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太没意思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最后的轻微走动声消失了,周围彻底静了下来,刚刚还显拥护的屋子,现在空空荡荡的,就跟段成的心里一样。只不过这个屋子已经习惯了人来人往,也适应了挤挤一堂与空空如也的转换,就像太阳每天升起又落下一样的平常。而段成的心里却空的什么都没有了,生生的被掏空,感觉永远也不会回来了。乔成没有比任何时候都坚信,而他坚信的却是以前根本不相信,甚至想都没想过的事情,残酷的现实让他理智了好多。

    对于今天的结果,倒也不出段成意料,但他却不能接受。从近几个月的态势发展来看,他已经预感到了这一天,但他没想到会这么快,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形势下来到。他就是想破头,也没想到会是这样,可木已成舟,不接受也得接受,这就是现实,血淋淋的现实。

    去年,在常委名额缺编的时候,段成信心满满,势在必得。他觉得,除去常委,这些副县长排名并没有实际意义。各自分管工作不同,又没有隶属关系,只不过是一种排列方式而已,他并不认可排在前面的乔海涛、董玉强、申海儒三人。而且这三人的综合实力也不如自己,和这三人相比,自己的副县长资历排第二,只比申海儒晚了不到一年。

    申海儒肉头一个,蔫拉吧叽的,没有一点血性,这样的人就不配进常委,柯扬就是典型的失败案例。乔海涛是个外来户,这个位置想也别想,就没这个道理。至于那个董玉强,段成更是掐半拉眼角都看不上,只是碍于同一阵营,不能撕破脸皮而已。而且段成还有一个法宝,那就是跟乔金宝的关系,两人多年的交情,近几年有了正、副职之分,以前就是铁哥们。而且乔金宝已经明确表示,支持自己竞争常委,还会助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有了乔金宝的承诺,段成觉得这个常委位置就如探囊取物,再容易不过。即使新县长到来,段成根本也没放到眼里,没感觉这个常委位置会受威胁。自己工龄都快赶上那小子年龄了,自己工作时,那小子还在玩尿泥呢,根本没有可比性,就不是一个层次。但恼人的是,这个常委位置就一直悬着,总也不落到自己头上,段成只得感叹一声“好事多磨”,并不担心此事有变。

    在今年春节后,段成注意到,乔海涛那小子跳的挺欢,和姓楚那家伙一块折腾不停。难道姓乔的想争常委?这个想法一出来,段成就给予了自信的回应:不自量力,也不撒泡尿照照?凭什么?他这既是蔑视姓乔的,也是蔑视姓楚的,当时乔金宝也是这种看法。

    虽然不担心乔海涛威胁到自己,但也令段成很是气愤,觉得两个外来户是想搞事,便想给这两个家伙一些教训。当然,自己不便对姓楚的直接出手,那样也不明智,毕竟姓楚的名义上是政府一把手,于是陈玉军、柯扬等人都成了段成找毛病的目标。奇怪的是,自己以前没少让这些人难堪,可最近这几次却都不奏效,还连连丢人现眼。

    段成这才意识到,擒贼先擒王,不整倒姓楚的,也收拾不了那些家伙。于是,楚天齐就成了段成的关注目标,一系列针对行动开始了。每次自认计划的天衣无缝,可总是中途夭折,或是功亏一篑,连战连败,都让段成信心不足了。这种信心不足,对常委宝座的觊觎之念也就出现了动摇,段成这才意识到了危机。还不仅仅是这,近期乔金宝对自己也冷淡了好多,经常冷嘲热讽的,也拿进常委敲打,这是最令段成不安的。

    谁让自己有欲望呢,谁让需要乔金宝帮忙呢?以前由哥们变小弟,后来变成上下级,现在做一把奴才也没什么,不就是当几天狗吗?下了这个决心,段成不时对乔金宝摇摇尾巴、叫唤几声,就为了搏主人欢心。可主人大多没有欢心,反而呵斥不断。忍着吧,当上常委再说,在这种动力支持下,自己一直干愿做只哈巴狗。但近期发展形势急剧不力,主人不但对自己越来越不喜,似乎对那个位置信心也不足了。

