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九章 绿帽哥不会善罢甘休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放假期间,除了晚上整理一些文档外,楚天齐大部分时间都在路上跑,都在观察治超卸载情况。有时是与楚晓娅同乘一辆车,有时是各坐各的,但两人都是同时去往同一超卸站。前几次都是以暗中观察为主,偶尔露面,最后一天则直接现身,因为超卸站已经识破他的“伎俩”,已经能够认出那辆车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采用暗中方式,主要是为了看到最真实的情况,既看交警和路政人员工作状态,也看卸载工作推进难易程度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孙廷武也带人去了路上,市公安局分了好几拔去。但孙廷武也明白楚市长暗访的心思,从不主动打扰,除非楚市长直接找他。当然在两个男人见面的时候,楚晓娅并不在楚市长车上。

    从这三天的观察来看,交警和路政执法都很严格,也很正规,但卸载工作难度不小。虽然在此期间,对超载车辆有效实施了卸载,但期间并不顺利,好几次都是剑拔弩张的状态。有的司机玩横的,大有“让老子卸载,老子就拼命”的劲头,甚至以死要挟;有的司机则是“肉头阵”,要么装病,要么躺倒不起,可谓无赖至极。

    面对司机的软、硬手段,执法人员始终坚持文明执法、严格执法,最终攻克了这些堡垒。不得不说,孙廷武、楚晓娅对属下的要求很到位、很严格,提前公示一个月,也有助于卸载的正式实施。

    但楚天齐依旧叮嘱孙、楚二人,一定要严密关注,一定要提高警惕,也一定要文明执法。他告诉二人,短期内工作能够推进,说明不了什么,必须有一个相对长时间段的平衡才行。

    一月四号上班后,楚天齐又处理了一些事情,还到主管部门转了一圈,于第二天便踏上了进都之路。在走之前,自是又向李子藤做了一些嘱托,尤其事关安全的事项更是重点叮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月五号这天,楚天齐是早上七点多出发的,九点多便到了首都区域,可是在进主城区时赶上了堵车。

    所好的是,已经见惯了这种样式,而且也没有火烧眉毛的事,楚天齐并不着急。岳继先那是血与火中锻炼出来的,对待这种事情更看得开,不急不躁的“蜗速”移动汽车。

    反倒是有人急的不行,一会儿一个电话,一会一条短信的,不时问着具体*位置,不时询问着行车情况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再起。

    笑着摇摇头,楚天齐接通了电话:“老曹着什么急?今天指定能到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必须中午前赶到。刚才也是凑巧,我准备问问邢行长什么时候有时间,结果他说下午要赶飞机,中午有两个小时。他这次要出国一个多月,错过的话,肯定得春节后才能再见面,很可能就出正月了。”对方的语气很急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紧道:“那好,我们尽量赶,去哪见?”

    “*饭店怡心居,十五层,到楼下再打电话。”对方报出了具体地点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楚天齐说完,摁下红色挂断键。又对着岳继先说,“想办法快点,争取在十一点半左右,赶到*饭店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岳继先应答一声,眼睛紧紧盯着前方。

    汽车还是蜗速,那么多汽车在那堵着,前后都没有空间了。

    又蜗速行驶了十多分钟,越野车挪出了一百米左右,不过却也到了一个便道出口处。

    岳继先左扭右拐,楞是在不可能的情况下,挪到了出口处,冲了过去。不用说,这种做法肯定违章了,但岳继先有办法处理,自是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从便道出去后,汽车没有再驶上主路,而是顺着人行道走了几十米,便拐进了一条巷子。

    移动、鸣笛、转弯,汽车在巷子中扭动着前行。虽然要注意人、车安全,巷子里走的并不快,但和蜗速比起来,几乎相当于高速动车速度了。

    出了这条巷子,从主路十字路口通行后,汽车再次钻进小巷,依然是移动、鸣笛、转弯等动作。

    就这样,走了十多条巷子,转了两次大弯,*饭店已经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看到前方的饭店,楚天齐笑着说:“刚才走的这条路线,让我想起了以前的货郞,恐怕除了他们,没有人能找到这些巷子了。

    岳继先“嘿嘿”一笑:“他们也未必找这么全。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又响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老楚,再有半小时行不行?抓紧呀,邢行长十二点肯定能到,他就在楼里开会,咱们要提前迎候才对。”对方的声音依然很急。

