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想不想玩不由你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日上三竿,雾霾严重的大街上,车辆川流不息。汽车太多了,牌照有首都的,有直辖市,有各省份的。车牌类型也是五花八门,地方的,军队的,合资企业的,大使馆的。这就是首都,方方面面都能体现出政治、文化、科技中心的特点。

    大街上众多车辆中,坐着各种各样、形形色*色的人,乔金宝就在其中一辆汽车上。他现在坐的已经不是那辆黑色书记专车,而是改乘了一辆出租汽车,他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行踪,司机也不行。

    本来首都就被戏称“首堵”,又逢周末不限行,更是堵成了一锅粥。看着前后左右满满当当的车辆,又感受不到汽车移动,乔金宝仿佛置身于一个硕大的停车场中。他现在心情特别矛盾,既希望就这么堵着,最好永远堵着不动,直至不用去见那个家伙,但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。同时他又希望尽快到达目的地,尽快见到那个家伙,三下五去二,快去快回,可他也意识到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别管愿意不愿意,所有汽车都是蜗速前行着,感觉就像一个整体慢慢移位的停车场。看着实在眼晕,实在心烦,于是乔金宝靠在椅背上,闭着眼睛,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。

    过了很长时间,车身忽然一摇晃。乔金宝睁眼看去,前方车辆已经不如先前密密麻麻,最起码分出了清晰的车道,车速也都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拐过一条街道,又右转了两次,出租车到了北城区,再向北钻了两条街,便看到了那条好似熟悉的街道。虽说乔金宝来*不止一次,但对*好多地方并不太熟,尤其常去街道更是只有那么几条。但对于右前方这条街道,虽然只是真正到过一次,他却记忆犹新,很长时间都以到这里为荣,都以到这里赴约而兴奋,近期又因曾到过这里而不时后悔。

    “停车”,乔金宝忽然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早说?”司机略微埋怨一句,踩刹车,出租车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付过车费,乔金宝走下汽车,望向前方那处所在。

    上次来的时候,正是四月初天气,当时春意盎然,万物复苏,夜晚的灯光摇曳变换,置身其中好不惬意。而今再踏上这里,却已是八月伏天,热浪袭人,雾霾严重,心中烦躁难耐。可能跟心情也有关吧,乔金宝为感受不同找到了注解。

    出租车启动离去了,乔金宝这才戴上墨镜,迈步走向前方。其实出租车完全可以停到前面那处所在,但他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到过这里,即使陌生出租车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步行了一百多米,乔金宝来在挂着“隐庐”牌子的建筑前,四下看了看,快速拾阶而上,闪身进了大厅。

    大厅里依然很清静,没有喧嚣的感觉,乔金宝取出手机,准备询问具体房间。

    迎宾女孩迎了上来,面带笑容:“先生,请问您是姓乔吗?”

    握着手机,乔金宝“嗯”了一声:“我姓乔。”

    “有位阳哥在‘雅士’等您。”女孩伸手示意,“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还是那个房间。乔金宝闪过这一念头,跟着女孩走去。拐廊道,进屏蔽门,右转再右转,换了两次女孩引领,乔金宝到了那个标着“雅士”的屋门前。

    “先生请。”门前女孩轻轻推开屋门,示意着。

    乔金宝稳了稳心神,迈步走进屋子,身后屋门轻轻关闭。

    虽然是白天,但屋子里依旧亮着灯光,刚才整个行进路段也都亮着灯。外屋装饰和上次见的一模一样,依旧典雅、别致,带着文气。

    外屋没有人,乔金宝来在中间屋门前,抬手在上面敲了三下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屋里传出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是阳哥,还是上次那人?带着疑惑,乔金宝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个清瘦男子坐在圈椅上,对着进门的乔金宝喊了声:“去掉‘武装’。”

    边摘墨镜,乔金宝边看向屋子西北角方向:“常哥,这是干什么?故弄玄虚。阳哥呢?”

