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一章 后院绝不能起火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对于失火一案,并没有实质性进展。只是通过找到监控录像,发现在失火前,曾经有黑衣人进入百货大楼,而且是用钥匙开门进入的,犯迷糊恰好又丢了钥匙。这就表明,犯迷糊是被有意诱出,从而为黑衣人实施破坏提供了方便,进而可以认定,此次失火绝对是人为纵火。

    在此案中,收纳硬盘录像机的妇女只是贸然闯入,跟本案并没直接联系,相反还为本案推进提供了助力。因此警方也不便为难该人,很快便把她放了。

    寻找录像机过程中,发现了两个黑衣人,但信息也仅这些,没有过多发现,侦破也没有更多进展。

    经过多次询问,那个记者能交待的已经交待了。考虑到并没对市领导形成实质性伤害,也只得先以那两项罪名拘了几天,便暂时先放了。但警方同时向他强调,手机必须二十四小时开机,随时响应警方的破案要求。好几件事犯到警方手里,现在能被释放,那个记者自是感激不尽,面对警方要求自是全都接受。

    其实警方之所以释放这个记者,还有一个目的:以此人为诱饵,去钓那个所谓的“小诸葛”或其他人。

    破案的事自有厉剑等人去做,岳继先也安排人在暗中调查,楚天齐只需听汇报即可。他现在要忙好多工作,比如“两节”前维稳,比如“安全大检查”,尤其定风山修路一事,更是当前重要的工作事项。

    经过几天忙碌和思考,楚天齐在新一周来临之际,又找到了市长秦怀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进屋,秦怀很热情的请对方就座,还让秘书为其泡上了好茶,然后问道:“天齐市长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市长,是这样的,我想向您请示一下定风山修路的事。”楚天齐讲说了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秦怀“哦”了一声:“修路资金的事有着落了?是哪家金融机构同意贷款?”

    楚天齐予以否认:“不是,还没有。我一直没有分管过财政,也从来没有直接从事相关工作,这方面资源非常有限。现在事情卡在那,我也只能试试,确实心里没有把握。”

    秦怀插了句话:“确认也是。筹措资金本来不是你的工作,应该财政部门去做,怎耐各种因素卡壳,也只能难为你了。要是实在不好弄的话,也不要强求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苦涩一笑:“市长,说实话,我也很想放下这事,其它那些工作也够我忙的。可是定风山一旦通路,对定野市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是巨大的,沃原市、晋北省同样会因此受益。只是这不是一头半年可以做成,很可能是‘前人植树,后人乘凉’的事,好多人因此并不上心。可这种事情是利国利民的大事,必须有人去做,我虽然不敢标榜自己,但我觉得自己有义务进行推动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讲说,秦怀也不禁心生感慨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是别人讲说,秦怀首先会认为这是说大话,认为是专为在自己面前表白。但现在说话的是楚天齐,他完全相信对方的诚意,对方就是这样的人。而且以对方的身份背景,也根本没必要自我标榜,何况楚天齐就不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秦怀明白,楚天齐现在之所以这么讲,既表明对修路一事的重视,也表明他对此事的拖延很是焦急。相比对方的这种胸怀,秦怀不禁自惭形秽,自己就显得渺小了,自己何尝没考虑‘何必甘做植树人’。但秦怀并不怪罪对方猛浪,反而对对方更为钦佩,钦佩这种明之难为而为之,只为利国利民的心胸。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说:“现在之所以大家整体热情不高,主要也是因为此事八字没一撇,人们看不到此事的前景,最起码对近一两年能否启动心有疑义。我现在就准备去做那一撇,哪怕让人们看到那一撇的影子,人们的态度也会有所改变。只有大家都支持,也才能众人拾柴火焰高。我今天来向市长汇报,不是要表明自己如何,只是为了请市长多一些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需要我做什么?”秦怀表态很爽快。

    “市长,我也不敢太的麻烦您,只是希望在我后院无故起火的时候,市长能够多一些体谅,能够帮我解决一些后顾之忧。”楚天齐讲出了中心意思。

    秦怀忽然心中有些不是滋味,既为楚天齐,也为自己。

    通过近一阶段这些事项,尤其这两次讨论定风山修路的事,秦怀深深体会到一些人对楚天齐的排斥。那些人嫉妒楚天齐的成绩,嫉妒楚天齐的胸怀远大,只希望楚天齐不要抢风头,甚至有人还希望楚天齐能够倒霉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面对这种情形,往往都会明哲保身,能低调尽量低调,这也是最保险的办法。可面前这个小伙子,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,为了公共利益宁愿木秀于林,宁愿充当那出头的椽子。更关键的是,以楚天齐的家庭和履历来看,显然就是纯粹在做“前人植树”的事,但小伙子却义无反顾,怎不令人动容?

