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你应该早告诉我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书记,你这么说,不是要折杀我吗?贺国栋所做的事怎么会和你扯上关系?”

    “谁都知道,贺国栋和肖月娥关系好,肖月娥又是我的人。现在外面都传,你揪着那件小事不放,目的就是要扯出肖月娥,进而……”话到半截,停了一下,乔金宝又说,“过去的事就过去吧,那事根本不值一提,咱们现在这种和谐关系来之不易呀,我们继续维持,不去破坏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书记,我也希望维护这种来之不易的和谐,可是……”楚天齐叹了口气,“哎,树欲静而风不止呀。至于外面的传言,我就更不能理解了,贺国栋的事怎么会跟肖月娥有关,怎么还会扯到更高?有些事是可以过去,不去追究,但有些事就不是追究不追究的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准备揪着不放了?”乔金宝眉头微皱:“我知道,姓贺那家伙的言论,对你造成了一定影响,不过那事已经过去了,何必再清算老帐呢?身为政府一把手,要有胸怀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揪着不放,而是必须要给受害人交待,必须要给所有公务人员公平,尤其要结束受害人正在受到的伤害。”楚天齐依旧声音和缓,“书记,我可以代表我自己,有时也可以代表政府。可在这事上,我没权利代表受害人,更没权利代表所有公务员呀。”

    “上纲上线。”乔金宝吐出四个字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四字回应:“实事求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要不依不饶、借题发挥?”乔金宝声音带着冷厉。

    楚天齐则很显无奈:“我是迫不得已、伸张正义。”

    “天齐,你是彻底打算跟我过不去,非要把我逼下台吗?按说我现在的姿态够可以了,你刚刚也这么表示过呀。”乔金宝是咬牙说的。

    “书记,你这才是上纲上线,牵强附会。”楚天齐依旧不疾不徐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乔金宝忽然笑了,笑的无比凄凉,“天齐老弟,都到这时候了,你又何必打哑谜?其实先前你已经变相承认了。全县人都能看的出,你收拾贺国栋,就是要揪出肖月娥,然后直至把我赶下台,以把安平变成你楚家天下。只不过现在你还一直遮掩着,只等大功告成再掀锅盖而已,你何必要这样呢,本来不需要如此复杂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实在这么认为,我也没办法。只是我始终不明白,这事怎么会和你扯上关系呢?”说话间,楚天齐打开文件包,拿了一沓纸张出来,“书记,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并没伸手去接,而是冷笑一声:“照答案做试题,当然能够环环相扣了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,你不看怎么知道?这也太武断了吧。”楚天齐转过纸张,放到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哼,你看看,这不是贺国栋交待的吗?去年赌博,穆小雨放走了他。还有,把赌博现场听到的消息,也就是对你不利的谣言进行传播,对你大县长声誉造成了一定影响。”乔金宝胡乱翻着,点指纸张,看着对方,“这些不都过去了吗?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书记,你太激动了,还是我给你指出来吧。”楚天齐说着,又把纸张拿到手里,“你刚才说的这些,是贺国栋第一和第二次交待的。再看看后面,你就知道了,真不是我要借题发挥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。”乔金宝用连续冷笑声予以应对。

    翻到后面的页码,楚天齐直接读了起来:“本来由我分管农业,可偏偏处处打击我,把我换掉,结果他却把这项工作抓在自己手里,还把小文员拉了进来。这正常吗?他一个光棍汉,想要干什么?”读到这里,楚天齐问道,“书记,你对贺国栋的说法怎么认为?”

    乔金宝骂道:“不成器的东西。别人正瞌睡,他就递枕头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,我就不按问答方式读了,专门读贺国栋的口供。”做过说明后,楚天齐又读了起来:“警察同志,你说,这种情况下,谁能咽得下这口气?你能吗?哼……你让老子不痛快,老子也让你不消停。你不是想把小丫头抱上床吗?那我就把你俩的事公之于众。……我是不会直接出手的,那样不是显得太弱智了吗?有更省事的办法为什么不用?那个傻赵新就是可以利用的家伙。……果然,收到我寄的信,那个傻家伙一下子爆发了,接连去乡里滋事,闹的人尽皆知,把那对狗男女弄的臭不可闻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乔金宝举手打断,很是惊讶,“曲勇和吕梓琪的事,是贺国栋给捅出去的?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先念起了纸张上的文字:“你问我有什么依据?这还需要根据吗?和尚头上虱子明摆着。尤其这种似是而非的效果,是再好不过了。……我不是造谣,只是把背后事实翻出来而已,这种事很难拿到证据的,除非捉奸在床,我可没那么无聊。再说了,那也可能涉及别人隐私呀。”读到这里,楚天齐加了说明,“就因为存有私愤,贺国栋就编了曲勇和吕梓琪的闲话。”说话间,楚天齐从文件包又取出一张纸,递了过去,“书记你看看诽谤信复印件。”

