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二十章 丁点诚意也没有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开始,日子也已进入一月中旬。

    定风山盘山公路上,行驶着一辆黑色越野车,汽车正奔向沃原市方向。车上坐着一高瘦男子,男子双眼望向车外,眉宇间带着一丝凝重。这个高瘦男子不是别人,正是定野市常委副市长楚天齐,楚天齐要赶往沃原市政府,与对方主管交通领导进行接洽。

    看着车外山梁,感受着缓慢的车速,楚天齐心情更为焦急。如果打通定风山的话,自己现在早进入沃原市界了。前方货车又何至于蜗速行驶?到那时的话,就因这条路的开通,一定会助推定野、沃原两市的高速发展。

    虽然越野车性能很好,不至于“咯咯噔噔”,但就这样的盘山路,根本也跑不起来。司机既要为自己和楚市长安全负责,也不能置他人的安全于不顾呀。

    感觉慢慢挪动实在麻烦,楚天齐干脆闭上眼睛,仰靠在椅背上,任凭越野车带着自己前行。

    又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楚天齐都有些迷糊了,才忽然感觉车速起来了。

    睁开双眼,放眼看去,前方视线已很宽阔。回头望望,还可看见后方影影绰绰的山梁。

    车速一旦起来,不经意间,上百公里已经出去,也已到了沃原市界。

    置身在沃原市境内,楚天齐思绪顿起波澜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离开沃原市好几年,当初也仅是在这里当了几年老师,但每次跨进沃原市,他都有一种别样的感觉。一直以来,在沃原市或是下面县、乡都有牵挂,他牵挂乡下的父母,牵挂市里工作的俊琦,甚至也记着当时在市委的李卫民。

    今天再次回来,父母已经搬离老家,对兄弟的惦记又是另一回事了。自己与俊琦也已结束爱情长跑,终于百年好合,她正在省城照顾胖小子“葫芦娃”。当初的反对派李卫民,现在则成了自己的岳父老泰山,早就不在了沃原市。

    这些亲人都已离开沃原市,可自己为什么还有着别样的感觉呢?大概就是因为“故乡”二字吧。

    哎,楚天齐无来由的暗叹一声,再次靠在椅背上,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将近上午十一点的时候,黑色越野车停在沃原市党政大楼下。还好走的早,否则午休时间才能到吧。

    要是把路修通了,何至于颠簸这么长时间。再次感慨着,楚天齐下了汽车。

    向后撤了撤身,楚天齐抬头看去,不知是自己见的世面多了,还是时间又过了小十年。与第一次到这里相比,大楼好似没那么宏伟,也的确旧了好多。

    记得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,还是参加沃原市表彰会,自己帮助警方破案受表彰,给自己发奖的是董建设,董建设当时是市委常委、副市长、政法委书记。对于当时的自己而言,对方就如神一样的存在,自己曾为此激动了好几天。可造化弄人,之后日子里,两人却斗了不止一年,也不止一次。

    当时在参加完表彰会离去时,自己曾站在楼前台阶上,广览楼前风光,还梦想着有朝一日坐到这里边发号施令。十年间弹指一挥,自己虽然没能坐到这里面,也不是市里一、二把手,但离着那个位置也不远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里已不如当初神秘,市委书记、市长也未必是自己终极目标,但楚天齐还是有一种渴望,渴望到这里主一主政。可能还是“故乡”情结吧,也可能就是小人物的显摆心里在作祟。

    收住思绪,楚天齐望向楼里,并没看到迎面走来或是不停张望的人。他不禁疑惑:怎么没有个秘书等一等,半路也一直没接到电话?上周五电话预约的时候,听着很热情呀。不会是出差了吧?

    可能是驻足时间稍长,倒是把安保人员引了出来。

    安保人员开口便问:“你有什么事?找哪里?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我找徐市长,之前已经预约过了。”

    再次打量了一下,可能是感觉高挑男人气度不凡,也可能意识到对方要找领导,安保人员语气又客气了一些:“请跟我来,我再联系一下,您打电话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你联系吧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随着对方走进楼内。

    让楚天齐等着,安保人员拿起固定电话,拨了几个数字。电话一通,便直接道:“有人找徐市长,说是已经提前预约过。”停了一下,他又回头问道,“你叫什么名字?从哪来?”