    “别着急,我来了。”西北角墙壁出现洞口,一个挺拔的身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阳哥?看到这个迎面走来的男子,乔金宝顿时觉得矮了半截。对方的气质、神态、步履都体现着身份,根本不是自己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“阳哥你好。”乔金宝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老乔,你很守时嘛,还不到十二点。”阳哥伸出了右手。

    “主要是城里堵车,其实不到十点就到了。”乔金宝握住了对方右手。

    “阳哥,我先去了。”精瘦男子起身,适时说了话。

    阳哥点点头:“好,你去吧,我和老乔谈谈。”

    精瘦男子没有去往阳哥出来的方位,而是由乔金宝进来方向离开了屋子。

    阳哥伸手示意:“乔书记,请坐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一楞,赶忙回了一句:“您请。”

    阳哥没有再客气,而是直接坐到了圈椅上。

    乔金宝跟过去,坐到了那个精瘦男子刚刚离去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乔书记,这个身份只有我知道,我和老常也没说,够意思吧?”阳哥面带笑容,亲手给对方倒了杯茶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乔金宝微微欠身,“谢谢阳……明司长考虑周全。”

    阳哥收拢笑容,拉起了长音:“老乔啊,近段时间连电话都不接,差点把我逼的亲自上门,你这可不够意思呀。”

    “阳哥,斗来斗去没意思,我不想玩了。”乔金宝说出了想法。

    “好像以前你就说过,为什么呀?”阳哥缓缓的说。

    轻咳两声,乔金宝讲说着提前想好的措辞:“我和他并没有原则冲突,以前也不认识,只是在他随党校学员去县里考察时,才第一次见面。那次见面,他还给我帮了忙,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。去年十月份,他出任安平县长,我俩搭起了班子 。虽说他很年轻,但工作务实,非常有创造力,在主政这十个月中,做了许多具有开创性的工作,还取得了不俗的成绩。

    以前为了单纯追求GDP,县里引进了好多污染项目,后来虽然意识到其危害,但一直也没舍得放弃这份政绩,便任由了顺其自然。是他到了以后,坚决推进对污染项目整改,采取关掉、改进、重新申报等模式实现了整改目标。实话说,即使有部委、省市文件支持,但如果没有他,整改工作不可能做的彻底,甚至还不到位。今天再来首都,看到这里的雾霾重重,再对比安平的碧水蓝天,更感受到他的眼界与魄力。

    安平县是农业县,也一直号称农业大县,但除了耕地占比稍微大一些外,根本就没有农业大县的样子,而完全是一个落后山区县的面貌。也是他发现了经济发展短板,强力推行经济作物种植,从目前来看,这个策略是非常正确的。这项产业虽然刚刚起步,规模也不够大,但却展现了强劲的生命力,不但解决了部分剩余劳动力再就业问题,而且肯定会增加农民收入。

    刚才说的事项,只是他众多成绩的缩影,其它还有很多。比如社会治安大整治,现在安平县社会治安面貌大大改观,得到了社会各界一致好评。再比如社会景观整治,以前脏、乱、差的好多街道,现在是既整洁又美观,按照计划,再有两年,城镇面貌会发生质的变化。而且更难得的是,不但做了这么多有益的工作,却没有过多占用政府资金。如果让我做的话,我肯定做不到这么好,很可能都未必能做成。有他这样的领导和搭档,是安平县之福,是所有老百姓之福,也是我乔金宝之福,我没有和他斗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精彩,说的真精彩,就跟真的一样。”阳哥夸张的鼓了鼓掌,然后问道,“那你为什么还和他斗的死去活来,不可开交的?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乔金宝叹了一声,“现在想想,自己真是太狭隘了,总怕人家抢了风头,怕人家取而代之,当然我们也没有斗的那么厉害。其实人家心思根本不在这上面,就是想把工作干好,想踏踏实实的做事,而且人家也看不上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位置。退一步讲,即使他做书记,也绰绰有余,我不嫉妒,只有祝福。再说了,没准我还能沾了这些政绩之光,也能再有所发展呢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哼。”阳哥“嗤笑”起来,“是你太单纯,还是太幼稚呢?或者你本就说的是假话?即使你上面说的有道理,即使你想和他沾光,可你也不想想,你都对人家做了什么,人家能饶了你吗?我问你,他的老乡秘书是谁整的?他为了秘书,竟然可以当众打人,还可以大骂县委常委,秘书在他心中够重了吧,他能饶过始作俑者?”

    乔金宝道:“是那个周公瑾呀。”

    “真人面前不说假话,你信这个结论吗?他信吗?他会饶了幕后黑手吗?”阳哥冷笑连连,“柯扬、陈玉军被你们整过吧?乔海涛让你们攻击过吧?赵中刚上门挑衅期间可是和肖月娥推杯换盏过的,你别说不知道。还有刚刚发生的曲勇被诬一事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列举的一件件事项,乔金宝心乱不已,但还是强自镇静的说:“有些事是误会,有些事我根本不知情,他也都表示了理解和谅解。我真的不想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乔啊,放弃幻想吧,想不想玩不由你。”阳哥说话间,一抹玩味笑容浮上了嘴角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