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压迫神经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接了多通电话,在等待了三个多小时后,楚天齐终于等来了“手术中”三字熄灭。

    门外众人赶忙上前,围拢在门外。

    三号手术室屋门打开,一名白衣长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徐卫华赶忙打招呼:“薛院长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冲着徐卫华点点头,薛院长边除掉帽子、口罩,边问众人:“哪位是病人家属?”

    “我是。”楚天齐与父母同时搭了茬。

    “我儿子怎么样?”尤春梅急忙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病人情况正常。”薛院长说,“选一位亲属,随我到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楚玉良道:“天齐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嗯”了一声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薛院长说,“徐部长来吗?”

    “去。”徐卫华给出答复。

    薛院长在前,徐卫华、楚天齐在后面相随,乘电梯离开十六层,到了九屋副院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落座后,薛院长直接道:“病人外伤及拍片情况,与县医院结果基本一致,整体并无大碍。目前已经找到昏迷原因,是细微游离物压迫神经所致。”

    “压迫神经?严重吗?”问过后,楚天齐补充了一句,“我是病人的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不严重,也严重。”讲过互相矛盾的话后,薛院长做起了解释,“之所以说不严重,就是病人整体伤情较轻,主要是皮外擦伤,脑部、内脏器官、骨头都没有损伤。而且这次压迫神经,也是偶发的,并非长期积累而至,压迫的程度也不重。伤者现在并非昏迷,只是持续深度睡眠。

    也严重,主要是指压迫的神经比较特殊,被压迫神经恰是上行性*网状激动系统的中枢神经,一个极微小失误可能会引起比较严重的后果。如果换做其它神经,就要好弄的多,若是更次要一些的神经,即使暂时不弄,对人影响也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薛院长,那该如何诊治?治疗效果怎样?危险性大吗?”楚天齐急问。

    薛院长神情很严肃:“我们院的神经医学技术水平很高,在国内处于绝对领先地位,共有两类治疗方案:保守治疗与主动介入。保守治疗就是不采用医技或器械刺激,等着压迫物移位或失去压迫力而自然恢复,优点是危险性极低,失败概率约为三十万分之一,在医学领域视其为零失败。但醒来的时间却不确定,长则五、六年,十来年,或更长,在国内还没有未醒来的案例;短则一、两年,也有半年左右的个案。在病人沉睡阶段,需要给病人做肌肉按摩、补充营养液等工作。

    主动介入的话,危险性也很低,而且效果非常不错,多则一周醒来,少则一、两天,两、三小时醒来也有可能。虽然虽然危险性小,但也不是百分百成功率,所有医疗技术都是这样的。到目前为止,全院诊治同类患者已经三千六百二十一例,成功三千六百一十九例,只有两例失败。这在医学界来说,成功率已经是非常高了,但对于那极少的个案来说,却是百分百的失败,一旦失败,就意味着病人已经丧失了醒来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眉头微皱起来,低头思考着。人命关天不同于日常工作,日常工作可以允许有失误率,还有调整的机会,而人命却不可以重来。从对比来看,保守治疗更稳妥,但却时间不确定,介入治疗则恰好相反。从内心来说,如果是自己摊上这样的事,楚天齐更愿意采用主动介入,他可不想多年昏睡。但现在毕竟是弟弟,严格来说还不是亲弟弟,自己显然不适合替其做主。想到这里,他抬起头来:“薛院长,我和爸妈商量一下,再回复您可以吗?”

    薛院长点点头:“可以。不过,在一个小时内必须予以回复。若是采用保守治疗,倒不怕耽误这点时间;可要是主动介入的话,越早越好,当然还要病人相关指标符合要求。顺便再说一下,主动介入方案分两步,第一步由医院来完成,就是采用纳米激光技术,解除压迫物。第二步一般需要家属来完成,用亲情唤醒暂时休眠的神经。当然,只要第一步是成功的,那么第二步肯定有效,只是几小时与几天的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谢谢您!”楚天齐站起身,致谢,然后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刚在十六层步出电梯,父母和宁俊琦已经迎了上来,齐声询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薛院长说,礼瑞只有轻微皮外擦伤,一点都未伤到大脑、内脏、骨头。薛院长还说礼瑞这不是昏迷,而是暂时持续深度睡眠。”楚天齐语气轻松,“从以往的案例看,多则一、两周,少则两、三天,病人就会自动醒来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尤春梅激动的再次落泪,抓着宁俊琦胳膊,喃喃个不停。

