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补贴真要来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三天时间过去了,楚天齐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,于是拿起电话拨出了一串号码。

    很快,手机里传出声音:“县长,您找我?”

    楚天齐直接道:“村民情绪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村民积极性很高,全力配合何氏药业及县乡技术人员,认真做着管理、养护幼苗工作,都在等着回头钱。”对方声音至此,语气一转,“不过要是不能……县长,假如要是到时候有什么出入,或是时间上有推迟,就早一点儿告诉我们,我们也好早些时候给村民做工作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你们能做通工作吗?”

    “尽……尽力吧。”对方支吾着。

    “村民能够积极响应,我就放心了。回头钱的事完全不必担忧,你们只需关注村民在此期间有无异常,及时发现及时处理,如果事情严重,立即向我报告。”楚天齐嘱咐着。

    对方回复很干脆:“县长,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这样。”楚天齐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黑山乡没问题就好,只是已经星期四,那事怎么还没动静呢?再有一天多又到周末休息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桌上固定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拿起了电话听筒。

    “县长,下来了,下来了。”听筒里的声音由于激动,显得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一动,缓缓的说:“什么就下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你现在有时间吗?我马上过去。”对方声音很急。

    “过来吧。”应答之后,楚天齐放下听筒,脸上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很快,常务副县长柯扬敲门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径直来到办公桌前,柯扬仍然难掩激动:“县长,下来了,农业补贴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下来了好,有点晚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晚,不晚,好饭不怕揭锅晚,县长你看。”说着,柯扬把手中纸张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坐下呀,站的那么高,我有压迫感。”楚天齐微微一笑,接过了那沓纸张。

    “坐下,坐下。”自语着,柯扬笑呵呵的坐到了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纸张上,打印着一连串部委的名字,文件标题为《农业补贴发放新规及执行办法》,文件内容是具体规定和操作办法,尤其对个别区别于去年的环节进行了详细约定。

    看过整个文件内容,楚天齐心中大定,也高兴不已,但还是平静的说:“老柯,这样,马上对照办法,进行详情核实与审定。一定要工作详细,要有更具体的操作办法和流程,既不能有误差,更不能人为左右,切记必须准确无误。审核及发放时,工作必须细之又细,不能有任何含糊,必要时要亲自现场核实,也要对涉及的所有乡镇进行抽查。要和所有的乡镇领导、执行干部讲清楚,要求他们严格、准确执行文件,只有他们完全尽到责任,这件事才好保证万远一失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,你放心,我一定把这个工作做好。我若是连具体事项都做不好,就太对不住你了,也对不起广大农民朋友。”柯扬神色郑重,“我也考虑要对所有涉及人员严加要求,既要和他们讲清政策,也要制定相应惩制措施。对于执行不力,尤其是存在徇私舞弊的人员,要从严从重处罚,要杜绝个别人的钻空子心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点头:“我也赞成有相应惩戒措施,但也必须科学、合理、能够落到实处,便于操作。时间紧急,你和陈县长他们要加班加点去弄,必须保证按时完成核对工作,必须保证发放合理、准确。忙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说着,柯扬站起身来,然后又道,“县长,我替安平父老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老柯,谢我*干什么?这是党的惠民政策好,是中央政府的福利到位。做为政府工作人员,严格执行党和政府决议,是职责所在,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柯扬也笑了:“当然我们和老百姓都应该感谢党和政府,但安平老百姓也要感谢你,若是没有你的努力,怕是今年的补贴就要落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难道你也相信谣传?我有那么大的能量吗?”楚天齐反问着。

    柯扬摇摇头:“我当然不相信谣传,就凭县长的人品,绝不可能只为政绩而不考虑百姓,也绝不会那么武断和片面,补贴推迟发放肯定是上级有具体考虑。但补贴政策这么亲民,尤其和我们县现在农业经济发展模式高度吻合,这其中肯定有你的功劳。另外,在几周前,你就要求我按照具体种植模式,对全县土地耕种情况进行统计,也正好符合了文件上的分类标准。还有,近期你就曾经在贺家窑和黑山乡,有过两次类似的承诺表态。这些应该不都是巧合吧?”

