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需上常委会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,上午十点,楚天齐到了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示意对方坐下,乔金宝直接问:“你打电话说有事汇报,什么事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书记,这次市委督查组前来检查,对我县环保整改工作评价很高,认可了我们在整改工作中做出的成绩。并对县委在整改工作中的作用进行了充分肯定,尤其肯定了书记的火车头地位,这是非常英明的。在以后的工作中,还请书记继续领导我们,把整个环保整改工作推向前进,去创造更大的辉煌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吹捧,乔金宝不禁生疑,疑惑对方所讲是否出自真心,疑惑对方是否在说反话。于是,便狐疑的盯着对方,想要找到自己需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书记,你这么看着我*干什么?我说的句句是实,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。你应该不会怀疑吧?”楚天齐发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被对方当面说穿心中所想,乔金宝难免尴尬,便“呵呵”一笑:“市领导评说我的言词,那都是鼓励之意,不能完全当真。对安平环保整改工作的肯定,倒是事实,这也非某一人之功,是集体的力量,是我们大家努力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太谦虚了,这固然有众人的努力,但若是没有你的支持与主导,整个工作根本无法推进。开始的时候,各职能部门态度都比较暧昧,对于整改工作并不积极,在你郑重强调和严格要求下,他们才真正行动起来。各部门是动起来了,到现场,找企业,多天奔波不停,但整个整改工作却未取得实质性进展,没有拿下一个项目。只到你再次亲自过问和大力推进,这个僵局才得以破解,整改工作才迈出了实质性一步,也才有了今天这全面推进的局面。”楚天齐表情庄重,“书记是环保整改工作第一功臣,是当之无愧的火车头。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一本正经,言词也非虚无,似乎非常真诚,乔金宝很是得意,却又忽觉自惭形秽。自己生怕对方抢去功劳,特意强调了“非一人之功”,和对方这种坦诚、谦虚比起来,自己似乎太小家子气了。严格来说,对方才是整改工作的坚决倡导者,是工作得以推行的主要力量。当然,没有自己的支持,此项工作也肯定不会有如此局面。

    刚自略有惭愧,乔金宝又觉蹊跷。对方一大早上门,难道仅为讲说这些奉承话?绝对不可能。俗话说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”,对方肯定有什么企图。挥去得意与惭愧,乔金宝暗加小心,便道:“前面的事项已经过去,关键是要有始有终,要扎实推进整个环保整改工作,要切实执行文件精神,把这件利国利民利县的工作做好。党委可以在大方向上予以支持,但具体工作还需要政府去做,需要县长对相关职能部门的督促与监督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说的是,我一定尽职尽责,密切关注环保整改工作,让这项工作真正落到实处,既完成部委、省委、省政府的要求,也真正为安平人民打造山青水碧的生态环境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在昨天的会上,邹书记专门要求,要县里把汇报资料报上去,主管副市长和相关市局领导也有类似要求。究竟怎么报,还请书记示下。”

    “汇报一定要真实,这是最基本的原则。当然,在侧重点上可以适当斟酌一下,适当用些修辞技巧也是必须的。”乔金宝道,“虽说县委非常重视这个事,也给予了一定支持,但毕竟县政府负责直接操作,这个汇报材料还是你们来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好的。我会亲自跟进这事,专门让人负责,一定要把县委的意图正确贯彻进去。我在进行把关后,会报书记亲自审阅,有什么不妥之处,再行修改。环保整改的事固然可以这么操作,可邹书记又明确提出,要县政府认真反思,在转变经济模式上下功夫,这个该怎么办呀?”

    乔金宝一笑:“这就是你需要考虑的了,材料自是由政府来做,我想你们弄这么一份材料肯定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弄材料自是不成问题。”楚天齐显得有些为难,“但邹书记显然对政府现有工作不满意,势必还会进行关注,那么材料就必须货真价实,里面的事项要看得见、摸的着才行。否则,市领导怪罪下来,可就麻烦了,对政府工作包括全县经济发展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绕了这么大弯子,县长是有什么事要讲吧?不妨明说。”乔金宝笑意更浓,笑里的内容也更丰富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笑了:“书记,我觉得农业经济必须要转型了。以前的时候,我就向书记提过,也讲了一些转型的益处。那时,由于县里有好多开工或未开工项目,书记从全县发展大局考虑,对农业经济转型有一些顾虑,担心顾此失比,当时我还不能完全理解。后来我想通了,觉的书记就是站位高远,我的眼光还是狭隘了一些,也就暂时搁置了那个想法。

