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乔海涛晋升常委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开始,安平县委常委会召开。

    今天的常委会仍由乔金宝主持,但乔金宝在做过开场白后,便把时间交给了副书记安可为。安可为按照会议主题,四平八稳讲说起来。

    今天会议主要内容就是党建,安可为是专职副书记,又主管党建工作,由他主讲倒也无可厚非。只是乔金宝的表现太过低迷,不但说的话特简短,而且心不在焉、无精打采的,完全就是应付。其实其他人也是在应付,他们的心思早飞到会议之外的内容上了。

    虽然乔金宝表现反常,但现场众人倒是不以为然。他们知道,就冲近阶段发生的这些事,乔金宝要能精神头十足的话,反而不正常了。远的不说,就拿五、六月份来讲,一桩桩,一件件,全是楚天齐扬眉吐气,而乔金宝却是灰头土脸。最关键的是,大家都心知肚明,每次都是乔金宝派人攻击在先,但却又在关键时候大败而归。

    近期,人们还在关注着一件乔、楚斗法的事,那就是对赵中刚的处理上。虽然赵中刚是自己找上门去,看似拿农业补贴说事,但在座众人都耳聪目明的很,都知道赵中刚就是受乔金宝蛊惑,即使不是其本人,也是指使手下所为。已经有可靠消息,有人见到了赵中刚和肖月娥在酒店聚会,聚会的日期就是赵中刚第一次到县长办公室闹事那天。肖月娥出马,就代表着乔金宝,只不过更便于遮人耳目而已。这足以说明,赵中刚上门闹事,就是替乔金宝代言。

    赵中刚二次上门的详情,众人都知道了。虽然对其和四壮汉处理还没最终结论,但现在一直被公安局关着,已经表明赵中刚这回合是败了,也就是说乔金宝又败了。现在众人都等着看接下来的戏,即赵中直、楚天齐斗法上。如果赵中直出手和楚天齐相斗,乔金宝就相当于间接赚回一回合,和之前相抵,也不算栽,可能还会略有小胜。如果在赵中直相逼下,或是楚天齐主动退缩,那么楚天齐就算败了,乔金宝也相当于赚回一回合。但如果楚天齐没有退缩,而赵中直也未出手,赵中刚等五人最终被惩治的话,那楚天齐就是大胜,乔金宝则是大败。

    据人们所知,现在还看不出赵中直是否出手,也看不出楚天齐是否退缩,似乎应该算是僵持阶段,按说乔金宝不应该这样,应该继续观察才对。难道说乔金宝已经知道结局,难道结局对乔金宝不利?

    众人大都猜测着乔金宝的心情,心思根本不在会议上。乔金宝的心思岂会独在?他确实在等着,在关注着,虽然现在形势还不明朗,但心里却越来越没底了,他真怕赵中直、楚天齐都和正常人不一样。从这几天的梦境来看,对自己很是不好,但愿这梦是反的吧。以前的时候,乔金宝并不迷信,他始终坚信人要现实,只有现实一些才能走的更远。但近几月中,凡是做了不好的梦,必定会应在一、两件事上,而这两天连续做噩梦,不知是对前几个事项的补充说明,还是在预示着新的不顺。

    老天不要再跟我乔金宝过不去了,不能总是欺负一个老实人吧!心中默默祈祷后,乔金宝抬起头来。他这才发现,那些人大都偷偷瞅着自己,或是干脆两眼发直。这哪有开会的意思?乔金宝不禁大为光火,便重重咳嗽了两声:“咳、咳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大都还没有感觉,安可为反倒有了反应:“书记,您要说事?”

    “继续。都好好听着。”乔金宝给出回复,也对那些人提了要求。

    现场众人都不同程度的调整了坐姿,或清了清嗓子。

    讲说声再起,众人都坐正了身子,眼睛也不再斜视,现场顿时有了开会的样子。

    妈的,这些家伙就是欠收拾。暗骂一声,乔金宝看起了面前的稿子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”,一阵蜂鸣声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都看向发声处,安可为也停止了讲说。

    扫到手机上的来电号码,乔金宝不由得一皱眉,同时快速按下接听键,把手机捂到耳朵上:“您好……是,我是……什么……哦,好……好的。”

