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没结果就是最好结果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时间很快,一周又接近尾声,再过一小时,又到周末休息了。

    身为县长,楚天齐没有像大多数公务员那样倒计时,而是仍在不断的忙碌着,现在他正在接听电话。

    “醒是醒了,可就是什么也记不起来,像个傻子一样,目前连人都不认识。我们还在对他监视着,既要保证他的安全,也要防止趁机逃走,还要对他进一步观察,以确认其中是否有诈。现在他这种情况,自是不能继续审问,只能再审贺国栋,不过贺国栋这两天一直没有新的交待。”说到这里,对方声音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直接道:“不要着急,既不要急着要结果,也不要急着下结论。就按现在这种方式去做,顺其自然,等等再说。另外,不管他能不能想起往事,不管他交不交待,必须保证他的安全。否则他一旦出状况,事情就复杂了,到时你也脱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一定保证他的安全。”对方答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“先这样吧。”说完,楚天齐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刚放下电话听筒,乔海涛来了。

    “坐,正好说说案子的事。”楚天齐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有新进展?”说话间,乔海涛坐到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没有。刚才胡广成打来电话,说是贺国栋再没有新的交待,仅知道是孙子铭给他出主意,让他写的诽谤挑唆信。至于孙子铭,目前刚刚醒来,但既不认人,也想不起来以前的事。对了,昨天胡广成还说,在对孙子铭呕吐物和血液化验后,发现了毒*品成分,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乔海涛点头应允:“知道,昨天胡广成向我汇报了。他们怀疑孙子铭口吐白沫,倒地昏迷,也与这东西有关。今天这小子又失忆了,不知是否也是因为它,还是那小子昏迷本身有问题。现在这案子该怎么弄?还请县长明示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我和胡广成交待了,暂时先看看情况,同时必须保证嫌疑人安全,这事我会跟进的。当初没让你参与,我是担心有什么障碍或是攻击,担心影响到你,刚进常委须处处小心。现在看来,担心可能有些多余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县长一直关照,我明白你的苦心,我会牢记在心的。”乔海涛说的很真诚。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老乔,以后不要总这么客气,咱们就是互相帮助。保护你既是为你考虑,对我也有好处,省得咱们都陷进纷争。反正我是躲不开,你能暂时置身事外,也便于兼顾其它事项,以免顾此失彼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,事情发展到现在,肯定不止孙子铭、贺国栋,可现在案子却停滞了,很可能会很长时间都是这个状态,也许最终也没个结果,很遗憾呀。”乔海涛又提到了案子本身。

    “绝对不止孙、贺二人,但看现在情形,两人基本属于单线联系,缺口只能在孙子铭身上打开。谁知孙子铭却在关键时刻昏迷不醒,醒来也什么都不记得,这事还真急不得,只能等到确定是否真失忆,再做定夺了。”停了一下,楚天齐缓缓的说,“没结果也许就是最好结果呀。”

    乔海涛摇摇头,又点点头,脸上带着茫然之色,显然一时并未完全明白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县长,我来就是问案子下步怎么弄,没别的事,先回了。”说着,乔海涛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明白对方主要是为自己通话方便,否则肯定还会坐一会儿,或是还有其它工作要谈。于是,楚天齐微笑点头:“好,你先忙。”

    乔海涛快步走去,拉开屋门,出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在一通铃声后,手机停止了响动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,楚天齐回拨了刚才那个未接来电。

    很快,手机里传来一个弱弱的声音:“您现在忙着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没事,刚才有人在屋里,现在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楚县长,谢谢您。自从昨晚刘秘书和我表哥坐过后,他的情绪好多了,当下就找女朋友道歉,还非让我陪着。除了道歉,他还向女朋友保证,不干涉对方工作,改天也要向那个乡长道歉。本来这就不是三个人的事,结果我很尴尬,他女朋友也尴尬,不过她还是原谅了我表哥。”手机里声音满是至诚,“表哥状态好了,姑姑全家都非常开心。县长,多亏您了,谢谢,非常感谢!”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别这么客气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再说了,你给我通报了好几次消息,也给我帮了大忙,咱们这是互相帮助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“嘻嘻”笑声:“县长,您这才是客气。您给我帮的都是大忙,我说的那些都太小了。您工作忙,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再找我,听到县里异常情况也告我一声。”说完此话,得到对方回应,楚天齐按下挂断键。