    “楚天齐。定野市。”楚天齐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“楚天齐,从定野市来的。”安保人员重复了刚才的话,然后连着“哦”了两声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安保人员看着楚天齐:“刚和徐市长秘书打过电话,她说她不知道,需要向徐市长请示核实一下,您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语句,楚天齐心中更不舒服,他甚至怀疑此徐市长非彼徐市长。

    既来之,则安之,等着吧。站到一旁,楚天齐耐心的等了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足有五分钟,桌上那部固定电话才又响起。

    接过电话后,安保人员对着楚天齐说:“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又追问了一句:“哪个屋子?”

    “到七层有秘书,具体是哪屋我也闹不清。”安保人员的回复带着懒散。

    注意到对方再次接电话前后的语气变化,楚天齐的心头又是一沉:看来和想象不太一样呀。

    叫来电梯,轿厢打开,楚天齐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电梯关闭,迅速上行,中间没有任何停顿,直到到了七楼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,轿厢门随之开启。

    出了电梯,楚天齐驻足看去,楼道里没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迈步向前,按照定野市党政楼门牌惯例,楚天齐没有在“7001”、“7006”、“7008”等房间门口逗留,而是在其它房号甄选着。

    “吱扭”一声,北面一间屋子打开,走出一个齐耳短发女孩。女孩穿着藏青色衣裤,翻领衬衫,黑色鞋子,标准的秘书装扮。

    女孩直接问:“你找哪位?”

    “徐市长。”楚天齐简单回应,“我姓楚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女孩说着,到了“7009”门口,轻轻敲了敲屋门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声响后,屋里传出一个威严的女声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秘书推开屋门,说了声:“来了。”然后转回身,点了点头,退到一侧。

    楚天齐上前一步,推开屋门,径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桌后女人站起身来,伸出右手:“哎呀,楚市长,稀客稀客,来的这么快?我估计怎么也得十一点半以后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的热情语气,有些乎意料,主要是之前的半天中,楚天齐没感受到一点热情的意思。他只是心中诧异,脸上照样带着笑容,与对方右手相握:“徐市长,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,坐,坐!”女人伸手示意着。

    “徐市长坐。”楚天齐礼貌回复。

    待对方入座后,楚天齐也坐到了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女人看着楚天齐,感慨着:“真快呀,短短几年时间,楚市长已经是常委副市长,不可同日而语喽。”

    “徐市长过奖了。”楚天齐也只能这么回复。

    “记得当初在玉赤县的时候,那时候你是开发区主任,我是……”女人絮叨起了以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不是别人,曾经是楚天齐的老领导,原玉赤县常务副县长徐敏霞,现在是沃市主管交通的副市长。那时候楚天齐是县开发区主任,徐敏霞兼任开发区党工委书记,当时两人合作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是来叙旧的,耐着性子听完对方的唠叨,直接了当的说:“谢谢徐市长当年对我关照,我这次过来,是想就定风山修路一事,与徐市长做一沟通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徐敏霞示意着。

    “定风山现在……”楚天齐把电话中曾经说过的内容,又更详细的讲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徐敏霞接了话:“定风山可不只属于沃原、定野两市,还涉及到了晋北省,要修路必须先得河西与晋北两省同意才行。我看这样,你年轻有为,省里也有关系,还是麻烦你先争得省里同意,然后再经过晋北省认可。只要上面同意,我这也就好做了,你说呢?”

    同意我大老远过来,你就这样的答复?这不是忽悠人吗?楚天齐尽管心中不快,但还是耐着性子说:“这事最终得通过两个省,不过咱们做为相关市,还是需要意见先行统一。”

    徐敏霞显得有些为难:“是这样啊,那我就得向政府主要领导汇报一下了。我毕竟只是副市长,又不兼常委,权利没那么大,等我抽时间向大市长汇报一下。真不巧,大市长今天还不在,你先回去等信吧。”

    做为老同事,你这太不够意思了吧?楚天齐心中不由火气,抬眼看向对方。

    “今天别走啦,晚上我请你吃饭。中午还有个应酬,不好意思。”徐敏霞说着,还欠了欠身。

    这就撵我了?丁点诚意也没有,连起码的礼貌都不讲,你徐敏霞太过分了吧。冷冷的盯了对方一眼,楚天齐声音也跟着冷了:“不了,我还有工作要忙,今天是特意赶过来的。”说完,转身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关上的屋门,徐敏霞呆呆的发起了楞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