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 一查到底,绝不姑息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上午十一点,安平县委第三会议室。

    会议室里已经坐了十多个人,这些人都满脸疑惑,小声嘀咕着。还有人陆续进入,进来的人大都行色匆匆,坐到座位后,马上又加入了嘀咕的队伍。可无论是刚到的,还是先进来的,能回答别人询问的只有三个字:不知道。

    今天这会议太特别了,特别的反常。今年常委扩大会确实非常多,有时时间还很紧,但大多都提前通知,起码也要提前半天,最少也会提前两小时。可今天这会议不但临时通知,反而要求半小时到位,这几乎就相当于“马上”,而且通知者都不知道会议内容。

    好多人正在外面,或是正忙着事情,但听到这个通知,都马不停蹄的赶往这里。这些人可知道,越是这么反常的会,越必须按时参加,否则自己的利益可能就会受损,也或者会因为晚到而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。

    马上就到中午了,还把这么多人集中到这里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上级大领导要来?还是有其它突发事件?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响,书记、县长相继走进屋子,屋子里的议论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坐在主位后,乔金宝扫了眼全场,然后对着夏茂成说:“点名。”

    “点名?书记您是说点名吗?”夏茂成以为听错了。其实好多人都是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乔金宝沉声道:“挨个点,一个不落,从大到小。”

    “诶。”答了一声后,夏茂成连着干咳了好几声,才道:“县委乔书记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我叫什么?有你这么点名的吗?”乔金宝斥责着,“要是不会,重回学校当学生去。”

    夏茂成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心里话:妈的,吃枪药了?尽管心里这么想,嘴上却还得应承着: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再次咳嗽两声,夏茂成心情平复一些,喊出了第一个名字:“乔金宝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马上应声:“到。”

    夏茂成接着喊:“楚天齐。”

    “到。”楚天齐干脆回复。

    按照职务和排名,夏茂成依次点名,也包括点他自己。在点完胡广成后,夏茂成面向乔金宝:“报告乔书记,今天会议应到十八人,实到十八人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这么紧,大家都能及时赶到,这非常好,说明大家有组织,有纪律。那就再做一件有纪律的事,所有人交出手机,带几部交几部,把手机关机,都放到那个文件筐里,夏主任监督。”乔金宝说着,取出两部手机,其中一部关机后,率先交给夏茂成。然后指着另一部手机,说,“这部必须开着,必须保证上级能找到我们,但也一并保存。”说完,把这部手机也交了出去。

    听着这些话,看着眼前场景,人们都不禁纳闷: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个别人也不免忐忑:不会跟我有关吧?

    有了刚才被斥的教训,夏茂成这次没有多费话,而是起身拿过旁边文件筐,做着说明:“大家把手机关机,放到面前桌上,我会统一收取,并进行登记。”

    书记都交了,自己还有什么脾气,于是人们都拿出手机,按照要求做了。

    依次从每人身后走过,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,夏茂成登记了姓名、手机型号等内容。

    在夏茂成正准备拿起胡广成手机的时候,乔金宝说了话:“胡局长的办公号码依旧开着,就放在面前桌上,另一部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凭啥他胡广成就能特殊,他不就是屋里排名最后的准副处吗?好多人不理解,却也疑惑。个别人心里更是不安。

    “看一下登记情况。”乔金宝伸出手去。

    夏茂成刚把文件筐放到一边,正准备坐回座位,听到书记发话,赶忙上前两步,把手中纸张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接过这张纸,乔金宝浏览了一下,然后问:“董玉强,我记得你两个号码,怎么只交了一部?”

    妈的,这要干什么?尽管心中不服,但董玉强还是站起来,拍着衣服口袋:“会前就带了一部,另一部在办公室放着。”

    摆手示意坐下,乔金宝目光移到另一处:“段成,你也只交了一部,别一部呢?”

    “在办公室放着。”段成也站起来,像董玉强一样拍了拍衣兜,还把衣兜布翻出来,“没有吧,这哪有?”

