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跟紧傻大个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安平县政府大楼里的人忽然发现,好几天没见到县长了,从这周二上班就没见。其实平时大多数人也很少见到县长,但却能够感受到县长在楼里的气息。

    对于公务员来说,关注领导是否在单位,是最基本的生存本事,这样才便于安排自己日程,否则就容易出乱子。其实要想知道领导是否在单位,只要留心就不难发现,首先就是见没见到县长本人,其次就是秘书有没有打包饭食,还有就是领导身边人在不在单位。

    现在种种迹象表明,县长确实不在楼里,但这次“失踪”有些特别,既没听说去哪里出差,也未看见参会请柬,而且秘书和司机还都在单位。那么县长就是因私离开,那会是什么事呢,又去了哪呢?好事之人开始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楚天齐走的并不远,就在新河市。只不过是周一晚上走的,人们大都没看到,而且也没带车,是别人开车在县城街上接的他。他到市里已经满三天,现在也已是周四的晚上了。

    晚上七点多,楚天齐出现在食品街,进了“熊家饭庄”。和他同行的还有两人,这两人个头都在一米八以上,穿戴都很朴素,甚至很土气。其中一人有五十多岁,短发、长方脸、体形敦实。另一人大概三十七、八的样子,长的偏瘦一些。

    看到客人进店,服务员赶忙上前招呼:“先生,请问您有预订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没有。就我们仨,随便找一地儿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坐那边吧。”服务员示意着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楚天齐应了一声,和同来二人到了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点了几个便宜的菜,三人边吃边喝边聊。楚天齐和壮汉喝酒,另一人则以茶代酒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到门口的时候,收银台里中年女人就注意到了,但她假装低头按着计算器。等到他们三人就座后,她又随意瞟了两次。现在见三人正在吃喝,便向一个领班服务员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穿制服女孩立即上前:“王姐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帮我盯一下,我去趟洗手间。”中年女人示意着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制服女孩回应后,进到收银吧台里。

    向大厅里瞟了眼,中年女人迅速上楼,进到一间小办公室里。插好屋门后,她钻进里屋套间,再把套间门也关好。但她并非真的上洗手间,而是拿出手机,拨打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一连拨了三次,手机里才响起一个声音:“干什么,大爷正忙着呢。”

    中年女人当然明白对方忙什么,不由得暗骂了声“败类”,但还是恭敬的说:“秦哥,他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来了?你相好的?”电话里的声音满是戏谑。还夹杂着女子发嗲的怪笑声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回复:“就是那个家伙,前天来那家伙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“哦”了一声:“你是说‘傻大个’?几个人?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吃饭了。今天人少,不像前天十多个,连他一共就仨,那两人没来过。看那两人的穿戴打扮,像是老家来的客人,应该是当庄户的。就是他自己还装*,跟上次穿的一样,还戴着墨镜。今天点的菜很便宜,就坐在大厅里,看样子他也不太重视。”中年女人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那天他嫌饭菜不可口,扬言再不去了吗?”对方追问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点点头:“那天是这么说的。今儿个又来,八成是图便宜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的,你继续盯着,也好好把周边情况看看,注意他有没有同伙,然后再给我打电话。”手机里里嘱咐着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好好去看看。”说到这里,女人忙又道,“对了,我那天就发现,这家伙怎么看上去那么面熟,就跟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。”

    对方“嗤笑”着:“还能在哪见过?去年他到过你店里,在那行凶半天,你当然觉得他面熟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啊。那我再去看看。”中年女人挂断电话,长嘘了口气,离开房间,到了楼下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没有去到收银台里,而是径直出了院子,在门外转悠起来,然后把目光投到一台挂着河西省牌照的汽车上。盯了一会儿,又四下打量一番,中年女人没有进屋,直接到了楼房西边暗影里,再次重拨了那个号码。

    这次对方反应很快,刚响一声回铃音,里面就传出说话声:“怎么个情况?”

