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二十五章 楚系三警察升职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不管人们乐意与否,也不管人们如何留恋假期生活,时间还是一天天的过去,转眼便到了正月十八,到了正式上班的日子。

    其他人过的快慢不清楚,反正肖云萍感觉日子飞快,还没觉着过呢,假期就结束了。之所以是这样的感觉,主要是假期太高兴了,欢快的日子往往容易逝去。

    近几年春节假期中,父母身体康健,丈夫生意兴隆,儿子学业有成,每年过得都很心宽。今年尤其加了个“更”字,主要是一则消息令她欣喜——楚天齐被传的一无是处、道德败坏。

    俗话说,敌人反对,我们赞成;敌人倒霉,我们欢呼。虽然还不能把姓楚的看做敌人,但显然是对手,对手让传成这个德性,自己自然应该高兴了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传言中的内容,肖云萍并不完全信。

    以她的理解,虽然楚天齐骗的小姑娘不少,但应该对年长妇女没那么大的兴趣。否则为什么和江霞水火不容,为什么对自己也不感兴趣?想到自己,肖云萍也不禁脸红,暗骂了一声“不害臊”,并自嘲“老娘就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”。

    肖云萍还觉得,姓楚的*,的确是公牛一个,肯定和那些接触的小姑娘都上了床。但她并不相信“堕胎”之说,都是老手,何必犯这低级错误,又不准备以此要挟姓楚的。

    在传言中还有一项内容,说姓楚的拿着公家资源、公家钱财,为个人谋政绩、拿好处。十年来就是胡闹,一事无成,纯属大骗子和一堆小骗子欺骗组织。对于这一项,大部分内容肖云萍都认可,但她却也觉得“一事无成”之说有些过了,姓楚的还是办过一些实事的。

    尽管对传言中大部分内容持怀疑态度,但对于楚天齐沃原白跑一遭,却是深信不疑。肖云萍理由有三:

    一、她通过沃原市政府的朋友了解到,在姓楚的去过沃原市后,当地政府从来没有议过打通定风山一事,分管副市长徐敏霞也一个字没提。

    二、自姓楚的返回定野以后,再没提过这事,秦怀也没讲过,这不正常。对于姓楚的,秦怀一直奉若上宾,甚至专门为姓楚的而找自己晦气,前段时间更是借着所谓“特供茶”,为姓楚的摇旗呐喊。以秦怀屡次的拍马屁举动看,若是真有丁点进展,还不拿出来显摆,还不敲打众人和自己?

    三、在大年三十的时候,一个老下属给肖云萍拜年,无意中说起楚天齐。说楚天齐去沃原的当天,是和郑义平吃的午饭,再没别人。通过这第三条,更印证了前面的论断,做为老同事,现在又都分管交通,也正赶上饭点,徐敏霞竟然连顿饭都没管,这最说明问题了。

    整个过年期间,接过的奉承电话与短信不计其数,但肖云萍觉得这条消息最好。那些马屁短信和话语,只能令自己肉麻,甚至反感,而这条消息却令自己高兴,甚至兴奋。这种欣喜一直持续到初八上班,持续到正月十八正式上班。

    肖云萍注意到,楚天齐是正月十六到的单位,秦怀也是那天到的。其实自己还与他们分别打过照面,但谁也没说修路的事,这更印证了传言,否则至少要提一两句的。

    姓楚的白跑了一趟,我看你接下来怎么编?想着想着,肖云萍惬意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桌上固定电话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在看来电显示的时候,肖云萍才发现,时间过的真快,已经快上午十一点了。

    拿起听筒,里面传来一个恭敬的声音:“市长,您说话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方便,就我一人,有事吗?”肖云萍答的很轻松,很随意。

    听筒里声音再起:“市长,公安局有个厉剑,您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厉……厉剑,是不桥西分局那个?”在回答这个问题时,肖云萍脑中*出现了“楚天齐”字样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桥西分局党组成员、刑警队长。”应答之后,对方又问,“还有一个叫高峰的,在成康市公安局,您知道他吗?”

    “高峰?”肖云萍先是一楞,随即问道,“这两人怎么啦?好像都是那人的手下吧?”

