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由你全权处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,刚上班不久,胡广成又到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敬礼、问候罢,胡广成开始汇报:“县长,昨天他刚进去的时候,问他赌博的事,他根本不承认,还把干警骂了,猖狂的不得了。第二次问他的时候,他照样还是那样,头摇的拔浪鼓一样,说这是对他的迫害。等到干警出示穆小雨的相关证词后,他当下就哑了口,可是对于赌博指控,仍然没有明确承认,而是拿沉默对抗。

    在半夜的时候,他吵着要见这个,要见那个,遭到干警严词拒绝后,又说要见我。让他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我到里面见了他。还不到一整天,他那个熊样别提有多狼狈了,见了我就是一顿痛哭,说是现在墙掉众人推,谁都想踩他一脚。还跟我套近乎,想让我放他一马。

    我跟他说,不要心存侥幸,不要以为老帐就不算了,也不要指望谁能救他,能救他的只有他自己。听我这么一说,他当时就呆了,过了一会儿,硬说听错了,让我又重说了一遍。听完第二遍,他又沉吟了一会,叹口气,说了句‘要清算老帐了’,然后讲述了整个过程。这是对他的询问笔录。”说着,胡广成把一沓纸张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纸张,略过了前面那些枝杈,直接去看交待主干:

    问:“要仔细交待,不能有遗露,也不能有篡改,你要对自己所讲内容负责。”

    答:“毕竟好几个月了,我尽量回忆吧,保证所讲全是我百分百想到的内容。赌博当晚,我是在现场,也玩了几下,但总共就压了五宝,每次都是押三十五块钱孤定。两宝押住,三宝押偏,共赢了九十五块钱。当抓赌警察到了以后,我也跟其他人一样,抱头蹲在门口墙根。在那些抓赌人中,有一个‘黄毛’挡在我前面,还用脚后跟轻轻碰我。

    刚开始我不清楚,慢慢我明白了,原来是让我跑呢。来不及细想,瞅准一个机会,我蹲着挪到了外屋,又慢慢到了院里,也不知是从厕所还是牛棚那,跳到了邻居家院里。直到警察撤离,我才从领居家跑出去。过了些天,我才知道,那个‘黄毛’是穆学军的儿子,怪不得把我放走呢。可是谁能想到,那小子在别处犯事的时候,又提起了这些沉芝麻烂谷子。要早知这样,还不如当初让逮住,反正法不责众,何苦现在一个人受洋罪。”

    放下纸张,楚天齐说:“看这上面交待,好像也没什么呀,难道他就做了这些,可能吗?”

    “县长,后面他还交待了其他的乡干部。”胡广成说着,把一张纸条递了过去,“这是根据交待材料上内容,我专门又抄的名单。”

    接过纸条,楚天齐扫了上面这些名字,笑了:“这些名字绝对不冤枉,他们已经不止一次在双山嘴玩过。”

    在去年调研的时候,因为去追“卷毛”和“光头”,楚天齐曾黑夜到过双山嘴,透过窗玻璃见过一些面孔。第二天,就在乡政府墙上公示栏里,对应上了这些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胡广成虽然疑惑楚天齐的说辞,但却不怀疑真实性。他是领教过了,只要县长想知道的事,就没有知道不了的。到现在为止,他都不明白,县长怎么会掌握自己那些黑材料。楞了一下,他试探着问:“县长,您看他现在的交待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说过,他把别人倒是都咬了出来,这些人已经接受过处罚,可以说人尽皆知,现在讲出来,已经没什么意义了。如果每个人都嚼别人剩下的,审一百人也可能只相当于一份口供。”停了一下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我说过,这事由你全权负责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听出来了,县长对结果不满意,可又没明说,自己还不便询问,那就回去再思考吧。想至此,胡广成回道:“县长,我回去再好好审查审讯记录,重点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或是与事实不符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好,由你全权负责,听你的。”楚天齐点手示意着。

    从座位上起身,与县长告辞,胡广成离开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临近下午下班时,楚天齐放下手中签字笔,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门口响起敲门声。

    对着门口方向,楚天齐说了声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屋门推开,胡广成进了屋子。在下午将近四点的时候,胡广成电话预约,楚天齐让他这个点过来。

