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三十九章 重点项目调度会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楚天齐穿插着时间,对分管部门进行调研。在三月上旬的最后一天,走完了最后一个直接分管部门。

    调研期间,楚天齐一直关注着整个市政府的运转,期间没有发生任何状况,运行很正常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调研结束的当天,市长韩鹏程回到了沃原市,然后马上找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在市长回来的第二天,市政府召开会议。副市长、党组成员、市长助理全部到位,参加会议的,还有市发改、财政、交通、建设、旅游、经贸等部门负责人、下辖县市区政府一把手、部门及县市区政府部分副职。

    环视众人后,韩鹏程开始说话:“在我外出期间,整个市政府工作有条不紊,运转顺畅,感谢同志们的辛苦付出与努力工作。尤其要感谢代为主持工作的天齐市长,整个市政府在此期间一切正常,他付出的辛劳至为关键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韩鹏程还站起身来,向着众人深深一躬。

    众人自是说着“不辛苦”,用掌声向市长回谢。

    坐到椅子上,韩鹏程继续说:“同志们,今天会议主题就一项,调研全市重点工作。下面把时间交给常务副县长楚天齐同志,由他主持下一节会议。”

    哇,市长今天这是甘当绿叶呀。人们既感叹,也不无惊奇,却又不敢不从心底重视。

    楚天市目光缓缓扫过众人后,清清嗓子,开了腔:“同志们,今天这个会议,是在市长大力支持下召开的,对全市重点项目进行调度。现在是三月中旬,一些重点项目正在推进,还有一些也已复工,另有一些也即将复工,预计三月底四月初会全部复工推进。现在对这些项目调度,正逢其时,也刻不容缓。下面由市发改委的同志,把整个重点项目进展情况进行汇报,与会同志要认真倾听,尤其要注意与之有关的项目。”

    静了一下,市发改委副主任冯俊飞说了话:“尊敬的韩市长、各位领导、同志们,应市领导要求,受市发改委委托,由我向大家汇报、通报重点项目进展情况。我即将提到的这些项目,按照三个层次进行分类,分别是总投资额十亿元及以上、五至十亿元、一至五亿元。项目推进进度统计时间,是截止到二月底,三月份的数据没有统计在内……”

    在冯俊飞通报这些项目进展时,所有人都听的非常认真,不时在笔记本上写划着,包括韩鹏程、楚天齐二人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冯俊飞的整个通报层次分明、叙述清晰、用词精准,很见功力。

    用了差不多半小时时间,冯俊飞完成了整个通报。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说话:“各职能部分、各县市区,对于刚才通报中所说的进展,谁如果有疑义,现在提出来,可以进行现场校对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疑义。”

    人们纷纷给出了回复。

    “看来都没有疑义,那么市里就参照这些数据了,会后发改委把相关数据交给李子藤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语气严肃起来,“刚才通报中说了,这些数据均来源于各部门二月份报表,市里要对这些报表数据核实,核实其准确性。”

    真的假的?是真核实还是走过场?参会人员几乎都心生疑问,个别人员则心中惴惴。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说:“既然是重点项目,那么对整个沃原市,对整个相关行业,重要性便不言而喻。那么数据的绝对准确,又是保证正确判断和推进项目的前提,这些数据容不得水分,容不得缺失。我们要对整个沃原市负责,要对沃原市人民负责,还要对省里负责,也要对国家负责。

    因此这次核实绝不是走过场,而是要实打实的做。只有数据完全准确,才能对相关项目做出客观正确的判断,这是推进后续工作以及完成相关项目的最重要前提。市里会在三月下旬开始核实,会派出多个工作组同时开展工作,预计在四月上旬末完成。在这二十天时间里,不只是采集数据,不只是简单对比,还要核对数据的合理性与现实性。

    市政府要求,各部门回去以后,马上进行自查,如有不符之处,必须在三月十五日下午下班前报市发改委。要报实际数据,要报实际数据与表上数据差异,要给出成因,还要给出解决办法。市里收到自查报告后,要做为下一步核实的依据,如果自查工作做的好,之前的失误可以既往不咎。如果仍然避重就轻,或是误导核对,亦或者干脆隐瞒不报、一错再错的话,要对相关责任人追究责任。当然了,如果自认没有不实之处,那就请等着迎接市政府工作组核实。”