    就是这样的一种胸怀,就是这样一心为公,却不得不应对诸多的暗箭与冷枪。做为一方政府大员,秦怀也不禁汗颜,不禁为楚天齐感慨。

    想至此,秦怀郑重的说:“楚天齐同志,你放心,在你为此事奔忙期间,我会帮你盯着一些事项。一旦发现有人扇风点火、对你恶意中伤,绝对严惩不贷。尤其我会尽量将这不好苗头扑灭在萌芽状态,尽量不让伤到你的毫发。对于这件事,有所推动更好,既使最终没有实质进展,责任也绝不在你。你尽管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市长!”楚天齐站起身来,同样说的郑重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。”秦怀也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秦天齐一笑:“市长,那我接下来就去跑这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祝你成功!”秦怀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“努力争取!”楚天齐握住了对方。

    两只手握在一起,两个大男人使劲的摇了再摇。

    慢慢的抽回右手,楚天齐冲着市长笑笑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望着那个高瘦的背影,秦怀感受到了坚毅,也觉出了一丝悲怆。

    从市长办公室出来,楚天齐脚步既轻快,也坚定,今天这一趟没有白来。

    之所以到市长这里走一遭,楚天齐并不是要诉苦,更不是变相告状,就是想让市长帮着挡一挡暗箭、明枪。

    要想促成修路事宜,解决资金来源是必走之路,也是现在众人心里没底之所在。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了,再让相关领导适当参与一下,人人可分一份政绩,那么人们也就没必要因此事而嫉妒了,相反还会奋勇参与。现在人们之所以盯着自己,是既不愿承认因此产生的风险,又担心自己在此过程中捞到什么政治利益。一旦让他们看到希望,看到好处,人们自是没有阻挠的理由了。

    要想解决资金来源,光在定野市肯定不行,必定要去省里,更要经常去首都。假如就是资金解决了,后面的好多事项也需要经常往出跑,也需要有人去跑动,自己绝对跑不了。

    在没有看到好处之前,尤其当自己不在单位期间,人们难免会风言风语,个别人更不可避免脚下使绊。不但是这些同僚,那些对手、仇家更会视之为绝佳机会,频频施以攻击,这些人绝对不会放过这种时机的,这次大楼失火就是明证。

    之所以可能会有这样的隐患,那是好多人认为后院空虚,认为有机可乘。现在市长已经承诺,会为自己看好后院,那就一定会不折不扣的去落实。其实市长为自己看好后院,并不吃亏,只要自己促成了此事,市长的一份功劳绝对跑不了的,自己也是在市长领导之下吗。而如果最终无功而返,或是弄砸了,市长也有充足的进退空间,是只赚不赔的事。

    不管市长会有怎样的好处,但只要市长能帮着多挡一些干扰,那么自己就能更多尽力去干正事,此事成功的机率也就更大了。因此楚天齐感觉信心倍境,脚步铿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下午,楚天齐便召集楚晓娅、孙廷武以及其它几个下属部门负责人,专门开会部署,督促相关工作。

    临近双节,维稳、消防、抚民自是必须强调事项,其它诸如道路安全维护、处突事项演练等,也是必讲项目。

    最后,楚天齐强调:“同志们,在此期间,大家要再辛苦一些,工作要做的更扎实一些,尤其要避免安全死角,必须发现并消除安全隐患。在此期间,如果哪方面出了问题,哪方面捅了篓子,部门负责人都难逃其咎,都必须要为造成的后果与损失负责。无论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人们都屏住呼吸,都认真听着市长的严词峻语,觉得今天的话格外重,重的让人不由得心中紧张。

    楚天齐就是要故意这么说。当然他不是专为吓唬大家,而是要让大家慎之又慎,要让大家看好后院,后院绝对不能起火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