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贺国栋失踪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开始了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钟,胡广成准时到了县长办公室。今天早上一上班,胡广成就和刘拙电话预约,县长让他这个时间点来。

    向县长行军礼后,遵照县长指示,胡广成坐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直接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胡广成马上起身,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纸,递了过去:“县长,这有份函件。”

    “函件?你直接说吧,坐下说。”楚天齐没有伸手去接纸张。

    再次落座,胡广成指着打印的函件,说:“今天刚上班,收到了河西省成康市一份电子邮件,邮件内容是关于穆小雨等人危害公共安全一案。在这些案件材料中,穆小雨交待,去年他参与了双山嘴村抓赌,在现场发现有乡干部。其他人不认识,他只认识这一位,还给对方留出了逃离现场的机会。收到这个函件后,我有些吃不准,就向乔县长电话请示,乔县长在外地没有回来,他让我直接找您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乡干部竟然赌博?”楚天齐很是惊讶,反问着,“你怎么吃不准?”

    “按照正常程序,当时就应该对所有参赌人员进行处理,尤其对政府公务人员更应严加处置,可此人却阴差阳错逃离了现场。而现在又在别的案子中引出此案,但时间已经过去多半年了,当时此案并非县局办理,而是市局直接插手。”胡广成声音至此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顺着对方的话头,而是反问道:“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?或者说你倾向于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胡广成干咳了一声,说:“我觉得,不论任何人、任何时候犯下错误,都应该承担犯错产生的一切后果,这也是有相关法律依据的,体现了法律的公正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依法办事,何来吃不准?依法办事,不应受个别程序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,事情毕竟过去很长时间,其中又牵涉到市局。我们可否暂时先低调从事,秘密进行,以免受到不必要的干扰?”胡广成请示着。

    “你是公安局长,也是政府党组成员,又恰逢乔县长出差,此事由你全权处置,我相信胡局长能够圆满完成任务。”楚天齐神情严肃。

    “保证完成任务。”胡广成起立敬礼。

    “好,去忙吧。”楚天齐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答了声“是”,胡广成离开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看着门口方向,楚天齐笑了,为和对方的“双簧”而笑。

    胡广成所说电子邮件,楚天齐当然知晓,就是他让曲刚发的。而胡广成肯定也明白这一点,才从邮件中捕捉到了关键内容。胡广成以“吃不准”上门,其实只是一个借口,只是为了要亲耳聆听自己的态度而已。刚才整个过程,就好比数学考试题,本来考生已经给出答案,而且认定答案肯定正确,但还是和阅卷老师核对了一遍,而这个阅卷老师同时也是出题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五点,贺家窑乡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在地上来回踱了几圈后,肖月娥再次回到办公桌后,按下固定电话免提,然后又按了重拨键。

    一阵轻微电流声后,话机里面传出一个机械女声:“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,请稍后再拨。”

    再重拨一遍,还是刚才的回复。一连拨了五遍,都是那个机械女声。

    关掉免提,肖月娥骂了声“混蛋”,靠在椅背上,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今天下午一上班,肖月娥就拨打两部手机号码,两号码主人是同一人——贺国栋。

    放眼全乡,甚至全县,肖月娥最在乎的就是贺国栋,乔金宝也不能比,贺国栋和乔金宝不是一回事。当然了,在某些方面,乔金宝所拥有的,也非贺国栋能比。但在肖月娥心目中,贺国栋的位置最重。正因为两人关系特殊,肖月娥一直十分关照贺国栋,更是把全乡最重要的农业工作交给了对方。可是流年不利,却遇上楚天齐那个灾星,硬逼着贺国栋把农业工作交出去。当然她也深知,没有家贼引不上外客,家贼绝对没起好作用,家贼比外鬼还可恨。

    贺国栋自从不再分管农业后,工作更加轻闲,加之破罐子破摔,整日萎靡不振,不思进取。肖月娥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,也曾多次劝说对方,但开始时还有微弱成效,后来说也白说了。看到贺国栋这种情况,肖月娥既气愤又怜惜,既恨铁不成钢,也心疼其生不逢时。所好的是,有自己在那挡着,乡政府领导也没敢太难为贺国栋。

