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一十一章 你也是混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回*市的第三天,楚天齐一早便赶往发改委。专车由岳继先昨天开去保养,今天上午才可以取出,他是打车出行。

    楚天齐今天前往发改委,是了解立项的事。

    在一月五日那天,楚天齐刚到首都,便在曹玉坤引荐下,请陆路交通银行邢行长共进午餐。在就餐即将结束时,应邢行长询问,楚天齐讲说了项目贷款的事。当时邢行长明确回复,要贷款必须先立项。邢行长是陆路交通银行行长,是陆交总行最大领导,他既然都这么说了,再问行内其他人也没用。

    虽然邢行长说的很明确,也很在理,楚天齐也相信邢行长的话,但他还是不死心,还想再求证一下。不止是他不死心,曹玉坤同样也觉得遗憾,一个劲怂恿他再问。于是在转过天来,楚天齐又在裴小军引荐下,见了另一家银行总行副行长。这名副行长与邢行长的说法一样,楚天齐这才死了心。

    求证完之后,楚天齐又仔细顺了整个程序,还向个别人进行请教,才在今天早上赶往发改委。

    出租车停在路边,楚天齐下了汽车,向着发改委正门走去。

    还真巧,今天在门外值勤的武警,是第一次报到时遇到的那位,对方一眼就认同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熟人好办事,这名武警不但没有任何盘问,更没用电话进行核实,便直接让楚天齐填了会见条。

    与武警告辞,楚天齐拿着会见条,拾阶而上。

    现在正是上班时间,身旁不时有急匆匆赶路的男女。但楚天齐转头看去,竟没发现一个熟人,当然也不是以前完全没见过,而是当时在发改委时没有来往。

    来在一楼大厅,反倒看见了熟人,两名安保人员也发现了他,互相之间挥手打着招呼,楚天齐还晃了晃手中的会见条。

    乘电梯上楼的人实在多,楚天齐便干脆步行上楼,反正也没多高,总共才九层。

    打开防火门,楚天齐进了楼梯,踩着台阶,一层层的爬楼。

    不知是现在爬楼少,还是刚才走的快,也或者是今天早点吃多了,来在九层的时候,楚天齐还觉得自己有些微喘。

    稍稍缓了缓,楚天齐推开防火门,自语着:“老喽。”

    “咔咔咔”,女士皮鞋声响起,随即传来女声:“这不是楚市长吗?现在人软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刚听到女声的第一反应,楚天齐想到了一个人——老上司,三农司副司长常慧敏。随即他就否了,声音根本不对,同时又想到了另一人。

    带着一阵香风,女人适时出现在防火门处。

    楚天齐从步行梯走出,向着对方打招呼:“明处长好!”

    对方不是别人,也是楚天齐的熟人——明若月。当初在发改委时,虽然与这个女人交往不多,但相较于许多处级人员,和她的接触还有几次。尤其因为她还有一个哥哥,楚天齐自然对她印象更深一些。

    明若月没有礼貌问好,而是讥诮的说:“楚市长这是来锻炼身体?从定野市到首都就为这个,也太小题大做了吧?”

    以前也被对方拿话调理过,楚天齐并不以为意,而是实话实说:“到项目司办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瞟了对方一眼,明若月嘴角挂上一抹笑意,迈步离去了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楚天齐摇摇头,也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司长好!”迎面一个年轻男子正问好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明若月回了一个字,没有回头,而是继续前行着。

    司长?什么司长?她不是人事司人事处处长吗?人事处在五楼呀。

    带着疑惑,楚天齐盯着前面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明若月来在“项目司副司长”门外,停下来,打开了屋门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正好到了近前:“明处……明司长,你什么时候到项目司了?”

    “奇怪吗?”明若月推门进了屋子,边走边说,“有人能从调研员变成常委副市长,我为什么就不能也挪挪地方?”

    自己就是来项目司,现在遇到副司长,还是熟人,那就直接进去吧。

    楚天齐进到屋子,关上屋门,走向前去:“明主任说笑了,那怎么不能?”

    “你进来干什么?”坐到椅子上,明若月质问着。

    上来就夹枪带棒的,这还没完了?虽然觉得对方有些过,但楚天齐语气并没带出来:“我来向明司长咨询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咨询事情?我好像不是问询处处长呀?”明若月声音依旧阴阳怪气,“那好吧,既然来了,那就问吧,我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

    见对方没有让座的意思,楚天齐便自己坐到了对面椅子上。总不能回到原单位,见到老熟人,还得站着回话吧?

