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五章 他们不会贷给你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到来,离月底只剩三天了,其实离年底也仅剩三天。

    从早上一上班,楚天齐就开始去银行。多半天下来,四家银行都跑到了,在其中三家都见到了分管领导,还有一家银行领导出差,没见到。

    虽然与那三家领导见了面,但和没见那家的情况一样,整个手续评估工作没有实质推进。其中两家的评估工作还在进行中,具体什么时候可出初评结果,还是个未知数,对方的回复依然还是“再等等”。

    只有一家的信贷部门出了初步意见,但结果很不好:项目非常不适合本行放贷。尽管结论已经很不利,但对方仍然表示,会尽量帮着争取,请楚天齐“多多理解,再等等”。

    得到这一家的初步结论,楚天齐似乎也看到了另几家的评估结果,更意识到情形的不乐观。也难怪,先不说项目的整体前景如何,光是银行要的手续中,好几项关键手续还都没办,银行岂能不慎重?

    今天去的最后一家是陆路交通银行河西省分行,与钱副行长告辞,楚天齐出了银行,来在街边打车。

    在星期六的时候,楚天齐派岳继先到首都办事,得今天晚上才能回来。出来的时候,他懒得开车,就是打的车出来的。

    看着过去好几辆出租,楚天齐招手示意,但车都没停下来,车上全有人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一阵寒风吹来,卷起了地上微尘。

    楚天齐下意识背过身去,但仍然眯了眼睛,便抬手揉了揉。

    “嘀嘀……”汽车鸣笛声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转头看向路边,楚天齐发现一辆汽车刚刚停在身侧,但却不是出租汽车。

    谁呀?楚天齐哈腰望向车里,但车上贴着防晒膜,没看进去。正考虑着要不要从前挡玻璃去看,副驾驶车窗玻璃摇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楚市长呀,要不要上来?”驾驶位的人说了话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已经看清开车人是谁。略一迟疑,说:“欧阳主任忙吧,我打车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上来吧,能为楚市长服务一次,也是我的荣幸,楚市长可不要太官僚了。”对方笑着说。

    再推辞就显得太矫情了,楚天齐不再客气,跨前一步,拉开车门,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开车人不是别人,正是曾经的朋友——原玉赤县农村信用社主任欧阳玉杰。

    “楚市长有时间吗?”欧阳玉杰一边启动汽车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吗?”反问过之后,楚天齐给出回复,“我不忙。”

    “去我那坐坐吧。”欧阳玉杰说着,驾驶汽车向前驶去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楚天齐应答了一声。

    汽车穿行在车流中,直行、拐弯、过路口,奔向目的地。

    除了刚开始的简单对白,欧阳玉杰不再说话,好似专心致致的开车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没有言声,而是在心中想着事情。

    说起来,楚天齐与欧阳玉杰早就相识,欧阳玉杰算是他步入仕途后第一个贵人,曾在他遇到工作困难时,提供了重要帮助。当然这其中有欧阳玉娜的因素,但对方的帮助也是实打实的,否则他的局面很难打开。

    只是在后来的时候,因为家里反对欧阳玉娜和楚天齐接触,欧阳玉杰与楚天齐也就刻意保持了距离。有时还不得不站在家族立场,向楚天齐传递一些信息或是警告。在这种情形下,两人关系自是就疏远了。而且楚天齐也不愿意多与欧阳家族的人接触,本来自己就不准备接受欧阳玉娜的感情,又何必做出让大家都为难的事情呢?

    自从欧阳玉娜嫁给明若阳,而且欧阳玉娜受伤昏迷后,楚天齐更不愿见到欧阳家族人,他恨欧阳家的人。尤其自与明若阳有过几次接触、碰撞后,他更认清了那个明家少爷的嘴脸,也就对欧阳家人更恨了,觉得是他们把欧阳玉娜推入了火炕。

    相比较而言,楚天齐倒是没把欧阳玉杰等同于其家人,他理解欧阳玉杰的难处,而且欧阳玉杰做的也不过分。但因诸多因素影响,两人之间还是有着浓浓的尴尬,也产生了一定隔阂。近几年以来,两人基本没了联系,对方在没回自己的拜年短信后,楚天齐也就再没打扰过对方。

    汽车忽然一个急刹车,楚天齐差点磕在前挡玻璃上,思绪也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抢着找死呢,不长个眼。”欧阳玉杰右手拍在方向盘上,恨恨的骂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到,一辆白色大越野栽歪着,插到了汽车前方,车身正继续扭动着,显然还要再绕过更前面的那辆车。

