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四章 再耐心等等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相关手续递上之后,楚天齐便隔三差五追问着。他明知道不可能这么快有答复,但就是要以此种方式跟催,哪怕一家有回应,也好适时坚持或调整后面的方案。

    果然如自己所料,几家问下来,都是类同回复:

    行里大领导还没表态。

    董事长出差未归。

    还没进行讨论。

    就这么的,又是一周时间过去。除了日子由中旬到了下旬,整个事情依然故我,没有任何推进。

    新的一周开始,楚天齐又去了陆路交通银行河西省分行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到来,钱副行长抬手示意:“楚市长请坐!。”

    说了声“谢谢”,楚天齐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楚市长,你这出勤率可够高的。”钱副行长面带微笑,语含调侃。

    经过几次接触,可能是有田馨那层关系,也可能因为校友之谊,还可能被赞年轻,钱副行长每次都很热情,说话也随便了好多。

    “是吗?没那么夸张吧?我这已经连续四天缺勤了。”楚天齐显得很是无辜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钱副行长笑了,“我上周出差,总共只到了单位两次。而你一次送资料,一次送补充资料,一次直接追问进展,一周内来了三次。至于你所谓的缺勤四天,期间可是有两天周末的,你也就是上周四、周五没来。”

    “钱行长,不用担心,我是不会要出勤补助的。”楚天齐适时幽默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钱副行长又笑了,“楚市长,你真逗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也笑了,但笑容背后却有苦涩:自己何曾闲的无聊,专程来说笑话?只不过为了求人办事,脸色不得不厚了一些。

    待到对方笑声停止,楚天齐提到了正题:“钱行长,我就是想打听一下,行里议了我们的事没有?有没有放款可能性?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又补充了一句,“可能我来的有些频繁,但也是使命在身,敬请谅解。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一心为公,这种精神令我十分感佩,也很是崇敬,又何来谅解之说?”停了一下,钱副行长继续说,“在上周三下午,大行长问了这件事,我尽量详细的进行了汇报。听完以后,大行长没有就此表态,而是让我把资料给了信贷部门。信贷部门会以更专业的态度,来分析、评估你的那些资料,评估整个项目的收益,然后向我汇报。当然了,这需要一个过程,你还需要再等一等,等等他们的评估情况,等等行领导的合议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又道:“冒昧问一下,这个时间会有多长?”

    “多长……”钱副行长缓缓的说:“这个还真不太好说。如果只是信贷部门的工作内容,如果连着去做,也许三天就能评估一个初步结果,但事项用时长短主要取决于大领导时间。如果大领导在家,如果及时进行合议,可能十天半月就出结果了,最快也可能一周。

    当然了,信贷部门未必就能连着做,大领导也未必就常在单位。现在可正是年底结帐,各部门都忙得很,大领导也经常出差,春节也已临近,又增加了一些事项,而且也未必合议一次便出结果。把这些因素都考虑进去,怎么也得一月左右吧,好不好过了春节都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楚天齐道:“这么长呀?现在也不过就是个初步评估,又不是实质认定,至于吗?”

    面对这种疑问,钱副行长并未不悦,但却郑重的说:“楚市长,这就是隔行的事了。别看只是比对资料,但那可不是只比一比文件,也不只是打个电话就可以,有些内容必须实地考察、核实。我刚才说的信贷部门用三天时间,那是最理想状况下,还得好几拨人同时分工推进。虽然这只是初步估算,但却可以是后续工作参照的基础,那可不是仨瓜俩枣,那是几十亿,不得不慎重。既使标的额不多,但银行的那些程序也必须走到,即使这样都难保不出状况,人们又怎敢马虎?”