    宁俊琦也是泪光闪闪,拥住怀中大婶,说着同样的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说:“还有,要是想让病人醒的更快一些,就需要从亲属血液中提取一种物质,给病人输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提我的,我是当妈的,最合适了。”尤春梅说着话,撸起了胳膊。

    楚天齐急忙摆手:“妈,你不行。要求必须同性别,血型也得相融,我和礼瑞血型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迟疑了一下,尤春梅忽又兴奋的看着老伴,“你爸行,他的血型和礼瑞一样,又都是男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。”楚天齐连连点头,“爸,这样,你赶快跟我下去检查,俊琦陪我妈在这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楚玉良答了一声,转身按下电梯按钮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陪着大婶,也关注着礼瑞的消息。”宁俊琦道,“刚才护士出来说,还在对礼瑞进行观察。”

    乘坐电梯,楚天齐父子到了九楼。

    刚一出电梯,楚玉良便问:“天齐,你刚才没有全说实话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为了让我妈少担心,我加工了一部分内容。事实是这样的……”楚天齐讲说了刚才薛院长的原话,然后询问道,“爸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略微沉吟一下,楚玉良反问:“天齐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据实相告:“如果是我摊上这种事,我愿意接受主动介入方案。”

    “咱俩想法一致。与其昏睡等着,不如搏一搏,两千分之一的失误率已经非常低了。我一个老头子,昏睡、躺个一两年也就罢了,可不能让我儿子再遭那罪,礼瑞现在正是大好年华,要是睡个好几年,也太可惜了。”楚玉良态度很坚决,“就主动介入方案吧。”

    “爸,那这事问不问杨梅意见?”楚天齐又提出疑问。

    楚玉良长嘘一口气:“按说他们是夫妻,必须得经过杨梅。只是她现在挺个大肚子,再有一个月就生了,要是他过于担心,对她和孩子都不好,暂时就不告诉她了,事后我来说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嗡嗡”,手机蜂鸣声响起。

    收住即将迈动的脚步,楚天齐取出手机,看到上面号码,说道:“杨梅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接吧,看情况再说。”楚玉良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楚天齐按下接听键:“杨梅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礼瑞怎么样?醒了吗?”手机里的声音很急。

    “暂时还没醒,不过医生说没大事,你别着急,好好在阿姨家待着。”楚天齐斟酌着用词。

    杨梅的声音再次传来:“大哥,听你的,就不去医院添乱了,我和孩子在家等着。记着礼瑞醒来的时候告诉我,要是能和他通话更好。医院的事全都拜托你了,我相信大哥,一切由你做主。爸妈年纪大了,你也多费心。”

    听着弟妹明事理的话语,楚天齐既感动也不禁伤感,他知道弟妹是把痛苦深藏在心里了,是担心给自己和父母添麻烦。他只是嘴里连连应着: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杨梅的声音嘶哑了好多:“大哥,治病费用你先张罗着,等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打断对方:“你不用操心这些,照顾好自己就行。辛苦阿姨和叔叔了。我还有事,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收起手机,楚天齐和父亲一同到了副院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进门后,楚天齐直接道:“薛院长,这位是我父亲,我们已经商量好了,就采用主动介入方案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薛院长脸上神情显得很轻松,“你们放心,在同类病例中,这个病人的情况属于很轻的。以我们现在的技术,一定会非常成功。刚才所说的那两个特例,都发生在此项技术应用之初,而且情况也要复杂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院长,院长辛苦了。”楚氏父子同时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就组织对病人指标进一步检测和观察,尽快确定出介入时间。”薛院长说着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徐卫华、楚玉良、楚天齐三人跟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晚上十点的时候,薛副院长通知,病人指标非常符合主动介入要求,但根据操作规程,还需要持续观察几个小时,预计次日凌晨四点执行方案。

    出于对病人卫生及医院管理考虑,医院不允许家属在院陪床。于是,楚家人住进了离医院不远的*饭店。房间都是徐卫华给订的,他也住在了*饭店。由于次日还有重要事情处理,宁俊琦独自回了徐家老宅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