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一十九章 我是在补过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肖玉萍心情很不爽,极其不爽。

    她意识到,在修建所谓的河晋大通道上,自己着了楚天齐的道,但着在什么地方,还一时弄不太清楚。其实在会议室的时候,她已经想到了这一层,只是事情已经发展到那种程度,她当时也只能那么表态。

    会议已经散了很长时间,肖玉萍也回到办公室很长时间,但她心情依旧焦虑和郁闷。

    从楚天齐提出打通定风山阻隔之初,肖玉萍就反对此事。不冲别的,就冲要花那么多钱,她也不能让此事操作起来,否则有自己受的,自己可弄不来那么多钱。再者说了,凭什么自己去费劲弄钱,而给姓楚的增加政绩?

    不曾想,姓楚的还真是楞头青一个,竟然主动要去跑钱。

    那可是几十亿的资金,不是仨瓜俩枣,更不是废纸一堆,你以为自家开银行呀,要多少有多少?再说了,就是自家银行也得有手续,也不能想拿就拿吧?对于当时楚天齐的自告奋勇,肖玉萍是嗤之以鼻的,就等着看傻小子的笑话。其实她也没闲着,有意识的扩散了一些传闻,谁知却让市长秦怀在年终会上狠狠批了一通,就差直接指出自己的名字了。

    后来事情的发展,果然证明了自己的推测,各个银行的省分行纯属拿他打镲,本来省分行就没这么大的权限,你姓楚的纯属没头苍蝇乱撞。当时在省城了解到这些情况后,肖云萍就和秦怀进行了汇报,只是姓秦的处处护着姓楚的,这让肖云萍很是不爽,却也无奈。不过他坚信,姓楚的戏法早晚露底,到时看他姓秦的怎么说。

    有些出乎意料的是,姓楚的没有撑到年底,而是去首都不到一周,就回到了市里。转念一想,肖云萍又觉得在情理之中,首都不同于省城,想见总行领导哪那么容易,他姓楚的也没有较充分的赖着不回理由。

    今天会议一开始,听到姓楚的讲说那些屁话,肖云萍就听了出来,姓楚的装不下去了。只是当时她又觉着怪怪的,但怪在什么地方却又说不清,现在想来就是那个茶叶。怪不得秦怀上来让人们喝茶,原来就是为了给姓楚的站台呀。

    说到茶叶,无论从袋、盒包装以及上面文字标识看,还是从口味看,应该符合部级领导特供茶的品质。虽然自己没有享受这种待遇的资格,但也偶尔在别的部级领导那里喝过类似的茶叶,即使单从茶的口味看,也绝对够标准。

    正是基于对茶叶来源的判断,肖云萍也才产生了畏惧,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,进行了妥协。她已经看出来,其他那些人在得知茶叶由楚天齐拿来后,早吓得酥了骨头。自己绝不能拧着干,那样不但于事无补,还真可能被某个发改委领导惦记,那就太麻烦了。

    只是回到办公室以后,肖云萍总觉得不对劲。她非常怀疑茶叶的真正出处。虽然茶叶袋、盒上明确标着“发改委特供”字样,但她却怀疑这里边动了手脚,怀疑茶叶可能是以前的,也怀疑他“自制”了“特供茶”。

    姓楚的够狡猾,什么事都能干出来。而且他有一个地位颇高的妻外公,从那里弄点好茶叶,再一弄外包装,这事就妥了。当然了,这只是肖云萍的假设。不过即使真是从某发改委领导那里刚拿的,但专门把茶叶带到会上来,显然也是拉大旗做虎皮,是要吓唬大伙,尤其吓唬自己。事实证明,大伙真被吓住了,纷纷为姓楚的分担工作。

    这倒好,姓楚的屁事也没揽成,到头来却让大伙背了锅,而他自己却悠哉悠哉,想起就让人不爽,也更加难受。

    还有,就是那个所谓合作商的事,也太巧了吧,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这时候冒出来了,怎么看都是姓楚的和刘福礼玩双簧。老娘倒要看看,这事你会如何收场,再拿茶叶忽悠人怕是行不通了吧?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,肖云萍立即满脸恭敬,小心的摁下绿色按键。

    不容肖云萍说话,手机里先传来声音:“肖大市长,听说市里开会了,还请你们喝了好茶?”

