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一十二章 含沙射影可不好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都是你,都是你,多好的一个自立、自强女孩,就因为你,现在成了植物人,被那个混蛋嫌弃着。都是你害的,你可害苦了她呀,你也是个混蛋。混蛋,大混蛋……”明若月点指对方,连连哭泣着。

    我混蛋,混蛋呀!楚天齐在心里感叹着,他真的不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混蛋,大混蛋,都是混蛋,呜……哇……”明若月趴倒在办公桌上,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种情形,楚天齐走也不是,在也不是。但还是在迟疑之后,向着桌子走去:“明司长,好多事真的不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听,不听,混蛋,都是混蛋……”明若月继续趴在那里,“呜呜”哭个不停。

    楚天齐叹了口气:“我和欧阳玉娜真没什么,当初我俩见面的时候,俊琦已经和我认识了。我对欧阳玉娜没有半分那种心思,她也只不过是心怀着一丝感激,就误认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听,不听,没担当,没一个好东西。”明若月依旧趴在那里,不停的乱摇手臂,“不想看见你,快走吧,永远都不要见到你。混蛋,大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,我。”支吾了两个字,楚天齐再次走前两步,来在桌前,“明司长,我知道,有些事情你并不清楚。但你可以想一想,想一想我的为人,也想想你哥哥的为人,就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不知道,走,快走,混蛋,大混蛋……”明若月再次乱舞起手臂,抓到什么扔什么。

    “刷”,

    “哗啦”,

    “吧嗒”,

    “当啷啷”。

    各种声响此起彼伏,办公桌上东西已经所剩无已,全都凌*乱的分布在地上、墙角等处,而且还在不时被扔下去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楚天齐道:“好吧,那我走了,希望你冷静,也希望你尽快清醒过来。”说完,转身走去。

    “吱扭”,

    “咣当”,

    开、关门之后,身后屋门里传出哭声:“混蛋,大混蛋,全是混蛋,没一个好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回身看了看屋门,楚天齐无奈摇头。放好不好,来这干什么?

    走吧。这次楚天齐没再走步行梯。他已经没有先前的闲情逸致,只想着快点儿离开这里,只想离着那个屋子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按下下行键不久,“叮咚”一声响过,轿厢门打开。

    楚天齐跨进电梯,关好轿厢门,按了数字“1”。

    轿厢重新关闭,电梯下行而去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想到刚才的事情,楚天齐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,电梯停下,轿厢门打开,一楼到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迈步出了轿厢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小楚吗?”一个浑厚、慈祥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遁声望去,一位身着灰色衣裤的老年男子站在那里,正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对方不是别人,正是国家发改委党组成员,享受正部长级待遇的副主任周建国。

    看到是周主任,楚天齐赶忙快步走过去,打着招呼:“周主任,您好!”

    “小楚还那么精神,气质更好了。”周建国说着,伸出右手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伸双手相握:“谢谢主任鼓励,您才是精神矍铄,气质不凡。”

    “小楚,这话就不实在了,我分明就是一个半大老头嘛!”周建国笑着说,“既然来了,上来坐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主任请。”楚天齐没有推脱,先行叫来电梯,请周主任先行。

    待主任进梯以后,楚天齐跟着走进轿厢,按下数字键。

    轿厢门缓缓关闭,电梯开始上行。

    不多时,“叮咚”一声响动,电梯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轿厢门打开,周、楚二人先后出了电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道玻璃门出现在眼前,玻璃门是闭合的。

    周建国抬起手来,大拇指按到了感应识别区。

    “沙……”轻微的摩擦声响起,玻璃门从中间向两侧缓缓开启。

    冲着身旁示意了一下,周建国迈步跨过玻璃门区域。

    楚天齐随即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身后玻璃门随即慢慢关闭。

    二人走出没多远,便到了那间只有门牌号没有标识牌的屋门前。

    周建军推开办公室门:“小楚,请!”

