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我不急,有人急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对方声音忽然传来:“你刚才是在哪见的上访农民,是怎么了解的?”

    正暗自讥讽对方,忽然听到这话,段成不由一楞,赶忙道:“担心那些上访农民胡说一通,我下楼后,没有暴露身份,也没直接找他们,就在门口听着。我让秘书找他们了,当然是以旁观路人身份,与他们闲聊,给他们做工作。可他们根本不听,就吵闹着要县里给说法,还扬言要找县长。”

    对方“哦”了一声:“听你走路山响,说话吁吁带喘的,我以为有人追着你,正准备派人去看看呢。”

    “追倒是没人追,可我这心里着急,替县长着急呀。”停了一下,段成又说,“刚才担心影响了解情况,我把手机调成了静音,上楼后正准备拿手机跟县长汇报,才看到你的来电。县长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对方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农民也不容易,就那么些地,还让企业征了,到现在也没拿完征地补偿款。当然了,就是没拿到钱,县里也不可能拿钱出来,没有这个道理。不过项目毕竟是县里引进的,县里又是一级政府,农民来找也是正找。”段成斟酌着用词,“关键这次农民上访还是因为项目整改,要是没有这事,农民应该也不会来。要是项目能够马上开工,企业立即把补偿款给够,农民应该也就没什么说的了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“哼”了一声:“开工?项目符合环保标准吗?企业按要求整改了吗?”

    段成故意做出一副胆怯神情:“可农民都还在楼下,扬言要找县长,这又马上过春节了,我们得考虑影响呀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都是由企业造成,立刻召企业负责人前来处理。”对方声音很冷。

    段成迟疑着:“找企业?远水不解近渴呀。他们可是嚷嚷着找县长,恐怕要对县长不利呀。而且这事又是由环保整改引起,我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县里进行环保整改,有法可依,有文件可执行,有省里指示可遵照。有什么可担心的?谁的事谁处理,该谁责任谁负。赶快去办。”对方声音至此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不对呀,他该担心才对,不应该这种态度吧?手握话机,段成眉头紧皱,疑惑起来。

    这次农民上访,虽然是由于企业未按时支付征地补偿款造成,但农民现在可是来的县政府,不是企业驻地。而且项目毕竟是县政府引进,事情起因也和项目整改有关,农民还嚷着要找县长,无论从哪方面来说,县长都处在风口浪尖上,楚天齐应该极度着急才对。因此,楚天齐应该让自己尽量安抚民众,尽量以劝走民众为出发点。可他为什么偏偏要浪费时间,让自己找企业负责人呢?

    企业负责人平时就不在,现在更不知道躲哪去了,上哪去找?笑话。怕是连负责人的影还没见,农民已经冲进县长办公室,或是早已到了省里、市里了吧?

    现在已经一月下旬,离春节不足一月,正是极其敏感的时段。平时各级政府本就很怕上访,这个时段更是怕的要命。这时候发生上访,若是被上级过问,很可能一年工作就白干了,不但政绩可能会被忽略,怕是还要背个“维稳不力”的罪名。一个不慎,头上的乌纱帽都可能不保。各级官员辛辛苦苦几十年,费尽心机,图的是什么?不就是头上的官帽吗?若是因此丢官,多年的心血便付之东流,岂不可惜?官员们焉能不怕?

    可刚才在电话中,咋就听不出楚天齐害怕,反而还穷横穷横,不但追问自己行踪,还让舍近求远找企业呢?是自己理会错了,还是这里边有什么说法呢?

    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对话,自己并没听错呀,楚天齐就是穷横的很,这也太反常了。事出反常必为妖,哪这妖会是什么呢?

    “什么呢?什么呢?……”连着自问一通,段成恍然大悟:楚天齐根本不是不着急,而是在装,在“瘦驴拉硬屎”。

    段成忍不住“哼”道:“还赶快去办?唬谁呢?不过是给你自个壮胆罢了。”

    想明白其中缘由,段成嘴角挂上冷笑,心中暗道:你小子就装吧,恐怕现在早愁哭了。

    慢慢品了口香茶,段成连连点头,很是惬意。自一个小时前离开楚天齐办公室,段成就直接回到办公室,悠闲的品茶了,这已经是第三杯。他当时根本就没去楼下,刚才的说辞不过是信口胡诌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和段成的猜测不同,楚天齐根本没有丝毫愁苦之色,面色很是平静,好像嘴角还挂着微微笑意。办公桌上放着几张纸,正是环保整改推进计划表,楚天齐正用铅笔在上面做着标记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桌上固定电话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接通电话,是柯扬打的,要来当面汇报工作,楚天齐同意对方现在过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柯扬来了,脸上带着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“老柯,什么事?”楚天齐放下铅笔,抬头问着。

