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我能不急吗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嘀呜、嘀呜。”

    “嘀呜……嘀呜……”

    *市街头,警笛声交相鸣响,警车、救护车前后相随,飞快向前疾驰着。

    首都这么大,每天都会发生很多事情,出动警车或救护车,包括消防车那是常事,有时更是多辆一齐鸣笛。但大多均是单一类型车种,像这样警车、救护车相伴而行,也不太多。所以看到这种情形,周边车辆纷纷避让,也不免进行猜测,猜测发生了什么事,猜测车上会是什么人。大多数人都得出一个结论:车上的人不一般,事也不简单。

    根本无心理会别人的猜测,楚天齐只想着快点把弟弟送到医院,早一分是一分,快一秒是一秒。此时他也不再去想影响,只是记着老叔的那句“救人要紧”,双眼看着前方,期盼视线中现出“*人民医院”字样。

    透过蒙蒙雾霾,几个期盼的大字出现在视线中,楚天齐略松一口气,心情却更急,连着咽了几口唾沫,但还是感觉咽喉发干。

    近了,近了,*市人民医院已经近在眼前,警车直接驶了进去,救护车也紧跟而近。

    “吱”一声刹车响过,警车停下。

    楚天齐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楚玉良扶着老伴,也走下车来。

    “嘀呜……嘀呜……”,救护车依旧鸣响着,停在主楼门前平台上。

    楚家三人立刻脚下加紧,向救护车小步跑去。

    “慢点,慢点。”一位中年男子迎面走来。

    “老叔。”楚天齐迎上前去。

    点点头,正要和楚玉良夫妇说话,只见楚玉良被一女人拽着,快步奔向救护车,徐卫华便只得做罢。然后和楚天齐一道,也奔救护车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此时,救护车后门已经打开。门口等候的两名医务人员,马上把一张手术床推到车尾。

    一张小床从救护车抬出,放到手术床上,小床上躺着带有防护设施、挂着输液瓶的楚礼瑞。

    楚天齐等人赶到车前,还没看清床上病人,医务人员已经推着手术床,跑进了楼内。

    “快点,快点。”尤春梅招呼着大儿子,盯着远去的手术床跑去。

    楚玉良忙道:“别着急。”

    尤春梅头也不回:“我能不急?”

    “妈,妈,你等等。”楚天齐抓住了向前疾冲的母亲,“咱们追不上医生,一会儿再上去。礼瑞肯定先被送到手术室,我问问在哪,也简单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听到儿子说的是这么个理,尤春梅才收住脚步,倚靠着老伴站立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指旁边的徐卫华:“妈,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老领导,弟弟来医院的事都是老领导帮着联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老领导。”尤春梅深深一躬。

    “使不得,使不得。”徐卫华急忙伸手去搀,“都是一家人,我是天齐老……领导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医院薛副院长会亲自为礼瑞检查、治疗,薛副院长是国内顶级专家,在国际上也是名声很响,你们尽管放心好了。现在咱们去十六楼,手术室在那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连声应答,尤春梅急着去拉老伴。

    众人相随着,乘电梯到了十六楼。在徐卫华引领下,来在三号手术室外。大家不再说话,而是两眼紧紧盯着门头上方的“手术中”三字。

    此时,站在手术室外的人们,心情都非常矛盾,既盼时间过的慢些,又怕时间太慢。盼着时间慢,主要是从心理上觉着亲人在里面时间短,伤情会较轻;不希望时间慢,是想着让亲人早些出来,既少受罪,又证明并无大碍。可这仅是人们的心理期望,时间却不管这些,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。

    在煎熬的等待中,时间才过去半小时。

    “嗡嗡”,伴着一阵蜂鸣,衣服口袋中传来震动声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走向一边,按下接听键:“俊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到了吗?在几楼?”手机里传来宁俊琦的声音,“我刚到一楼大厅。”

    “十六楼,第三手术室。我在电梯口等你。”说话间,楚天齐向电梯井走去,“二号梯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手机里声音至此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来在二号梯旁,楚天齐盯着上面不停变换的数字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二号梯上到顶层,又下到负一层,然后上行而来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一声,二号电梯停下,轿厢打开。

    宁俊琦第一个冲出电梯,急问着:“礼瑞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一边走向第三手术,楚天齐一边简单讲说了情况。

    “哦”了一声,宁俊琦紧走几步,到了倚坐在椅子上的尤春梅身侧,轻轻喊了一声:“大婶。”