    对方如此一说,楚天齐不好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钱副行长接着又补充:“在整个公路建设项目中,尽管许多程序都很重要,也不可或缺,但资金无疑是最重要的。如果没有资金,整个项目绝对建不起来,无论是甲方或是乙方,必须先有人出钱才行。钱的事这么重要,但往往从正式申请到最终到位,也就几个月的事,基本不会超过一年。当然了,因手续不全或项目不符合要求,申请中途流*产的项目,不在此列。整个公路项目从筹划到竣工,少则两、三年,多则四、五年,其中固然申请资金需要一头半年,显然时间并不算长。”

    不用对方言明,楚天齐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,只是自己对此事的期望很是迫切,怎么可能先耗好几个月呢?即使要花费一些时间,那也是以后的事了,也是前面事项有一些眉目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种想法当然不能和对方言明,于是楚天齐说:“钱行长,您说的是。只是烦劳钱行长在此过程中,能够多跟进一些,帮着我们尽可能快的要个回复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咱们都是田老师学生,你是小师弟嘛,这都好说。只是程序可以加快,却不能省略,还请见谅。”钱副行长表态非常不错。

    “那好,那先这样,打扰钱行长了。”楚天齐说着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与钱副行长告别,楚天齐离开陆路交通银行河西省分行,去了下一家银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楚天齐又陆续去了那几家。

    与陆路交通银行河西省分行的情况差不多,那几家也都没进行合议。有的也由信贷部门开始初步审核,有的没到这一步骤,也有的还没向大领导汇报上。

    面对楚天齐的询问,这些银行领导们都很客气,也足够热情。都告诉楚天齐,别着急,这需要一个过程,再等等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一周接近尾声。

    这天楚天齐刚从一家银行出来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号码,楚天齐直接接通了:“有事?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楚晓娅的声音:“市长,说话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说吧,就我一个儿。”楚天齐回复着。

    楚晓娅声音再次传来:“市长,在你离开的这两周时间里,交通工作比较顺利,没有发生异常状况。只是今年的大雪来的稍早一些,这些天的清障工作量较大,不过机械设备、人员配备都没问题,安全工作也做得很到位。就是,就是又有了一些传言,不太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说我吧?”楚天齐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传言刚开始个三四天,反正我是上周四听说的。你这段时间不在市里,有说你调走的,说你要到别的市做常务,或是到省里做副厅长。还有说你不顾工作,以出差为名,回家侍候媳妇坐月子。更有说的难听的,说你因为廉洁问题,正在接受相关部门调查,甚至说你已经被双规。

    本来我不准备告诉你,反正都是胡说八道,听了也是空增烦恼,甚至影响工作。可是我也担心万一有人兴风作浪,你没个心理准备怎么行?假的真不了,这都不用怕,不过要总是这么传,再有人从中作梗,也没准就会带来麻烦,最好是让这些传言消失才对。”说到这里,楚晓娅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你不用担心,我有办法解决。”停了一下,楚天齐又说,“我还在跑着几家银行,但他们都需要一个审核过程,我还得等一等,你们也再耐心的等等。前几天要求你们做的那些工作,还要抓紧认真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是,记下了。”楚晓娅应答后,又问,“市长,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。”楚天齐说完,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想了想,楚天齐拨出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两声回铃音后,手机里传出李子藤声音:“市长,您找我?”

    楚天齐直接道:“近几天是不又有什么谣言了?”

    李子藤愤愤的说:“气死了,有些家伙就是唯恐天下不乱。上周四、五、六,我去*学习,昨天回来以后,就听说了传言。我想着打听清楚一些再向您汇报,暂时就没说。市长您已经听说了吗?主要就是‘调动说’、‘看家说’、‘审查说’。

    我了解到,这些传言还没传的太广,主要就是市里一些部门,县里知道的应该还不多。不过我刚刚听说,有人在跟着扇风点火,说是那位女领导好像非常津津乐道。究竟是不是这样,还未可知,我准备再了解一下,也看看还有谁比较热心。”

    “适当关注就行,不用刻意去调查,以免起负作用。”叮嘱之后,楚天齐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不行,不能让谣言无休止的扩散。略一沉吟,楚天齐重新拨打了号码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里面传出声音:“天齐市长,有新进展?”

    “市长,还没实质进展,是这样……”楚天齐汇报了这几天的工作情形。

    对方语气肯定:“好,不错,再耐心等等,哪有那么快?有这么一件事,就是近几天要开一个市政府工作会议,特别要强调工作纪律,强调公务人员的言行,尤其对领导干部言行进行正规约束。到时你抽时间,回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市长已经听到谣言,已经要采取措施,自己没必要再说那些事了,于是直接应答着:“行,我一定回去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