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我就打人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他叫……我不知道他全名叫什么,他让我称呼‘靳哥’,应该是姓靳吧。”女孩给出了回复,“他说刘拙抢了他的饭碗。”

    “他长什么样,你总知道吧?”楚天齐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他长的……对了。”说着话,女孩转身到了墙角,把手伸进裤腰里,拿出一个小塑封袋,向着楚天齐走去,“我无意中拿到这张二寸照片,怕他发现,就一直藏着。”

    “周公瑾?”楚天齐目力极佳,一眼认出了照片上的人。

    乔海涛迎了过去,点指女孩手中:“没错,就是周公瑾,还靳哥、瑾哥,我看就是臭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蹭”的一下,站起身来:“乔海涛,马上抓人。”

    “楚县长,应该先调查清楚,不能仅凭一面之词吧?”乔金宝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一边抓人,一边调查。”楚天齐头也不回,“乔海涛,听见没有,贻误战机,拿你是问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乔海涛干脆答过,马上面向胡广才,“胡局长,抓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胡广才起身敬礼,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看着楚天齐的做派,看着眼前的一切,乔金宝愤怒不已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,屋门推开。

    人们甩脸看去。

    进门者不是刚刚出去的胡广才,而是吴海亮又进了屋子。吴海亮手中拿着一个袋子,脚步匆匆,径直到了乔金宝近前:“书记,给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谁拿来的?”乔金宝面现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是什么。刚才我回到屋里,正接电话,就听有人敲门,敲的很急很响。等我打开屋门,门口站着一个戴头盔的人,直接把这个袋子塞给了我。他说马上让领导看,否则一旦贻误,责任自负。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他便转身走了,等我追过去,他正好进了电梯,就是追也追不上了。”吴海亮回答,“虽然不知他所讲真假,可是又怕真耽误事,我就拿来了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略一沉吟,手指袋子:“打开。”

    吴海亮撕开封口,从袋子里拿出一个优盘和一张纸来,纸上打着几个大字。

    “涉及刘拙一案,速看。”楚天齐离的最近,字体又大,直接读出了上面内容。

    “放吧。”乔金宝点头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楚天齐已经坐下,胡广成也已回到座位,自称齐晓夏的女孩也被安排坐下了。

    吴海亮操纵按键,电动投影幕垂下,电动窗帘闭合,屋内光线暗了下来。打开电脑,插上优盘,投影幕出现了电脑开机画面。很快,画面变换,投影幕上现出人影。

    “啊?有人录像。”女孩惊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影幕上的画面,是女孩进屋的镜头,给他开门的人正是刘拙,显然这是刘拙的家里。然后画面变成了书房,两人看样子在交流,刘拙始终和女孩保持着一定距离。再之后就是吃饭画面,不多时刘拙便趴倒在饭桌上。女孩上前摇晃了刘拙几下,拿出手机拨打着。接下来的画面,是女孩到门口开门,一个男子进入房间。会议室众人都认识此男子,正是政府办秘书科秘书周公瑾。

    周公瑾进屋后,围着刘拙转了转,然后就是冲着女孩指手画脚,还拿出一张纸来,面目也更加狰狞。女孩一会抹着眼泪,一会蹲到墙角,就像热锅上的蚂蚁。过了一会儿,女孩在刘拙身上倒酒,撕扯自己衣服,然后和周公瑾一起,把刘拙弄进了卧室。卧室里的画面也有,周公瑾在指手画脚,像是正在教女孩如何讲说,似乎还有示范动作,女孩则是抹泪倾听。再之后就是周公瑾离开屋子,画面至此停止。

    投影幕缓缓收起,窗帘也缓缓拉开,光线透进屋子。

    什么也别说了,画面和女孩描述完全吻合。刘拙是绝对的冤枉,周公瑾就是那个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“哎,没想到呀,真的没想到呀。”乔金宝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哼”了一声:“吴海亮,马上打电话,让康雨过来。”

    吴海亮没有立即动作,而是把目光投向乔金宝。

    乔金宝暗叹一声,示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吴海亮拨打了号码。

    显然按了免提,在两声回铃音后,里面传出声音:“吴大秘,有什么指……”

    吴海亮打断对方:“楚县长找你,马上来会议室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声音疑惑:“县长找我?那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马上赶到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恨恨说完,吴海亮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屋子里没了声音,但气氛却非常沉重,沉重的能听到自己心跳声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外面响起“蹬蹬蹬”声响,然后“蹬蹬”声一停,屋门轻轻推开一条缝,一张男人脸露出来,正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康雨。

    康雨张望了一下,闪身进屋,满脸陪笑,向前走去。来在近前,低头哈腰,轻声道:“县长,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康雨,康主任,我问你,周公瑾去哪了?”楚天齐语气森冷。

    “他,他,好像请假了吧?”康雨支吾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转头一瞪眼:“到底是请了,还是没请?他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没防到县长突然这样,康雨被吓了一跳。怔了怔,才说:“请了,早上跟我打的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早上跟你打的招呼,大家都听见了吧?”向众人说过后,楚天齐再次转向康雨,“从六号早上到现在,他都在哪?”

