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擎等着看热闹吧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乔海涛等人出去了,屋子里只剩下了楚天齐和刘拙。

    刘拙立即上前,一边打量着,一边关心的问:“县长,您没事吧,伤到哪没有?”

    楚天齐双手摊开:“毫发无损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不可置信的看了看对方,又瞅瞅刚才刀子掉落的地方,刘拙心有余悸,“赵中刚来的时候,我见旁边那四个家伙目露凶光,就知道不是好事,直接就说您屋里有客人。可赵中刚分明是想闹事,就在楼道里嚷嚷起来,骂骂咧咧的。刚才我见他们都进了屋,就想去保护您,您让我出来,我意识到该去找人,就直接到了乔县长那,乔县长又给胡局长打了电话。我着急要先到您办公室来,乔县长让我不要轻举妄动,还说他们不能把你怎么样。他们连刀子都动了,这还叫没怎么样?”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乔县长说的没错,他们真不能把我怎么样。动刀子了又怎样?不照样都倒在地上装孙子?”

    “是噢。”刘拙忽道,“县长,您会武功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会点。好多人都不知道,你不要出去讲,我跟你爸都没说过。至于乔县长笃信那些人奈何不了我,也是他自己猜的,我从来没跟他说过。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,你不要管我,把你自己保护好就行。刚才我之所以认可他们都进了我屋,还让你出去,主要就是担心你的安全,当然你找来警察也正好。”

    刘拙“哦”了一声,迟疑着:“我爸以前说您可能会几下,可又说不清楚。从今天来看,您对付这四人轻松自如,岂是会几下那么简单?”

    楚天齐半玩笑半认真的说:“妄猜领导不可取。忙你的去吧,不必为我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刘拙应答之后,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在电脑上操作了几下,对一份录像浏览后,楚天齐又把视频文件拷到了优盘上。其实听到赵中刚在外面吵闹时,楚天齐就想到了这点,于是在起身瞬间,便打开了隐蔽摄像头,然后才又到门口拉开屋门。

    刚把文件拷好,便传来“笃笃”敲门声。

    取下优盘,楚天齐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推开,胡广成走进屋子,径直来在办公桌前,问:“县长,没伤到您吧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楚天齐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胡广成回道:“当时听说有人可能在您办公室闹事,我非常担心他们伤到您,但是进屋看到现场情形,我知道自己担心多余了。您曾经担任过公安局长,又破了那么多大案,伸手绝不是一般人能比的,我肯定是望尘莫及。”

    “胡局长奉承人不留痕迹呀,我来了这么长时间,你现在才看出来?”楚天齐一语双关。

    “县长,请您谅解。本来非常平坦、笔直的道路,而我却自以为是走成了崎岖的弯路。是您不计前嫌,宽宏大量,才把我拉回了正途。”胡广成说的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说你胖还喘上了,拍马屁功夫一流。”调侃对方后,楚天齐说,“你怎么就到这儿了?”

    “六月份是局里作风整顿强化月,当时我正带人在街上做寻查,就接到了乔县长电话,说您这里可能有危险,我便带人立即赶来了。”胡广成说,“暴徒得以进入县长办公室,是我的失职,请县长惩处。我建议,由公安局专门派警察,核实来访人员,对县长办公场所更要严加保护。”

    “按说他们真不应该进到楼里来,不过这事和你无关,大楼里又不归你管。派警察更不可取,那成什么了,还是人民政府吗?岂不变成早年间的官老爷衙门了?另外你也认为我会几下子,那就更没什么可担忧的了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面色严肃起来,“做为人民卫士,保护治下所有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,才是最基本职责所在。近期工作开展不错,老乔都反馈给我了,继续加油,继续保持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县长鼓励,我的工作还有很多不足。”胡广成立即表态,“我一定鞠躬尽瘁,努力保一方平安。”

    取过优盘,楚天齐看着对方:“这上面录像,你先自己保管着,不要给别人看。那四个壮汉在县长办公室行凶,必须严肃惩制,不严惩不足以震慑其他宵小之徒。如果县长的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,其他公务人员还有什么安全可言,普通民众安全又如何保障。至于那个赵中刚,暂时先不要太难为他,但也不能让他张狂,也不要让他扯进别人,他就是他。后续怎么处理,再随时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是,他就是他。”敬礼应答后,胡广成接过对方递来的优盘,放进衣袋中,转身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眉头渐渐皱了起来,口中念叨着:“赵中刚呀赵中刚。”过了一会儿,他伸手拿过手机,刚要在上面拨打号码,又停下来,稍楞了楞,再次把手机放到桌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抓了,抓了,有好戏看了。”段成一进书记办公室,就兴奋的嚷着。

    乔金宝“哼”了一声:“至于吗?多大点事。这不也在你的意料之中吗?”

