻键,看完了整个内容,他又重翻了一遍。然后看着对方:“情况是否属实?”

    刘拙忙道:“刚才正开会,我接到短信后,就一直以短信交流,还没得得及细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马上打电话,核实情况,掌握具体细节,然后立即汇报。”楚天齐吩咐着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答了一声,刘拙拿回手机,快步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,楚天齐拿起固定电话,拨了几个数字。

    “县长,你找我?”对方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马上来我办公室,叫上王晓静。”楚天齐说完,直接摞了电话。

    呼呼喘着粗气,楚天齐双眼眯成了一条缝隙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一阵男、女皮鞋声交互响起,在门前没了声响,紧接着响起“笃笃”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进。”楚天齐语句很简短。

    屋门推开,柯扬、王晓静相继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“县长,什么事?”柯扬边走边问。

    又是“笃笃”两声响过,刘拙快步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楚天齐看向秘书。

    刘拙回答:“我问了,就是那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二位,你们真是给我眼里插棒槌呀。”楚天齐目光咄咄,射向柯、王二人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