    “是开会了。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肖云萍恭恭敬敬的,向对方讲说着发生在会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肖云萍疑惑楚天齐行为的时候,定野市长秦怀也犯着嘀咕。他不是嘀咕茶叶,茶叶已经嘀咕过了,正是嘀咕出了茶叶中的意味,他才又让所有参会者品了品。他现在嘀咕的是,那个合作商的来头,确实太巧了。他既嘀咕这事的可信性,也嘀咕其成功可能,更嘀咕会前没得到消息。

    楚天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?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秘书推门进了屋子,径直来在办公桌前:“市长,楚副市长打来电话,问您什么时候有时间,他想和刘副市长来汇报工作。”

    看了看时间,秦怀说:“让他俩现在就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秘书应答一声,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这么快?有结果了?秦怀又不禁心生疑问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敲门声再起。

    经过允许后,楚天齐、刘福礼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示意二人坐下,秦怀直接问:“你二位一同过来,是不是关于合作商的事,谈妥了?”

    “正在谈,正在接触一些具体事项,原则上很有合作意项。”简单回复之后,楚天齐又做起了解释,“市长,向您解释一下。这家企业是我这次去*后,才开始接触的,是一个很信得过的朋友介绍。当时见面谈的不错,不过都是泛泛之谈,都表示可以进一步接触。刚回到市里的时候,我就把这事和刘市长讲了,刘市长也责成经贸局与对方取得了联系。想着八字还没一撇,我就没向市长汇报。谁知今天咱们正开会的时候,经贸局给刘市长来电话,说对方已经到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解释,秦怀认为还是可信的,也认为很合理,他觉得楚天齐没必要瞒着自己。于是微微一笑:“天齐市长,不要有顾虑,咱们之间就没有猜忌,我相信你。那具体说一说接洽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让刘市长说吧,他比我更清楚接触细节。”楚天齐把这个机会给了刘福礼。

    得到市长首肯后,刘福礼讲说起来:“*市八方商贸集团有限公司是大型百货商业连锁店,全国各类店面,包括自有与合作的,一共是一百三十七家。这些店面大多集中在一、二线城市,三线城市也有一些,四线城市就很少了。这次来和我们谈合作,他们说是要布局四线城市这个潜在的大市场。

    八方商贸这次带队来的,是集团公司市场部副总监,随行人员包括财务、采购、市场、风险评估、法务等部门的人。他们是下午两点半到的,到了以后也没休息,就在经贸局局长和百货大楼经理引领下,去看了现场,然后又了解了大楼的整体情况。

    咱们这会议结束后,我和楚市长去了经贸局,也听了一些他们谈判的细节。从现在来看,八方商贸对市百货大楼现状还算满意,就是也提出了几个担忧。他们回去以后还要进行详细评估,也要进行全方位了解。

    对于市百货提出的要求,他们也给予了回复。表示一旦合作的话,楼体可以折价,可以连同股份一并收购。商户如果有意愿的话,可以成为连锁店员工,享受五险待遇,还可以考虑给商户提供创业帮扶。假如最终真能这么合作,无论对市里,还是对百货大楼来说,都是绝对的好事,那就解决了大问题。就是带着这样一个初步商谈情形,八方商贸的人先行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随即进行了补充:“本来这次也只是初步接触,但考虑到失火一事的影响,我们还是希望后面能够继续接触。又考虑到他们这次来的特别迅速,以后也可能突然光临,所以就先向市长做一汇报,以免到时显得突兀。向您汇报以后,如果可能的话,市里也需要对对方进行一些了解,侧面了解一下合作诚意、合作初衷、最佳合作方式等。”

    略一沉吟,秦怀反问道:“以你的观察,合作的可能性有多大?”

    “百分之九十吧。”楚天齐回答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秦怀笑着说:“可能性够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百分之十的概率也不小呀。”楚天齐跟着回复。

    “这样,你们就按积极合作的态势去做准备,一些具体事项你俩看着安排。我不问具体过程,只看最终结果。”停了停,秦怀又说,“假如最终合作成功,楚市长可又为市里立了一大功劳,也替经贸局和股东、商户们解决了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能成功吧,我只是做了一点儿份内事而已。”嘴上虽然这么说,其实楚天齐心里却在想:我是在补过呀。

    自从判断出大楼失火可能是对手针对自己,楚天齐就耿耿于怀,也深深自责,就一直想着能帮助解决这个事情。如果曹玉坤介绍的这家公司靠谱,最终合作的话,那就算是解决了楚天齐的一块心病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