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城郊农民上访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每日,刘拙都向楚天齐汇报着项目整改进展。说是“进展”,只是职能部门针对项目又做了什么,其中发生了哪些事,其实整个整改就没有一点推进,到现在还是无一家按要求整改。离省里下文已经过去了一周多,尽管政府也行使了勒令停工、行政罚款等手段,但投资企业采取的还是软办法:让停工便停工,你罚款我不交。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,现在各家已经达成默契或是经过“串连”,形成了一个事实上的“攻守同盟”,人们都在用“法不责众”做护身符。其实现在政府与企业正处在胶着期,只要攻下一家,就是打开了缺口。正因为双方都明白这一点,也才一直相持不下。

    这天,楚天齐刚上班不久,就听到楼下一阵喧哗,便离开座位,来在窗前。

    楼下空地上,已经站了好多人,还有人正源源不断的涌进。来的这些人,男女老少都有,穿着很普通,像是从乡下而来。门口安保人员试图拦阻,看样子失败了。

    注意到这种情形,楚天齐眉头皱了起来。想了想,返回座位上,按下电话免提键,拨着数字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停止拨号,楚天齐看向门口方向。

    屋门一开,刘拙快速闪进屋内,来在办公桌前,说:“县长,有农民上访。”

    关掉电话免提,楚天齐道:“具体说说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来的这些人,都是城郊农民,他们是因为征地补偿上访。”刘拙讲说着,“前年,县里引进了一家名叫‘美我环境’的企业,与其签署了废旧物品循环利用协议。协议签署以后,企业便在城郊征地,承诺先付百分之六十,项目正式开工前,再付余下的百分之四十。按照当时的约定,在去年秋天就应该开工,企业也应该支付剩余征地款。

    可是在去年春天出了岔子,当时签协议时,约定的是对废旧物品循环再利用,但企业内部文件却是生产合成皮革。这和人们的认知发生了错位,清洁项目怎么就变成了污染项目?于是当地农民找镇政府、县政府,要求企业退出。县里找来企业,可企业的回复是‘这不是污染项目,各项生产工艺符合国家安全生产标准’。农民不懂企业讲说的那些专业用语,但认定了一条:生产合成革要用到胶水,胶水对人体有害,企业必须离开当地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农民的抗议,项目用地便闲置起来,项目现场也只留了一个看门的,其他人员都撤走了。到去年秋天的时候,农民们又找政府,索要剩余的征地补偿款。那时候是九月份,根本就找不到企业的人,可农民又成天上访,县里就用安抚的方式进行处理,给每家涉及到的农户一个指标。每家获得的照顾指标也不完全一样,有的是对学龄儿童上学费用减免,有的是残老人员生活补助。反正每家都额外得到了三、五百元的实惠,项目也暂时没有动工,当时农民就没再找政府。

    好几个月没动静,在元旦前,项目地忽然有了人,又有动工的迹象。农民们马上进行了解,原来企业这次不再生产合成革,而是要对废旧物和垃圾进行处理改造,于是农民们又有了索要剩余征地补偿款的打算。

    根据九部委文件要求,对照此项目的一些申报手续,根本不符合环保要求,必须下马或是按要求重新申报。企业也收到了整改通知书,但一直没有按要求行动。今天也不知怎么弄的,农民们却突然来了县政府,喊着什么‘还我们的钱’、‘老百姓要有活路’。”

    听对方说完,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摆了摆手:“我知道了,你先去吧,有什么特殊情况再汇报。”

    答了声“好的”,刘拙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身子后仰,靠在椅背上,楚天齐思考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楚天齐坐直身体,按下免提键,拨打着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回铃音响了好几遍,里面才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:“县长,你找我?”

