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三十七章 热脸贴冷腚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市长的讲话赢得了众人热烈掌声,掌声既是对领导的尊重,也是发自内心的佩服。

    怪不得年纪轻轻就是常务副市长,人家的水平和能力就在那,这讲话既有高度,又有实际内涵,很好的体现了“高瞻远瞩”与“脚踏实地”的有机结合。再结合先前走访科室的作派,不佩服都不行。

    待到掌声停歇,楚天齐转头问:“门主任,下面……”

    门玉玲接过了话头:“楚市长,还有一项议程,冯副主任汇报重点项目工作推进情况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才缓缓的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从常务副市长的语气中,人们听出了一种冷慢与无视,还有一种迁就。冷慢、无视的是常务副主任,迁就的是主任的面子。

    人们理解的不错,楚天齐就是故意要这么做,故意让冯俊飞知道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冯俊飞当然读出了这种态度,从对方一出电梯就读懂了,从几次预约被拒就读明白了。可他别无选择,只能硬着头皮,继续忍受着白眼甚至羞辱。

    看到副手的发楞神情,注意到楚市长的冷厉眼神,门玉玲咳嗽了两声,以示提醒。

    冯俊飞这才醒过神来,冲着楚市长讪讪一笑,又堆上了满脸谄媚,然后拿起面前那沓纸张,宣读起来:“尊敬的楚市长,感谢您在百忙之中莅临发改委,为我们送来了关怀与温暖。我和同事们都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,欢迎您的到来,并为能够聆听您的谆谆教导而荣幸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一串拜年话,楚天齐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自是注意到了楚市长的神情,冯俊飞再次谄笑了一下,才又读起后面的内容:“全市重点项目,共有五大类,十五大项,具体说来……”

    在冯俊飞读资料的时候,楚天齐没有打断,就那样听着。

    看到楚市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冯俊飞既难受又忐忑,难受的是让人当众无视,忐忑的是还将面对什么。这么一走神的工夫,竟然读串了行,语句也不甚连贯。

    尽管听着磕磕巴巴,但楚天齐仍然没有插话,依旧默然的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意识到不妥,冯俊飞停下来,借着咳嗽之机,调整了一下心绪,才又开始读起。这次要好了一些,起码都连成句了,但冯俊飞的那份不安还在,而且越发的忐忑了。

    开始写稿的时候,总担心汇报内容过少,担心汇报不够全面详细。现在读起来,冯俊飞又暗骂这份东西——老太太裹脚布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读完了最后一个字,冯俊飞长嘘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屋子里静了下来,没有人说话,也没有其它声响。

    腮边肌肉跳了跳,冯俊飞尴尬的转向旁边:“市长,请您指正!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了话:“冯副主任,纠正一下,我是副市长,请不要胡乱称呼,这样不好。”

    冯俊飞恨不得给自己个大耳刮子,嘴咋就这么欠,拍马屁还让人家呲了一脸屎。他只能把恨装在心里,嘴上却还得表示着歉意:“是,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揪着这个问题,而是又问道:“冯副主任,全市重点项目中,你一共罗列了十五大项。那么请问,在旅游项目中,具体哪个项目的开发前景最优,依据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玉赤县仙杯峰的前景不错,当初还是您先发现的。主要依据是:一、仙杯峰风景优美,自然生态非常完整;二、仙杯峰文化底蕴深厚,那里是研究鲜卑文明的重要所在;三、……”

    一直等对方讲完,楚天齐才说:“我不这么认为,市旅游局的整个规划也不是这样的。仙杯峰我接触过,对那里的一些情况也有了解,在当初还曾经成为玉赤县旅游的龙头。但是放眼全市,结合近几年的运作情形来看,尚礼县的草原部落风情游势头更强劲。理由也有五条:一、尚礼县地处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楚天齐的讲说头头是道,似乎在理,但冯俊飞也不禁暗自腹诽:我又不是旅游局长,哪能知道这么详细?

    讲完项目以后,楚天齐又道:“当然了,这也是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的事,不能一概而论。不过据我了解,市旅游局是把尚礼县草原部落风情游放前边的。冯副主任,在所有重点项目中,重点项目办应该重点关注哪几个项目?或者说哪几个项目更重要,存在的变数大,风险也较大?”