    “那我要说就是巧合呢?”楚天齐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不信。”柯扬给出答复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轻叹一声:“哎,我又躺枪了,好人难做呀。”

    柯扬笑着回头,然后掩门离去。

    屋子里只剩下了自己,楚天齐顿时笑容满面。终于等到了,这个文件来的好呀,来的太及时了。现在文件已到,补贴金指定就要下来了。

    自从传出谣言那天起,楚天齐就盼着有类似文件出台。三月份,他曾打电话,托曹玉坤打听农业补贴情况,结果曹玉坤正好调任农业部,正好又负责这项工作。曹玉坤当时告诉他,今年的农业补贴不会取消,上级正在研究具体政策,正在对去年政策进行完善。当时听到对方的肯定答复,楚天齐顿时心中大定,推进农业经济调整的信心也更足。

    之后,楚天齐就经常向曹玉坤打听进度情况,为此在两周前还特意回了趟首都,专门向对方进行打听。曹玉坤当时告诉他,本月肯定能落实,也许一周左右就有结果。当他从首都返回县里时,正好赶上贺家窑乡长梁村村民停工,在回复村民时,也才能够做出那个二选一的承诺。结果农业补贴的事,没有提早落实,倒是刘拙及时洗冤没让自己放了空炮。

    在几次催问后,曹玉坤终于在三天前给出更准确回复,本周肯定下文件,紧接着资金到位。正是根据曹玉坤的这个消息,楚天齐也才能在黑山乡政府给出“回头钱”的承诺。在去黑山乡之前,楚天齐收到的那些来信,就是黑山乡和贺家窑乡村民写来的,都对经济作物种植表现出了一定担忧。现在这个政策来了,他们应该更放心,也更积极了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农业补贴即将发放,是可喜可贺的事,楚天齐、柯扬、陈玉军等人为此高兴不已,也忙碌不停。但为这件好事烦心不已的人,也大有人在,段成就是其中之一,当然他烦心的并非此事本身,而是所谓的深层次原因。

    在听闻这一消息后,段成第一时间就找到乔金宝,表示了自己的忧虑。

    乔金宝在听段成讲述担忧后,沉吟了一会儿,才说:“我觉得不可能。农业补贴那可是国家大政方针,是需要多部委联合研究的事,很可能还会上报到更高层,岂是他一个小县长能左右的?至于你说的那些巧合,我觉得纯属就是巧合,顶多也就是他可能从发改委听说过个别‘内部消息’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,那巧合也太多了吧?一桩桩、一件件,一条条、一款款,几乎那个文件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。他已经在不同场合表露过补贴要发放的消息,当时我还以为他在放空炮,或是万不得已,现在看来却是有的放矢。尤其是他发展经济作物种植,补贴政策就对这样的项目就倾斜,这更是巧的不能再巧了。难道就他命好,他想干什么上面就能扶持?”段成仍表示怀疑。

    “可能人家就是命好吧。当然了,人家自有优势,又是中央党校学习,又是发改委工作,自然对相关政策解读更精准,对整个经济形势预测也能更贴近一些。在这方面,我们自是没有人家那种经历,这也是现实。”乔金宝缓缓的说,“至于你说这事是他操作的,我不能苟同。别说是中央或部委政策了,就是新河市的政策,你能左右吗?我能左右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哪能左右?我就是一个小副处而已,你也不能吧。”停了一下,段成又补充道,“当然他和我们不一样,他能在上面混过,肯定有一些关系,也许某些关系就是在关键岗位、关键部门,正好就操作着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“嗤笑”一声,摇摇头:“老段呀老段,以前你是绝不相信人家有后台的,现在怎么也相信了?如果人家的后台都能左右了这个政策,你说你还能和人家斗吗?还能斗的过人家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,那咱们就任人宰割,就任由他骑着脖子拉*屎?兔子急了还咬人呢。”段成支吾着,显然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老段,你也咬过了人家几回,哪次咬到了?哪次不是被人家收拾的够呛?”乔金宝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书记,难道你就认了?”段成梗起了脖子。

    “补贴真要下来了。”乔金宝答非所问着。他当然不甘心,他当然也疑惑,但他不能跟段成讲。他发现这小子真是个饭桶,同时也不禁怀疑这小子的用心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