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你也配叫耿直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放下电话,乔金宝露出一抹笑容,盯着对面的人。

    肖月娥向前一步,说道:“怎么样?他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他应该怎么说?”乔金宝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百般抵赖呗。还是下午开会那些东西,老调常谈,什么‘责任重于泰山’,什么‘质量就是生命’,他那人也挺能空喊口号的。”肖月娥很自信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“强调质量,强调安全,按说没错呀。”乔金宝依旧面带笑容,“我就不明白了,对于人家下去检查,你怎么就那么敏感?跟你有关系吗?他检查就检查去。”

    听着语气不太对,但肖月娥还是辩解着:“我没有敏感,是他太有针对性了。会上含沙射影的,会后又马上检查这些东西,分明就是专门针对财政采购的事。他针对我倒没什么,关键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他在恶心书记呀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缓缓的说:“还说人家扣大帽子,人家根本就没提你一个字。倒是你,一会儿说是影射你了,一会儿又非扯上我。跟我有什么关系?白日不做亏心事,夜晚不怕鬼叫门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真是他……”支吾到半截,肖月娥又问到了开始的问题,“他到底怎么说?找的什么借口?”

    “他说他不是去找企业麻烦,是因为电脑自燃,一天当中两台自燃。”乔金宝给出答案,然后又反问着,“出现这种事,县长该不该去检查?自燃的事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,不知道。”肖月娥急忙摇头,然后又厉声道,“胡说,放屁,根本没有的事。他一个县长竟然胡说八道,无中生有,也太不算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遍。”乔金宝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说他没有根据,胡说。”肖月娥结巴起来,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乔金宝忽然手指对方,破口大骂:“放你*娘的屁,你他娘才胡说。人家堂堂县长会说没根据的话?老子的人都让你给丢尽了。进门就说县长指桑骂槐了,给你穿小鞋了,这个不对,那个不对。也怪老子耳根子软,听什么就信,还舔脸质问人家。结果这倒好,老子竟然自取其辱,自讨无趣。妈了个*的,都是你这个败家娘们,让老子丢人又现眼。

    我告诉你,自己手上的屎,自己去弄,跟老子无关。在这事上,老子不会再给你说任何话,更不会做混帐决定,县长怎么弄都不过分。什么东西,刚弄上没两天,结果就一天当中两台自燃,这还是人干的事吗?县长还好脾气抽查,要是我早让公检法抓人了,第一个先抓你。还轮到你来搬弄事非?”

    肖月娥连连摇着双手,看似露着怯意:“金……书,书记,别生气,你先消消火。也许这里面有误会,也许县长了解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,给老子滚,否则老子……”乔金宝连连抖动右手,吼着,“趁老子没改变主意,赶紧滚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好,好,我马上滚,马上滚。”肖月娥仍旧连连摇动双手,倒着向门口退去,“书记别生气,我马上滚。”

    “咣”的一声撞到门上,肖月娥就是一个趔趄,腰还让锁把咯了一下。但她已顾不上这些,而是忍着疼痛,拉开屋门,冲出了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来在楼道,肖月娥收住脚步,腰上一阵疼痛传来,她忍不住一龇牙,左手扶腰,右手拿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在手机点了两下,肖月娥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几声回铃音后,手机里传出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:“大局长,又想我了,又要干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死呀。”低声斥着,肖月娥下意识回头望了一下,疾步走去,按了电梯下行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“嘿嘿”笑声:“心里想嘴上还硬。咱俩谁跟谁?你要是现在想的话,我立刻赶过去,直接在你办公室,就那大桌子上,我保管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上你的臭嘴,我问你……”话到半截,电梯到了,肖月娥闪身走了进去。正好里面没人,便又接着道,“那批电脑到底是不是完全按清单配置上的,质量到底行不行,到底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手机里适时传出了断断续续的声音:“喂,喂,怎么回事?有一句没一句的,你这么快就受不了啦?什么行不行?我行呀,我……”

