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用心险恶的信件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醒来时,已经八点多了。不过今天是周末,不用上班,楚天齐又在床上懒了一会儿,起床时已是九点钟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看到手机上来电显示,楚天齐稍微楞了楞,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一个女声:“县长,没打扰您吧?”

    “没打扰。小娟,有事吗?”说话间,楚天齐坐到了办公桌后。

    “县长,麻烦您一件事。”手机里声音弱弱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略一迟疑,道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叹息一声:“哎,怪不得我表哥和女朋友闹矛盾,原来都是一封信闹的。昨天她回去以后,衣服上吐的哪都是,在我帮她收拾大短裤时,发现包里有一封信。当时也没太注意,就顺手放到了他们家书房,我在书房住。等到十二点多,我回到书房,才又看到那封信。本来不应该看他的信,只是信瓤正好掉出来,信瓤背面打印着几个大字‘关系你一生幸福,速看’。我觉着内容有说法,又担心表哥安全,就拿出信瓤看了。这一看才知道,是有人说他女朋友的事,说的可难听了,表哥肯定就是因为这事想不开。

    您是县长,管的部门多,能不能帮着关心一下,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。要不我表哥老钻牛角尖,都醉成那样了,还是叨叨着‘就为你活着’。我真怕他出什么事,姑姑一家人也都急死了。县长,我知道这种提法很冒失,要是不符合规定的话,您也别为难,我们再想别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事呀。刚才听小娟提到“麻烦”二字,楚天齐还以为对方是为赵新做说客呢。听完对方所言,他没有直接接茬,而是提出了问题:“这封信都谁见了?”

    对方回复:“从昨天到现在,就我一个人看了,我怕姑姑他们担心,没提信的事,也一直没听他们提过,他们应该不知道有这么一封信。现在我也没在他们家,是在街上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确实不宜公开调查,也不宜以我公职身份参与。这么的,我以个人身份,帮你秘密了解一下,我的信息渠道应该要比你广一些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迟疑起来,“只是究竟信上是怎么说的,我不太清楚。你能否说的更详细一些?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。”对方声音满是兴奋,“我刚才把信上内容都复印了,信的原件已经放回他们家,复印件就在我身上。您看我怎么给你?”

    略一沉吟,楚天齐说:“这马上要来客人,走不开,我让秘书联系你。你放心,我这秘书绝对靠的上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你为了他都能当众打坏人,关系肯定很近。不打扰县长了,我等你电话。”手机里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楚天齐马上按了固定电话免提键,拨出一串号码。

    很快,里面传出声音:“县长,您找我?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?”楚天齐语句很简短。

    对方回复着:“在宿舍,正打算去一趟楼里。”

    “来我办公室。”说完,楚天齐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很快,敲门声响,刘拙走进屋子。自从发生了被冤一事后,刘拙就退掉了租住楼,住回到政府工作人员宿舍,宿舍在县委楼后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进屋,楚天齐指着手机道:“刘拙,你把这个号码记上,一会儿联系她。她叫小娟,是赵新表妹,就是我在熊家饭庄帮助的那个女孩。她说有一封信要交给我,可能就是你说的那封信,你去取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记下号码后,刘拙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去大约半小时左右,刘拙返回县长办公室,把一个信封交给楚天齐,然后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拿着信封前后看了看,上面没写任何文字,应该是小娟刚买的。信封还用胶带纸封着,显见这个女孩还挺谨慎细心。撕开封口,楚天齐抽*出信瓤,在信瓤背面看到一行文字:关系你一生幸福,速看。信瓤背面有轻微墨线,显见内容是复印上去的。

    打开纸张折叠,信瓤正面内容露出来,看的出也是复印的。楚天齐立即浏览起了上面内容:

    赵新:告诉你一个消息,现在对你来说是坏消息,但从长远来看,应该是好事。你女朋友现在和曲勇好了,两人经常成双出入,无论进村子,还是去山里,曲勇上哪都带着她,两人一钻就是多半天,好多时候大黑夜才回去。有人亲眼看见,吕梓琪半夜进了乡长办公室,第二天又早早衣衫不整的溜出来。还有好几个人听到,乡长办公室传出你女朋友的叫声,那声音别提多销*魂了,有时是晚上,有时干脆就是大白天。