    “宁姑娘,你来啦,礼瑞他……”话到半截,尤春梅又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挨着尤春梅坐下,宁俊琦揽住对方,柔声道:“大婶,你放心,这个医院是全国最好的医院,这里边的医生个个都医术高明。我有个朋友前年摔了脑袋,当时血里哗啦的,还昏迷不醒,高烧不退。医生给他一拍片,又是骨折,又是出血的。我们看着都吓的半死,不过人家医生说‘没问题’,立马就进行了手术。几个小时下来,病人手术非常成功,又送到ICU病房监护,睡了一天多就醒了,不到一周就出了院。礼瑞伤势那么轻,肯定手术更简单,估计睡个一半天就能醒来,也许三、四天就能出院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可太好了。”尤春梅脸上立刻“阴转晴”,用手替对方去擦汗珠,“看看走的急的,出了这么多汗。”显然她信了宁俊琦的话,信了未来儿媳的类比。

    三个男人相视一笑,默契的向一边走去。来在接近拐角处,三人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楚玉良,徐卫华说:“楚哥,孩子的事你尽管放心,凭*的医疗条件绝对没问题。要是有必要的话,其它医院专家也能调来,到时看情况,部队医院也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*人民医院的水平,卫华谢谢你。”说到这里,楚玉良目光扫了扫周围,压低声音,“老爷子还好吧?”

    徐卫华声音也很低:“老爷子身体不错,气色也很好,就是经常念叨你,也念叨天齐。他不知道你今天来,要是知道的话,肯定让把你接去。咱们先看看礼瑞情况,再看哪天方便,我带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楚玉良连声应答,声音略带嘶哑,似乎眼中也有晶莹闪现。

    “嗡嗡”,手机再次传来蜂鸣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看到上面号码,楚天齐说了声“杨梅电话”,走出两步,接通了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出杨梅的声音:“大哥,我是杨梅,你回来了吗?见到礼瑞没有?他手机怎么不通?”

    楚天齐含糊的“哦”了一声:“你在哪呢?”

    “我在我妈家。”杨梅语速很快,“礼瑞前天出门前,说是今天肯定回来,昨天也是这么说的,可现在都这时候了,他也没到。不会出什么事吧?他是不是回妈家了?你不在妈家吗?要不我给妈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给妈打电话呀,要不我给问问。”楚天齐斟酌着用词,他尽量不准备惊动这个大肚子的弟妹。

    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更急,还带了哭腔:“是不是礼瑞真出什么事了?昨天晚上做梦就不好,今天中午还梦见他开车掉沟了,打电话就一直没通。大哥,要是真有什么事,你可一定要告诉我呀。老这么吊着,我这心里实在不踏实。”停了一下,对方忽然哭了,“大哥,你现在是在医院,我听到那边的声音了。是不是礼瑞真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瞪了眼墙角刚刚响过的广播设施,楚天齐想了想,尽量语气平缓的说:“杨梅,礼瑞开车时不小心,车顺小坡滑了一下,那个小坡也就三米来高。刚滑下去,就让以前青牛峪乡的刘乡长发现了,雷鹏也赶……”

    “哇”号啕之声传来:“大哥,你就说他现在怎么样?有没有危险?伤到哪了?”

    “别着急,听我慢慢说。他没多大事,就是腿上有一小点皮外伤,根本没伤到骨头。”楚天齐道,“雷鹏赶到后,医生也去了,就先把他弄到了县医院。我接到雷鹏电话时,正好快到县城了,就想着找更好的医生,便又把礼瑞转到了*市人民医院,是医院派救护车接的。”

    “*人民医院?肯定厉害了吧?”杨梅哭声更大,“哥,我要去看礼瑞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你在阿姨家好好待着,照顾好自己,医院有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就要去,就要去看礼瑞。”杨梅声音中满是固执。

    楚天齐耐着性子:“跟你说别着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能不急吗?”杨梅抢白一句后,马上道歉,“大哥,我说话急,你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一家人不说这个,先挂了,有什么消息再告诉你。”说完,楚天齐率先挂掉电话,长嘘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嗡嗡”,蜂鸣声再起。

    以为还是杨梅来电,看过后,却原来是大姐家电话。叹了口气,楚天齐接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天齐,你不在家?爸妈去哪了,怎么家里没人接电话?礼瑞电话也打不通。是不是爸妈有什么事?”手机里传来一串提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如实说:“大姐,是礼瑞开车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,翻车?”手机里传出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楚天齐忙道:“大姐,别着急,听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能不急吗?”手机里已经放出悲声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