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二十二章 家贼难防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果然如自己所料,好几天过去了,徐敏霞没有任何回复,就好似自己从来没去找去她,也从来没有说过那件事似的。楚天齐也没有打电话询问,反正对方态度在那摆着,问也没用,没准还生一肚子气。再说了,年底工作本就很多,自己也并非只有那一件事,紧忙慢忙的就没了时间。

    虽然离着过年已经很近,虽然时间紧的实在厉害,但楚天齐还是抽*出时间到了首都。他是吃完午饭走的,路上有些堵车,赶到*时已经夜幕降临了。

    进城以后,别处哪也没去,楚天齐直接回了在*的家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,楚天齐伸手按在屋门上。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响后,屋门从里边打开,一位老年男子站在门前。

    楚天齐很是诧异:“爸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门内的楚玉良笑着说:“怎么,不欢迎呀?”

    “老爸今天也这么幽默。”楚天齐笑着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你老丈人让我来的。”楚玉良对刚才的话题做了补充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轻轻点了点头,心中暗自腹诽岳父:老狐狸。

    忽的菜香冲入鼻管,楚天齐吸着鼻子:“这么香。”

    “天齐,你今天待遇可够高的,两名副部亲自掌勺,一名特级警卫专为给你开门,都超过咱家老革命了。”徐卫华说笑着,手端一盘炒菜,到了餐厅。

    “是呀,真是受宠若惊。”楚天齐放下手包,直接进了厨房,“呀,副书记都戴上厨师帽了,副部长小围裙也够喜庆的。”

    李卫民一边翻炒着菜,一边回头道:“你小子是故意磨蹭,专等现成的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:“书记不愧管人事、组织工作,一眼就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贫了。洗洗手,赶紧拿碗筷、酒杯,准备吃饭。呀,要糊了……”话到半截,李卫民又翻炒起了锅中的热菜。

    “得令。”楚天齐继续耍着贫嘴,出了厨房。

    洗过手后,楚天齐拿了碗筷、酒杯,打开珍藏的好酒,倒满了四个酒杯。

    恰这时,所有菜品已经上桌,李卫民、徐卫华都卸掉工作,四人围坐在饭桌前。

    看着斟满的酒杯,闻着喷香的菜品,却没人端杯,也没人动筷,似乎等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雄飞,你年龄最长,就给开个场吧。”李卫民说了话。

    楚玉良摆摆手:“桌上除了省委副书记,就是副部长,即使咱们现在不讲这个,好像也不该我这个赤脚医生开口吧?”

    “雄飞一直和我较真,不就是主持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李卫民为啥不主持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我?”

    “多大点儿事。”徐卫华提出建议,“今天咱们不论那些没用的,在谁家谁就是主人,由主人提酒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这个提议得到了李卫民、楚玉良的一致赞同。

    反倒是楚天齐推辞起来:“各位长辈在场,我说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“就你。”三位长者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感觉是硬……”话到半截,楚天齐语气一转,“好,好,我提,我提。”

    听到楚天齐这样回复,三位长者的严肃神情褪去,都换上了笑容。

    楚天齐端怀在手,站起身来,看着三人道:“爸、爸、老叔,三位长辈聚到一起很难得,在一起吃饭更难得。借今天这个机会,祝三位长辈身体健康,心情愉快!”

    “好,好,身体健康。”三人都举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四人碰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下来,给各位满杯,人们也都夹起了菜品。

    有了第一杯开场,人们开喝起来。

    单对单、捉对喝,边吃边喝,边喝边聊,喝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两瓶酒喝光,第三瓶也打开了,平均每个人都喝进了半斤多。相比较而言,楚天齐喝进的最少,因为除了他敬别人外,基本没人和他单对单。

    李卫民端着酒怀,说道:“雄飞,当初的时候,就没见你喝过酒,没想到你还挺能喝的。”

    楚玉良“呵呵”一笑:“我也没怎么见你喝酒呀。那时候李秘书尽是搞服务了,哪像现在,李书记到哪都是饭局中心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你就损我,今天还是这样。现在咱们不说那些,只是喝酒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,好,那咱们就好好碰几杯,看看谁更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先喝这怀。我可不敢跟你飙酒,天齐都让你培养成了‘楚三斤’,谁知你是六斤还是九斤呀。”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

    碰杯声、欢笑声,回响在整个餐厅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让我专门回来,又把雄飞、天齐聚到一起,是有什么事吧?”徐卫华说了话。