    不好好工作,就由他吧,谁让人家心里不痛快呢?肖月娥为贺国栋的颓废找到了借口。不但不纠正贺国栋的工作态度与状态,还为其打掩护、做庇佑。正好合了贺国栋心意,不用按时上班,就能按月拿工资,也挺省事。平时有什么事,都是互相通电话,有时干脆就是肖月娥代办。

    今天本来电话约好,让贺国栋来乡里一趟,是早上刚刚约的,贺国栋也答复的挺好,说中午前就到。可是一直吃完午饭,也没见他的人影,打电话也不通。整个中午,肖月娥都没有休息好,而是躺在床上打那两部电话。下午一上班,更是用固定电话拨个不停,但两部电话都提示无法接通。给贺国栋常去的几个场所打电话,也说今天一天都没见。

    从下午两点半算起,到现在打了不下上百次,可就没有一次通的。虽说乡里人们经常找不到贺国栋,也常打不通电话,那是指公务用号。另一部私人号码却是常通的,肖月娥始终能打通,可以说是二十四小时待机。今天为什么也关机呢?出什么事了吗?会出什么事呀?肖月娥心里十五只吊桶打水,七上八下起来。

    越想越不踏实,越想越心里没底。不行,必须找到贺国栋。想至此,肖月娥拿起电话,在上面拨了几个数字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几声回铃音后,听筒里传来声音:“肖书记,什么事?”

    肖月娥难得客气道:“老曲,贺国栋去哪了?我找他有点事,打电话不通。出差还是下乡了?”

    对方声音略带惊讶:“贺国栋?肖书记,我还正想问你呢,他也从来不跟我打招呼呀。就他现在这种上班状态,太差了,照这么下去可不行,你得……”

    暗骂了句给脸不要脸,肖月娥冷声打断:“曲乡长,贺国栋是政府副乡长,是你的直接下属。按你说的,他状态不佳,那也是你管理无方呀,你得先从自身找原因,而不是推卸责任。我做为乡常委书记,有权监督政府和一把手工作,却没替你管人的义务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肖书记这么说,那好,那我就要行使政府一把手权利,对政府人员进行整顿。那些纪律涣散、作风散漫、工作不实的人,首先要受到相关制裁,尤其政府领导若有违反,还要受到严惩。届时还请肖书记大力支持,千万不要扯政府后腿,可以吗?”对方语气也很硬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吐出一个字,肖月娥便扣了电话。她懒的理这种小人,以前病猫一个,现在反倒想称王称霸,还不是仗着你“小干爹”?在私下里,肖月娥总把好多人,说成是楚天齐的干儿子。

    尤其现在,肖月娥更没心思打嘴仗,找到贺国栋才是最当紧的。自己打电话不通,曲勇也不知道贺国栋去向,常去场所又没见,那就只有找一个人打听了。找她?她会告诉自己吗?自己真要给她打?

    罢了罢了,一切为了国栋,想至此,肖月娥拿起电话,拨出了一串数字。

    手机里响了好几声回铃音,才传出一个女声:“谁?”

    肖月娥陪着小心,说:“嫂子,我是月娥,找国……”

    “肖月娥?”不容说完,对方已经抢了话,“单位鬼混不算,还追到家里来了?你要不要脸?你个大卖……”

    “嫂子,嫂子,听我说。”肖月娥忙道,“现在国栋不见了,一天都联系不上,我们都急坏了。我想问问他去你那没?”

    “我没义务配合你。”对方说话很难听,“狐狸精,骚屁*股,就知道勾引别家男人。”

    肖月娥硬着头皮,继续说好话:“嫂子,你怎么骂都行,我就希望你告诉我确切消息。现在单位人都在找他,要是他一直没音讯,就该向上级报告了。如果一报告,很可能就会牵扯他的工作,到时工作若有个差错,工资就会受影响,你们的生活也要出状况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涉及到了切身利益,对方的语气才缓和了一些:“真的这么严重?他去哪了?我也没见呀。好多天他都没来看我们娘俩,他这个没良心的,现在被哪个狐狸精勾住,又去哪鬼混了?”说着说着,对方带了哭腔,声音又凌厉起来,“一个狐狸精不够,他还要找几个呀?就他那瘦的一把骨头,早晚都得被骚娘们掏空了。”

    肖月娥可没闲心听对方数落,“啪”的一声压住电话,自言自语着:“贺国栋失踪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