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二章 放贷红线不能逾越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,楚天齐专门拜访了市委书记孔成亮,汇报了即将开启的“跑钱”行程。

    对于楚天齐这种一心为公的精神,孔书记给予了充分肯定,并坚决支持楚天齐工作。尤其孔书记也特别强调,在楚天齐离开市里期间,市委相关决议、会议精神都会第一时间通报给他。同时孔书记还保证,如果有什么需要市委,需要自己这个书记帮忙的,尽管直言。总之,市委全力支持楚天齐申请项目工作。

    也是在第二天,市长秦怀专门又召开了政府常务工作会议,强调要求各位副职必须全力支持楚市长工作。并且特别指出,楚市长这是为全市奔忙,并非自己份内工作,要求众人只能帮忙不能添乱。在会上,秦怀严肃申明,如果那个部门给楚市长分管工作添堵,首先拿分管副市长试问。其实人们都听出来了,市长这是在指桑骂槐,心中也难免不舒服,但表面全都表态“大力支持”。

    在会议结束之后,刘福礼专门找到楚天齐,以老大哥身份,向楚天齐强调了一些事项,传授了相关经验。并嘱咐楚天齐,可以尽力而为,但不必强力而为,要注意保护好自己,要注意安全。刘福礼还表示,也会帮楚天齐照看着一些事情,如有风吹草动,必定第一时间告之,并会根据楚天齐要求而处置。

    对于老大哥的真心叮嘱,楚天齐非常感动,并表示牢记在心。

    除了刘福礼,楚晓娅、孙廷武都又分别找了楚天齐,表示一定尽心尽力做工作,绝不给市长添麻烦。

    孙廷武还特别表示,“双节”维稳、安全检查等工作,都会亲自跟进,要把隐患消弥于无形,也会亲自督办大楼失火一案。

    楚晓娅的单独汇报,不只是下属的保证,更是老同事的嘱托、好朋友的叮咛,也含着其它的情愫。

    本来担心人们对工作重视不够,楚天齐才特别强调了自己要外出一事,要人们各司其职,看好后院。可现在人们表现出来的重视,超出了楚天齐预期,甚至增加了诸多的沉重。

    尤其看到楚晓娅眼圈发红,楚天齐更是觉得事情可能过了,只好调侃的说:“我似乎有了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意味。”

    不曾想,楚晓娅没被“幽默”逗乐,反而扭过头去,一边抹着脸颊,一边说:“我等你回来,健健康康的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都什么吗?怎么搞成生离死别了?楚天齐在感动的同时,也不禁唏嘘,唏嘘为何形成了这样的氛围。

    当天晚间,楚天齐便离开定野,赶奔雁云市。他不是要探望妻儿,不是为了去看一家老小,而是要从省城开始“跑钱”之旅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转过天来,刚刚一上班,楚天齐便到了河西银行副行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副行长姓金,整整四十岁。不过日常保养到位,脸上皮肤舒展,脑门发亮,发丝乌黑,看着和楚天齐年岁差不多,甚至要更年轻,最起码也比楚天齐白净不少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进屋,金副行长很热情,立即从座椅上起身,亲自迎上前去,请楚天齐在沙发就座。然后奉上香茗,也陪客人坐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看到金副行长这样的态度,楚天齐很高兴,连连说着客套话,表达着谢意。

    金副行长则不停的叙述着楚天齐的“事迹”,简直都把他捧上了天,就差夸他为“万能神”了。

    好一阵热闹,客套、互赞了足有半个小时,屋子里才暂时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喝过一口茶水,楚天齐放下杯子,说了话:“金行长,河西省近些年经济发展迅速,各项事业取得迅猛发展,是与贵行的大力支持分不开的。我听省领导曾经说过,若是没有河西银行的支持,河西经济发展至少倒退五年,甚至十年。现在的五年之差,那可是不得了,最起码相当于上世纪二十年的差别了。十年的巨变,更相当于上世纪的半世纪之差。”

    金行长听闻夸赞,脸上更是喜笑颜开,马上谦虚着:“楚市长过奖了,省领导谬赞了。河西银行是河西大地土生土长的企业,整个起步、发展、壮大阶段,都得到了省里的大力支持,没有省委、省政府的支持,就没有河西银行的今天。做为本土企业,支持省里各项事业发展,责无旁贷。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为自己杜撰的“省领导言论”而高兴,楚天齐也不由得心喜,喜于对方也爱听好话,喜于自己的小伎俩运用。他接着又一本正经的说:“据我了解,近三年以来,河西银行对河西省信货支持,占到了全省整个贷款额的百分之十五。能与几大国有银行平起平坐,可见河西银行的实力之大,发展之迅速,也足见银行领导班子的魄力与实力之强。”