    可从现在的情势看,和那时相比,转型需求更迫切,也更必要了。随着这次项目环保整改,好多项目都将下马,县域经济缺失一大块,必须要有新的经济形式补充,这是最现实需要,也是市政法委邹书记的要求。即使有些项目不下马,但也必面临着重新申报或是完善环保改进措施,这势必使今年的项目投资大大缩水。我粗略估算了一下,今年至少要比预期缩水一半,这一半怎么来补?明后两年也会有两到三成的缩水。农业经济转型适逢其会。

    除了在大的战略上,需要有新的经济形式补充,在具体事项上,农业经济转型也很有必要。我所倡导的农业经济形式,无疑是生态项目,完全符合环保要求。而且还可以解决好多农村剩余劳动力,包括这次因项目缩小又多出的劳动力。否则,因为失业,会带来诸多的不稳定因素。维护社会稳定,既是市领导要求,更是乔书记一直牵挂的事项,这种新的经济形式可以为书记分忧。”

    听出来了,这小子绕了半天弯,给自己戴了一堆高帽,原来又落到了这事上。从理智考虑,楚天齐刚才讲说的这些情况,比较客观,如果操作的好,的确是好事,但乔金宝却不愿楚天齐太出风头。环保整改推进工作,经过造势,尤其是邹泰这次讲话,已经做实了自己“整改首功”的地位。但乔金宝心里清楚的很,这分明是抢夺了楚天齐的功劳,县里其他人也心知肚明。若是楚天齐再弄出一个大花样,那光芒也太耀眼了。另外,楚天齐所说的事,也存在很大风险,受很多因素影响,尤其大自然的干扰不能忽略。一旦事情搞砸,自己势必也要跟着沾包。

    经过简单思虑,乔金宝讲说了自己的观点:“农业经济转型,不是不可操作,现在好多地方都在搞,有的地方还很成功,失败的例子也不少。当然,做为党员干部,不能为了担心得失,而畏手畏脚,但不利因素也必须充分考虑。而且这事也不是小事,关乎全县经济,也关乎百姓生计,我们必须要高度负起责任。所以这不能是拍脑门的事,也不能仅仅你我就拍板,最起码县委意见得一致,得取得绝大多数常委的支持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需上常委会?”疑问过后,楚天齐又追问,“但首先需要书记的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民*主决策最好,听听大家意见没坏处。”乔金宝给出模棱两可的答复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那我准备一下,到时向常委会汇报。”楚天齐道。

    乔金宝笑了笑,又问:“还有其它事吗?”

    “书记,那向上级汇报的事,可不可以这么弄?”紧接着,楚天齐讲说起了自己的想法,“我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,屋门关上,楚天齐身影消失了。

    看着门口方向,乔金宝犯了嘀咕。

    从楚天齐近期做的这些事来看,似乎都是为公众考虑,为了全县经济健康发展,但却又事事与自己做对。是自己做事站位不正,还是对方在玩糖衣裹炮弹?乔金宝自然不觉得自己有错,最起码也希望安平县发展的更好,当然也希望获得更多的政绩。身为公务人员,搏得政绩天经地义,无可厚非。看来还是两人的发展理念不同,也不排除那小子以公夹私。

    令乔金宝犯嘀咕,不仅是楚天齐所作所为,也包括邹泰的作法。从昨天见到邹泰开始,对方就对自己非常礼遇,而对楚天齐却明显过于冷淡。整个督查过程,邹泰大多询问自己,却几乎不问直接负责的楚天齐。尤其在督查通报会上,更是明确扬乔贬楚,直接提出党强政弱的说法,这分明是打击姓楚的。但邹泰却在最后,又要求政府寻求转变经济模式,明显是给其施压。可是从现在来看,邹泰似乎又给了姓楚的可借之力。这个邹泰究竟是无心之作,还是在和姓楚的唱双簧呢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