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为秘书正名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五月十七日上午,县委第一会议室。

    全县副科级以上干部悉数在场,这里正在举行一场专题会议。与大多数开会的喜庆气氛不同,今天现场更多的是凝重,甚至带着浓浓的肃杀。不需看别的,只看台上那些常委的严肃面孔,就知今天的会议很不轻松,尤其县长楚天齐脸色更是阴沉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来,先看大屏幕。”随着县委常委、纪委书记樊若冰一声吩咐,电动投影幕缓缓垂下,电动窗帘慢慢闭合,整个空间都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刷”,投影幕上亮起,出现电脑待机界面。接着,鼠标光点快速点击,无声视频画面出现在影幕上。

    县政府党组成员、县公安局局长胡广成声音适时响起,胡广成显然是在解说画面上的情形,期间也对个别画面进行了补充说明:“画面上的房间,是刘拙租住的屋子,现在是客厅画面。刘拙来在门口,打开屋门,一个女孩进入屋子。女孩就是我刚才介绍案情时说的祁晓夏,现在是以祁小霞示人。看到齐晓夏到访,刘拙很高兴,但也疑惑,自己并未讲说地址,对方也从未打听,今天怎么能找到这里。面对刘拙的疑问,祁晓夏给出解释,‘这是个秘密’,并请刘拙教自己书法。

    现在画面换成了书房,视频是经过剪接合成的,警方经过认真鉴定,客厅和书房都分别安装过摄录设备。经过核实,这些设备并非刘拙安装,他也不知道设备的存在,祁晓夏也不清楚。目前警方仍在继续调查录像来源,并对设备安装等事项进行调查,以期找到安装人和幕后指使者,并调查清楚安装的目的与动机。

    两人在交流,是刘拙在给女孩讲说写书法的一些要领,然后刘拙示范。大家看到了吧,在整个教写过程中,刘拙始终和女孩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,而周公瑾竟会教唆女孩讲出那样的诬蔑事项。正如我刚才介绍案情时所说,为了臆想的仇恨,周公瑾真是无所不用其极。

    画面又回到了客厅,女孩在发短信,是给周公瑾发的,问他什么时候到,周公瑾回复还需要忙一会儿,让他们先吃。周公瑾与女孩联系的号码,并非同事们熟知的那个手机号,开户证件名称也非周公瑾,而是他从黑市搞来与之无任何关系的陌生人身份信息。

    刘拙趴倒在饭桌上,其实是吃了放有安眠药的那份辣菜。女孩不吃辣,也不知刘拙是什么情况,急忙上前摇晃,急的哭了。女孩在打电话,是给周公瑾打的,讲说刘拙的情况。周公瑾让女孩等着,说是马上就到,还说刘拙以前就出现过这种情况,不用怕。

    女孩开门,周公瑾进屋。围着刘拙转了转,确认刘拙确实昏迷了,周公瑾便露出本来面目,让女孩诬陷刘拙。女孩不从,周公瑾就拿出所谓的女孩卖*协查通告相威胁。女孩屈服了,便按照周公瑾吩咐,在刘拙身上倒酒,撕扯自己衣服。女孩和周公瑾一起,把刘拙弄进卧室。周公瑾教唆女孩说辞,并做示范,然后离开了屋子。”

    话外音停止,画面停滞,投影幕缓缓收起,窗帘也缓缓打开,屋子恢复了原有光亮。

    “看见了吧。大家说说,我们身边怎么会出这样的人,怎么会出这样的害群之马?那可是工作中的同事,私下场合的朋友,他竟然下的去手,竟然心肠狠到了这种程度,他还是人吗?这简直就是名符其实的畜牲。不,连畜牲都不如。”说着,樊若冰“啪”的一掌拍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听到通过话筒放大的击案声,人们都不由得心中一凛。本来平时的时候,樊若冰就是一副黑脸,绝大多数人就没见他笑过,现在更是冷若冰霜,倒也不枉了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在畏惧的时候,有人也不禁疑惑:纪委书记怎么当众骂人?骂的也太难听了吧?

