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人祸猛于虎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随着十多人被警察带走,现场气氛又凝重了好多,尤其肖月娥也被带走,更是出乎了大多数人意料,人们不得不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刚开始那些副职被质问,包括教育局长常联仁也被质问时,人们还在心中腹诽:为什么让那些人都站着,还让警察看押,偏让肖月娥老神在在的坐着,问也不敢问?原来县长看似气势汹汹,其实也是欺软怕硬。不过也难免,谁让肖月娥根子硬,谁让县长第二,县委书记第一呢。哈哈……

    结果肖月娥忽然就被问起,而且根本没有职务称谓,直接就是喊名字,还被冠以眼瞎心黑。这时候人们就又有了新的腹诽内容:县长是挺硬的,排名第二,却敢动第一的“干粮”。当肖月娥一起被带走的时候,人们腹诽不出来了,直觉得县长还真是个“楞头青”,这种“楞头青”可是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咳,咳”,两声咳嗽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收起心思,望向主位。

    楚天齐语气严肃的说:“同志们,白天还在开会,还在说安全生产重于泰山,还在说质量就是生命。所有人发言时都表达了这个意思,也信誓旦旦的讲了安排部署,其中有的被带走的人更是讲的大言不惭,什么态都敢表。结果怎么样?好多人纯粹是嘴上口号喊的响,实际工作根本不落实,纯粹就是应付了事。正因为这种情形,才必须要二次开这个会,必须要跟大家重申,安全生产不是用来说的,不是喊口号,而是要实实在在做的。

    现在在座各位没被要求配合调查,既说明好多部门安全工作做的不错,也很大程度存在侥幸。各位回去以后,要马上去除侥幸,认真检视安全生产漏洞,坚决把‘质量就是生命’落到实处。安全生产绝不是一句话那么简单,确确实实事关生命,既关系生产单位的生存,更关系个个生产者和其他使用者的生命安全,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还拿这个电脑自燃为例,刚刚到位的新电脑,刚刚八千块钱采购的产品,竟然‘嘭’的一声自燃,竟然瞬间让塑料外壳化为灰烬,化成黑色的粉尘或碎屑。这得多大的能量,这得多高的温度,起码得三四百度吧?不幸中的万幸,当时老师和学生都与主机箱保持着距离,都担心无意中伤到这个金贵的东西,正是师生对这个来之不易东西的看重,才避免了被这个‘*’直接伤到。假如当时要是离着太近的话,后果真的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同志们,引以为戒,引以为鉴吧!尤其现在正逢长假,两节也会相继来临,各个部门、各个负责人一定要把安全生产工作落到实处。这里跟大家提个醒,跟大家丑话说在前面,若是哪个部门出了这种状况,绝对从严惩治。若是知情不报、故意隐瞒的话,对不起,那就请相关专政机关直接与你对话。我不希望出现安全事故,也不希望有人因此受到惩治,大家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停了停,楚天齐问:“时候不早了,我也讲了很多,哪位同志还有补充?”

    人们都大眼瞪小眼,这种情形下,谁也不愿没事找事。

    可也有人不信邪,却偏偏还真的说了话:“县长,我能说说吗”

    大家都转头看去,楚天齐当然也看到了说话这人,便道:“当然可以,段副县长请讲。”

    段成清清嗓子,再次开口:“参加今晚的会议,感触颇深。下午开会就是关于安全生产的,人们说的那叫一个好听,听着都就跟真事似的,可事实却非如此。正如县长指出的那样,好多人嘴上口号喊的响,实际工作根本不落实。光是空喊口号而不干实事,是要出问题的,安全生产本就无小事。果然,会上口号声还没散去,就传来主机箱自燃的消息。想想都后怕呀,塑料机箱瞬间化为粉屑,要是有人离着过近,要是有小孩在旁边,那会怎样?后果不堪设想呀。

    我就在想,这件事从开始到现在,如果有一个人尽到职,如果有一个经办人按要求去做,这样的事情就可以避免的,问题产品就不会出现在学校里、教室中。可事实却没有,财政局那么多部门,眼睁睁把骗子引进了县里,为整个事故的发生埋下了伏笔。在这个过程中,哪怕有人尽丁点责任,哪怕相关领导稍微尽些监管责任,是完全能够揭穿骗子本来面目的。