    你别问我怎么知道的,我就是觉得他们这么做非常不对,分明是在欺负你的善良,实际就是侮辱你。你一个堂堂正正的小伙子,工作单位那么好,挣的又多,哪点配不上她个小文员?但却被这么早戴上绿帽子,实在也是可怜。我其实也是可怜你,才甘愿得罪人,跟你说出这些实情的。虽然这么做看似有些残酷,却是为了你好,要是以后结婚了,成天替别人养着孩子,那就更冤了。现在早点知道实情,你也可以思考一下,如何面对两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你那个女朋友,我也知道,按说是个人品不错的孩子,可就是被老男人蛊惑了。本来她做个文员也挺好的,活不怎么重,看着也挺体面,你说咋就被曲勇给骗上床了?要不说老男人滑头,尤其曲勇那种光棍手段多呢,他用个所谓‘辅助管农业’,就把小姑娘骗了。善良的孩子往往单纯,吕梓琪应该就是那样的女孩。她也不想想,乡里那么多人,曲勇为啥就让她辅助?这不是和尚头上虱子,明摆着吗。

    当初曲勇找理由,总是打击原有分管农业领导,人们当时只以为他是公报私仇,给人穿小鞋。却没想到,曲勇手腕这么长,竟然就是在瞄着吕梓琪。曲勇欲望肯定还不止如此,绝对会拿这个诱饵再骗别人,或是就用此诱饵套死吕梓琪。怪不得人们常说,老光棍就是混,只是一个所谓的“分管农业”,曲勇就不知要骗多少人了。

    事实真*相告诉你了,愿做王八还是当英雄,就在你一念之差了。以你对吕梓琪的痴情程度,很可能甘愿去做王八。那恭喜你了,一辈子把脑袋缩在壳子里,你也许能活大岁数,千年王八万年龟嘛。

    信件内容至此为止,没有落款,也没有年月日。看过两遍后,楚天齐放下纸张,按下固定电话免提键,在上面拨了几个数字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声响过两遍,刘拙敲门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关掉免提,楚天齐把复印件向前一推:“你看看,坐那看。”

    刘拙取过复印件,坐到椅子上,看了起来。几分钟后,放下了纸张。

    “怎么看?”楚天齐提出问题。

    刘拙直接道:“从最表面来看,写信人似乎在为赵新好,其实却是在挑拨赵新和吕梓琪的关系,赵新应该也能看出来。但赵新生气、耍浑,绝非是因为上面所述事实本身,而是借题发挥,很可能是想趁机调走吕梓琪。当然,尽管未必相信所写内容,但赵新却因此恨上了曲勇,要找曲勇的麻烦。写信人肯定深谙这一点,也肯定了解赵新的性格,知道赵新点火必着。

    只要赵新找曲勇的麻烦,那就会影响曲勇的工作,让曲勇疲于应付,甚至出现严重的失误或过错。即使曲勇应付了赵新的挑衅,但声誉势必也会因此受损,曲勇肯定会在此事中吃亏。因此,这个人肯定和曲勇关系也不睦,至于是公仇还是私恨,还不好说。

    如果光看前面的内容,弄臭曲勇就是主要目的。但却在最后特意引到农业上,而且还成功激起了赵新对农业工作的愤恨,甚至放出话来‘谁管农业和谁过不去’,那么农业就成为被攻击的对象。而现在所指的农业,既指贺家窑乡整个农业工作,也特指贺家窑乡错季蔬菜种植,进而直指全县经济作物种植产业。搞乱这个产业,恐怕才是写信者的主要目的,最起码不只是要挑拨吕、赵二人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划划嫌疑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略一迟疑,刘拙道,“从要达到的目的分析,写信人要符合这么几个特点:与曲勇不睦,与贺家窑农业有仇,对经济作物种植反感,对政府主要领导有恨。这不像是一个人,而是一批人所为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嗯”了一声:“有人想搞乱经济作物种植产业,想搞乱农业经济体系,甚至想搞乱整个经济结构。你要适当关注几个人,一个就是赵新,也许从他的言变举止,信息往来,可以再多找到一些写信人的蛛丝马迹。另外的几个,就是与那几个特点相符的人,当然不可能全部关注,要找到重点,很可能就是拔*出萝卜带出泥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答复过后,刘拙几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用心险恶的信件。”楚天齐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刘拙轻轻点头,出了屋子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