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 有惊无险,安然度过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尽管见过许多大阵仗,也多次经历鲜血淋漓的场面,但这样的情景还是第一次见到。关键是刚才自己也在那个地方,若是晚上一步,怕是就成那片片飞絮了。楚天齐也不禁吓的心脏“呯呯”跳个不停,嗓子眼发紧。

    深呼吸两口,尽量平静了一下心情,楚天齐急问:“那几处有没有帐篷,有没有人在里面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见他们搭帐篷。”杨福瑞双手撑地,从地上站起来,“要不还是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又回头望了眼那处冒烟所在,楚天齐当先走去。

    高佳明起身,和杨福瑞一起,架着那二人跟了上来。也怪不得那二人吓成这样,看着眼前场景,他们自然能想到万一身处其中的后果。杨福瑞、高佳明同样如此,差点因为他们的决定,致使那二人命丧此处,也差点搭上自己的命,焉能不后怕?

    “哗哗”的大雨还在下着,人们踩着“不叽不叽”的烂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刚刚走出玉米地时,只见岳继先正准备走向路肩,楚天齐赶忙挥手喊喝,让对方回去。

    众人都到了路边,楚天齐坐到副驾驶位,那四人挤在后排座椅,“帕萨特”继续冒雨前行。

    按照杨福瑞的示意,汽车走走停停。每到一处,楚天齐都要和杨福瑞、高佳明下车,走到培育白术苗的地块,检查有无人员在场。花了一个多小时时间,总算走完了所有地点,所好的是这些地块都遮着绿色“遮阳伞”,但并没有人在现场,更没有出现准备“值班”用的帐篷。又顺便转了其它一些地方,包括河道,包括泄洪渠都非常通畅,也没有出现险情。

    回到黑山乡的时候,已经快晚上九点了,众人直接去了食堂。在这期间,雨就一直没停,只不过时大时小而已。

    奉命留下的食堂大师傅,及时端上了热气腾腾的胡辣汤,让领导们暖暖身子。

    果然,一碗喝下去,身上便热烘烘的,鼻子尖还都冒出汗来,楚天齐连夸味道正、效果好。受到县长当面夸赞,大师傅脸色通红,局促的不时说着“那就多喝点”、“那就多喝点”。

    喝汤、吃饭后,楚天齐跟着杨福瑞,到了乡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杨福瑞进屋便说:“县长,今天多亏了您,要不是您的话,我们几个就都交待了。我俩倒还罢了,谁让我们自己做出这混帐决定呢,那两个育苗人就太冤枉了。请县长处理我们吧,怎么处理都不冤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是呀,我们的决定太混帐了。”高佳明跟着附合,“还好县长及时赶到,救了我们的命,我们甘愿接受县长的惩处。”

    对于两名属下的要钱不要命作法,楚天齐虽然坚决反对,但他也能理解二人的心情,是这二人太看重那些药材了。如果所有公务员都能对公务这么上心,都能把公事当做私事一样认真对待,还有什么事做不好呢?今天这事虽然危险了一些,但也可以说是正好赶上了,二人存在一些侥幸心理也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看着二人一脸诚恳,楚天齐“哼”了一声:“不是我的功劳,是你俩命好,否则无论人们谁出了问题,你俩的错误都是不可饶恕的。既然你俩命好,那咱们就不提处罚的事了,不过你俩可要保密,让那二人也要嘴严。要是硬让人捅上去,以此说事的话,我也不能帮你们遮掩。”

    二人先是一楞,然后全都面露喜色,连连点头应承,高佳明更是直接出屋,找那二人嘱咐去了。

    坐到桌后,楚天齐拿起固定电话,开始联系柯扬等人。等到的消息是,他们正在县防汛抗旱指挥部,所有副县长及相关职责部门负责人都在场,正在严密监控各地的雨势和汛情。从目前回馈的信息看,没有发生危险事项。楚天齐向众人道了辛苦,嘱咐了一些事宜,挂掉电话。

    与柯扬通完话,楚天齐又给曲勇打了电话,询问情况。曲勇在电话中说,也刚回去时间不长,马上还要出去再巡查。从目前来看,没有发现险情,整个情况都正常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通话期间,杨福瑞也找个理由出去了。

    刚放下电话,就听到传来“叮咚”的短促铃响。拿出手机一看,一条短信跳了出来:不接电话,也不回电话,你想干什么?