    “马上就到,五分钟。”楚天齐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对方显然不太信,“我跟你说的是正经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正经呀。”楚天齐说完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滋”,越野车适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推开车门,跳下汽车,向着*饭店走去。

    由于通往饭店旁侧这百多米堵满了车,楚天齐只能贴着便道边沿行走。

    可能是楼房遮挡了太阳,而且楼体间有风的缘故,刚一下车,还觉得很凉,似乎比定野市冷的多。

    下意识裹了裹风衣,楚天齐加快步子,很快通过了拥堵区,来在*饭店主楼前。

    踩着台阶,楚天齐向楼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老楚,你真到了。”随着话音,一个胖乎乎的身影从楼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曹司长,让您久等了。”楚天齐笑着,快步迎上前去。

    来人不时别人,正是前发改委同事,现农业部副司长的曹玉坤。

    曹玉坤直接就来个熊抱,拍打着对方后背:“老楚,你是非想让我喊你官称呀。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,感觉像棉手套在按摩。”楚天齐调侃着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。”曹玉坤松开对方,看着自己的胖手,“这哪是手套,分明是面包嘛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两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说笑着,两人走入主楼,钻进电梯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一声,电梯停在十五层。

    轿厢门打开,二人先后出了电梯。

    楼道里很静,灯光也很暗,显然这里是住宿区,住宿区专门辟出的餐饮包间才更高档。

    直行大约二十米左右,曹玉坤示意右拐。又走了十来米,再向右一拐,出现一扇屋门。

    曹玉坤取出一张磁卡,开了屋门,二人走了进去,迎面又是一个屋门,屋门门牌上是“怡心居”三字。

    屋门从里面推开,两名高挑清秀的女服务员走出门来。

    楚、曹二人进了屋子,先行坐到外间沙发上。

    服务员立即上前,给二人倒上了茶水。

    “你俩先出去吧,有事再喊你们。”曹玉坤示意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好的,先生。”应答着,两名服务员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了眼屋门,曹玉坤道:“老楚,我说的邢行长,是陆路交通银行的大行长,平时很难见到的。说实话,虽然我们家与他关系不错,可一年我也就能见到他两、三次,有时还是他去看望我爷爷的时候。邢行长肯定不管具体业务,不过只要与他见上一面,对于后面的操作指定有益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明白。老曹,真没想到,你竟然和银行一把手这么熟。以前怎么没听你说?”

    曹玉坤“哼”了一声:“你也没问呀。这次要不是我正好打电话,可能你还不说呢。自从做了常委副市长,你这联系可是少了,不要太官僚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埋汰我们土包子了,在部委领导面前,我根本什么也不算呀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看了看表,“现在十一点三十五,我们是不是该出去迎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早。”曹玉坤摆摆手,“邢行长要是到来的话,秘书会提前告之的。早出去也不好,万一遇到熟人,也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继而问道:“那个小子怎么就调出部里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你情敌呀?”曹玉坤已经知道了欧阳玉娜其人,便拿这事调侃了一句,然后又说,“他调走比什么都强,要不我俩一个司,他还是第一副司长,那他还不得给我穿小鞋?他这次调走,显然是想谋大发展,虽然暂时是常务,但市长再有一年多就到站,他是直接谋着政府一把手去的。据小道消息说,也许那个市长明年就退,到时他可能就早些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那家伙的脾性,能做一个称职的父母官?我真担心他把市里的小姑娘都祸祸了。”楚天齐语带担忧,真觉得有这个可能,那家伙可是有前科的。

    曹玉坤“嘿嘿”一笑:“老楚,这就不对了吧?你先把人家女人玩了,直接给人家送了一顶绿帽子,人家咋就不能找别的女人乐呵?你这州官放火,也得让百姓点灯吧?”

    “尽瞎说,根本就没有的事。”楚天齐点指对方,“他能算百姓?这是百姓被黑的最惨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黑不黑不说,我只知道绿帽哥绝不会善罢甘休,你一定要小心才是。”曹玉坤拍了拍对方肩头,“老婆让别人先给开发了,给谁也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抖胳膊:“你,怎么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是曹玉坤手机在响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