    随着徐卫华的问话,现场静了下来,忽然就静了。

    “啊,是,是有点事。雄飞,是不是呀。”李卫民这个堂堂省委副书记,说话竟然有些结巴。

    “是,你说有事,我就来了。”楚玉良给出这么一个回复。

    本来想让楚玉良接话,结果对方又把话端了回来,李卫民又不知怎么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事?支支吾吾,吞吞吐吐的,是不关于我的?”说到这里,徐卫华语气不由紧张,“我的分管范围好像挺太平的,没出什么事呀。姐夫,到底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不是公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私事了。私人方面,我也挺有分寸的,自认没做什么不妥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家里有事。”李卫民不得不点出“家”这个词。

    “家里?家里能有什么事?老爷子身体又……现在看挺好的呀,刚上周体检过,又有医生在家住着。”徐卫华自然想到了父亲身上。

    楚玉良说了话:“不是老爷子,是徐卫军。”

    “我二姐?她怎么啦,得了什么病?”徐卫华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总往病上扯?”

    “不是生病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面对徐卫华的追问,李卫民、楚玉良都没有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啦,你们快说呀?”徐卫华神色、语气都有些发急。

    那二人还是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“老叔,我跟你说吧。她是有病,不过不是身体上,而是心理上。”这次楚天齐说了话。

    “心理上?”

    “对,她心理不正常,甚至有些扭曲。”

    “说明白点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稍一沉吟,楚天齐缓缓的说:“她吃里扒外,与外边人合伙,对付家里人。”

    徐卫华盯着侄儿:“她这人心眼是多了一些,也自私了一些,可要说她与外边人一同对付家里人,我觉得不可能。虽然她这人有好多*毛病,可我们也不能随便瞎猜。”

    “老叔,你知道明若阳吧?知不知道他与我不合?”楚天齐转换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知道,他和你不就因为……”看了眼李卫民,徐卫华接着说,“他怀疑你和欧阳玉娜有什么关系,老是对付你。俊琦那次在晋北遭劫持,就是他背后指使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对。这次俊琦去医院路上,车队多次遭到汽车冲撞,要不是咱们防护到位,很可能撞的就是她坐那辆,很可能她和孩子都会有危险。老叔也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那是谁干的?明若阳?”

    “已经有证据显示,就是明若阳的人设计了这次袭击,其实那天他们的好多安排还没得以实施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去的医院和去的时间,知道的人很有限,那么明若阳怎么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明若阳怎么……你怀疑是你二姑?天齐,这可不能随便……你要有证据呀。”徐卫华语气中透着忐忑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过手包,取出一个相机,在上面操作几下,然后递了过去:“老叔,你看这个,连着好几张呢。”

    瞅了眼侄儿,徐卫华接过相机。看到手机上内容,他迅速扎到近前,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盯了一会儿,徐卫华连续翻动相机屏幕,看过一遍,又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骂了声“不要脸”,徐卫华放下相机,抬起头来,脸色非常难看:“天齐,你派人监控跟踪她?”

    楚天齐答非所问:“老叔你看清没,照片上搂搂抱抱的男女,到底是不是她和明若阳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吧,看着像。可咱们也不能……咱们可都是一家人。”徐卫脸神色很是痛苦。

    “老叔,你不要激动,听我说。那天从冲撞的灰色汽车内,咱们的人发现了三套路线图,起点都是我在省城租赁的房子,终点也都是河西省第一人民医院,只是具体行进路线有差别。这说明对手已经提前了解到了具体情形,那时候我尽管怀疑,但并没对她有任何跟踪行为,否则完全可以避开那天的袭击。真正对她关注,是在这个月初,那天我从省发改委出来,在‘国货大厦’那边,亲眼看见他们俩……”楚天齐详细讲说了那天看到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那,可,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呀?与你的怀疑不沾边的。”徐卫华还是不愿相信。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说:“正是从那天开始,咱们的人也才盯着她,也才有了这些照片。仅仅二十天,他们就多次见面,举止轻浮,而且她肯定知道明若阳对我恨之入骨,这里面能没有联系?只不过担心打草惊蛇,咱们的人没法靠的太近,也没法录音。今天告诉老叔这事,不是我要把她怎么样?而是要老叔提高警惕。她能对亲侄儿那样,也能帮助别人袭击亲外甥女,还有什么不能做的?我们是为你和爷爷的安全着想。”

    “她能对我们下手?”徐卫华显然很难接受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一切皆有可能。最起码她要是买通警卫,监控你和老爷子,应该可能吧。”

    “卫华,家贼难防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家贼难防。”

    李卫民、楚天齐都语气沉重的进行了提示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。”徐卫华喃喃着,脸上神情痛苦之极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