    这次金副行长没有沾沾自喜,而是做了客观陈述:“主要还是借了河西省大发展的春风,主要还是省里的各项扶持,还有银行董事会的英明决策,我们只是执行正确决策而已。我行整体实力与几大国有银行差的很多,之所以业务发展迅速,还是与当地党委、政府、社会各界大力支持分不开。

    楚市长刚才所讲数据,倒是相关部门有过统计,但也难免偏颇。这个数据主要是指对纯粹省里项目的支持,但实际上河西省许多项目都是跨省的,甚至是国家项目。在这一大类业务中,我们和那几大银行就不在同一实力平台了,如果也统计进去,那个百分之十五就会大大缩水了。”

    刚才上门便拍马屁,只是楚天齐的应急之举,只是现学现卖的,有刘福礼变相指点的,有宁俊琦亲自用课件示范的,楚天齐自己没有这样的积累。这么多年以来,在走仕途过程中,对领导讲说一些尊敬之语,再所难名。但专事奉承拍马的事,楚天齐可不会,也不屑,做小吏的时候都不做,现在就更没必要了。只是这次出来纯属求人,而且还是与财神爷们打交道,他也就只好入乡随俗一把。好在旁边没有别人,好在和对方也不经常见面。

    只是现学现卖的这些东西,已经抖落尽了,楚天齐再没有相应的准备,便只能向正题上去扯:“金行长,据我了解,河西银行对定野市支持力度也非常大,今年我参加这样开建的项目就有好几个,个个都是大手笔。只可惜当时金行长公务繁忙,没有亲自莅临,否则也许咱们早就认识了。”

    金副行长说:“定野市我也去过两次,但都不是参加这种活动的场合,定野那里不错。从前年开始,河西银行对定野的投资加大,速度发展很快,只是整个金额基数还不够多。行里也有意向这些地级市扩展业务,包括定野市,不过主要还得看有无合适项目。”

    真是要什么来什么。楚天齐马上接话:“金行长,现在市里就有一个项目,是利国利民利市的项目,如果贵行能够提供贷款支持,必定对贵行在定野市的业务发展也有巨大促进作用。”

    金副行长“哦”了一声:“是吗?什么项目?”

    “定野市打算打通定风山,贯通定野与沃原,贯通河西与晋北,修建河晋大通道。定风山位于……”注意到对方欲言又止的神情,楚天齐也收住了话头,反问着,“金行长,有什么不妥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妥,对项目我也不做具体评价。但对这种项目,我行坚决不放贷。”金副行长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这也太坚决了,一下子就卡的这么死,为什么?楚天齐不禁疑惑,斟酌着如何组织措辞。

    显然意识到刚才说的太过生硬,金副行长马上面带笑容,做着解释:“楚市长,是这么回事,不止是针对你说的这个项目,目前所有类似公路项目一律不贷。”

    一律不贷?好像不是吧?楚天齐随即提出质疑:“金行长,据我所知,雁云市金光大道,定野市河沿街,都是贵行放的贷款吧?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项目还有好多,但和你说的项目不一样,怪我没有说清楚。”金副行长做着进一步说明,“你刚才说的几条公路,都是市政道路,采用质押贷款方式。这种项目占用资金相对较少,几千万或一两亿,贷款时间也短,大都是三年,个别是五年。而且有高值质押物,坏帐执行也方便得多。

    而你说的定风山公路项目,是国省干线,金额少则十几亿,多则几十亿,甚至几百亿。这种贷款大都要贷十年以上,而且是用路权做抵押,收费还贷。以我行的实力,还不足以支持单体几十亿的项目,而且项目资金回收周期过长,我们压不起。假如再遇上一笔坏帐,我们的整个运营都可能出状况,所以这是目前定的一个放贷红线。”

    明白了对方的意思,但楚天齐还是不死心,便试探着问:“金行长,银行董事会可否决定大额贷款?

    “谁都不行。关键是项目性质问题,不是金额多少,董事长和董事会也不行,放贷红线不能逾越。”说到这里,金副行长一笑,“楚市长,在这里也是浪费时间,我建议你还是到那几大银行看看吧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