    比如给真正的网络世界有些公司打电话核实,比如及时公示中标结果,可就这么简单的事情,楞是没人做,楞是没人发现。再比如,一旦公布了中标结果,网络世界有限公司很快就能发现被人冒充,就会与县里联系,这事立即就能暴露。这些事要说都太简单了,安个脑袋就能落实,就是举手之劳嘛,可却没人去做,没人去发现。

    再说问题产品自燃的事。任何产品进场,都应该进行检查或抽检。总共就几十台东西,全部检查一下能用多长时间,能费多少事?而且好多部门就是专门负责这种工作的。我不分管这方面工作,不知道究竟有人检查没有,不能妄下断言。但事实却是,就那样的假冒伪劣商品,却堂而皇之的进了教室。随即就发生了自燃,就把主机箱烧成了那德性。犯罪分子都承认了,这次以假充真的东西太次,连他都害怕,我们的这些监管部门、监管领导怎么就不害怕呢?

    吃着国家的俸禄,享受着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利,怎么就不去尽职?这些部门,这些领导都是干什么吃的,要你们有什么用?要叫我说,这些人就是饭桶,就是废物,就是此次事故的帮凶和刽子手。享受着那么好的待遇,占着那么好的位置,却连这么点人事都不办,难道你们就不脸红,就没有一点内疚,就没有一点羞耻之心?说的不客气些,全是吃人饭不拉人屎的家伙。这次的事,确实是安全生产事故,但也纯粹就是人祸,是众多官老爷不作为所致,人祸猛于虎呀。”

    刚开始听段成的发言,人们感觉像是趁热度,可是听着听着,人们听出味来,纷纷把目光投向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做为财政和教育工作的分管领导,柯扬和王晓静焉能听不出来?段成这就是指着和尚骂秃子,就是在寒碜自己,可自己却无可辩驳,因为人家段成说的就是事实,就是自己没尽到监管责任。说实话,即使别人不说,柯扬和王晓静心里也明镜似的,自己肯定没尽到责任。本来还想猫着,想着下去再自查自究,自我解剖,可现在人家段成却当众指出来,那就不能再做缩头乌龟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静了一下,柯扬说了话:“是呀,这就是人祸,就是各个环节不尽职所致。我作为分管财政工作的领导,没能认真履行监管义务,在此事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在这里,我向政府道歉,向相关学校道歉,向爱心企业道歉,向事故现场的每个人道歉。我在此事中……”柯扬硬着头皮,对自己的过失进行着深刻的剖析。

    “身为主管文教工作的副县长,我……”在柯扬之后,王晓静也做起了自我批评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情形,好多人都偷偷的笑了。县长气势汹汹的再次复会,又是当场展示,又是现场质问的,搞得那叫一个动静大,树立了绝不姑息、严惩不贷的形象。不曾想,让段成这么一弄,事情性质却有了变化。县长立即就给人留下了包庇下属,丢车保帅的印象。再经过柯扬、王晓静当场检讨这出戏,更为此事做了注解。可依现场情形,两人如果不这么做的话,似乎也交待不了。想明白这些,好多人都偷偷观察县长,发现县长脸色确实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会议现场的情形,源源不断的传到了乔金宝那里,乔金宝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柯、王做检查的事。刚才还一直阴霾的神色,出现了一抹笑容,完全就是幸灾乐祸的表情,就是一种讥讽的惬意。他能想象到柯扬、王晓静的狼狈样,也能想到楚天齐被气的半死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对,说的对,这就是人祸,就是政府官员不作为所致,人祸猛于虎呀。”乔金宝嘴里念叨着,心中也不禁暗道:这一年以来,段成就这事办的有水平,可却并非是自己指挥所致。不过却也为自己出了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姓楚的本来想借开会给他自己树立良好形象,想着趁机打击异己,可到头来这鞭子却落到马仔身上,却落到他自己头上。这绝对出乎了姓楚的的意料,能不气死才怪?想着想着,乔金宝脸上笑容更甚,暗暗咬牙道:姓楚的,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,让你也尝尝被人当众打脸的滋味,也感受一下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酸爽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乔金宝忍不住笑出声来,“没想到,真是没想到,太好了,太精彩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