    冯俊飞略一沉吟,然后道:“既然是重点项目,那就都比较重要。要说重中之重的话,我觉得还首推市民广场工程,那是献礼工程,是为沃原撤地区建市三十周年献礼,既有政治意义,也有实际使用价值。要说风险较大的,应该是投资额最大的生态电力项目,累计投资要达到三百多亿,首期投资就已经五十亿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你这么认为呀。我也有点个人看法。市民广场确实需要关注,但我认为应该从风险方面进行关注。按照现在规划设计,三期工程下来,要达到八个亿,这在所有项目中,投资并不特大,但却完全是财政拨款。八个亿的资金,这得需要多少亿工程来挣呀,而且这还没考虑物价上涨因素,可能到时累计十个亿也不止。这可是纯粹财政拨款,到时很可能就拿不出来,这需要早做关注。

    要说当前最重要的工程,我觉得是全市棚户区改造,这项工程最终可能涉及几百亿或更多,当下已经立项的就有上百亿。关键是这里面牵扯人数众多,仅是一期工程,市里就会涉及上万户家庭,那就是四、五万人,算上县里恐怕得有三十几万吧,几期人数合计上百万。这项工程搞的好与坏,不但牵涉资金巨大,还涉及人数众多,对社会稳定影响深远。”

    听着楚天齐的这几段论述,好多人都频频点头,以示认同。

    冯俊飞则心中暗道:混充什么大尾巴狼,纯属瞎显摆。还不是在报复老子?

    其实楚天齐就是在报复冯俊飞,但不是为了报复而报复,而是要用事实教导对方如何做人、做事。

    之后的时间里,楚天齐没有再追问其它问题,也没有对冯俊飞的汇报进行评说。

    整个汇报会,在门玉玲主持下,宣告结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面灯影摇摇,屋内醉眼迷离。

    冯俊飞喝醉了,下午下班回家就喝,到现在已经三个来小时,喝得和老婆大吵了一顿,老婆都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……谁他娘在叫,还是那个臭娘们?哦……又是你个‘处理品’?”冯俊飞转着圈找,但却不去拿近在眼前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

    总算发现了目标,冯俊飞盯着手机,嘴上不停的用劲:“他娘的,是你这小……小娘们,是你吵老……子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冯俊飞伸手去抓手机,抓了好几下也没拿起来:“吆……喝,小娘们还这么滑溜,还跟老子捉……捉迷藏?看你往哪……里跑?”终于算是抓起了手机,还差点脱手而去。

    “叫,我让你叫。”冯俊飞左手在手机上拍打起来。

    “俊飞,俊飞……”手机里忽然传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谁,谁在叫老子。”冯俊飞又转起了圈,来回找着。

    手机里音量立即大了好多:“兔嵬子,我是你大伯。你是不又喝猫尿了?”

    “大,大伯,大伯干一杯。来,哥俩干一杯。”冯俊飞举起手机,向嘴边比划着。

    “喝成这个蓝蛋了,怪不得你媳妇说。”手机里骂道,“他娘的,我倒浇你一脑袋凉水。”

    “浇水啊。”冯俊飞一边应着,一边拿起大杯凉水,真得浇到了头上。

    凉水从头上向下*流去,流进脖子,滴到地上,甚至流进了裤子里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,稀里哗啦的?”对方的声音再次传来。

    让凉水这么一激,冯俊飞一下子清醒了不少。听到手机里的声音,赶忙在纸上擦了擦手机,才又说:“大伯你说什么,是不小丽又跟你告状了?”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一下,可能是疑惑这忽然利索的语句。然后传出声音:“俊飞,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哎,热脸贴冷腚,姓楚的给咱穿小鞋呀。”叹着气,冯俊飞讲说起来,“我已经连着好几天和他预约,一直都说没时间,那倒也罢了,总得装装象嘛。今天他去单位检查,我是热情欢迎,还奉承汇报,可他一点儿都不给面儿,就跟直接打脸没什么区别,也太不是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“哦”了一声:“你再说的详细点,把预约的情况,还有他今天去的详情都讲说一遍,越清楚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咋详细?”尽管疑惑,但冯俊飞还是从头讲了起来,“上周四的时候,我给他秘书打电话,说是要拜访他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讲说,手机里沉默了好大一会儿,才传出缓缓的声音:“儿啊。从你讲说的事来看,你还应该继续好态度,继续预约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我死皮赖脸?”冯俊飞不以为然,“还让我热脸贴冷腚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说的这样,心诚则灵。只要你心够诚,态度也诚恳,他不会永远这么对你,原因有五……”对方耐心的讲说起来。

    听着听着,冯俊飞的烦躁情绪平静了一些,慢慢坐到了沙发上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