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穆学军使绊子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周公瑾诬蔑同事一案迅速传遍全县,人们都知道刘拙是被冤枉的,也就不再相信楚县长调走一说,相关乡村自是积极推进经济作物种植。

    秘书冤情已解,楚天齐心中一块石头落地,心情大好。于是他每天下乡村、到基层、去企业、进会场,忙的不亦乐乎。几天跑下来,看了不少地方,了解到许多情况。虽然其中也有一些或大或小问题,但整体形势良好,推进势头不错,楚天齐比较满意。

    又是新的一周开始,日子也到了五月下旬。

    今天楚天齐没有出去,而是留在办公室,处理了一些积压文件,还接待了两拨客商。

    将近十一点的时候,柯扬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脸色,楚天齐直接问道:“又出什么事了?不会是又有村子停工了吧?”

    “停工倒没有,是民政部拨款的事。”柯扬直接坐到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很是疑惑:“四月下旬,对,二十七号那天,二百万全到了呀,还有什么问题?首批不是只有五、六十万就够吗?”

    柯扬说:“钱是早到了,在财政帐上一直趴着。当时钱下来的时候,周教授他们刚到,什么费用也不需要,我也就没考虑支取的事。随着工作开展,农研所技术人员来了好几位,县里技术人员培训也办了几期。上周一,我觉得该用钱了,正好农研所今天也有提示,就派人去支取二十万。等咱们的人去了银行,说是支取不了,原因是这笔款项没走申请程序。

    我记得当时这笔款下来的时候,还专门问过财政局,他们说不用申请。让人再问的时候,是主管副局长答复的,说是现在都得走这个程序,是财政部文件这么要求的。其实那份文件我有,那还是去年春天发的,也没规定必须都得重新申请。经过交涉,必须得走程序,于是咱们财务就按他们说的程序,填报了申请表,交给财政局。

    上周三,咱们的人催问审批情况,说是还没在局务会上研究。我就找穆学军,穆学军说是尽快。当时你事挺多,我就没说这事,也认为穆学军都说了,应该很快吧。可是今天咱们人去财政局一问,还是没有研究,找管事领导也找不见。按说办理时限是三天,应该办了呀,我觉得有问题,就给穆学军打电话。结果他的电话根本打不通,问局里人,又说他出差了。可是明明有人今天早上见过他,他这分明就是依仗有人罩着,不拿我当回事。县长,还是你催催他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催他?我先不给他打电话。”楚天齐迟疑了一下,“这样,你跟他们局里讲一下,就说我说的,希望他们今天下午开局务会研究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再跟他们说说。”答复过后,柯扬离开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看着柯扬的背影,楚天齐不禁连连摇头。身为常务副县长,主管财税,却被财政局长难为成这样,柯扬这领导当的也太窝囊了一些。当然楚天齐明白,这也并非柯扬一人原因,因素也是多方面。

    抛开远的不说,单说这笔经费的事,财政局确实没有卡下的理由,而且还明目张胆违背了办理时限,这就太欺负人了。关键还欺负的是上级主管领导,也是给自己这个县长难堪,这未免过分了些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前几天刘拙这档子事,若是遇上这种情况,楚天齐早发火了,直接打上门去也有可能。可是上次自己当众撒野,也是削了好多人的面子,自己秘书又升了职,已经够高调了,应该适当收敛一些才对。他这才让柯扬再打电话,也是给互相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可如果穆学军不要这个台阶,也不给自己这个台阶,又该如何呢?来硬的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思索经费拨付事项时,穆学军也在考虑这件事,正和一个人商谈着。屋里拉着遮光窗帘,光线很暗,穆学军旁边亮着台灯,能够看清模样,另一人则完全隐在黑影中。

    “这笔钱可是他们直接从民政部要的,而且明确注明专款专用,是盖帽下来的,我这里根本就不能截留。现在人家已经按照新提的要求,填写了申请书,财政局就应该在三日内回复、办结。可是到现在我们议都没议,这说不过去呀,何况人家可是我的顶头上司,管着我呢。柯扬倒罢了,软面团一个,根本没有三分火性,我从心里就没把他当回事。但姓楚的可不是善茬,平时就穷横穷横的,前几天在会议室发飙的事都传遍了,现在秘书也还升了官,谁敢碰他呀。”穆学军显得心里没底。