    说的倒是很严厉,真的会那么做吗?几乎所有人都产生了疑问。对于这个疑问,人们也从给了不同的理解,有人认为雷声大雨点小,吓唬人而已;有人觉得非常可能,觉得肯定会说到做到;还有人认为有一定可能,但对能否完全言行一致,能否完全一视同仁,抱有怀疑。

    “同志们,刚才天齐市长的意思,也是我的意思,是整个沃原市的意思。对于数据的真实性,有的同志心里有数,有的同志了解不全,还有的同志未必了解。无论是哪种情况,三月十五日之前是纠错的重要时段,究竟何去何从,请同志们三思。我再强调一下,市里这么做,不是跟某些人过不去,而是要向市委交待,向全市人民交待,也要向上级组织交待。”韩鹏程做起了补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上午十一点的时候,重点项目调度会结束,与会人员纷纷离开会议室,奔向各自的归处。但关于会议的议论才刚刚开始,对于楚天齐其人的了解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在今天开会之前,好多人都没与楚天齐打过照面,甚至没通过话,之前也没共过事。大多数人只知道这个常务副市长很年轻,只知道其很有靠山,也有一些人知道他有些手腕,仅有极少一些人与他共过事,了解其更多的事项。

    在会议结束后,无论以前对楚天齐了解多少,但都因为这次调度会,加紧对其人其事其风格进行了解。无论手头数据是否有问题,深刻了解楚天齐这个人,对今后工作都是有百利而无害。于是玉赤县的好多干部忙了起来,为接听电话而忙碌。不但玉赤县成了深挖楚天齐材料的重点地区,其它那些楚天齐曾经工作过的地点,也是挖掘材料的好出处。

    不但陌生人打听楚天齐,就是熟得不熟的人也要分析楚天齐其人。回到单位以后,冯俊飞把自己关在屋里,认真的想楚天齐会上讲的那些话,想楚天齐与韩鹏程的态度,想楚天齐的真实目的。可是想了一通,他也没能最终拿定主意,便反锁上屋门,进到里屋,拨出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手机里传出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:“俊飞,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大伯,今天市里开了一个重点项目调度会,市长、副市长们都出席了会议,涉及重点项目的处级负责人都参加了,还有一些副处也在场。会议由韩市长主持,但韩市长中途把主持权交给楚天齐,楚天齐在会上说……”冯俊飞详详细细的讲说了整个过程,一些语句更是引用了原话。

    听完讲说,手机里静了一会儿,然后传出肯定的声音:“俊飞,你能及时思考相关事项,及时和我探讨有关问题,这就是非常大的进步,说明你更成熟了。”

    大伯这是夸我,还是贬我呢?当然这是冯俊飞的心中想法,而并没有讲出来。

    肯定之后,对方又反问着:“俊飞,你怎么看这事情?”

    冯俊飞说:“大伯,是这样的。按照常规来看,市里做项目调度,往往有三种情况:第一种是情非得已,不得不调度。这一般是指项目受到了省里或更高部门的跟催,不得不督促,也不得不有结果,否则无法向上级交待。第二种是回应关切,这个主要是指老百姓关注,或是引起了一些社会问题。对于这种情况,市里无非是想疏解民意或淡化矛盾,至于如何落实则要酌情而定,也许最终说到做到,也许久拖不决。第三种是为了调度而调度,就是政治秀,就是调度者为了给自己加分。

    如果单纯从这次调度的类型来看,应该是第三种情况才对。这调度可不是一时一事,而是数十、上百个项目,而且也没有上级跟催,更是将矛头对准了诸多的处级部门和个人。这该得罪多少人,一般没人会故意与大众为敌的。但是,楚天齐不是一般人,他也不做一般事呀。”

    对方道:“俊飞,从你的话音中,我已经听出了你的态度,那么你还有什么犹疑之处呢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已经有了主意,但是还有几个疑惑。疑惑不解,我难下决定呀。”冯俊飞语气中带着愁绪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