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一十八章 以退为进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刚开始喝茶的时候,茶叶袋与茶叶盒是按另一种方向放置,人们也没想那么多。现在仔细一看,才发现,袋子和盒子都不简单,而且茶叶香味也还留在口中。

    现在袋、盒面向众人的一面,都印着一行银色字体:国家发展改革委特别专供用茶(特级)。

    现场众人虽然没有享受过这种特供,但大多也在官场混了二十多年,自是听说过这种东西。为了保持稳定供应,更为了保证安全、保证质量,部级以上阶层特供商品种类很多,但也区分着级别。标有“特级”字样的商品,绝对是特供中的特供,是这个享受特供团体中的最高层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做为享受特供群体,部级特供并不特别,上面还有更高层级的特供。但从眼下这件事来说,发改委特供中的特级商品,肯定是副部级以上群体享用。而发改委因为职权特殊,被人们形象的称为“小国务院”,好几位副主任都是享受正部待遇,等同与省委书记、省长,主任更是大多由副国级领导兼任。

    做为审批立项的最高行政部门,发改委副主任具有相当大的权利,甚至起决定性作用。现在既然这盒茶叶由楚天齐拿来,那么与他接触的发改委领导绝对不是司长,更不是处级调研员,最次得是副主任。而且副主任竟然还送给他特供茶叶,那他们的良好关系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很快,人们就拎清了一件事,楚天齐这次肯定见到了发改委领导。茶叶盒上月份可是今年一月,那么茶叶就是刚到,一月份总共才过了几天。人们不禁感叹:楚天齐确实厉害,真不是一般人,平时省委书记、省长见发改委领导还得预约,他看样子可是想见就见。

    与那几位心生感慨不同,许寿石、陈冬生更多的是忐忑,肖云萍心里同样不踏实。刚才本以为楚天齐是吹牛,是为了掩盖失败而信口开河,自己便对发改委领导不敬,不曾想竟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就在肖、许、陈惴惴不安的时候,楚天齐说了话:“市长,虽然有着诸多特殊原因,但毕竟这事没有一个准确结果,三位副市长的担心可能也有道理。尤其这事不只涉及到咱们市,还涉及到兄弟市,又得经过省里,还得与晋北沟通,确实也不是我的能力与职权可以胜任的。我想通了,饭要一口一口的吃,不能操之过急,等以后条件成熟的时候再说,打通定风山的事我不提了。”

    这可出乎人们意料。楚天齐连着跑了一个月,又是找大行长,又是找发改委主任的,现在更证明有人撑腰了,应该大干快干才对呀,怎么却要摞挑子呢?

    这也不是楚天齐的风格呀,人们既惊讶,也不禁狐疑。

    “天齐市长,怎么能不提,怎么能放下呢?现在你已经做了这么多工作,尤其还和这么多领导建立了联系,要是一下子不弄的话,跟这些领导也没法交待呀。”秦怀表示了担忧。

    人们一听,觉得确实如此。那么多领导可都等着下一步呢,这说不弄就不弄,讲不过去吧?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了口气,缓缓的说:“市长不必担心,谁捅的窟窿谁堵。既然这事是我张罗的,这些领导也是我见的,那我就抽时间向他们解释一下。尤其发改委领导那,我专门去一趟,把市里难处详细汇报汇报。领导难免要有微词,不过我会全揽自己身上,尽全力不让领导怪罪市长和大伙。”

    你会全揽责?鬼才信,肯定会借此机会告状的。本来就担心领导听到不敬之词,如果再让楚天齐一告状,那领导还不拿公事泄私愤?发改委虽然不直接管市里,但这些部级大佬只要稍微一歪嘴,哪怕提到一点,那么自己绝对没好,打拼这么多年就全完了。想到这一层,肖、许、陈三人真的害了怕。

    看了看其他二人,许寿石抢先说话:“楚市长,一时困难在所难免,但现在整体形式是好的,要是放弃的话,就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陈冬生跟着做工作:“是呀,楚市长,放弃太可惜了。先前我和老许还担心得不到支持,担心发改委不予通融,没想到发改委领导直接接见了你,还给予了一定的答复。有你这么大面子,正是市里做此事的最佳机会,这机会太难得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哎,说时容易做时难呀。这次几位领导确实不错,非常给面子,可他们毕竟是高层,不可能直接经办业务,谁知会遇到怎样的经办者,小鬼难缠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大领导都支持了,下面的人怎敢刁难?”许寿石赶忙回应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淡淡的说:“也不说是刁难吧,很可能就是意见相左。市里其实也一样,有的事市长都支持了,照样还有副市长反对,照样也有障碍。”

