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视察灾情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楚天齐起来后,谁也没叫,自己步行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经过暴雨的洗礼,早上空气凉爽了好多,穿着一件外套,还能感觉到丝丝凉意。出了黑山乡大院,楚天齐直接奔向那处所在,他要看看现场成了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沿途公路上,虽是柏油路面,但也多处存了积水,还不时有杂草、砂砾出现,显见雨急时,好多路段都过了水。路两边的庄稼,好多都发生了倒伏,应该是风雨交加所致。

    大雨后的清晨,没有行人,也没什么车辆,再配以倒伏的庄稼和杂草,显得很是残破和荒凉。

    走了不到二十分钟,楚天齐到了那处地块。

    昨日黄绿相间的玉米秧,糊上了好多黑乎乎的泥巴,根部更是被黑泥包裹,叶片上也出现了一些小孔和缺口,就连大个的玉米棒子也蔫头耷脑的。地边的排水渠内,淤积了好多杂物,光是泥巴就铺了厚厚一层,个别地段更是填满了。昨天楚天齐亲眼所见,排水渠疏通的特别彻底,没有任何杂物,否则怕是淤泥要掩住多半截的玉米秧了。关键是,昨天的雨又急又大,这些田地位于低洼处,要想完全不过水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找了一处坡度略缓的路肩,楚天齐扶着树干,下到玉米地里。尽管加着小心,还差点滑倒,关键是土地太泥,上面又披着草皮,就更滑了。

    相比起昨天,玉米地里也泥了好多,楚天齐便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走去。走出玉米地,又穿过豆子地,便到了土坡下。

    刚才只顾脚下,现在抬头看去,才发现帐篷处已经没了东西。昨天离开时,那里刚被火球击中,布块瞬间燃烧,接着就被暴雨浇灭,冒着股股浓烟,但铁架子肯定还在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扫了眼手机屏幕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来杨福瑞的声音:“县长,您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还能到哪?那个地方。”楚天齐道。

    对方静了一下,再次传来声音:“昨天晚上我们已经清理了。当时县长在客房休息,我们就没有打扰汇报,现在我们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没有接话,楚天齐直接挂断电话,“哼”了一声:“知道就是你们干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那个地方已经清理,但楚天齐还是到了近前,凝视着地上的烂布絮,心中阵阵后怕。

    转身到了药材地旁,那些“遮阳伞”尽管站姿不太整齐,但依然都还挺立着,伞顶的墨绿色雨布也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有伞兵的护卫,坡地水渠也不积水,不存杂物,那些秧苗并未受到冰雹和污水的侵袭,依然完好无损的惬意微摇着。

    看到没什么问题,楚天齐便离开这里,向来路返去。转头瞬间,他才发现,左侧不远的路边,一棵杨树的大枝杈耷*拉着,露出白生生的颜色,显然遭遇了和那顶帐篷一样的命运。

    当楚天齐来到路边时,自己的专车正好到了,杨福瑞和高佳明也在上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返回乡里吃过早饭,楚天齐便踏上了视察灾情的行程。

    先在黑山乡看了几处危险区域,发现没什么问题,楚天齐又坐车沿路走去。到了沿途乡镇,都去转上一转。整体来说,各乡的防洪工作都没有大的问题,但有的乡镇显然准备的要稍差一些。

    昨天的雨太大了,就冲那依然滔滔的浑浊河水,就冲那公路上潺*潺的水流,便可见一般。

    尽管整体防洪准备还算不错,相关部门也给予了应有的重视,但还是造成了很大的灾情,也造成了牲畜的死伤和大量作物的损毁、倒伏。最让楚天齐欣慰的是,没有人员伤亡,尤其各个学校的学生全都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在下午四点钟左右,楚天齐到了贺家窑乡地界,先看了沿途几个村子,也看了双山嘴村,最后到了长梁村。

    到长梁村村口的时候,正迎上从地里返到此处的吕梓琪,楚天齐便让她也上了车。汽车没有进村,而是拐向了另一面。

    昨天还干净整洁的年轻女孩,今天彻底变了模样,头发乱了,衣服脏了,不但衣裤上溅了好多泥,就连头、脸、胳膊、手上也有泥巴。

    注意到县长的眼神,吕梓琪先是脸一红,然后马上解释着:“刚才在地里弄的,正准备回去洗洗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这才最真实,才是参加劳动应有的样子。”楚天齐笑着说,“昨天乡里雨大不大?发的河大不大?”