    所有目光全集中到乔金宝这里,有人盯着他紧紧捂在耳朵上的手机,有人则注意着他的表情,个别人还看着他嘴唇的翕动。大家注意到,乔金宝神情经历了疑惑、惊讶、无奈、装样等过程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乔金宝暗嘘了口气,沉声道:“休会十五分钟。”停了一下,又说,“楚县长、安书记,你俩来一下。”说完,起身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楚天齐、安可为闻听此言,都站起身来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即将出门之时,乔金宝猛的收身,回头说道:“夏主任,通知县委、政府所有副处实职人员,十分钟内赶到这里开会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夏茂成迟疑着,接下了任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依然是县委第三会议室,县委七名常委依旧还在,但却多了十多名副县长、政府党组成员和副调研员。这二十多人全都盯着门口方向,等着即将到来的人,等着聆听会议内容。虽然不清楚具体是什么事,但人们都意识到,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“蹬”、“蹬”、“蹬”,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传来,乔金宝、楚天齐、安可为依次走进会议室。

    众人目光在三人身上移动,最后都落到了安可为右手上,那只右手拿着一个蓝色公文包。

    为什么忽然拿包?包里有什么?这里面的东西和会议有关吗?

    很快,三名正处领导落座,那个蓝色公文包也放到了桌上。

    目光冷咧的扫过每个人脸上,乔金宝重重咳了两声,才开始说话:“同志们,临时召开常委扩大会,是要向大家宣布一个文件。由安可为同志进行宣读。”

    安可为拿起文件袋,拉开拉链,从里面取出一张纸来。

    好多人都下意识的伸长脖子,想要尽量第一时间看到纸上内容。但显然安可为早有准备,纸张竖着拿在手中,呈给众人的是空空如也的纸张背面。

    似乎有意调动人们好奇心,安可为拿着纸张扫视众人后,才把纸张放到眼前,大声宣读起来:“任命决定。经**新河市委组织部部务会议研究决定,报市委常委会批准,决定任命乔海涛同志为**安平县委常委,继续兼任副县长。”

    什么?什么?虽然人们没有出声,但惊愕的表情分明写着疑问?有人怀疑听错了,有人疑惑文件来的时间,有人觉得不可思异。

    不管别人什么想法,安可为已经按照例行程序,也是刚刚商量好的议程,进行起了下面的环节:“刚才我受新河市委委托,代为宣读了对乔海涛同志的任命文件,介绍该同志生平。乔海涛同志政治立场坚定,思想觉悟高,实践工作经验丰富,是位非常优秀的党员干部,也是位优秀的公安指战员。乔海涛同志历任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先前的质疑都不复存在,人们更多的是想着“为什么”。不止其他人发出了这样的疑问,就连当事人自己也是暗问不止。

    其实乔金海涛早就盼着这一天了,从升任副处那天就想,担任副县长后还想,尤其自常委缺任后想法更强烈。但相当一段时间里,他只能把这种想法深深压在心底,强迫自己不去想,尽量不为这不现实的想法伤神。在去年十月份,随着乔金宝移师县委,随着常委副县长柯扬递进到常务,常委位置就空了出来。即使不久楚县长到任,但这个常委位置一直空着,一直没人成功进位。

    在那个时候,乔海涛第一次感受到常委位置如此之近,心中的那份欲望再次不受控制的蹦了出来。其余非常委副县长中,自己可是排名最靠前,是最应该被递补为常委的。在兴奋之余,乔海涛冷静下来,他知道,应该的事多了,但没有上面的支持,就没有应该之说。在新河市里,自己的支持可怜,原来老领导退休了,根本就没有晋升常委可借助的力量。而在安平县里,更是两眼一抹黑,自己是纯粹的外来户,绝没人会推荐自己,尤其本家书记更不会。火苗升的快,熄的也及时,霎时希望之火又灭了。

    只到楚县长青睐自己,只到楚县长曾经予以鼓励,那个熄灭的火星才又燃起,但也仅是一个微小希望而已。楚县长也才初来乍到,是比自己更纯粹的外来户,等他站稳脚跟也才可能有自己的希望。后来虽然楚县长势头很猛,乔海涛的希望又近了一些,但他也没敢多想,而是在心里告诫自己:还早着呢。

    可这一天却来了,这么早就来了,几乎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就来了。这是真的吗?想至此,乔海涛悄悄在腿上捏了一下。疼,很疼,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请乔海涛同志发言。”安可为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叫我?乔海涛这才醒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啪”、“啪”、“哗”,掌声响了起来,好像是今天会上的第一次掌声,是楚天齐带头鼓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!”慌乱之中,乔海涛赶忙起身,只想到了这个叠字词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