    “主任请!”楚天齐做出了手势。

    周建国不再客气,当先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跟着进屋,关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周建国示意一下,向着桌后走去。

    待到对方落座,楚天齐才坐到桌前椅子上,正襟危坐,非常规矩。

    “小楚,好久没见了,听说你现在工作做的很是不错。”周建国依旧面带笑容,“可否向我传授了一下,我也好借鉴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主任,这可不敢当。我向您汇报一下工作,请您多多指正。我是今年三月五日到的河西省定野市,之前在晋北省……”楚天齐向周主任简单讲述了近段时间干的工作。

    听完对方的讲说,周建国点头称赞:“干得不错,很好,非常有前途。”停了一下,又问,“现在正逢年底,工作那么忙,你怎么有空回这了?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咨询事,想问一问公路立项的事。”楚天齐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周建国又道:“问上了没?”

    “没,还没呢。”楚天齐轻轻摇头,并没说实话。

    “这事应该找……”话到半截,周建国又改了口,“这么的吧,既然咱俩遇上了,那你就跟我说说,我可以给你建议。”

    刚才明若月根本就没正经回复,全是借由头向自己撒气了,现在周主任要给建议,真是求之不得。于是楚天齐略一思忖,讲说起来:“定野交通近几年有了一些发展,但与全市经济发展还不相适应,尤其个别关键点更需突破。定风山位于定野市东南端,与河西省沃原市接壤,也与晋北省相邻,成为阻碍两省三市交流的一处所在。定野市政府经过调研、论证,拟打通这个一山跨三市之地,修建河晋大通道。现在前期基础工作正在进行,可行性研究报告也即将着手操作。我这次到咱们单位,就是先打听一下立项的事,当然必须前面手续完善以后才可申请。”

    听完讲说,周建国摇了摇手:“这么做不行,行不通,后面的程序也没法走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说话,但脸上表情分明写着三个字:为什么?

    周建国继续说:“从你介绍的情况来看,这是一个两省交界之地,打通公路对两省发展意义重大。那么也就必须两省共同努力,达成共识,才可去做这个事情,不是一省可为之事,更不是一市可为。”

    注意到对方停下话头,楚天齐说:“主任,您讲的意思我明白,只是总得有一方主动才行,不可能双方正好同时达成共识的。之所以先做一些准备,就是拿出我们的诚意;到这里先行打听,也是想着了解一些可行性,然后再和另几方接洽。我也知道,这么做肯定不符合程序,只是一直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,就回家来问问,无论对错领导也不会怪罪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,先把我的嘴堵住了。”周建国笑着点指对方,“先不论你是否真把这当成家,我都不会怪罪你,你是一心为公嘛,又不是为了私利。不过,你所谓的‘可行性’就是个伪命题,所谓‘诚意’也是无用功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道理很简单,你应该也明白,不过我就再给你说说。

    这个项目既然横跨两省,那就要体现两省的心声,就必须两省共同申报。也只有共同申报,才能提供与之有关的全面信息,才便于发改委考虑是否立项。假如只有你们一方的调查、分析,包括可行性研究报告,那么信息是极其不完整的,发改委怎么会对不完整的信息评审?别说是发改委,就是国务院,就是再大的领导,也不可能答复这样的事情,这根本不符合规定嘛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讲,即使对这不完整信息答复了,若没有晋北省的响应,这个工程也没法进行。毕竟那里横着的是一座山,跨着河西、晋北两省,必须全部打通才行,否则还是无法通行。再说了,我这个所谓的‘退一万步’也是伪命题,是不存在的。所以我建议你们,要想做这个项目,就必须和晋北省达成共识,一同来做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假如晋北省不积极的话,那这条路就通不了,对两省三市的发展影响太大,也真的太可惜了。”楚天齐语气中满是遗憾。

    “当政者大都是有担当的,不可能只有你这个小同志才想此事吧。既然别人都没提出来,也可能就是还没到必须操作的地步。你说呢?”周建国依旧面带笑容。

    楚天齐迟疑了一下,又说:“这条路早就规划进国家路网了,可是就因为分属不同省市,也才被排到了各地发展计划之末,而且一推再推。照现在这种情形来看,修路形势很不乐观,很可能还会被一再推迟。我觉得,这事不但需要下面积极,也需要上面帮着推进才是,否则对两省三地人民太不公平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里有话呀,含沙射影可不好。”周建国缓缓的说着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