    樊若冰“哼”了一声:“有人可能觉着我的话重,觉着我的话不中听。但我要告诉你,你那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如果把你换做刘拙,如果让你遭受这样的不白之冤,你还能说出这样的风凉话吗?能吗?如果谁说‘能’,那请你站起来,让我樊若冰好好见识一下,也让我开开眼。我会让人拿来透视设备,看看你的心是不是肉长的,是红的还是黑的。今天我们召开这个正风肃纪专题会,就是要摆正风气严肃纪律,就是要弘扬正气,抵制歪风邪气。为此,县纪委重申五条纪律要求……”

    台下人们都拿起水笔,在笔记本上记录着纪委书记强调的要求。

    在樊若冰讲话结束后,组织部长岳雯开始说话:“就因为臆想理由,便把刘拙视为假想敌,甚至欲除之而后快,这是什么混帐逻辑?像周公瑾这种人渣、败类,完全就是害群之马,必须清出公务员队伍,组织部已经启动相关程序。我还要强调,公务人员队伍必须要风清气正,决不允许藏污纳垢,也决不能容忍这种衣冠禽兽存在,发现一个清除一个,绝不手软。”

    我的妈呀,这是怎么啦?怎么县领导都开启了骂人模式?楚县长那天骂人、打人,情有可原,毕竟是秘书被整成了那样,而且还给出了看似合理的打人理由。纪委樊书记多年做纪委领导,说话冲也属正常,工作性质所致。怎么平时温文尔雅的岳部长竟也曝了粗口?

    在疑惑之后,人们给出了解释:这就是适应潮流。

    不容人们多想,岳雯又讲出了后面的内容:“出现这种事情,确实痛心,也值得深思背后原因。这其中原因固然很多,但相关负责人不作为,也是导致此事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。从五月五号下午四点开始,周公瑾就连续失踪,八号也没正常上班,一直到十四号都未在单位露面,期间只是打过两个请假电话。

    面对属下编造的请假理由,身为政府办主任,康雨竟然不加核实,不思背后原因,更不向上级领导汇报。反而替其隐瞒,甚至编造出勤签到记录,竟然还一天不落,一次不落。这是什么行为?这是弄虚作假欺骗组织。这种行为变相助长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,必须予以严惩。为此,经过部务会议研究,并报县委常委会批准,决定给康雨记大过一次,行政降级为副科,撤消其办公室主任职务,责令其在家深刻反省。政府办主任一职,暂由副县长陈玉军兼任。”

    我的妈呀,果然这么处理了,看来传言不虚。只是这动作也太快了,仅仅才三天呀。

    岳雯声音继续:“同样是在这次事件中,刘拙很好的维护了公务员形象,胸怀坦荡,光明磊落,面对屈辱和磨难,不计个人得失,没有任何怨言。像是这样的好同志,组织绝不会埋没,还会重点培养。为此,部务会议专题研究,决定任命刘拙同志为思源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,辅助陈玉军副县长管理政府办公室事务。请刘拙同志上台,接受组织任命文件。”

    “哗”,台上领导带头鼓掌,台下跟着拍起巴掌。

    主席台侧门打开,一个黑瘦身影走进会议室,步上主席台,正是数日未曾露面的县长秘书刘拙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情形,现场人们想法不一,心情各异:

    真是走了狗屎运,这就成副主任啦?看样子主任也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关了一周多,换了这么个职位,不容易啊。

    就是给我这么个机会,我也不要,你看一米八的小伙子瘦成什么样了。

    县长这火没白发呀,秘书还是换得了实惠。

    也就是县长厉害,否则那罪就白受了。

    相比现场众多旁观者的各异心态,刘拙心中五味杂陈,极其复杂。他来在主席台桌前,双手微微颤抖,接过了对方手中纸张。

    “刘拙同志,受苦了。”岳雯伸出右手。

    刘拙一楞,赶忙伸右手,与女领导相握:“谢谢领导关心。”

    岳雯面带笑容:“刘拙同志,蒙受不白之冤,仍能坦然面对,实属难得。希望你继续保持这种积极乐观的心态,踏实工作,锐意进取,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做出更大贡献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领导!谢谢大家!”向着台上、台下深深鞠躬,向岳部长进行请示后,刘拙转身,走下主席台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秘书,同样也是晚辈的小伙子,楚天齐也是百感交集,既心疼,也多少欣慰。尽管他依然满脸寒霜,但心中已经舒服了好多。今天这次会议,就是楚天齐力主的,他就是要通过这样的形式,为秘书正名,也告诉一些人,我楚某人不是好欺负的。至于刘拙刚才的职位,则是另一个人主动奉上的,这与楚天齐的想法正好吻合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楚天齐微微转头,看向身侧,看向奉出职位的人。他发现那个人腮部肌肉蠕动,分明是在咬牙,显然气的不轻,却也无可奈何。看到此人的样子,楚天齐心中暗哼:要是还不老实,休怪我不客气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