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三十三章 老天不睁眼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会议结束了,人们纷纷离席而去,但徐敏霞却一直坐着没动,她不知如何通过咄咄的目光长廊。

    走了,

    都走了,

    我也该走了。

    徐敏霞站起身来,脚步略有踉跄的出了会议室,回到自己的屋子。

    进屋以后,徐敏霞没有坐到桌子后,而是径直冲进里屋,扑到了床上。她的脑子好乱,她要梳理梳理,要理顺了这团乱线,关键是线头太多,太乱了。在万千杂乱的线头中,徐敏霞抓住了一头,这是代表着今天会议的线头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,韩鹏程来的这招互相认识,别管本意如何,但事实上让自己丢尽了面子。现在回想起自己当时的窘状,徐敏霞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自己堂堂三十多年的干部,竟然在一个嘴上没毛的娃娃面前露了怯。自己是那样狼狈,而对方却显得那样大度,从而更衬托出自己的渺小。可如果自己也像其他人那样示好,人们势必还有说道,势必要说自己反复无常、见风使舵。自己无论怎么做,都是猪八戒照镜子,里外不是人。

    本来开始的所谓自我介绍,已经让自己丢尽了颜面,可韩鹏程却在分工上又给自己来了个眼捶火。按说前任接后任,工作分工原盘端,最正常不过,可偏偏给来个主抓重点项目。这不分明是对着自己吗?国省干线工程,哪个不得上亿?这分明是给自己头上安了个婆婆,准确的说,是公公,还是个小公公。这不是欺负人吗?

    大市长与常务合起伙来欺负人,还有自己的好吗?老韩为什么要这么力挺他呢?早知这样,死活也不犯傻呀。自己怎么就这么傻,怎么就把事做的那么绝?若是当时来个表面热情、私下不办,也撑下来了,也有回旋余地呀,自己把事做的太死了。关键谁知道他会来这?谁知道呀?你楚天齐既然要来这,为何年前还要来那么一手,耍人好玩呀?

    现在楚天齐已经是常务副市长,已经是韩鹏程架在自己头顶的上司,据说还是吴书记的同学,这些事实已经不可改变。接下来面临的是如何与其相处,这才是更为头疼的。顶着干?顶的过吗?顺着?可行吗?

    “哎,老天不睁眼呀!”徐敏霞喊出了郁积在胸的这句话语。但究竟是怎么个不睁眼,是哪方面不睁眼,她却又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刚回到临时办公场所,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坐到办公桌后,楚天齐按下绿色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即传来一个声音:“楚市长,恭喜您荣任沃原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!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呵呵”一笑:“孙市长,同喜同喜。”

    对方“嘿嘿”笑着,有点不好意思,更多的还是感谢:“楚市长,谢谢您!我知道,这次我能够升任副市长,主要是您的推荐,否则我恐怕这辈子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孙市长太客气,我只是一个副厅级,又怎能决定你的副厅级?”楚天齐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“楚市长,我说的是真心话,也完全是实在话,否则这次我绝对升不上去。现在回想起当初对您的不尊重,包括期间的阳奉阴违,我非常后悔,也很是惭愧。我知道您不会计较,否则也不会推荐我,这就更让我无地自容了。我向楚市长保证,以后您只要有差遣,我保证坚决执行,绝不打任何折扣。”对方的语气带着真诚。

    楚天齐听出了对方的诚意,暗道:你老孙还是明白人。

    现在打电话的人是孙廷武,刚刚升任定野市副市长,其中确实有楚天齐的推荐之功。但楚天齐不想自己宣扬,他知道对方肯定会明白这个道理。虽然他不指望对方回报,但对方能说出这些良心话,他还是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可能是听不到回复,孙廷武便追问着:“楚市长,您在听吗?是不有公事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我在想,孙市长会不会现在刚刚说完,转脸就变卦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了,绝对不会了。以前是我糊涂,是我见到真神不烧香,偏偏相信泥菩萨。当然也不能怪别人,还是我立场不坚定,思想有偏差。”孙廷武在电话另一头做着检讨。

    听着对方的表态,楚天齐很满意,便大度的说:“行了,过去就过去了,以后时间还长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,谢谢您!不打扰了。”对方依旧表达着谢意。