    咬着牙忍着气,等到电梯停在一楼,肖月娥直接夺门而出,急道:“说的是正经事,到底电……”话到半截,发现好多目光向来,她急忙收住了话头。

    “电谁?电你?你电我也行呀……”手机里嘻笑着。

    出了县委楼,肖月娥边下台阶,边咬牙低声道:“那批电脑质量到底行不行?到底是不是按清单配置?到底有没有问题?”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一下,接着声音也冷了好多:“能有什么问题?也不是第一次做了,就你们事多?电脑就那么回事,都是一个铁壳子,装几个集成电路块,品牌也就是价钱高。你问是不是按清单配置?你说呢?那种带情趣浴缸的客房,一晚就要四千多,那天的一餐饭也一万多,你说这钱从哪出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肖月娥傻眼了,急道:“那,那怎么不早说?已经有两台电脑自燃了,要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大点事,真是的。”对方“嘁”了一声,手机里便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他妈混蛋。”对着已经挂断的电话,肖月娥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去。

    肖月娥看都没看,直接接通,张口就骂:“你他妈混……”

    手机里响起一声“炸雷”:“他娘的,你敢骂老子,你是不想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肖月娥才意识到闯了祸,赶忙赔着不是:“乔,乔书记,我不是骂你,给我一百个胆,我也不敢骂。刚才我是和采购中心混帐东西生气,我以为又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不听解释,而是继续骂着:“混帐娘们,你他娘要是不想混了,就说话,少他娘给老子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捅了娄子,肖月娥不再接茬,也没有继续走向局长专车,而是把手机贴在耳朵上,任由对方问候着自己的祖宗亲人,还不时得赔上一句“书记说的是”或“书记骂的对”。

    “老子再提醒你,要是和那家伙鬼混,你早晚得遭殃。那是个吃喝嫖抽的王八蛋,你懂不懂?”骂完这句,手机里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“懂,懂。”对着已经挂断的手机,肖月娥连声应允,脸上一片灰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完文电信息科长明理汇报,楚天齐心中骂了声“王八蛋”,然后才道:“刘拙、明理,你们俩继续在这个屋待着。明理把刚才说的这些内容,准确的告诉柯副县长,一会儿也要告诉王副县长,她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刘拙、明理都点头应允。

    楚天齐站起身,走出“电化教室”,大踏步到了校长室外,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乔海涛面色阴沉,坐在办公桌后,看到县长进屋,赶忙起身相让。

    楚天齐直接坐到椅子上,然后示意乔海涛继续。

    乔海涛“啪”的一拍桌子,冲着花衬衫男子:“说,老实交待。”

    花衬衫男子不由得抖了一下,说话有些结巴:“乔,乔县长,我刚才说的都是实情。我们公司分工严密,不同的岗位负责不同的工程,你问的问题不是我负责范围,我根本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?你是项目经理,能不知道?骗鬼去吧。”乔海涛哼了一声,“我看你是不老实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不老实,我确实不知道。”花衬衫男子依旧坚持着原来说法。

    楚天齐插了话:“那我问你,你到底负责什么工种?你又熟悉哪些?”

    “我就负责工程施工,学的就是电子科技。”说到这里,花衬衫男子又补充道,“只是公司的有些东西不是我能接触的,我也没法回答有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理对方的托辞,而是按着自己的思路说:“你只要承认负责工程施工就好办。那你应该熟悉手里的产品吧,应该知道产品和清单的对应匹配吧?你说,现在来的这些货,是不是完全按清单配备的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。我只管到现场调试,进货专门有人。”花衬衫男子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冷哼两声:“是你弱智,还是把别人当成弱智了?你既然负责现场调试,你既然是电子专业毕业,那你就应该认识这些货。你还是当时的投标人,更没有不清楚清单的道理吧?无论从哪方面讲,你都没有不清楚的道理。说吧,到底实物与清单匹不匹配?”

    “县长,我,我好头疼,头疼毛病又犯了。”花衬衫男双手扶着脑袋,连连摇晃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厉声道:“少来这套,我见的多了。告诉你,如果你能老实配合,检举揭发,那么还能考虑对你从轻处罚。如果你要死扛到底,要是死不承认的话,你知道等待你的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花衬衫男停止摇晃脑袋,过了一会,忽然抬起头来:“县长,请你相信我。就凭我们‘网络世界’公司的信誉,就凭我耿直在业界的名声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*妈的,你也配叫耿直?”一声厉喝响起,接着“咣当”一声,屋门推开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