    对方给出答案:“厉剑刚刚被提拔为桥西分局副局长,主管刑侦,仍然兼着刑警队长,高峰刚刚调任市局刑警队副队长,他们都是那人的马仔,他……”

    肖云萍顿起疑惑:“什么,都升官了?他的人是要承包刑警系统呀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止这呢,还有……”对方跟着又说出了人名和职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肖云萍接听电话的时候,楚天齐却在自己办公室,会见老下属曲刚。

    曲刚一进屋,径直到了办公桌前,举手敬礼:“市长,谢谢你!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什么意思,但楚天齐还是说道:“老曲,咱俩可好多年不时兴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好几年没给老局长敬礼了。当初在许源县的时候,刚开始我不服你,却被你拿话绕住,不得不敬礼。但是今天敬礼,我是心甘情愿,心服口服,外带佩服。”说话时,曲刚依旧没有放下右手,神情也极其庄重。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别来这一套。”楚天齐招了招手,“我刚去许源县的时候,你跟我硬顶着,现在又拿软办法对付。怪不得老话说,猫老上山,人老滑头呢。”

    “老局长,我是真诚的。”曲刚依旧举着右手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怎么,我还得给你还一礼呀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支吾了一声,曲刚这才放下右手,坐到对面椅子上,继续说着,“老局长,我曲刚这辈子遇到的真正贵人就是你。若不是遇到你,我估计顶多弄个正科退休,撑死了当个县局局长。现在可好,临到退休呀,还混成了正处待遇,还能过过市局领导的瘾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还挺满意?”楚天齐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相当满意,想都不敢想,做梦也不敢想。”曲刚脸上难掩喜色与激动。

    楚天齐倒是说的很淡定:“把最美的青春都奉献给了警务工作,三十多年中立了诸多功劳,理应再让你发挥一下余热,又不是让你到市局养老。”

    曲刚重重的点头:“老局长,你放心,我绝不会给你丢脸的。要不是你帮着,我哪有到这发挥余热的机会?”说到这里,曲刚语气低沉下来,“想想当初,你刚去县局的时候,我还自以为是,处处跟你作对。可你却以德报怨,一步步带着我进步,最终还让我当了市局常务副局长。现在我这心里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打断对方话头:“老曲,老曲,可别给我煽情了,还是说说正事吧。你现在到了市局,成康那交接利落没有?”

    “消息太突然,提前没有一点思想准备,根本就没做任何准备工作。刚刚和孙局长打过招呼,我先回去收拾收拾,下周新局长到了,和对方交接以后,再到市局报到。成康市政府那边,肯定还得有辞职等手续,不过工作可以提前过渡,到时中途再回去走个流程。”说到这里,曲刚换了话题,“老局长,我总觉得这事太突然,也太巧了,都赶到了一块,这里边是不有什么说法?”

    “你想有什么说法?”反问过后,楚天齐又道,“厉剑和高峰的调整,市局早有安排,只是正赶上年底,就拖了下来,这才碰到一块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不是有什么说法?”曲刚还是带着狐疑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哼”了一声:“还煮的呢。成康那么多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桌上固定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收住话头,楚天齐挥了挥手,然后拿起听筒:“厉剑……你和高峰在一块?……你俩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曲刚迟疑着站起身,楞了楞,才一步三回头的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的人都升了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这个消息传遍了定野市,传遍了与楚天齐有关的县市区,尤其传遍了定野市整个警务系统。

    其实这次定野警务系统调整的人,远非他们三位,最起码他们空出的位置要有人补,而且也还有别的位置调整。

    但人们却注意到,楚天齐的这几个人都是升职,都有实实在在的权利,尤其在各自板块都是举足轻重。而其他那些人大都是平调,有个别人还是明升暗降,这就难免让人联想。

    得知这个消息,人们首先想到,楚天齐要布局定野整个警务系统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分管的工作内容中,最重要的就是交通和公安。交通局局长是楚晓娅,整个局都处在楚晓娅掌控中,而楚晓娅又和楚天齐关系暧昧,楚天齐也就实际掌控着交通局。而公安局局长是孙廷武。虽然孙廷武最近对楚天齐比较顺从,但毕竟是半路结盟,楚对孙不信任,孙也楚未必无反骨,还是安排上自己马仔最为放心。

    人们把这个现象,形象的称之为“阴谋论”,意即楚天齐要架空孙廷武,实现对整个公安系统的绝对统治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着“回光返照”的说法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