    打气,打鸡血,各种办法用了好多,可自己的主人就像有功能障碍一样。终于,现在揭开了谜底,结果却是这样的魔术。没意思,太没意思了,这就是当狗的下场,到头来不但没混到骨头,连脊梁骨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老子不当狗了,太他娘没意思。”骂骂咧咧着,段成站起身,脚步踉跄的出门而去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也跟老子作对。”抬起右脚,段成踢在刚刚磕过自己的门扇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没意思,太没意思了。”已经回到办公室很长时间,乔金宝一直重复念叨着。

    细细想来,确实没意思。

    本来自己升任县委书记,达成了多年的夙愿,直接好好做一把手,好好管好党务、组织、人事工作,是多好的事。可自己非要脑子搭错弦,非要跟一个外来户较劲,非要跟一个小毛孩呛火。现在想想,有什么意思?人家大老远来县里,部委待过,中央党校也学习过,岂会只看中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?

    退一步想,假如对方垂涎这个位置,那无非两种可能:抢到、没抢到。如果对方有实力,真要抢这个位置,自己也挡不住。如果那小子就是瞎咋呼,他也根本抢不走。当时怎么就想不明白?自己又何必总是撩*拨他呢?这倒好,荤腥没吃上,反倒惹了一身臊。要是自己不主动出击,那小子好像也没进攻的意,他更多想的是出政绩呢。糊涂呀。

    关键是自己也错估了形势,以为天时、地利、人和占尽,根本就没把对方看在眼里,可是实际一过招,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。要人人不行,要事事不硬,比什么都白给。关键的是,自己真没什么后台,而那小子的后台显然不一般。否则他怎么能从民政部白要来钱?否则那些银行老爷怎么会配合他?尤其那个环保文件,还有近期出台的农业补贴文件,好像就是专为他设计的,要什么来什么。

    这是巧合吗?这能是巧合吗?可先前为什么就想不通,为什么还要一次一次的戏逗他?都到现在了,还听臭参谋们出叟主意,还想着什么“以夷制夷”,这都是大辫子国试验失败的东西,自己为什么还要再来试一遭?

    那个赵中刚分明就是个暴发户,就是猪脑子,能有什么智谋?带着几个楞货还找县长麻烦,把罪名坐的实实的。本来已经分出胜负来了,可自己还要天真的看看赵、楚大战。这下好了,结果出来了,两人根本不会大战,而是已经达成了共识。今天乔海涛的晋升,就是对两人关系最好的注解。

    小小新河市,人们肯定都知道乔海涛是楚天齐的人,都知道是楚天齐推着乔海涛进常委,身为专职副书记的赵中直岂能不知?就在这种敏感时期,乔海涛快速晋升了常委。虽然在决定常委位置时,赵中直这个外来户未必有更大的发言权,但如果要是坚决阻止的话,指定成不了。那就说明,乔海涛升常委一事,赵中直根本没有阻拦,很可能还给推了一把,否则没这么快。这叫什么?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脚。

    楚天齐来了半年多,自己和人家斗了半年。开始时,人家还没有怎么发力,一直给自己留着面子。可是自己一次又一次,终于惹的人家发了火,每次都强力反击。自己图什么?又怕什么呢?为什么非要斗呢?不斗了,没意思,太没意思了。还不如相逢一笑抿恩仇呢。想着想着,乔金宝脸上露出了笑模样。

    忽然,乔金宝笑容渐渐散去,他想到了一件事,也想到了一个人。怎么跟那人交待?他不禁担忧起来。旋即就释然了:这有什么,直接跟他说明不就得了,他还能强迫自己干?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上面来电显示,乔金宝心中大喜:老领导电话,正好向老领导请教一下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响声再起,这次是固定电话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号码,乔金宝的好心情顿时消失殆尽,也不禁有着深深的担忧和不安,甚至还有一丝恐惧。

    接不接,先接谁的?乔金宝陷入两难之中。

    “没意思,太没意思了,我就这么说。”嘴里念叨着,乔金宝伸出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,正对着乔海涛说:“不用感谢我,这是水到渠成的事,有你进了常委,也能对我帮忙更大一些,咱们这是互利互惠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,你不用谦虚,我自己心知肚明,要是没有你的提携,这个常委位置我是想也别想,想也白想。尤其那边可是虎视耽耽,势在必得呀,我根本就不是他们的个。”乔海涛说的非常诚恳,“只怕因为这事,以后更会给你使绊子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轻叹了一声:“哎,太没意思了,为什么非要争斗不休呢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