    什么也没说,乔金宝接过这张纸,看了起来。看着看着,他抿起嘴唇,暗暗较劲,呼呼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楚天齐适时说了话:“书记,曲勇和吕梓琪绝对是清白的,纯属贺国栋恣意造谣。再退一万步讲,即使有什么,两人都是单身,也轮不到他这么诋毁和人身攻击吧。他写的也太不堪了,不但诬蔑两位当事人,说什么出双入对,还说两人不分夜昼泡在一起,甚至说什么女孩叫声销*魂。更是把吕梓琪男朋友比做王八,讥讽赵新为缩头乌龟,戴绿帽子。有哪个年轻人能忍受如此轻蔑和挑唆?明明知道一派胡言,也会大动肝火的。这哪是公务员应干的事,分明就是地痞无赖的行径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王八蛋,十恶不赦,死有余辜。”乔金宝一掌击在桌子上,“必须严惩这个家伙,必须要给当事人交待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着说:“诬蔑、挑拨他人已经够恶劣之极,竟然又和工作联系起来,把分管农业说成是曲勇诱骗女孩的手段。正是他的恶意抹黑,恣意歪曲引导,致使赵新对农业工作极度排斥和反感。为此,赵新当着曲勇的面放出话来,‘谁分管农业,我和谁过不去’。这个贺国栋也太恶毒了,恶毒的失去了底线。

    当初他分管农业的时候,我去调研,他是一问三不知,要不就是胡乱应对。乡里把这项工作拿出来,实际是让他贺国栋体面一些,也算是一种妥协。可他倒好,竟然炮制一封书信,不但把曲勇描述的一文不值,还搭进了女孩吕梓琪和男朋友赵新。他这么做,不但给当事人造成痛苦,影响了工作和生活,也让其家人受到了负面影响,更让不明真*相的人对农业工作产生了误解。他现在也已交待,他想搞乱贺家窑农业工作,也想搞乱全县经济作物种植,甚至搞乱全县经济发展,其心真是恶毒之极。”

    “搞乱全县经济?是他亲口说的?”乔金宝表示疑惑。

    “没错,上面白纸黑字写的,不但如此,他还供出了一个同谋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再次把口供递了过去,“书记,你看看,在这几页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拿过纸张,刚看几眼,就破口大骂:“妈的,什么东西,真拿自己当盘菜了?还有这个姓孙的家伙,更是不自量力,抓,抓起来一并审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已经去抓了,今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忽然响起的铃声,打断了楚天齐的话。

    冲着对方歉意的点点头,说了声“胡广成电话”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:“好,很好……是吗?真是个奇葩……嗯,好的。”

    结束通话,楚天齐对乔金宝说:“书记,警方刚刚抓住了姓孙那小子,是从新区一栋住宅楼里抓到的。当时还有一女子在场,两人都没穿衣服,正搂抱在床上。警方已经把他们带回局里,正准备进行审问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咬牙骂道:“好的,什么东西,审,好好审,看看这货色怎么说。对了,事情发生这么长时间,你都没有和我说,不会是也怀疑我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虽然好多人的确把这事和你联系起来,但我觉得不可能,我不相信你会这样做的。其实一开始,我也没想那么多,只把这当成简单的赌博案,没想到竟然还有更恶劣的事情。从贺国栋开始交待这事,也才不满三天,今天本来我也正想向你汇报,结果书记电话倒先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相信我呀,你应该早告诉我的。也难怪,谁让肖月娥手下出了这种东西,任谁都会多想的。”说到这里,乔金宝拿起电话拨了出去。电话一通,直接道:“半小时后召开县委扩大会,副处级以上全部参加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