    “好,再见!”楚天齐说完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看来做人还得多栽树,少栽刺呀!”楚天齐自语着,发出感叹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,楚天齐一笑:“消息够快的。”然后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天齐市长,恭喜,恭喜!”手机里立即传来贺喜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依旧称呼对方原职,以示尊敬:“刘书记,昨天您已经道过喜了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是恭贺你的到任,今天是祝贺你的分工,光是‘主抓重点项目’一项,就相当于赋予你代行市长职权呀。”对方声音仍然满是喜气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里挺美,嘴上却谦虚着:“我可没敢那么想,只不过是又多了诸多麻烦,多了责任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过度谦虚就是骄傲哟。”手机里的语气带着风趣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说:“哪敢骄傲呀,说不定别人还讲老天不睁眼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电话两端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收住笑声,楚天齐狐疑道:“听刘书记的语气,今天也有什么喜事吧?”

    “哪算什么喜事,不过是多了些麻烦,多了份责任而已。”现学现卖之后,手机里才道,“今天重新分工,在我原有分工基础上,又增加了一项内容,就是你以前分管的交通工作,其它工作都给了孙廷武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让您管交通?我怎么觉得两位市长很有默契呀!”

    “能没默契吗?秦市长与韩市长是省委党校同学。”对方揭开了谜底。

    怪不得呢,听对方这么一说,楚天齐心中一些谜团都随之解开了。

    手机里继续传来声音:“今天还有一件事,这可以称之为喜事。*八方商贸收购了市百货大楼及其股份,那些原有商户都成了连锁店员工,不但享受到了五险待遇,还可能获得创业帮扶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很是惊喜:“那太好了,定了吗?”

    “正式协议都签了,公证处也进行了公证。天齐,这都是托你的福呀。”对方更是难掩欣喜。

    “可别这么说,都是您和各位衔接的好。”楚天齐虽然嘴上谦虚着,其实心里也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在替对方高兴的同时,楚天齐也不禁颇多感想。现在刘福礼感谢自己,先前孙廷武也对自己感谢,两人确实托了自己的福,但如果自己不离开,此二人却又未必有这样的好运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家欢迎几家愁。

    楚天齐由常委升常务,孙廷武由正处变副厅,刘福礼既加权利又得政绩,一个比一个喜庆,一个比一个欢笑。

    同样都是因楚天齐由定野调沃原,张鹏飞却伤神不已。原以为对方只要离开定野,只要不再欺压自己的水泥厂,哪怕就是升个副省长,只要不能直接欺负自己,张鹏飞也愿意烧高香。

    可事与愿违,姓楚的虽然离开了定野,却又去了沃原。好不容易盼着李卫民调离沃原,张鹏飞也才见缝插针,发展了一些产业,但近两年却业绩一般。若是再让姓楚这王八蛋一搅和,自己的这些星星之火,怕是又要成为灰烬了。

    就因为姓楚的升任沃原市常务副市长,定好的逢九大庆即刻泡汤,二月二庆祝更没了影,就连昨天的鸣鞭、奏乐也随即取消。实在是那些狐朋狗友已经到场,否则那顿饭也得取了,这不是省不省钱的事,而是气能否顺的事。

    太不顺气,从昨天就不顺,到现在满满的一昼夜了。不幸中的万幸,自己所涉及的产业已经有分管领导,怎么也不能现在就划给姓楚王八蛋吧?希望沃原市姓韩那家伙千万别出妖蛾子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挥去思绪,张鹏飞说了声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屋门推开,小诸葛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气色不好,张鹏飞不禁疑惑:“卧龙先生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小诸葛来在近前,认真的说:“沃原市分工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那小子接了那两项工作?”张鹏飞语气中满是紧张。

    小诸葛摇摇头:“没有。他接的是原来老孟的那一摊。”

    张鹏飞神色一松:“只要他不分管就行,一个常务也没什么,又不是市政府一把手,不过就一副职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韩鹏程又给他加了一项新工作内容,主抓全市范围重点项目。”小诸葛做了这个补充。

    “什么?全市重点项目?怎么区分是否‘重点’?”张鹏飞急忙追问。

    “总投资额亿元以上。”小诸葛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“一亿?他娘的,老子哪个项目没超出一亿?”说到这里,张鹏飞心中暗骂:老天不睁眼呀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