    “段副县长,现在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说着,楚天齐就要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里立刻道:“县长,现在恐怕不行,我正在外面,在现场督促工业局环保整改工作推进……”

    “马上回来。”说完,楚天齐关掉免提。

    站起身来,楚天齐又来到窗前。

    楼下的人又多了一些,都是身穿各色棉服的人。

    回到座位,楚天齐拨打了一个号码。电话一通,便直接道:“让公安局派人来……你已经联系了,好……只管维持秩序。”说完,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多小时,门口传来了“笃笃”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看着门口方向,楚天齐说了声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屋门推开,刘拙出现在门口,他身旁站着副县长段成。

    楚天齐示意了一下:“刘拙,请段副县长进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刘拙闪到一旁,让段成进了屋子,又随手带上屋门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楚天齐一指对面椅子,“楼下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刚才接到县长电话的时候,我正在一个项目现场,就急匆匆赶回来了,也不知道楼下是咋回事。”段成显得很疑惑,“县长,公安局归老乔管,信访归老陈,都不是我管辖范围呀。”

    “公安、信访是不归你管,不过据听说楼下是城郊乡农民,是因为一个工业项目的事。工业归你管吧?”楚天齐说,“你马上去了解,牵头处理这个上访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处理?还是先看看是什么吧。”带着不情愿,段成站起来,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起身离座,楚天齐来在窗前,看着楼下。院子里的人已经站了半院,还有人继续进来,也分不清究竟是上访者,还是看热闹的路人。院里的人们大多三五成群站在一起,像是在互相嘀咕着,也有一少部分人坐到了台阶或是其它的高处。

    警察来了,散落在四周,注意着院里的人们。也有几名警察奔向楼外台阶,应该是在维持办公楼门口秩序吧。

    目光注意着楼下的人们,没发现一名着工作服的政府工作人员,当然也未看到言说去看看的段成。楚天齐抬手看了看表,上午十点半。

    段成已经离开了半个多小时,到现在还没回话,也没见院里有那小子,八成那小子在斗心眼吧?想至此,楚天齐“嗤笑”一声,回到办公桌后,在电话上拨起了号码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回铃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声,两声,

    直到多声回铃音响过,电话也没接通,而是传来了一个标准女声:“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,请稍后再拨。”

    再拨就再拨,楚天齐重拨了刚才的号码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回铃音再起。

    一通铃声响过,还是那个标准女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重拨了那个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五遍了。”看着桌上刚刚响铃停歇的手机,段成满脸笑意,“着急了,那小子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上身略微前探,段成看到,来电显示还是那个号码,笑意更浓:“第六遍。看你还能打过十遍?那我真服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、“叮呤呤”一通铃声响过,暂时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同一号码,第七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要打十……”话到半截,段成忽然一楞,下意识的看了看门口。然后拿起手机,快速起身,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缓缓拉开屋门,把头探出门外,转头四顾后,段成按下接听键。同时脚下急速踩踏,发出“咚咚”的声响,他喘着急促的气息,“喂”了一声:“县长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声音:“怎么回事?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夸张的喘了几口气,段成使劲咽了两口唾沫:“县长,我刚才……”话到半截,“咣”的一声关上屋门。

    迈着“咚咚”的脚步,段成走向办公桌,接着刚才的话题:“我刚才下去了解了一下,是这么回事。来的这些人都是城郊农民,为的是‘美我环境生物技术公司’征地的事。前年‘美我环境公司’与县里签署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前的经过我听说了,你不用再讲,就说今天的事。”对方打断道。

    段成微微一笑,但语气依然显得很急:“那好。这次农民们来,就是因为‘美我环境公司’环保整改的事。前几天,县里按照企业以前的手续,责成企业进行整改,但企业现在的项目是对废旧物品二次利用,应该算是环保项目,双方产生了一些分歧。也不知怎么的,就传出县里要求这个项目下马的传言,农民一下子急了。要是项目下马,他们剩下的四成征地补偿款怎么办?于是他们就来找政府,要求给说法。刚才他们可是说了,要是不能给出答复,就直接找县长。尽管刚才给他们做了好多工作,可是我仍担心他们去你办公室呀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听着手机里传来的略有急促的气息声,段成嘴角浮上了一抹笑容,那笑容里分明写着讥诮与不屑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