    没理段成出乏相,乔金宝再次目光冷厉的扫过每个人,然后说了话:“同志们,开会,今天会议就一件事。”停了一下,他又看向胡广成,“胡局长,汇报贺国栋造谣诬蔑他人案,详细汇报整个进展情况。”

    这么多人开会,就为贺国栋?对于在座众人来说,贺国栋被抓已不是秘密,但这么多人研究一个副科,很令大家不解。当然也有人不是疑惑,而是心惊。

    胡广成也不解,提前根本就没接到这个命令呀,他下意识的看向县长。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胡、楚二人的无声交流,进入了好多人的视线,人们不禁唏嘘、感慨,感叹世态炎凉、人心不古。乔金宝自也看到了,他的感触更多,也更复杂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其实胡广成心里也不平静,却也无可奈何。稳稳心神,组织起了语言:“书记、县长、各位领导:本周一,也就是八月六号,县局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胡广成并未接到汇报通知,但一直亲自主办这个案子,整个案情了然于胸,于是很清晰的讲说了整个案子。当然,在讲说过程中,有些细节也规避或简略了,比如收到成康市邮件一事,他就以“接到兄弟局通报,贺国栋曾在去年赌博案中逃脱”带过。

    听着整个案情,好多人脸上都很精彩,没想到贺国栋还干了这些事,没想到曲勇的传言竟是贺国栋伙同他人杜撰的。没想到贺国栋还有同伙,而那个同伙也落网了。忽然好多人又想到了一事:即使这两人涉案,也不至于常委和副县长们开会研究吧?县里要干什么?这背后又有什么隐情?

    “眼皮子底下竟有这样的败类,是我们大家的耻辱啊,尤其主管领导更是难脱干系。”乔金宝说着,目光投到董玉强身上,“你主管城建,孙子铭大白天不上班,与陌生女子胡乱鬼混,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董玉强接连摇头:“不知道,不知道。城建局出现这样的败类,我做为主管县领导,督导和检查工作还有欠缺,以后要继续加强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拿什么督导、检查搪塞,工作没做好就是没做好。”乔金宝厉声斥责。

    尽管心里极其不服,但董玉强并没犟嘴,而是恭顺的应了声:“书记说的是,我一定深刻检讨自己工作,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没有再盯着董玉强,而是面向全体:“各位,贺国栋身为乡干部,孙子铭身为城建局干部,二人合伙杜撰事实、肆意抹黑,挑唆他人攻击曲勇同志,性质非常恶劣,手段极其卑鄙。今天把大家集中到这里,有两个目的,一是现场听取公安局侦破工作汇报;二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嗡嗡”,蜂鸣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乔金宝停住话头,看向发声处:“胡局长,是关于此案吗?接吧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答复过后,胡广成拿起手机,按下接听键,“听着呢,你说……好……对……先这样。”

    结束通话,胡广成道:“孙子铭已经交待,他和贺国栋都参与了对曲勇的攻击,那份诬蔑信就是他的主意,这与贺国栋相关交待也吻合。孙子铭还交待,自己也是受人指使,但目前还没交待具体指使者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扫视众人:“都听到了吧,孙子铭、贺国栋都是诬蔑曲勇的元凶,后面还有指使的人。我刚才说到半截。召集大家的第二个目的,就是要求大家既不能把破案信息透露出去,也要随时做好接受警方调查的准备。假如案件涉及到我们当中的任何人,都必须要全力配合警方调查,谁都不能例外。这并非对大家不信任,而是必要程序,其实也是对大家的保护。

    我是十点多得到的案件信息,从那时开始,我既没有离开办公室,也没有对外联系,当时县长和我在一起,他可以给我证明。我说这件事,就是告诉大家,我们都要遵守这种约定,不能有任何报怨,清者自清嘛!我们就都在这等着,等着案子侦破进程,等着随时配合调查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呢,又是没收手机,又是点名的,搞的这么邪乎,原来是把大伙扣在这,在等着找后台呢。

    乔金宝声音更加严厉:“做为安平县县委书记,做为县委一把手,我在这里表态,这个案子必须严查,一查到底。我们要对受害者曲勇、吕梓琪有交待,要对其他受害者有安抚,要还所有公务人员以公道,要维护法律公正与社会公平正义。不管涉及到谁,不管背后势力有多大,都严格按法律程序办,绝不姑息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不出声,甚至摒着呼吸,偌大的屋子里,回响着振聋发聩的声音:“一查到底,绝不姑息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