    刚才是小娟打来的电话。昨天晚上,楚天齐派刘拙找到赵新,向赵新讲说了那封信的来由。据刘拙反馈,当时赵新就懊悔不已,表示错怪了曲勇和吕梓琪。从小娟来电看,赵新果然彻底想通了。

    其实不止小娟电话感谢,楚天齐今早刚上班,就接到了曲勇的感谢电话。曲勇既是为他自己感谢,也受吕梓琪所托表达谢意,当时楚天齐还小小调侃了对方。虽然此事不宜大张旗鼓宣讲,但楚天齐相信,事情整个来龙去脉肯定会很快传开,人们都将明白是非曲直。现在看来,既替曲勇解难也受小娟所托的帮忙任务,圆满完成了。抛开其它事不说,从这点来看,已经是一个很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另外,现在虽然孙子铭无法交待问题,很可能永远都讲不出来,但也未必就是坏事。假如孙子铭真的交待出了重要人物,自己要怎么做?如果涉及到副处级以上或是更高人员,显然就不能用对付贺国栋、孙子铭的办法了。到那时恐怕就要费大周折,还可能引起更大纷争,更可能让矛盾公平化、白热化,也许收场都很难,对自己未必有好处。如果孙子铭真的交待了,自己又不能不理睬,否则就成了自打自脸,就没面子可言。因此,孙子铭一旦交待了重要信息,自己很可能会处于左右为难的境地。现在这种没有结果的情形,确实就是最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种境地,楚天齐已经比较满意,心情很是轻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楚天齐的轻松心情不同,乔金宝心情很是沉重。

    前天本来想着兴师问罪,想着坐实楚天齐侍机报复的事实,不曾想事情却发生了这样的逆转,自己反倒变得理亏,还不得不用自伤脸面的方式以证清白。先不说证明的结果如何,单是这一做法,已经让自己威信大跌。但如果不那样做,却又没有更好办法,装哑巴显然是不行的,而且那样也显着自己太没肚量,更在楚天齐面前丢人。

    那天的事已经过去了,可乔金宝仍然不能释怀。从整个事来说,虽然楚天齐完全占理,但对方却没及时告诉自己,导致自己又做了回自以为是的大傻子。他不清楚楚天齐是故意为之,还是真如所说“没来得及”、“正准备汇报”?也正因此,他对对方是否要继续维持和谐而心中没底。

    本来想这些事情已经够伤脑筋了,可又接二连三接到各种电话,有打听案情的,有替孙子铭、贺国栋讲情的,还有对自己兴师问罪的。我成什么了?因为心中火起,乔金宝回应的大都不客气。可有时尽管有气,却又不能发作,比如人们的白眼,比如身后人们的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尽管破事非常糟糕,但那家伙适时昏迷了,案件也暂停下来,一时没个最终结果。从现在整个情形来看,没结果就是最好结果了。否则一旦那家伙嘴没把门的,到时胡说一通,自己才不知如何收场,也不知能不能收场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事情,固定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收回思绪,乔金宝拿起了电话听筒。

    听筒里立即传来一个男声:“孙子铭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醒不醒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乔金宝很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?我怎么听说……”对方声音阴阳怪气的,“书记提前不知道?”

    乔金宝“哼”道:“什么意思?我怎么感觉你对此事挺了解的,有点关心过度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放心,他醒是醒了,不过目前不认人,也不记事。”对方答非所问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不放心?你到底什么意思?我看你是快了,近阶段放肆的厉害。”乔金宝满是怒气。

    “快就快吧,反正我现在混的是猫狗不待见,已经习惯了。”对方一副玩世不恭语气,“虽然我已经这样了,可我还是操心的命,一直在替书记大人操心。我就在想,如果要是孙子铭能想起事了,如果他真交待了,不知书记大人该如何应对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。”骂了一声,乔金宝“啪”的把听筒按到了话机上。他这还不解恨,随即又骂道,“无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忽然响起的铃声,打断了乔金宝的脏话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,乔金宝眉头皱了起来,把刚才没骂出的词,又送给了来电话的人:“无赖、王八蛋。”当然,他并没接通,而是背着对方骂的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