    胡广成面带喜色,边走边说:“县长,还是您慧眼如炬。果然我们疏忽,有大纰漏,这下挖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坐下说。”楚天齐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道谢后,胡广成坐到椅子上,讲说起来:“今天白天又找了他两次,都是我亲自审的,让他老实交待。开始他还是装糊涂,要不就是顾左右言其它,有时干脆沉默应对。后来我就跟他说,我说你不要有任何侥幸,不会有人捞你的,没准正有人等着看你笑话呢。我还告诉他,退一万步讲,即使真有人说情,我也绝对不买面子,法律面前人人平等。

    听我这么一说,他沉吟了许久,然后狠狠瞪了我两眼,显然对我恨之入骨,恨我这种公平无私的态度。不过他还是做了交待,交待了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。据他交待,当时进屋一大堆人,带头的人明确说‘真是屡教不改,你们大县长都知道了,怪不得他说一抓一个准,果然不假’,旁边警察也跟着连声附和。

    抓捕后没几天,他就把市局警察的话说漏嘴了,结果好多人都听说了这话,都怀疑是县长引去了这些警察,一些人对县长产生了误会。他说他现在非常后悔,后悔自己嘴太大,什么都吐噜。他也曾想过就这事向县长道歉,可又觉得实在无颜见县长,也不知如何开口,他还说县长大人大量,不会计较他的无心之说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了话:“我当然不会计较别人的无心之说,但对于有意造谣、诽谤、扩散等行为,却不能听之任之。这并非是我度量不大,而是我不能助长这种歪风邪气,不能助长这种人的嚣张气焰。他哪是无意漏嘴?有种种证据表明,他就是那个谣言的始作俑者,是他故意进行散播,以离间我和村干部、村民之间的和谐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县长说的是。我也怀疑他是有意散播,以他的品行也能办出来。只是当时他言说头疼,我们出于人道,只能先停止了审讯。一会儿我马上再安排审讯,让他把这事彻底交待出来,要给县长有个交待。”胡广成附和着。

    “是他做的,他就要有勇气承认,当初的狂劲去哪了?”楚天齐说,“实际上,这件事我早已了解的清清楚楚,让他交待,既是看他态度,也是给他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对,他做的事必须要承认。”说到这里,胡广成又试探着说:“他要是把这事交待了,才算彻底,也算态度端正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哼”了一声:“我说过,这就是要他态度。这些内容也不是新玩意,是我早就知道的,他也许早明白这点。他之所以拿这事撑着,只不过是一种对抗手段而已。”

    听出了县长语气的异样,胡广成忙请示道:“县长,他如果交待了这事,还需要在哪些方面深挖?”

    “哪些方面深挖?他这问题可……”话到半截,楚天齐“呵呵”一笑,“你是专业警务人员,专业素养肯定不是我能比的,我做公安局长毕竟是半路出家。我还是那句话,由你全权处理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吧。”胡广成含糊的点点头,他现在真有些迷糊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天辛苦了,要注意劳逸结合,”楚天齐摆了摆手,“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县长。”说完,胡广成站起身,出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看着消失在门口的身影,楚天齐露出了会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胡广成可没楚天齐这种好心情,根本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本来在刚刚去县长办公室的时候,胡广成那是信心满满。那小子现在连传播谣言都承认了,也就是承认了给县长卖臭,按说这个力度够大,按说县长应该满意。胡广成当时觉得,县长应该就是在等这个消息,只是有些碍口,没有明说出来。

    当时很是自负的进了县长屋子,没想到县长早掌握了这些情况,显然对这种交待很是不满意。县长用“由你全权处理”做说辞,分明就是让自己拿出令其满意的结果,可自己现在也不明白县长的真实意图。

    忽然,胡广成灵光一闪:县长之所以表态含糊,分明是让调查那小子是否对他有诬蔑言论。可那小子交待的,与自己掌握的,也差不多了。还有什么呢?难道让……

    怪异想法刚出,胡广成又马上否定:县长绝不会要求无中生有,他就不是那样的人。

    那又会是什么呢?胡广成犯起了嘀咕,继续回忆着县长说的话,尤其仔细琢磨起了那句“由你全权处理”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