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二十六章 楚天齐辞职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短短几天,关于曲刚等三人升职一事,便被传的沸沸扬扬。大多数人倾向于“阴谋论”,觉得楚天齐就是要彻底掌控公安,加上先前掌控的交通系统,达到真正的既分管又主管。并以此为根据地,向着更大的空间拓展,直至取得更大的权利,夺得更高的位置。

    也有个别所谓的消息灵通人士,给出不一样的解读,说这是“回光返照”,意即姓楚的这是临死蹬蹬腿。做出这个判断的依据是,定风山公路没有任何进展,反而成了全市人民的笑话,自恃过高的楚天齐没有脸面再待下去,要粪球子搬家——滚蛋。

    “回光返照”分析的形象之处在于,竟然给楚天齐找到了去处,一说是到省交通厅做副厅长,排名最后。一说是到公安厅做副厅长,辅助魏公亚工作,好多人更期待这对“水”、“火”的继续碰撞。

    “回光返照说”还有另一个版本,说是楚天齐因为定风山修路一事,把牛吹大了,书记、市长很不满意,有意压制他的权利。但二人也畏于楚天齐背后的势力,遂与其进行协商,最终结果是,楚天齐答应权利缩减,市里以提拔楚系人做为回应。这样市里既达到了目的,楚天齐也算换了些脸面,但权利究竟如何缩减却没有定论。灵通人士把这归结为“市里也正在研究”,甚至给出补充说法,说因为没给许源县局孟克升职,楚天齐还在闹情绪呢。

    对于这两个传言,肖云萍更愿意相信“回光返照说”,无论楚天齐滚蛋还是权利被压缩,对自己来说都是好事。但她也知道“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*感”,往往想象与现实不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肖云萍最怕的是“阴谋说”,如果楚天齐牢牢掌控了现有权利,那么扩展空间指定向自己这里延伸。她心里清楚,其他那些人的分管工作,对楚天齐来说没有吸引力。更可怕的还不只是工作内容,而是现有职位,常务离着楚天齐最近,极可能成为他掠夺的位置。

    带着这种担心,肖云萍向省里几位领导打听,都没听说楚天齐有变动的消息,也没听说自己要被调整。虽然得到这样的回复,但肖云萍心里仍不踏实,他担心楚天齐真是要巩固掌控,更担心职位被突然袭击。

    既然得不到准确回复,职位又可能随时遭袭,肖云萍便也研究了一些针对性策略。但实打实的说,这些策略的防御性很弱,不过总不能束手待毙吧。

    在慌恐不安中,又捱过了几天。外面传言越来越猛,肖云萍也越发的忐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的一周到来。

    上午九点,市委常委会召开。

    经过一周假期和十天准假期的休整,人们都比节前气色好了不少,人也似乎清爽了许多。

    肖云萍打量着屋里的一个个同僚,观察着这些人的神情。她不是要看哪个人理了头发,不是要看哪个人脑门更亮了,她主要想看这些人的内心,想分辨其中的敌友。今天划分敌友的标准就一条,是否支持姓楚的对付自己。肖云萍隐约有一种预感,她总感觉姓楚的今天要生事,生事成败取决于支持率。

    一圈看下来,好像谁都笑咪*咪的,这可以理解为对自己的友好,也可以理解为意味深长。不看还好,这么一看,心里更没底了。

    孔成亮也环视了众人一周,然后轻了轻嗓子,开始说话:“开会。在正式开会之前,向大家拜个晚年,祝大家身体健康,心想事成!”

    人们自是用掌声回应了书记的祝愿。

    孔成亮继续说:“按照公元纪年,元旦是一年伊始,我们的好多工作也是以元旦为起点。但在国人的概念中,春节是真正的年,只要不过年就一直惦记着。现在我们认可的年也过完了,大家就不要再惦记什么,还是把心都收回来,开始我们新一年忙碌而充实的工作。下面大家就汇报一下近期的工作安排,有什么重要事项,也一并提出来。”

    在市委书记开场白以后,进入汇报环节。

    按照排位顺序,排在最后一位的楚天齐自是要第一个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稍微清了清嗓子,汇报起了工作内容。他一共列了五大项,十二大类,对半年的工作做了罗列。其中到一季度末这一个来月,还进行了更为详细的事项分解。

    从楚天齐一张口,肖云萍就支楞起耳朵听着,不放过任何一个字。可是直到楚天齐停下来,肖云萍也没发现可疑的内容,但她仍然侧耳倾听着,生怕来一个“但是”什么的。

    市委秘书长姚博涛开始汇报了,肖云萍才收回来支楞了很长时间的耳朵。她也不禁奇怪:难道自己理会错了,还是姓楚的改变了策略?