    欧阳玉杰又启动了汽车,不多时拐过右边岔口,奔着楼顶竖有“信用联社”字样的大楼驶去。

    很快,汽车便进了省信用联合社大院,停到车位上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欧阳玉杰说着,拔下车钥匙,推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二人相跟着,走进大楼,进了电梯,电梯在六楼停下。

    在这过程中,凡是穿统一制服的男女,只要遇见欧阳玉杰,都会面带笑容的称呼一声“欧阳主任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出了电梯,在欧阳玉杰引领下,楚天齐进了信贷部主任室。

    示意楚天齐在沙发落座,欧阳玉杰张罗着沏茶倒水去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扫视着屋里的陈设。屋子不太大,但整个装修很显档次,突显出“有钱”单位的特点。

    正面办公桌上桌签显示,欧阳玉杰正是河西省信用联社的信贷部主任。

    看到“信贷”字样,楚天齐不由得想到了贷款的事,但也仅是瞬间,便挥去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起初到省里跑贷款的时候,楚天齐就没想过要到信用联社。信用社成立初衷,就是为农业、农村、农民服务,现在虽然业务拓展了好多,但支持“三农”还是核心任务。即使现在不专做“三农”业务,但显然信用社还不具备支持干线公路的放贷能力,从来也没有过这种动作。

    当然了,即使信用联社有这种业务,楚天齐也不准备和欧阳玉杰发生这样的交往。这倒不是他多么记仇,而是他知道,一旦有了这种合作,明若阳势必要记恨明家,势必要向欧阳玉娜发泄怒火。

    “来,喝茶。”欧阳玉杰把茶杯放到茶几上,也坐到了旁边沙发上。

    冲着对方微微一笑,楚天齐说了声“谢谢”。

    欧阳玉杰笑着说:“楚市长身居高位,还站在路边等车,这也太低调了吧?你可别说是为了低碳环保,也别说是汽车没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司机这两天不在,我自己也懒得开,主要是停车太麻烦,有时找上半个小时也未必有地方。”楚天齐实话实说,然后问,“你什么时候到的省里?上次咱俩见面还是在市里呢。没多长时间呀,你这就升任省联社领导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还叫官?就是一个标准跑腿的,今年刚回省里。倒是楚市长,短短几年不见,已经成了厅级领导,真是可喜可贺。”欧阳玉杰语气带着调侃,“你这不在办公室吹空调,咋跑到大街上吹凉风去了?”

    “诶,去求爷爷告奶奶了。从十二月……”楚天齐没有隐瞒,讲了这些天的事项,也说了到目前的情况。

    一直听完,欧阳玉杰带着一抹笑意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楚天齐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他们绝不会贷给你的。”欧阳玉杰说的很肯定。

    “不会?”楚天齐不明白对方为何如此笃定,但他知道肯定不会是“同行相轻”,可也疑惑欧阳玉杰为何会有此一说。

    欧阳玉杰进一步说:“他们没有这个权利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贷款额,肯定要经过总行批准,可也得省行具体操作呀。再说了,他们也都接了手续,也在近一步推进呢。”楚天齐提出不同看法。

    欧阳玉杰给出回复:“由省行具体操作,这没错,但却不是这么个程序。像是这么大的项目,必须由各自最高总行先决定是否要做,然后责成省行操作执行。你现在的程序是反的,不符合各个行的惯例。

    可是,各个银行都有审批权限,也有审批惯例。既然最高总行把着审批权,那他们就要很好利用这个权利,也要对自己的审批负责。现在全国都搞大项目,大项目也都找到了这些总行,而放款额要远远小于需要额。在这种狼多*肉少的情况下,亲自找到门上的客户都排不过来,总行又岂会顾得考虑省行的项目?

    我们单位性质与这些国有银行不一样,但都是金融口的,我对他们这些规则很清楚。省分行又焉能不清楚?但他们却接了你的手续。这主要是基于三种考虑:一是他们也有做成这个业务的意愿,虽然成功先例少之又少,但他们还想去‘中彩票’,万一成了,那就是大业绩。即使没成,他们也没有任何损失。二是占有心理,他们生怕别人抢去了肥肉,只要别家省行做成,那自己银行的业务占比就会受到很大影响。三是结交。他们都知道你不是一般人,在通过这事套近乎,全都由副行长亲自接待,就说明了这点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楚天齐急忙反问。

    欧阳玉杰点点头:“绝对是真的,不用再耽误了,你下一步还是找总行吧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