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 县里太欺负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时光流逝,一周工作又接近尾声。

    在这周时间里,楚天齐工作非常紧凑,下乡了两天,还出席了好几个会议,坐办公室时间很少,接到乡镇书记、乡镇长来电也少了好多。

    虽然几天下来,身上有些乏累,但楚天齐心情不错。在这一周时间里,整个工作非常顺利,而且没有遇到任何阻力,不但段成之流没跳出来,乔金宝也没有捣乱。据听说,那些种植经济作物的乡镇干部劲头非常足,曲勇、杨福瑞、高佳明等人更是乐开了花。楚天齐知道,这些人之所以高兴成这样,既是因为农民得到了实惠,推进工作又容易了好多,更是因为借此上了自己这艘大船。楚天齐听刘拙说,现在好多科级干部都以接触县长为荣,对那三人更是眼红的要命。

    形势不错,但楚天齐没有沾沾自喜,而是争分夺秒的工作着。

    本来今天下午也准备去下乡,结果市里要个报告,楚天齐只好留在办公室,做起了文档工作。这份报告是由楚天齐授意,刘拙于昨天写成的。报告整体框架符合要求,重要条目也行,就是个别几个点还需要微调一下。从下午上班开始,楚天齐用了半个多小时时间,便完成了修改和审核工作,直接交由刘拙打印、上传去了。

    相比起修正报告,处理积压文件却费了时间,等到把所有文件处理完,两个多小时已经过去,都到下午五点多了。

    刚伸了懒腰,“笃笃”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屋门打开,刘拙走进屋子,径直来在办公桌前,轻声道:“县长,中刚农牧公司赵董想见您。”

    “赵董?哪个赵董?”楚天齐疑问着。

    “原来的安平县农牧业公司,去年七月份改为股份制,名称也变更为安平县中刚农牧业公司,赵中刚董事长。”刘拙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赵中刚?看看哪天有时间。对了,他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他没说。他已经来了。”说到这里,刘拙又补充着,“我问他预约没有,他说您认识他哥。”

    “他哥?”楚天齐微微皱眉,想了想,说,“让他来吧。”

    在刘拙出去不久,一个男人走进屋子。来人有四十岁左右,长条脸,梳着背头,有啤酒肚,西装革履。

    “果然年轻有为呀。”来人自来熟,径直走向办公桌,伸出右手,“楚县长,幸会。”

    略一迟疑,楚天齐伸手与对方握了一下:“赵董,坐。”

    来人没有按示意到沙发就座,而是径直坐到了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从进门到现在的做派,楚天齐非常不悦,但还是强忍着。不看僧面看佛面,还得看他哥哥面子,可他俩真是哥俩吗?

    来人“吧咂”了一下嘴,说:“哎呀,楚县长,你这工作够忙的,来安平县快一年了,咱俩还没正式见过一面,有两次还是在会场远远见的。这几天给你打电话,你也没接,发短信也不回,我就只好亲自来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难不成我还得上门拜访你?楚天齐差点气乐了。同时也明白一件事,怪不得固定电话未接来电上,一个手机打了好几次。这个手机号也打了两次自己手机,还收到了“你在吗”的短信。当时此号码来电时,楚天齐正在出席会议,见是陌生号码就没接,短信内容也别扭,就没回。原来就是这小子,他也太托大了吧。

    “一直没有一起坐坐,也怪我。总是整天忙个不停,今天去省里,明天去部里,成天就是飞机、汽车上度过。听说你去年还到过原来的牧业公司,那时候我还没抓全面工作,正好又在国外谈项目,也就没见上你。去年改制以后,我又是成天不在家,你去了也见不到。”来人依旧大大咧咧,一副居高临下语气。

    楚天齐沉声道:“说了半天,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秘书没说吗?”说着话,来人从衣兜里拽出一张名片,递了过去,“赵中刚,中刚牧业公司董事长。”