    报复,绝对是报复。先前拿“调研员”挤兑人家,现在人家以牙还牙,也截短呢。尽管心里明镜似的,但陈冬生却不敢有微词,反而还得厚着脸皮解释:“误会,纯属误会,主要是我有时目光短浅,没有楚市长看得远,以后还得多向楚市长学习,请楚市长多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许寿石马上也接了话:“我也是,我也是。虽然明知道修路是好事,可也担心这事做不成,总是喜欢把困难摆前面。不过我绝对没坏心,也是为了把工作做好,为了市里好。我的方式难免欠考虑,以后这炮筒子脾气也得改改,不能再这么莽撞,不能再好心办坏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齐市长,你看老陈、老许说的这么肯切,你就不要放弃这事了。这一个月在你努力奔忙下,可做了不少工作,平时半年都未必做这么多。这事还得多麻烦你去跑,你要是一放弃的话,哪还有合适人选?”市长秦怀也敲起了边鼓。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向着秦怀拱手:“市长,您可太抬举我了,我自己的毛病自己知道。毕竟年轻,有时候难免感性,胆也更大,什么都敢揽,其实自己并不是万能工。就拿这事来讲,我就是个分管交通的副市长,提出建议就得了,要多考虑别人的难处,不应该什么都揽。隔行如隔山,不是自己分管内容,做起来就是不顺手,肯定不熟。让别人磨叨倒是小事,关键贪多嚼不烂,还可能耽误整件事。

    这些天一走一过,我就发现,对这事太乐观了,实际上各种困难比比皆是,有内部的,也有外部的。人要量力而行,要先做好自己本职工作,工作之外的事千万不能揽,否则不但耽误事,也难免让人诟病。市长,我这都是实话,也不是虚套,更和别人没关系。还是那句话,上级领导那里我解释,顶多挨一顿训,不会殃及到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,这……”秦怀迟疑着,看向了另一边,“是呀,天齐市长只分管交通,我们却让他去跑贷款,确实强人所难了。但这事得做呀,那么多领导可等着呢。若是因这事惹的领导不高兴,影响了其它项目,那这责任可要有人来负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我来说两句。”肖云萍接了话,“定风山一山跨三市,要想运作整个项目确实不易,但现在既然已经操作起来,也做了那么多功课,还是要做下去为好。这么大的项目,确实也不应该压在一个人身上,尤其更不应压在副职身上,而必须大家同心协力去做才行。我平时分管财政,等着走到那一步的时候,我会负起自己的责任来,该跑银行跑银行,努力配合整个工作。”

    许寿石随即配合:“是呀,我也一定努力配合,该做什么做什么,绝不给楚市长拖后腿。以前就是思想太保守了,还得多向楚市长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学到老活到老,学习使人进步呀。我决心好好学习楚市长,学习他的长远眼光,学习他锲而不舍的精神,全力配合他来做这项工作。”陈冬生也进一步表态。

    秦怀转向楚天齐:“听见了吧,楚市长,肖市长、许市长、陈市长都表示了,全力配合你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家的好意,可我只是分管交通的副市长,真的担不起这么重的担子,我选择放弃。”楚天齐说着,还站起来煞有介事的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天齐市长,你是负责交通不假,可这事能有进展,都有赖于你的奔忙。再说了,那么多领导都是看你的面子,你摞挑子的话,别人也不好使呀。你看这么的,整个这件事由你总负责,各个分管领导必须全力配合,你可以调配这些人,我做你后盾。当然了,这事由你统筹,但不是所有工作都由你操办,比如资金的事,到时肯定得主管财政副市长去跑,不会再向这次难为你了。这总行了吧?”秦怀语气又严肃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这,我怕……”楚天齐支吾着。

    “今天怎么这么磨叽?”秦怀看似有些不悦,“这事不听他的,大家举手表决,同意我方案的请举手。”

    “刷”,一下子举起来九只手,包括秦怀,也包括肖云萍。

    没举手的只有楚天齐和檀家兴,檀家兴没有表决权利。

    秦怀看着楚天齐:“可就剩你了,少数服从多数,不要留下不圆满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长嘘一口气,楚天齐看似为难的举起了手臂。

    “好,全票通过,这事就这么定了。但我跟大家强调的是,今天举手不算完,到时必须负起各自的责任来。”秦怀说完,直接站起身来,“散会。”

    此时,肖云萍脑海忽然出现一个词语:以退为进。她赶忙转头看去,发现那个年青人嘴角正掠过一抹笑意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