    柯扬坐到椅子上,上身微微前倾:“县长,楼下农民上访,你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淡淡的说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柯扬看着对方:“人们已经来了两个多小时,在楼下又吵又嚷的,这么下去可不行。影响办公事小,要是时间长了,出点什么差错,就麻烦了,得想个解决办法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肯定不能这么一直下去,肯定得想办法。我已经让段成联系企业了,这事因企业而起,他们按时支付拆迁款,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。”

    柯扬马上接话:“企业负责人还不知道在哪,现在肯定跑的更没影了,远水不解近渴呀。”

    “难找也得找。总不能政府出这笔钱吧,无论说到哪去,也没有这个道理。”楚天齐道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理是这么个理,可农民是在政府楼下闹腾,口口声声让政府给他们做主,吵吵着要见县长,老是这么吵嚷下去,对县长也不好呀。”停了一下,柯扬又说,“据说农民之所以到这里上访,也是因为一个要让项目下马的传言,如果证实这个传言为虚,或许他们也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几乎所有到政府的上访,都嚷嚷着要找政府主官,又不是冲着我个人,这没什么。”楚天齐摆摆手,“农民上访主要是因为没拿到钱,和什么传言并无直接关系,如果硬要和项目整改有牵扯的话,反而不正常了。以这家企业即将开展的项目看,一旦开始生产运转,对农民肯定是弊大于利,他们根本就没有支持的理由。我们没有向农民击碎传言的义务,也根本无从入手,根本就不能向农民提及,否则又不知道会传成什么。而且只要我们直接一插手,那上访者立刻就会把矛头对准我们,要求我们满足他们的条件,可我们根本不可能满足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话虽这么说,不过现在可是春节前,是每年最敏感时期,若是市里过问,没准就给扣个维稳不力的帽子,首当其冲会影响到县长的。”柯扬不无担心。

    “如果闹出事端或上访连续数日,可能涉及到社会稳定的事,若是就这么一次,市里也不能随便扣这种帽子。每年春节前,全市各县都要出现规模不等的数次上访,市委、市政府也不能例外,假如真扣帽子的话,那就帽子满天飞了。若是大伙都被扣帽子,和没扣帽子又有什么区别?”楚天齐不以为然,“关键这事是因企业而起,又不是县政府自身工作不力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企业也是政府招商而来,尤其这次还掺和上了项目环保整改的事,一旦市里过问,还是会找到政府麻烦的,这也是好多同志的担心。”柯扬语重心长,“县长,你要三思啊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是政府招商不假,可企业必须要遵守相关法律、法规,必须要履行承诺。企业失约,那是他们的过错,又不是政府教的,根本就怪不到政府。至于传言跟环保整改有关,那更没什么了。我们的整改方案完全有据可依,有法可依,根本不用担心什么。上级也不能要求我们违背部委和省里文件吧?”

    “那,那该怎么办?”柯扬又提到了先前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已经要求段成找企业了吗?”楚天齐反问着。

    嘴唇动了动,柯扬终于没说什么,起身告辞,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着关上的屋门,楚天齐心中暗道:我不着急,有人着急呢。当然,楚天齐说的“有人”并非是指柯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赶快去办?想的美。我才不急呢,有人着急。”自语过后,段成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,继续品着面前的香茶。

    想到电话撒谎戏弄那个小年轻,段成就不禁一阵得意,暗道:小子,你还嫩得很。

    忽然,段成收拢笑容,站起身来。他突然意识到一个漏洞,得赶紧把秘书叫来,嘱咐一番,万一让那姓楚的问两岔,就没意思了,总得给小年轻留点脸面吧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段成边走边拿出手机,看到上面来电显示,赶忙收住脚步,按下接听键:“书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?”对方直接打断。

    段成忙道:“我在办公室,正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院里都成那样了,你还坐的住?混帐。”吼过之后,手机里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段成先是一愕,随即满脸疑惑的的快步跑向门口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