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一十四章 实在恶心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岳继先神神秘秘的,搞什么名堂?

    刚才已经暗自嘀咕一路,但还是没有想清楚,现在下车了,楚天齐仍在嘀咕着。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心里想着事情,但可没忘记岳继先嘱咐的路径。他先是进了旁边的“国货大厦”,从大厦中间穿过,又绕到北门,才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出北门前,楚天齐已先透过门上玻璃,看到了那辆熟悉的黑色越野车。于是他出门后,径直几步走到越野车前,拉开后车门,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上车之后,楚天齐直接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岳继先没有回头,而是把手中望远镜递了过去:“市长,您看左前方,就是那间‘醇香咖啡厅’,从西边数第二个靠窗口位置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望远镜,但却没有放到眼前,而是直接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略微眯着眼睛一看,楚天齐很是惊讶:“他俩?他俩怎么搅一块去了?”

    “市长,这么远您都能看得见?”岳继先转回头,不禁疑惑。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,把望远镜递了回去,说道:“男的穿深灰色上衣,头发往后梳着,看着也像个副厅级。女的是桔红色上衣,更为显眼,大卷发系了起来,上面别着一个暗棕色卡子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您是这个,佩服。”岳继先一边竖起右手大拇指,一边举着刚刚接过来的望远镜,再次看向那个方向。

    楚天齐靠在椅背上,缓缓的问:“会不会是偶然相遇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岳继先说的很肯定,“其实在上上周的时候,手下就向我汇报过,怀疑他俩有联系,只是事关重大,我没敢随便汇报。现在他俩再次见面,那么好多事都就找到注解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又道:“按说她应该知道咱们回来呀,前天我还见她了。她当时问我待几天,我说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早上,我去拿您说的东西,她也问我什么时候回。我告诉她,马上就回定野,估计最快也得三天返回,也有可能就暂时不到首都了。”岳继先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她是认为我不在*,觉得更方便了?”楚天齐反问着。

    岳继先点点头:“应该是。所以她大摇大摆,也才要抓紧时间,以防你明天返回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再说话,但心中却暗道:原来是这样呀,若不是亲眼所见,还真想不到呢。虽说也怀疑过她,可楚天齐真没想到,她竟然要这么做,竟然和那家伙暗通曲款。

    “市长,他们出来了。”岳继先忽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闻言,赶忙坐起身子,又望向那个方向。

    果然,那一男一女走出了咖啡厅,向着旁边的停车场走去。

    “市长,怎么办?”岳继先询问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盯着视线中的男女:“远远的跟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岳继先应答一声,放下望远镜,按了几下按钮。

    几下操作之后,前后汽车牌照自行升降,换成了一副*市牌照,汽车保险杠也立即“掉”了好几块皮。这么一弄之下,无论从牌照和外形来看,和先前的车辆有了很大区别。

    黑色越野车启动,倒出停车场,向主路驶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的目光一直盯着车外,一直看着远处那一男一女。忽然,他注意到,就在女人即将上车之际,男人探过头去,女人则迎上了嘴巴。男、女的嘴到了一起,女人还勾上了男人脖子,男人趁势也滚进汽车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楚天齐只觉一阵恶心,同时也不禁脸上发热,赶忙道:“别跟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应过一声,岳继先又问,“那现在去哪?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拿出手机,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电话一通,楚天齐直接问:“老曹,现在有时间吗?……我,我晚上临时有事……好,那我现在过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家老宅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了看时间,站起身来:“爷爷,时间不早了,您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哪就不早啦,不是才九点吗?”疑问过后,徐大壮又道,“对对,你还要回住处,要是堵车的话,也得一个多小时,到家就十点多了。走吧,路上慢点。”

    “诶,那我走啦!”再次打过招呼,楚天齐拿起外套,移动了步子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徐大壮叫住孙子,“跟你爸说,孩子还是随他姓吧,他这份心意我领了。只要孩子心里有咱家,姓什么都一样,不照样是徐家的种?你现在不就老惦记着我,惦记着咱家人吗?要是不拿家里当回事,就是姓上同一个姓,照样是孽种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爸说,家里这代没男孩儿,您……”说到半截,楚天齐收住话头。