    楚天齐这才想起之前未接来电的事,遂翻出那个电话,果然是同一个号码。下意识看了看四周,回拨了这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手机里响起回铃音。

    回铃音一声声的响过,就是没人接听,然后传来一个标准女声:“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,请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女声结束,楚天齐又二次回拨,结果还是个女声响应。

    第三次再拨,回铃音再次响起,他准备再拨这一次,如果还没人接听,那就做罢。

    就在回铃音响了好几声,就在准备摁下红色按键之时,里面传出了声音:“有能耐别回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忙解释着:“刚才那会正响雷,我还在山跟前,实在不好接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是不是大雨如注,雷声滚滚呀?”对方发出疑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如实回答:“对呀,山区本来就能响雷,现在雨还下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发大水,损失惨重,县领导得亲临一线,视察灾情了?”手机里再发疑问。

    “发大水是肯定的,损失多大还不好说,只能先看看再说了。”楚天齐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明白了,周末不能休息,必须坚守岗位。*这里难得的大蓝天,那天空别提有多睛了。”对方声音至此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怎么没动静了?想到刚才的讥讽语气,楚天齐才意识到,俊琦生气了,以为自己在为不能回去编瞎话呢。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,我是那样的人吗?我冤枉呀,我比窦娥还冤呢,我这人从来都是言而有信,我……自我表白到半截,楚天齐停了下来,苦笑一下,现在恐怕自己真要食言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看到上面的号码,楚天齐感叹了声“搬救兵了”,按下接听键:“老叔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徐大壮。”手机里声音很气粗。

    “爷爷?”楚天齐一楞,赶忙问候,“您身体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的声音依旧很冲:“琦琦哭成泪人了,人都瘦成了那样,你就不能回来?不就是个小县长,以为多大领导,离了你地球还不转?还下雨、打雷,你咋不说地震呢?”

    “爷爷,真的下大雨,那雷可大了。”说话间,楚天齐来在窗前,把手机放到了打开的窗扇前。

    也真是赶巧,“刷”一道立闪,“咔嚓”一个响雷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对着手机说:“爷爷,你听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命了,下雨天还接什么手机?”手机里的责怪带着暖暖的意味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没事,这是那部特制手机,抗雷性能特别……”

    手机里“哼”了一声:“只要是电子产品,尤其带磁场东西,就不可能完全防雷。别以为我老了,我什么不知道?你快挂了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并没有挂断,而是继续说:“爷爷,明天还得检查灾情,部署救灾事宜,这周我又回不去了,怕是婚期真的往后排了。你帮着跟俊琦解释一下,不是我不想回去,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自惹麻烦自处理。你都不听我的,她能听?”手机里声音至此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收起手机,楚天齐苦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正这时,杨福瑞、高佳明也回来了。和楚天齐打了声招呼,叫上司机,又双双出去巡查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十点多的时候,雨势减小了,但却噼里啪啦下起了冰雹。所好的是,时间很短,饶是这样,地上也白花花的一层。用手电照去,院里墙根的瓜秧也被打了许多大窟窿小眼睛,一副很惨的样子。下过冰雹后,雨势也恰好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十一点的时候,杨福瑞、高佳明返回屋子,汇报了巡查情况,并未发生危险,也没有异常情况出现。

    正这时,桌上固定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直接抓起听筒:“老柯,我是楚天齐。”

    听筒里传来柯扬的声音:“县长,现在雨彻底停了。从各乡汇报的情况看,目前没有出现一例人员伤亡,也没有大的险情出现,个别地方的小险情已经彻底处理、解决。这场雨还是造成了一些损失,具体情况只能在白天再统计、排查了。对了,在大雨即将来临的时候,王晓静副县长特意要求教育局,所有住校学生不准离校,明日再返家,现在看来是太正确了。否则就那大雨、大河,没准就发生危险了。总体来说,这次抗雨防洪工作安然度过。”

    “好,很好。但也不能大意,要告诉各地,防止次生灾害的发生,尤其还要确保生命安全。”楚天齐再次嘱咐着。

    “明白,刚刚已经做过要求。”说到这里,对方话题一转,“县长什么时候回来?路上千万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不回,就住这了。”楚天齐一笑,“乡干部驻村,我这是驻乡,反正明天还得来看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听筒里也传出笑声,“那好,我们明天也驻乡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