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章 应予释放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开始,周一刚一上班,安平县委就召开了常委扩大会,参加人员为县委常委、县政府副处级以上领导。

    乔金宝最后一个进屋、就位,扫视众人后,直接开腔:“今天已经是五月十四号,经济作物种植推进的怎么样了?市领导可是等着汇报呢,近期还会有领导专程到现场检查,要是不成样子可没法交待。”

    “陈副县长,你汇报一下。”楚天齐示意着。

    陈玉军点点头,讲说起来:“目前我县经济作物种植区域主要有……”

    在陈玉军汇报时,人们脸上表情不一,有人微微点头,有人神色不定,有人嘴角挂笑,有人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待到汇报完毕,乔金宝疑惑道:“我怎么听说不是这样,好像好几处项目都停工了。到底哪个为准?”

    陈玉军回复:“书记,贺家窑乡的长梁村、双山嘴村都有过停工,但都不到半天就协商好了,农民已经复工。黑山乡药材种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是答应了村民额外条件,村民才暂时复工的,若到时条件达不到,照样停工。”段成打断陈玉军。

    乔金宝没有责怪段成失礼,而是接上了这个话题:“是这么回事吗?陈玉军你是怎么答应的?可不能信口开合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答应的。”楚天齐说了话,“当时在长梁村,村民因为心中有担忧,便停了工。我赶到现场后,虽然百般解释,但村民担忧仍在,我只好先暂时答应。村民表示,现在可以复工,如果一周内达不到,便要再次停工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“哦”了一声:“那到底答应了什么?好办吗?”

    “村民说是希望拿到农业补贴,需要证明刘拙无错。”说过之后,楚天齐做着解读,“村民又拿那个谣言说事,说我阻止了农业补贴发放,如果补贴下来了,就证明我没有阻止。他们还听到传言,说是因为刘拙涉案,我将因此离开安平,他们担心到时没人管他们的事。除非证明刘拙是冤枉的,那么我离开的理由也就不成立了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“嗤笑”一声:“那你就答应了?你真的能左右国家政策?还是要干扰司法公正?太冒失了吧?”

    “乔书记,这帽子可太大了,我是想也不敢想,你也太挺举我了。”楚天齐冷冷的说,“我能做的就是尽量为刘拙争取司法公正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希望司法公正。”说着话,乔金宝把头转向乔海涛,“乔副县长,凶手涉嫌非礼少女案已经一周多,到现在还是悬而未决,这怎么行?你听到了吧,就因为这件事,经济作物种植事业都受到了阻滞,公众等着真*相,等着公正处理呢。你做为分管司法的政府领导,对于此案的拖沓是有责任的。”

    乔海涛回应着指责:“书记,我也时刻关心着此案进展,希望此案能尽快真*相大白,可是因为证据链不够完整,一直不好结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证据链不完整?非得当场抓到现行不成?”乔金宝“哼”了一声,“你应该不会顾念私情徇私枉法吧?如果凶手没有违法,他就是政府秘书,如果他触犯法律,那就是罪犯,准确表述是嫌疑人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,你错解我的意思,我是说释放刘拙证据链还有欠缺。”乔海涛给出了答复。

    什么?现场许多人都是一楞:释放刘拙?乔海涛真要徇私枉法?即使你是楚天齐的人,也不能这么明显吧?这是法律,不是儿戏。

    “乔海涛,你可真敢说。”段成直接质问起来,“你手中的权利是党和人民赋予的,是让你维护法律公正,是让你伸张正义,是让你为民做主,不是让你拉帮结派,不是让你为小圈子服务的。做为一名党员干部,我提醒你,你这样就是渎职,就是犯罪。”

    乔海涛一指对方:“段成,你凭什么大放厥词?凭什么大帽子压人?我警告你,你若再这么血口喷人,我将通过法律维护我的权益,也将请组织主持正义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故做镇静,转移话题了。冲你现在的说辞,你的立场有问题,我还准备请组织主持公道呢。”段成也手指对方,“当着这么多人替凶手辩解,这根本就不符合身份,连最起码的党员素质也不具备。”

    “段成,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?你负责这项工作吗?你都知道什么?从什么渠道知道的?消息来源合法吗?”乔海涛连连质问。

    有意思啊?好多人暗自发笑:代理人跳到前台了。两人不只代表了各自己派系的利益,也有着各自的利益诉求啊,为了那个常委名额要大打出手了。同时人们也暗自疑惑:乔海涛语气够硬的,按说这事他硬气不起来呀。

