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一十章 须先立项,方可贷款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是邢行长秘书的电话,说是邢行长马上就到,正准备从楼上下来。

    挂掉电话,曹玉坤在前,楚天齐在后,迅速出了包间。按着原路拐弯、直行,二人到了电梯井外,等着电梯到来,等着邢行长出现。

    电梯上方数字显示不时变化,表明电梯正在上行。

    “37”,电梯上显示这个数字后,停顿了一小段时间,然后数字又由大到小变化着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声先行传来,紧跟着电梯上方数字变成“15”。

    轿厢门缓缓开启,一老一少出现在电梯里。

    老少只是相对而言,其实是老也不老,少也不少。年长男子不到五十岁的样子,黑色皮鞋,藏青色长裤,藏青色夹克,留着背头,面色红*润,印堂发亮。年轻男子有三十岁左右,留着毛寸头发,也是黑皮鞋和藏青长裤,只不过上身穿的是藏青色西服,西服里边是白色衬衫。

    曹玉坤立即颔首问候:“邢叔好!”

    “玉坤,太客气了,不用等着。”老年男子走出电梯,伸出右手去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紧跟着,从电梯里出来。

    “叔,这就是我的好朋友楚天齐。”与对方握过,曹玉坤伸手示意着,“天齐,这位是邢行长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上前问候:“邢行长好!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好!”邢行长把手伸向楚天齐,“听玉坤说起过你,青年才俊,政坛新星。”

    伸手与对方相握,楚天齐客气着:“邢行长过奖了,我和玉坤都是后生晚辈。”

    “太谦虚了,前途无量。”邢行长抽回右手,“走吧,去房间吧。”

    “请!”楚天齐侧身示意着。

    曹玉坤抢前半步:“叔,这么走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邢行长行前半步,三名年轻男子左右相随,到了那间“怡心居”餐包。

    人已到齐,四人在桌旁落座。

    服务员给每位客人沏上热茶,通知后厨起菜。

    喝着茶水,邢行长说了话:“玉坤讲,在发改委的时候,你们是同事,大家处的都非常好,在下乡调研的时候,你还救过玉坤的命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道:“我后去的发改委,玉坤他俩挺照顾我,在下乡的时候,更是互相帮助,没有谁救谁那么一说,是他总挂在嘴上。”

    “年纪轻轻就做出那么多成绩,还如此的谦虚低调,真是难得,难得呀。”邢行长感叹着,又指向曹玉坤,“玉坤这孩子我知道,脑子灵,就是调皮,根本坐不住。可是那年再见他的时候,发现他变成熟了好多,说是受你影响的结果,那时候我就知道你大名了。”

    被人当面这么夸奖,自己又不是小孩子,楚天齐也不禁有些难为情,嘴上回复道:“玉坤硬要给我脸上抹粉。”

    正这时,服务员敲门进屋,送上了菜品。

    盛凉菜器皿很精致,可就是太精致了。当然小凉菜也很精致,配菜也很新鲜,还摆着造型。

    凉菜上桌不久,热菜也开始上桌。

    由于是午餐,而且邢行长下午还要坐飞机,自是不能饮酒,午餐就在以茶代酒中开始,话题也就变成了对菜品的品评。

    刚开始是几道位菜,其中有两道还是现场制作,一道是现烤秋田牛排,一道是雪洞蚌肉。还别说,牛排真是嫩,烤的也正正好,八成熟,口味纯正。雪洞蚌肉造型美观,圆型半缺口球体晶莹剔透,里面的蚌肉味道鲜美,很好的艺术养生菜品。

    在雪洞蚌肉之后,又是两道位菜,一道金米海参粥,一道银虾叠翠。再之后,才是大盘炒菜,这个“大盘”也是相对而言,只是比位菜器皿大了一点点,菜量更是多的有限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菜品,楚天齐并不陌生,但也不很熟悉。这些年以来,他吃过,但吃的不多,既有个人口味的因素,更是因为价格不菲。尤其在别人请自己时,他更是对于这些高价菜很排斥。但今天自是不能按常规来论,必须要让客人感受到尊重,玉坤帮着这么安排是对的。

    在品说菜品时,邢行长讲的较多一些,曹玉坤在旁跟着帮腔,楚天齐只是偶尔搭茬、以听为主,秘书则是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不过邢行长在品评菜品时,只是以桌上菜为引子,并没过多讲说这些高档菜品,而是讲了好多家常菜作法。听得出,邢行长很会享受生活,也有那样的心境。