    吕梓琪回答:“雨也挺大的,听说河里浪头特大。昨晚我没回去,就住村里妇联主任家了,正好她家就她们母女俩。反正这里的雨是挺大的,近些年还没见过那么大的雨,就跟从天上往下倒似的,抬头看天都觉着吓的慌。期间还下了两阵冰雹,坐在屋里都能听到‘啪啪啪’一声响,时候不长就下了一层。还好冰雹下的时间短,要不真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这里的河也挺大的,半夜在屋里也能听见响声,到现在那河水还挺深,还有浪头。他们有的人说,昨晚浪头比人还高,河里也老是发出吼声,他们一会儿说有这个,一会儿说有那个,听着就挺害怕的。还好是刚才听到,要是昨晚就听说,非做怕梦不可。

    县长你看路边,那都是多半米深的水渠,平时里边也干干净净的,没有杂草,没有石头,现在那里边都填满了,好多泥砂还漫到了路上。刚才这已经是养护单位清理过了,早上没清理的时候,整个多半条路都是泥,有的地方汽车都不好过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自然也注意到了,现在那路上还能看到黄白色的泥皮,水渠里的泥巴和烂草也满满的。

    汽车停在路边,楚天齐走下汽车,沿着地硬走向青椒地块。曲勇要迎上来,他让对方在那等着。

    见到曲勇,楚天齐回身一指吕梓琪:“曲乡长,你这个农业助理不错,很尽职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从别的村到这,这里全靠她了。昨天她没回去,今天一早就和候主任检查整个受灾情况,处理个别险情。小吕对农业工作很在行,也善于钻研,尤其还不怕吃苦。”曲勇对这个下属不吝溢美之词。

    “对于工作积极的同志,乡里要大力培养和支持,县里也应该这么做。”楚天齐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。

    “一定,一定。”曲勇道,“县长,昨个你从这走时间不长,那大雨就来了,我估计你还没到地方。当时非常担心,想打电话询问,又考虑到雷雨天气,就没打你手机。只到你拿杨书记办公室电话找我,我才彻底放了心。”

    其实楚天齐现在用的那部私人手机,乃是特制机,具有极强抗雷暴能力,但他并不能说出来。于是回道:“不用牵挂我,我大部分在车里、屋里,倒是你和同志们要注意。你们这里属于山区,下雨一般就响雷,也爱发大河,要千万注意洪水,也要注意雷暴,人员安全永远要放到第一位。务必要求大家,在响雷的时候,必须远离树木、水洼、山体等易导电的东西,小心无大错,包括手机也要尽量不打。

    我在有的地方看到,村民从河里打捞树干或其它东西,那非常危险。看着当地没雨,说不准上游的浪头就下来了,我刚才跟沿途的乡镇已经说过,你这里也要注意。这种贪小*便宜吃大亏的教训,已经出了不是一次了,必须牢牢记住,绝不能蹈其覆辙。”

    曲勇赶忙表态:“县长,您的指示我一定传达到位,并严格执行。我刚和各村已经做过强调,还要再次强调并检查。今天在长梁村,小吕已经阻止了好几次这样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众人便到了昨天搭“伞道”的地方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碧绿的青椒,楚天齐说:“还好防护有方,否则这么好的东西被打的坑坑疤疤,就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这些塑料布是立功了。昨天外面下雨,人们在底下照样采摘,一直到看不见才收工,收菜花那里也是这样。不过让这么一场大雨和冰雹弄的,塑料布早已是伤痕累累,有好多处都被打破了。这还是塑料布迟滞了冰雹的力道,下冰雹时间也短,否则青椒、菜花照样也得受伤。”说着,曲勇向左前方一指,“现在那些塑料布还在晾着,下次再遇到大雨的话,还能应付一下,要是赶上冰雹就不行了。如果做成大棚的话,对蔬菜的保护力度要大的多,也方便操作的多,最起码那种拱形结构不存水,更不会像这种平顶子积存冰雹。”

    明白对方的意思,也知道对方说的在理,但此时楚天齐不能回复什么,便道:“说说受灾情况吧。”

    曲勇轻叹了一声:“哎,尽管做了许多防范措施,也降低了暴雨和冰雹对作物的侵害,但仍然灾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起,打断了曲勇的话。

    看了看手机屏幕,楚天齐接通电话:“老柯……在……开……都通知……晚上八点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楚天齐示意了一下:“继续,抓紧时间说,我一会儿还要赶回去开会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