    由于心中老嘀咕着楚天齐,直到军分区政委、宣传部长、组织部长、政法委书记都汇报完,肖云萍还发着楞。

    “下一位。”孔成亮沉声提醒着。

    肖云萍这才“哦”了一声,反应过来。借着清嗓子之机,整理了一下思绪,汇报起来。

    在肖云萍之后,纪委书记、市委副书记、市长都进行了汇报。

    整个这么一通下来,时间也过去了将近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看了看众人,孔成亮再次开口:“同志们,大家的汇报整体不错,有目标、有计划、有进度、有措施。希望大家严格按照汇报去落实,把纸上计划变成实际行动,而不是纸上谈兵。今年是非常关键的一年,是定野市跨越式发展承前启后的一年,整个发展规划早已下发,我现在还要强调以下八点……”

    在“孔八点”讲说完毕后,孔成亮又做了结束性总结,然后问:“谁还有补充?”

    这本身就是会议主持人的客套,一般没人在这种时候补充,于是人们或答“没有”,或干脆不说话,有人已经在拢着面前桌上的东西,就等书记说出“散会”两字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补充。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阻止了收拾东西的动作,也吸引了众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所有目光都集中到了楚天齐身上,因为正是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这家伙果然要生事。肖云萍暗自咬牙,同时脑中闪现出那些应对方案。

    迎着众人目光,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书记、各位领导,我之所以现在补充,主要是考虑到这件事与工作汇报不搭界,还可能影响会议进程,所以留到现在才说。”

    妈的,老娘看你能憋出什么臭屁。肖云萍在心中暗骂着。

    做过说明后,楚天齐从文件包取出一张纸,宣读起来:“尊敬的定野市委、孔书记、各位同仁,我决定自即日起辞去定野市副市长职务。在定野市委、市政府工作的一年时间里,我得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?楚天齐要辞职,我没有听错吧?肖云萍愕然的看向左右,好多人也狐疑的左右张望,马振国更是惊的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不明白,为什么?没有一点征兆呀。

    后面楚天齐具体说了什么,肖云萍根本没听进去,反正就是一些感谢人的废话,只要听到“辞职”两字就够了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宣读完纸张内容后,孔成亮说了话:“市委尊重楚天齐同志意见,接受本人辞职请求,并提请市人大常委会进行批复。散会。”

    这就散了?肖云萍的心思,也是好多人的心思,人们都呆呆的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孔成亮出去了,秦怀走了。

    看了看坐着的其他众人,楚天齐先起了身,边走边说:“到吃饭点了。”

    只到楚天齐出了屋子,人们才互相望望,站起身来,向外走去。主角都走了,大家还干耗着干什么。

    肖云萍看似压着步子,其实那是故意装的,她恨不得立即飞回屋子,把这大快人心的消息传遍定野市,传遍全世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完午饭,楚天齐刚回到办公室,桌上固定电话就响了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,楚天齐笑笑,拿起电话听筒。

    “市长,你真辞职了,还是谣言?”听筒里的声音特别急。

    “急吼吼的干什么?给你们传达了?”楚天齐不紧不慢的坐到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辞职?”

    “这事说来话长,一句两句说不清,等什么时候见面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因为我们调职的事?要是那样的话,我宁可不当常务副局长,宁可现在就退休回家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了:“你以为这是市场,还讨价还价?再说了,你一个副局长,也换不了一个副市长呀。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又起。

    看到手机号码,楚天齐赶忙对着听筒说了声“又来电话了”,放下听筒,接通了手机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即传来声音:“楚市长你真辞职了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门口忽的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对着手机说:“刘市长,有人敲门,一会儿我再回过去。”说完,摁下红色挂断键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依旧,还响起了说话声:“楚市长,没休息吧?”

    听出了门口声音,楚天齐一边答着“没休息”,一边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屋门适时开了,政法委书记马振国进了屋子。进门便问:“为什么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