    段成坐到对面椅子上,“嘿嘿”一笑:“是意料到了,可也有些出乎意料。按说他就是再六亲不认,就是再刺头,总也得分情况吧,这可是市委专职副书记,应该比大多数亲戚还亲吧。反正他也算一号,一般人还真办不出这事来,不知他是瘦驴拉硬屎,还真是要公正无私。”

    “你期望是哪种情况呢?”乔金宝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我嘛……当然是希望他能无私公正了。他是谁?他可是堂堂中央党校高材生,是部委来的人,岂能等同于我们这些基层打拼的‘泥腿子’。”段成说着风凉话。

    乔金宝道:“那样你就能看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不光是我,恐怕大多数公务人员都等着看呢,他可有这样的人缘。我还真希望他能硬到底,硬到赵中直出面,硬到他根本不给面,那才精彩呢。如果他真能那样,我给他竖大拇指,算他小子能耐。”段成一副幸灾乐祸神情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唯恐天下不乱呀。”乔金宝缓缓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停了一下,段成换了说法,“书记,其实我并非为了自己,我一个副县长,反正没多大实权,和他一把手也没直接冲突。我主要是为咱们大伙考虑,他现在太狂了,可以说是攻城掠地、招降纳叛,把书记您的势力范围一再压缩。他这分明是要取而代之,是想把安平官场换成楚姓大本营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把自己标榜的高大上,我的事自己会考虑。”乔成宝噎了对方,“我劝你现在还是要冷静,好多事情未必如你所想,这已经是屡证不爽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段成脸上出现一丝尴尬,随即恢复正常:“他那家伙是狡猾,确实让他算计了好几回,不过任何事都有利弊,他在占便宜的同时,其实也是多少留下一些麻烦的。以往那几次,确实也是我们考虑不周,才给他留下了可钻的空子。但这次却大大不同,无论他是进还是退,都是输。如果他一条道走到黑,那么赵中直指定不会放过他,一奶同胞的亲情,可不是他们那种利益关系能比的。如果赵中直对他出手,那就精彩了,无论谁输谁赢,都将是一场好热闹。我想只要他够硬,赵中直绝没有不出手的道理。

    如果他要是服软、退却的话,那他就狗屁不是,连徒有其名都达不到,充其量就是银样蜡枪头,中看不中用。这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对付他的蓝本,以后争取多来一些‘以夷制夷’的招数,让他苦不堪言,疲于应付。他要是服软的话,他的那些马仔势必要重新掂量掂量,是否还要跟他胡混。只要有了这种苗头,只要有了离心力,也就给我们提供了可乘之机。所以说,无论他是向左还是向右,注定都会损失惨重,到时能不能护住屁*股还两说。”

    “说好了你这叫自信,说不好就是自以为是。哪次你不是信心满满?”乔金宝讥讽道。

    段成一笑:“这次绝对有保证,还是女诸葛智谋过人,还是书记慧眼识人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一下子变了脸色:“少一天胡扯。大小也是副处级领导,怎么扯起老婆舌了?小心祸从口出。”

    见对方颜色不善,段成马上做着检讨:“是,是,说走嘴了,下不为例,下不为例,你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没有接话,而是不无担忧的说:“若是他没有服软,若是他也放任了他,怕是有人要空欢喜一场喽。别到时搬了石头砸自己脚,就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他不松口?赵中直也不管弟弟死活?”问过之后,段成连连摇头,“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?这不符合常理呀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连着冷哼两声,并未说话,但意思却不言自明。

    完全明白对方的嘲讽,但段成仍旧信心满满:“书记,擎等着看热闹吧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