    乔金宝再次说了话:“以事实为依据,以法律为准绳,这是公正断案的基础,做为主管领导更应该深知其理,而不应该主观臆测,更不该徇私袒护。乔海涛,你既然这么言之凿凿,不妨说说。由于凶手乃是县政府秘书,县委常委会也有权要求你汇报此案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书记以县委常委会名义命令,那我就汇报一下。”做过说明后,乔海涛讲说起来,“此案截止到目前,进展是这样的。案件当事人之一,祁小霞至今失踪,而其陈述与刘拙应询严重不符,未能实现现场对质。依化验结果来看,祁小霞所述也出入较大。”

    段成直接打断:“乔副县长,请注意你的语气。祁小霞可是受害者,因为害怕而暂时不敢露面,但在你的描述中,全是对她行为的质询,你这分明有先入为主、诱导他人思维之嫌。”

    乔海涛看向乔金宝:“书记,我正向常委会汇报案件进展,竟然有人无故打断,请求常委会维护公正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咬牙道:“段成,闭嘴,听着就行,现在不到你说话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人们都明白,乔金宝并非对段成咬牙。

    乔海涛继续说:“祁小霞言说,两人共进晚餐时,都喝了酒,还说后来刘拙又猛灌了半瓶白酒。但对刘拙抽血化验后,结果显示,其体内酒精含量,仅为每百毫升十五毫克,相当于喝半瓶啤酒的量。这个数字,即使在交警查验时,也根本不够酒驾的标准,离着八十毫克的醉驾更差着老远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怎么会昏迷不醒?他的酒精含量应是一百二才对。”段成还是忍不住插了话。

    乔海涛没有回答,而是眼望着乔金宝方向。

    “是呀,这也是大家都疑惑的。”乔金宝替段成做了注解。

    乔海涛缓缓的说:“因为他血液中检出了安眠药成分。”

    什么?安眠药?安眠药加酒,可是要死人的。好多人都明白了这个道理,也更加疑惑,甚至震惊,怎么会是这样的化验结果,这与自己听闻信息不一致呀。

    “胡……”话到半截,段成终于噎回了那个“说”字,而是顺滑成了另外的内容,“胡广成,这是哪来的结果?这是你们警方出的吗?”

    胡广成刚才一直低着头,现在则抬起头来,但却没有做出回答。

    “胡广成,你说。”乔金宝语气森冷。

    这次胡广成说了话:“对于案件当事人刘拙,一共采血两次,分别给两家机构化验。第一次化验较快,化验机构结出的结果是每百毫升一百二十毫克。第二次化验较慢,部分化验结果正如乔县长所言。经过第二家机构进一步化验,血液中的酒精成分系‘新河纯生二号’啤酒,这与刘拙所言中午“喝两瓶啤酒相吻合”,而现场酒瓶中的液体却是五十六度新河老窖。

    出现这样的情况,我们非常重视,立刻责成两家机构重新查验。经过认真分析和追查,是第一次化验样本搞错,导致出现错误。目前,第一家化验机构已经对当事人做了处理,开除了化验室主任和当班化验员。另外,相关机构还对现场白酒瓶进行鉴定,从上面提取了指纹,而这个指纹并非刘拙指纹。”

    啊?怎么会这样?刚才听完乔海涛讲述时,好多人还在等着胡广成辩驳,想看看到底谁是李逵,谁又是李鬼。不曾想,却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说到震惊,最震惊的莫过于乔金宝了。因为震惊,他先是大睁双眼,然后又眯成了一条缝。而且腮帮肌肉不时鼓动起伏,显然是在咬着牙,应该不是因震惊而咬,反倒是极其愤怒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各位领导,这里有相关手续。”说着,胡广成打开文件袋,取出一沓纸张,托在双手之中。

    “来,给各位领导看看。”乔海涛走过去,接住了胡广成手中纸张,“加上复印件一共三份,正好大家一起看看。”

    很快,人们都看到了化验单,还有第一家机构的相关处理意见与说明,整个情形与胡广成描述完全吻合。

    “依据这些证据,可以排除刘拙作案嫌疑,应予释放。”胡广成说出了意见。

    马上响起了反对声音:“不行,小霞可是一口咬定了他,这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“吱扭”,会议室门开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