    瞅了眼对方单手夹着的名片,楚天齐没有接,而是问道:“你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把名片放到桌上,赵中刚“哦”了一声:“当然有事了,我是来跟县长理论理论,县里不能这么欺负人吧?我这人历来把钱财看的很淡,但是却不能遭人白眼,受不了窝囊气。我就不明白了,国家给的补贴,我们照样也种经济作物,为什么就没有我们的份?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事?那我知道了,等我问问,让专人回复你。”楚天齐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“楚县长,别打官腔呀,你这忙的一天不着家,下回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呢。不用问了,我现在就把你手下的话告诉你。”说到这里,赵中刚清清嗓子,学了起来,“你们公司是企业,不是个人,文件上明确规定,这项政策是专门针对种地的农民。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学女声,楚天齐只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拿腔拿调后,赵中刚恢复了原声:“我就不明白,同样都是种地,为哈就没有我们的补贴。我早了解过了,今年的补贴不是直接发给向国家包地的人,而是发给直接种地的人。同样都是种地,凭什么农民或是那些个体就行,我们公司就不行了?用到企业纳税的时候,县里说的比什么都好听,等到有优惠政策的时候,我们立马就成了后娘生的,县里也太欺负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有什么疑义,可以向有关部门询问,也可以直接打报告,县政府会有专人处理。我这马上还有客人要来。”楚天齐声音很冷。

    赵中刚猛的站了起来:“吆喝,大县长打起官腔来了。我知道,你们当官人最会这一套,整天研究研究、酝酿酝酿,等到黄瓜菜都凉了,还是这套说辞。我今天就要个痛快话,到底这钱有没有我们的?要是没有的话,你嘎巴响脆说出来,我掉头就走,不再找你二回。你说呀,到底有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没义务回复你。”楚天齐连眼皮都没抬。

    “我必须要答复。”赵中刚露出挑衅笑容。

    楚天齐猛的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眼中寒光,赵中刚不由得一哆嗦,但还是非常嘴硬:“好,那我就容你几天,到时我还会来。”说完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在拉开屋门的瞬间,赵中刚又回头道:“你好像还没弄明白我是谁。我是赵中刚,赵中直的弟弟。知道不?”然后“咣”的一声摔门而去。

    “妈的……”楚天齐右手举到半截,又缓缓放了下来。他在尽力压着火气,压着再压着。

    过了好大一会儿,楚天齐心绪才平静了一些,伸手拿过了那张名片。

    名片看着很高级,还烫着金边。上面内容非常简单,就是单位名称,姓名,职务,还有一个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赵中刚,赵中刚,他真是赵书记的弟弟?楚天齐脑中划起了问号。无论从那小子的长相,还是做派,哪有赵中直书记的一点影子?

    从第一次见赵书记开始,楚天齐就发现,对方是一位正直、严厉的领导,也是一位宽仁、睿智的长者。在今年三月下旬市里开会的时候,楚天齐又见到了赵书记,还和赵书记夜谈了几个小时,他觉得赵书记还是原来那样,而且对自己更宽厚了。可刚才那家伙是什么东西?一般的爆发户见到政府领导,还得装模作样拿出风度,但那家伙分明就是个痞子。虽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,可也不能差这么多,不能天上差到地下去吧。

    虽说对这小子身份存疑,但自始至终,楚天齐都看赵书记的面子,一直忍让着。他也担心万一真是呢?否则就冲那小子的张狂劲,自己破口大骂是轻的,惹火的话直接大耳刮子上去。

    如果那家伙真是赵书记弟弟,自己该如何处理此事,又该如何面对赵书记呢?想至此,楚天齐眉头又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犯嘀咕的时候,赵中刚已经坐在酒桌上,旁边围着一些人,正对其大吹特捧。

    “赵董,你是这个。”说话的是一个女人,女人直接竖起了右手大拇指,“那个人是全县出了名的刺头,上班人都骂他,包括那些副县长们,可人们却又敢怒不敢言。前些天他当众打人,还把一屋子人包括常委都骂了,你说他有多张狂。当然人们没惹他也并不是怕他,而是不想破坏官场和气。全县也只有你赵董不畏权贵,专门向恶势力说不,你绝对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赵中刚大咧咧一摆手:“过了,过了,我就是一个小商人而已。只不过我这个人眼里不揉沙子,也不像你们当官人讲大局,想到什么就要说出来。其实我也做过努力,想要改改性格,可就这秉性,根本改不了,也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赵董,你太谦虚了,你就是勇斗权贵的大英雄呀。”女人直接竖起了双手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过了,这更过了,我就是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而已。”赵中刚笑的合不拢嘴,“关键是县里太欺负人了,我这也是被逼的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,赵董太幽默了。”女人举起酒杯,“敬大英雄赵董。”

    “敬赵董。”

    “敬大英雄。”

    屋里人全都端杯,响应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