    康雨一梗脖子:“他,他上班呀,除了周六,从八号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康主任,你再好好想想,说的准确一些。我告诉你,就这一遍机会,说过了不许更改。”楚天齐声音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康雨已经感觉到了异样,便把求助目光投向乔金宝,但他只看到一个后脑勺。于是眼珠转着,说,“县长,办公室每天事也挺多,出差、下乡的人也不少,一下子还真记不太清,要不我回去翻翻记录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就现在想。”楚天齐断然拒绝。

    妈的,什么东西,至于吗?康雨暗咬后槽牙,但嘴上还得赔着小心:“好像是,请过一次,也不是两次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请的,有请假条吗?”楚天齐追问。

    “临时出去,一般都没有,哪个秘书都是这样。”康雨说的很随意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向吴海亮:“吴秘书,麻烦你打电话,让政府办把这几天出勤记录拿来。”

    康雨忙道:“县长,没这个必要吧?有时也记不全,以后我保证记得一丝不苟。”

    “没这个必要?大伙可听着啊,康主任说没必要。”楚天齐看着众人。

    现场诸人脸上都现出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次吴海亮没有迟疑,直接打电话,仍然按免提,传达了县长指示。

    很快,有人拿来出勤记录,然后离开现场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起记录,挨页翻过,然后“啪”的把记录扔到桌上:“周公瑾竟然没有缺勤?”

    “一时疏忽。”康雨陪着笑脸,“我一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疏忽?说的轻巧,这是玩忽职守,是渎职。”楚天齐一掌拍到桌上。

    康雨脸上终于挂不住,也来了火:“楚县长,不就是因为一两次没记准确,你至于这么吹胡子瞪眼睛,上纲上线的?我康雨工作了二十我年,还没有那个老领导这么说过,年轻人更没有。还玩忽职守,还渎职,就差说犯罪了。”

    “康雨,你还叫起板来了,说你犯罪也不为过。”楚天齐“蹭”的站了起来,“就因为你的不负责任,某些人利用你提供的便利,正在违法犯罪。你这算不算玩忽职守,算不算渎职,算不算纵容犯罪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康雨懵了,真懵了。他既懵于楚天齐劈头盖脸的训斥,也懵于话中的具体内容。

    “报告。”门口传来声响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。”胡广才起身,快速到了门口,先是拉开一道门缝,然后屋门大开,“带进来。”

    人影一闪,两名全副武装警察押着一人走进屋子,被押之人正是周公瑾。

    周公瑾早没了往日的风流倜傥,整个人狼狈不堪。他挣扎着想要奔向前去:“冤枉,乔书记我冤枉!”

    “冤枉个屁。”乔金宝把头扭向一侧。

    楚天齐面色铁青,迎着周公瑾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迎面而来的楚天齐,周公瑾下意识向后撤身,可是有两人夹着,根本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陷害刘拙?你怎么下得去手?你的心怎么那么狠?”楚天齐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有,你血口喷人,你有什么证据?”周公瑾不停的摇晃脑袋。

    “你他*妈的嘴硬。”楚天齐抬手扇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”,一巴掌下去,周公瑾的左脸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人们都楞了,这是什么情况,没看错吧?

    “你,县长打人了,我告你去。”周公瑾“哇哇”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告呀,你告呀。”左右开弓,楚天齐的大巴掌招呼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楚县长,太不像话了吧?”乔金宝发了话。

    段成也跟着起哄:“县长怎么能打人?”

    “我就打人了。”一巴掌扇完,楚天齐转身,大步回到自己位置。然后大声道,“我就打人了,怎么的?”

    看到凶神附体般的楚天齐,段成没敢还话,乔金话也没开口,其他人同样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又说了话:“他陷害同事,威逼良善,威胁了多人的性命,这样的家伙该不该揍?我还就把话放在这,以后要是再有这样的家伙,我是见一次揍一次。有些人就是犯贱,就是欠揍,就是该打。”

    没人接茬,没人言声,只有楚天齐的声音回荡在宽敞的屋子里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