    中年女人把手机紧紧贴在耳朵上,尽量压低了声音:“没发现有同伙,除了他们以外,大都是熟人,那些人都接触好几年了。我来院里看了看,总共就四辆车,那三辆车都常来。只有一辆破二一二不熟悉,挂的是河西省牌照,好像是他们放那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确定啊,那家伙可狡猾。上次他跟你说,还要再去,结果连个鬼影都没见,分明就是为逃跑争取时间。”对方很小心。

    “确定,肯定没有同伙。”中年女人答的很肯定。

    “那就行,你随时注意着。”手机里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“诶”了一声,长长叹了口气,连连摇头。迟楞一下后,迈步走回饭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河市新河饭店,八楼“816”客房。

    “哗”、“哗”的水声响过,卫生间里的水声变小,里面传出一个男声:“我跟你说的,你明白不?”

    靠墙单人床被子下发出声音:“明白,你是为我好,怕我走上邪路。男人都应该有事业,要有正经营生,不能老在社会上晃,晃是晃不出名堂的。要学习你的精神,自强不息,活到老,学到老,不向……”

    卫生间里骂了人:“妈的,就知道阴阳怪气应付。我那话有错吗?你说说你,从上学,上小学开始,你就不不好好学习,经常逃课,老师一个月找好几回家长。上初中的时候,抽烟、打架一样不落,小小年纪就知道泡女孩,考试数学才考了六分。他娘的,就是一天不学,选择题瞎蒙,也能蒙他个两位数。你丢不丢人?

    哎,县里不行,又转市里,学习还是怄的倒数。反正你们一块玩那几个家伙,倒是学习稳定,倒数前三肯定没跑。后来实在没办法了,只好把你弄到私立高中,想着那里管的严,让你收收野性。可就是那的老师照样管不了你,最后都不待管你了,就是让你自生自灭。你好歹参加一下高考呀。你倒好,和那几个混蛋一起,偷偷跑到了南方,说什么做生意?就你们几头烂蒜,还做买卖,不把衣服赔的一样不剩就不错。果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果然什么?我们不是都穿的漂漂亮亮回来了吗?”被子底下又接了话。

    卫生间里加大了音量:“还他娘的腆着脸说呢,那还不是把两千多买的手表贱价卖了,就换了身皮?还有家里相机、邮票……真他妈败家子,恨不得我……”

    被子底下嘟囔着:“我知道,有人想掐死我,那好啊,来吧,反正我活的也没意思,成天猪狗不待见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娘……我。”卫生间里支吾一通,声音缓了下来,“唉。不是我要叨叨,你说你当时要是参加高考,哪怕好赖考个地方,就是个最破的技校也行,可你他娘的连考试都没参加。哪里都不想要你,家里只好求爷爷告奶奶,总算给你找了份工作,可你……等我洗完的。”卫生里声音又高了起来。

    被子底下“哼”了一声:“洗完能怎的,还能把老子*巴咬下去?”

    卫生间里“哗哗”的水声响起,应该也没听到外面自称“老子”,若是听到的话,不知做何感想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一只胳膊伸出,拿过了床头柜上手机,手机进了被子。

    被子忽的掀开,一个“黄毛”坐起身来,压低声音,对着手机恭敬的说:“老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了个*的,还没放屁声大。”手机里传出骂声,“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黄毛”瞄了眼卫生间,小心的说:“老大,什么事?我这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费话,过来。”厉声骂过,手机里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稍一楞怔,“黄毛”迅速从床上跳下,蹬上裤子,抓上半袖,又去找鞋。

    “谁的电话?是不你又要出去?”卫生间里水声停止,发出质问。

    圾拉着鞋,“黄毛”移动到门口,对着卫生间方向:“老同志,不陪你了。”说完,猛的拉开屋门,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身后屋子里又传出骂声:“妈的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放下水杯,看看两个同伴:“吃好没?”

    “吃好了,走吧。”敦实汉子回应着。

    说了声“好”,楚天齐站起身来,其余二人跟着起身。

    来在服务台,结算了饭费,楚天齐三人走出“熊家饭庄”。

    可能吃的时间太长,饭庄门口就剩下河西牌照的二一二汽车了。

    来在二一二汽车前,偏瘦年轻男子上了驾驶位,楚天齐和敦实汉子则直接坐到了后排座椅上。

    “突突”两声,二一二汽车启动,向前驶去。

    不远处停着两辆越野车,前面越辆车副驾驶位坐着一个“黄毛”。“黄毛”一指前面二一二方向:“跟紧傻大个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