    对方“嗤笑”一声:“老穆,你咋这么胆小?也太幼稚了吧,传什么都信?前几天会议室的事,纯属误传,肯定是他姓楚的指使人这么传的。他为什么这么做呢?秘书因为耍流氓被抓,全县也传遍了,人们都说他要因此滚蛋,那时候他已经颜面扫地了。现在秘书是出来了,结果还是被同事陷害的,就因为当初选秘书不公,姓楚的选了小老乡,你说他丢不丢人?你还说秘书升官,那不过就是他的遮羞布,是康雨正好撞枪口上,让他们有了空子好钻。

    实际那天常委扩大会上,他姓楚的面子丢大了,我可是亲眼目睹,只是一般人不知道而已。还有会上那些蹊跷事的出现,根本不是偶然,分明是人为弄的。你也不想想,小十天都过去了,一直没有进展,咋那天说破案就破了?又是当事人到场,又是收到录像的,骗鬼去吧,分明就是贼喊捉贼的把戏。我告诉你吧,他这事早晚得露陷,到时候看他怎么收场?

    你可能以为他姓楚的又是打人,又是骂人,秘书还升了官,好像多能耐似的。我告诉你吧,他这隐患已经埋下了。你想想,不说别的,就说打人、骂人那事,那是县长应该干的吗?当众打人,这就是把柄,早晚都会被捅上去,他要为此付出代价的。关键他打人不是同着普通人,而是当着众位县领导的面,这本身已经够狂了,竟然还把在场所有人都捎带骂了。

    老穆你想想,现场都是什么人?那是全县权力核心层,那些人最要脸面,他们岂能善罢甘休?他们早记死姓楚这小子了,他已经犯了重怒。只是现在没人跟他这无赖一般见识,还不到时候呢。不过我已经看出来了,也有可靠消息,有人准备收拾他,到那时就是墙倒众人推了。现在这种情况下,你不通过一些事和他划清界线,还等什么时候呀?”

    “是吗?听你所说好像是这么回事。可人们咋又那么说呢?”穆学军还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老穆呀老穆,怪不得你这些年老是原地踏步,你这思维就跟不上形式。我问你,你听到的那些传言,是哪个常委跟你说的,还是哪个副处和你讲的?”对方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没,没有?常委怎会跟我讲?”穆学军连连摇头,“那些副处也不可能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对方反问着:“老穆那些都是道听途说,只有我这是来自第一现场的消息,你说到底哪个可信?”

    穆学军说:“那当然是眼见为实了。可是……书记是什么意思?我约他好几次都没见上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叹了口气:“哎,老穆呀,我不说你这人老实呢。老实人有时挺可爱,有时也挺可怜的,多少也有点可恨。书记为什么不见你,是真的没时间吗?不是吧。那是他对你不满,拨给人大那二十万可戳他肺管子了。在看到人大娘们坐着新车显摆时,我亲耳听到书记说‘财政不该给钱呀’,你可别说是书记点头了。即使书记首肯过,只要书记后悔,你这个经办人才是第一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按照惯例,你这个岗位最应该享受政府党组成员待遇,可到头来是谁?是老胡吧。老胡为什么能抢了你的位置,还不是对上头亦步亦趋?好好想想吧。假如你现在就是党组成员,直接在现场参会,还至于被传言所扰?再不态度鲜明的做点实事,不但党组成员不保,怕是局长位置也堪忧了。可有好几人都惦记着,其中还有咱们的‘战友’,你懂的。现在是你表现的时候,而不是向书记婆婆妈妈,那样只会显示你的无能。再说了,书记会见你吗?退一步讲,即使见你,会给你明确指示吗?你太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好好考虑考虑,考虑考虑。”穆学军说着,站起身来,皱着眉头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暗影中的人露出诡秘的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快下班的时候,柯扬又来了。

    不用问,只看脸色就知道怎么回事,但楚天齐还是问了: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穆学军去市里看病,局务会不知何时召开,财政局让等着。”柯扬叹着气,坐到椅子上,“县长,要不你找找穆学军?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我不找他,到时他会找我。这样,先用帐上别的资金解决一下,到时再补上。手续做顺了,别留下后遗症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答复一声,柯扬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嘴角微翘:“穆学军,你要使绊子?哼哼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