    徐大壮摆了摆手:“男女都一样。我活这么大岁数了,经历了九死一生,这点道理还看得开。哪天我一蹬腿,后代怎么样了,我也管不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蹬腿”二字,楚天齐不禁胸口热*辣辣的,便不再多言,而是说道:“那我就和我爸说说,要是他还坚持的话,只能等着您俩见面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不必那么复杂,不必。你回吧,穿好衣服,外面天气冷。”徐大壮叹着气,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再次与爷爷告别,楚天齐出了屋子,边走边穿外套。

    走出没几步,便有警卫人员打招呼,称呼着“少爷”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称呼,楚天齐一直觉得很别扭,但他也明白,这些人员都是奉命行事,他们已经习惯了。于是他便没有纠正,而是随口应着“你好”,并冲着对方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过道,楚天齐右拐出去,到了院中。

    “吱扭”、“天齐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开门声、询问声先后响起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楚天齐只觉得一阵恶心,不由得“呃”了两声。但他也知道,楼道里有这么多警卫,不回应不好,于是转回头,随口应道:“刚来。”

    台阶上,徐卫军刚刚跨出门槛,便询问着:“你不是回定野了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刚回来,回来就到这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真够忙的,回来这是有事呀?”徐卫军又问,“公事私事?”

    “公事。”楚天齐尽量简短的说,他真的不想和这个女人过话。

    可徐卫军却接连追问:“什么公事?”

    “跑手续。”楚天齐说了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跑的怎么样?有效果吗?”徐卫军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。

    “正跑着。”含糊应答过,楚天齐迈动了步子。

    “天齐,天齐,着什么急?等会再走。”徐卫军喊住对方,以一种长辈语气唠叨,“你这孩子,老不回家,好不容易回来,又急匆匆要走,连话都说不上几句,跟大哥一个性格。”

    虽然极讨厌这个女人,但对方这么说,还扯出了已经过世多年的父亲,楚天齐便只好又收住了步子。

    徐卫军下了台阶,走前几步,又说:“你一个人在下面市里,家里人都惦记,你爷爷天天唠叨‘天齐咋不回来,天齐咋不回来’,我们大伙也盼着你。”

    纯属胡说,爷爷肯定惦记自己,但绝对不会这么讲。不过他懒得较真,便应了一句:“我也想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,真是好孩子。”停了一下,徐卫军才说:“在市里工作的怎么样?顺不顺,辛苦不辛苦,最近在忙什么?”

    “瞎忙。”楚天齐回了两字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,一听就是应付二姑,就不能多唠叨唠叨?跟家里人多说说你的工作,有什么困难也讲一下,万一家里人能帮上忙呢。家人就是互相帮忙的,哪有你这样,平时忙的连个电话也不打。”徐卫军倒是装得挺近乎,“就跟二姑说说吧,二姑也许还能帮你参谋一下呢,二姑工作经验丰富着咧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说的,走了。”楚天齐又迈动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等等,等等。”徐卫军再次喊住对方,又换了话题,“琦琦恢复的怎么样?小孩子可亲了吧?孩子叫什么名?”

    “叫葫芦娃。”楚天齐耐着性子回复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会给孩子起名,那天听琦琦说起的时候,我还以为要连生七个胖小子呢。”“咯咯”笑了两声,徐卫军又说,“我是问孩子大名叫什么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还没想好。”

    “早就想他们,想过去看看,可就是有老爷子这,总也抽不开身。等什么时候他们回来,再和孩子亲热,看那小脸蛋,真想亲亲他。”徐卫军说话时,挂着满脸喜色,就跟真的一样。

    但他听到“亲亲”二字时,不仅想起那个场景,再次“呃,呃”了几声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徐卫军关心的说:“天齐,你怎么了,胃里不舒服,是不吃的不合适,还是穿的太少了?”

    “我实在恶心,走啦。”楚天齐说完,不再耽搁,决然转身走去。

    这次徐卫军没有再挽留,而是狠狠的盯着那个离去身影,心中暗骂着:恶心你*娘个*,还给老娘来这套,老娘看你才恶心,小杂种。咋就不“嘎嘣”一下?

    虽然没回头,楚天齐也清楚对方想什么。但他此时无心考虑这些,只想快些离开,他真的恶心,一想到身后那个人,想到那个场景就恶心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