    坐下之后,楚天齐说:“我在定野市负责交通工作,现在定野市要修一条公路,我想就立项的事打听打听。这条公路……”

    “立项呀……”明若月拖着长音,打断对方,“程序不对吧?”

    “明司长,我知道,正常情况下,应该是向省发改委申请。即使报国家发改委,也应该是由省发改委报来。我这次正好回*,就到这里来看看,也打听一下立项的事。”楚天齐做出解释。

    明若月“哦”了一声:“原来是走后门呀。这可不好吧?你不是一直以正直、刚正自诩吗,怎么说一套做一套?”

    这没完没了的,要干什么?楚天齐心中难免不快,但还是尽量语气平和的说:“明司长,我是说正经事,不是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开玩笑呀,说的不正经吗?”反问过后,明若月又说,“那咱们就正二八经的说,我也给你这个老同事走走后门,回应一下你的问题。请问楚市长,现在向省发改委报手续了吗?”

    答过“没有”二字,楚天齐又补充着:“正准备报。”

    “可行性研究报告做了吗?”明若月追问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环境、收益、地质、投资额等等都找专业机构做了吗?”

    “交通部门正做着基础资料,其它项目也正准备找专业机构来做。”

    明若月连连质问着:“什么都没做,就空嘴说白话呀?我是认识你,若是不认识的话,那不是把你当成骗子了吗?你不是骗子吧?”

    这话太不好听,毕竟同事一场,怎么也不该说我骗子吧?这样想着,楚天齐语气也不由得生硬:“明司长,就算是手续不全,毕竟咱们曾经做过同事,我向你打听一下,难道不应该吗?你又何苦这么挖苦我?”

    “挖苦?我这是挖苦?你只说要立项,可你跨过省发改委不说,还什么手续都没有,让我怎么说?”明若月语气更为生硬。

    看出来了,对方就是找茬,自己就不该进来。于是,楚天齐站起身来:“明司长,不打扰了。”说完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站住,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把这当成什么地了?”明若月厉声喊喝。

    楚天齐气乐了:“你说这里是什么重地?军事重地?国家保密局?明司长,不要借题发挥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借题发挥?楚天齐,给我说清楚,你什么意思?”明若月“呼”的一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呀,这还急眼了,好男不跟女斗。这样想着,楚天齐回了一句“随口说的,别当真”,继续迈动了脚步。

    明若月“啪”的一拍桌子:“说的轻巧,随口说?今天不说清楚,你就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想明白了,这是妹妹替哥哥发声,于是冷冷的说:“明司长,有些恩怨你并不清楚,还是不要参与的好,咱们还是老同事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清楚?那你清楚吧。你做了什么事,对得起人吗?你都把人害成什么样了?”明若月的声音变得尖厉。

    下意识看了看门口,楚天齐又返回两步,然后耐着性子说:“明司长,有些事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。我自认没做错什么,全是你哥他挑衅在先。”

    明若月哼了一声:“你说明若阳啊?他是不怎么的,可你对他又做了什么?为什么非要打他?为什么非要把欧阳……你也好不到哪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好,既然你提起那事,那我就让你明白明白。在那年的八月一号,我们几个去参加化妆舞会,中途我从屋子里出来,到吸烟室吸烟。在这当口,就听到旁边包间有人喊救命,我赶忙踹门进了屋子。你知道你哥那时干什么吗?他正要对一个女孩儿施暴,都把对方压到身下,正撕衣服呢。面对这种情况,你说我该怎么办?再说了,我不过是随手给了他几巴掌,等他面具掉了,看到是他以后,我立即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可侥是这样,他后来多次对我报复,先是在农业部令我出丑。后来更是差人绑架了宁俊琦,把一个弱女子捆成粽子,吊在半空好几个小时。而且随时都有砍断绳子,把人摔个粉身碎骨的可能。在上月,又是他……算了,不说了。就前边他做的那几件事,你说怪我吗?我觉得自己够仁至义尽了。”

    明若月迟楞在那里,显然刚才的消息令她震惊。忽的她又转过身来:“可,可娜娜要不是因为你,她能出事吗?要不是因为你,他能让那个混蛋虐*待吗?怪你,全都怪你,都是你害了她,你也是混蛋。呜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欧阳玉娜,楚天齐无语了,只能深深的叹息了一声:“哎……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