    讲着讲着,邢行长指着满桌盘碟,说:“楚市长,太破费了。”

    不明白对方是客气,还是有其它意思,楚天齐一时不好回复。

    曹玉坤立刻接了话:“天齐在路上堵车,专门委托我来安排菜品,特别嘱咐,要让您吃的舒服。叔,可口不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?菜品色、香、味都非常不错,就是这餐标怕是也不低吧。楚市长的心意我心领了,玉坤的理解力要多少扣分的。”邢行长说话时面带笑容。

    曹玉坤“嘿嘿”一笑:“那就好,那就好,只要叔能看到天齐的心意就好。至于我的点菜水平与理解力,可以慢慢提高,我还是个很爱学习的同志嘛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曹司长当下的理解力可不差。”笑过之后,邢行长转向楚天齐,“楚市长,听玉坤说,你有申请贷款的项目,可否说一说?”

    还什么否?当然是可了。

    从见到邢行长的时候,楚天齐便时刻记着讲说贷款的事,可是在这种场景下,又是初次见面,实在不知当不当讲。刚才曹玉坤有两次要讲说的意思,但都被邢行长的“家常豆腐”、“私房土豆”给支开了。现在邢行长主动问起,那是再好不过,楚天齐岂肯放过机会?

    于是楚天齐接上了话头:“邢行长,这次我到*来,确实是为了项目贷款的事。定野市东南端,有一座定风山,严重阻碍了定野与沃原及晋北省的经济往来。定野市政府经过研究,决定……”

    在楚天齐讲说项目情况时,邢行长听的很认真,中途也未插话。只到对方停歇下来,才问:“从这条拟建路的位置来看,应该是跨省大通道,显然是国省干线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楚天齐点头回应。

    “立项报告带了吗?”邢行长又问。

    略一迟疑,楚天齐回复:“正准备做。”

    邢行长“哦”了一声:“还没有立项报告?那坚决不行。”

    坚决不行?跑了一个多月,就混了这么一个回复,这也太的说不过去了,没法向市里交待,也交待不了自己呀。楚天齐心中不由一沉。

    “叔,立项报告可以跟着做,银行能不能先审核一下其它手续?能不能先给一个大致回复?一旦贷款有指望,也利于立项工作。”曹玉坤替楚天齐做了提问。

    邢行长一笑:“你们的意思我明白,就是想在银行先要个话,做其它工作也才踏实。掌握到市里的这种心理,现在有些省行就这么做,他们担心项目可能流失,便不负责任的先揽到手里,不说行也不说不行,着实也耽误了好多实诚人。我可以负责任的说,在没有见到立项手续前,任何银行都不会给出准确回复,除非对方在忽悠你。”

    忽悠?我已经被忽悠二十多天了。这只是楚天齐心里话,自是不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邢行长继续说:“你们可以想一想,无论大小贷款,都会有一个贷款项目主体,贷款既是贷给这个项目。做为公路项目,必须经有关部门批准,把项立起来,这个主体才存在。如果这个项立不起来,那么款项要贷给谁?这个最基本的贷款要素都不存在,又何谈贷款程序?只要未拿到相关批复,能否立项就都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退一步讲,即使审核了其它手续,即使说也许能贷款,那么这个答复也是极不负责任的,任何作用也不起,只会形成误导。假如到时项目立不起来,这个答复自然就是逗你一乐。假如项目立起来了,审核时也必须围绕这个立项文件,进行存档、审核,前面做的功课也是无用功,根本用不上。所以你们现在必须先立项,才能考虑贷款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尽管心中不甘,但楚天齐也只得点点头,对方说的确实在理。

    “有玉坤这层关系,我和你说的都是最实在的话,否则我也可以模棱两可,那样你又该跑冤枉路了。”邢行长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邢行长,谢谢您,也谢谢玉坤,我以茶代酒敬您。”楚天齐说着,端起了茶杯。

    邢行长“哈哈”一笑:“今天实在不凑巧,等以后有时间,咱们可以切磋一下酒文化,听说你可是很厉害的。如果有可能的话,再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家常菜功力。”

    对方能够这么说,很不容易,楚天齐有些感动,遂说道:“谢谢邢行长,求之不得!”

    “来,一起干。”邢行长也举起了茶杯。

    “干。”几只茶碗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若是只听这说话和碰杯声,任谁都会以为餐包里正喝得面酣耳热呢。但事实上,几人却都清醒的很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